论一百个不愿意回到过去的理由

热门小说

第二卷 杭州篇  16 春帐红销

章节字数:4375  更新时间:16-03-18 20: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冯七娘有点急的团团转,好容易决定要努力努力,三四天下来,小腿都要断了,屁股也快颠烂了,才会上马。

    不是白鸢细心给她做了一个加厚的马鞍垫子,如今可真不敢上马。

    难得冯玉又回了书院,这日说什么都不出门了。

    紫葵神秘兮兮地拿了一瓶软筋水进来,不痛不痒地给七娘捏腿。鞋袜都褪去,中裤下下来,只披了薄薄的长衫摆裙,衣襟处也是松松系上,头发没有梳,散了一头青丝在软榻上,初初这么一看,可不是一个香艳味儿。

    当然,如果七娘再长开一点,就更有味道了。

    药香和房里的花香混在一起,也是一番特别的味道。白鸢把朝阳的窗户打开,正好射了一股晚春的艳阳进来,十分暖和。

    放下了幔帐,一摇一晃,正是春困好时节。

    不知何时睡着,又不知为何醒来,七娘梦到了谢元朗站在梅花树下,一年一年,岁岁老去,慢慢消散。

    “敬德……”七娘喊的浅,坐在床边的人倒是没听清。

    不知是梦里的什么惊动,七娘猛然挣扎一下,醒了过来。

    不觉还好,看见那杜亭承抱着自己的小腿放在他膝盖上,一下下轻轻捏起,冷汗都要出来了。

    要收回脚,杜亭承抓得稳。七娘惊转成了恼怒,又慢慢变成了娇羞。

    “你……怎么在这?”捏了一把自己的手臂,七娘哎哟喊了一声痛,告诉自己这并不是梦。

    杜亭承伸长了手去揉揉她捏红的手臂,声音低沉而柔和,“怎么这等狠心,你看都要肿了。”

    七娘也不想啊,哥哥你是吓到了我好不好!

    姿态委实是暧昧了一些,他这么一俯身,几乎整个人都要贴下来了。

    “可是……”七娘的小脸儿通红,“你怎么在我这?”

    微微把手移到了杜亭承胸口,想要推开他,不料反被握住。

    “你累了好些日,两个丫鬟也都还小,就来看看,可是伤了哪里了。”

    七娘有点囧,我淤青的地方,都不好意思让丫鬟们看,只是让她们微微捏了下小腿,难道还能让你看了?

    又想起前些日子迷迷糊糊的那些事,便也就问,“是不是趁着不注意,悄悄进来过几回?”

    杜亭承只是笑笑,并没有回答。

    伸个手去拉她半坐起来,放上两个方枕给她靠背,接着朝她脚心用力一按,一股刺痛的感觉一下窜上了冯七娘的全身。

    “哎哟!”没料到他忽然来这么一出,七娘喊了一声。

    “痛了就对了,你忍着点。”

    看他熟练地从瓶子里倒出软筋水,涂抹在七娘的小脚上,一下一下按起。先是痛的七娘哇哇叫,再后来,便浑身舒坦起来。

    “这药……”七娘没得说完,脚下又是一痛,当机除了痛就发不出第二个声音。

    杜亭承边揉边讲了一些筋脉道理,七娘是听不懂的。能插下话的时候,七娘暗示他男女授受不亲的事情,被杜亭承四两拨千斤地转移话题了。

    脚板的脉络按开了以后舒服许多,七娘被这几日积累下来的酸痛和按摩的舒适感冲击之后,对自己安慰:都已经是过活一世的八十岁老太婆了,安心舒适才是真的活点,反正也不和这杜公子卯事,何苦没了眼下的舒服呢?

    脸皮厚地给自己做了心里建设,才微微放下心放,杜亭承竟然开始撩起她的裙角了。

    “怎么不穿中裤?”看了白花花的小腿后,杜亭承问。

    七娘赶忙拉下裙摆,看他一脸戏谑的表情,恼道,“我又不出去,又没让你过来,自己房里穿什么不好?”

    早知道七娘有点小爪子,藏在软软的性子下,杜亭承逗得十分开心。

    杜亭承按下心头的窃喜,说,“那你爬过去,抱着方枕,我给你按一下背。”

    “哎?”七娘眨了眨眼,“这怎能好……”声音压得老小。

    “怎么不好?你不舒坦就好?”杜亭承手动将她翻了半个身,被七娘给瞪回头。

    小脸可委屈了,“让人看见了,我名声可如何是好?”

    “没人能看见。”其实他想说的是,你早就是我碗里的了,哪里需要别的名声?“你房里的两个丫鬟现在在我院那头看李孝峰耍功夫,过会儿还一同去劈柴烧水,没到饭点回不来。”

    幔帐晃了晃,正是下午大太阳时候,是还有一段时间。

    但这样也不妥啊!七娘心里苦,但是腰也好痛,杜亭承他按摩的手法好生了得。

    见七娘犹豫,杜亭承手一转,把她整个翻了过来,还不忘记交待她抱好了枕头。

    虽是隔着衣服,七娘也能感觉到背上的温度,耳朵已经红到了根部。

    一下推一下按,把几日颠簸下来的疼痛缓解了许多。

    上一辈子也不过丁玲会按肩膀和小腿,腰上的动作从未有过,竟不知道如此舒服。

    日后……她想,得空了调教一个丫鬟学学这个,也让小日子滋润多一些。

    淡淡吐了一声舒服的呻吟,杜亭承看她长发散落在两边,露出洁白的脖子,只觉得自己呼吸也要不稳起来。

    他屏住了呼吸,默念金刚经,按下心中的躁动。

    下午的时光过去很快,七娘没多久又开始睡着了。醒来的时候白鸢已经回来了,问冯玉今晚不回,是要自己随便吃,还是起来梳妆和隔壁院子的杜公子一同。

    七娘想起了下午那一记,拉起被子捂脸,可不知道如何再去见杜亭承,只得说:“咱们自己吃,反正饿不着他!”

    ————————分割线————————

    饭才吃了一半,外院便传来了一些吵闹。七娘搁下了碗筷,领白鸢出去看看。到了二进厅,李孝峰已经到了。

    朝着冯七娘行了个抱拳礼,说道:“公子让我前来看看,怕有刁民,冯小姐还是在里头的好。”

    七娘也觉得如此甚妙,忽而觉得家中人少了一些,主事的人都不够。

    半晌,李孝峰带着两个帖子踏了夜幕回来,毕恭毕敬呈递上来,道,“两家下人争着送帖子,闹个先后,我已经送他们走了。”

    七娘点了点头,让白鸢接过了帖子,提回房间细细看。

    一则是城东的梁家小姐送的帖子。七娘不记得什么时候认得这个两家小姐,倒是邀请她朔日同骑乘去西湖边看球,落款写字大方,纸上飘香,想必是个很讲究的小姐。

    一则是妹妹冯淑和的,先示了可怜,然后同求朔日去西湖。

    七娘合上帖子,开始有点头疼。才躲着来的杭州,倒是不比润州头疼了。

    ————————分割线————————

    朔日说到就到,大清早两个丫鬟给她换上了新做的深紫色骑马装,镶着深红色的回型边,绣了淡淡的芍药花瓣其中,配上高束的发髻,甜腻而不失清爽,十分好看。

    比起来,梁小姐的妆容就复杂了一些,打扮也算是华贵。虽是约的冯七娘,一路和冯玉拌嘴可不算少。

    七娘没得空理会自家哥哥,她的精力在跨下的小矮马上,这小白驹虽然温和,她还是不太熟悉骑乘。好在杜亭承一直在边上小心呵护,总算安全到了西湖边上。

    微微蹬了一下跳下来,抬眼就是梁小姐转身翻腾下马的英姿,可是十分好看。

    七娘这才觉得,在润州那个小城,算得上是井底之蛙,初初来杭州看了几个美人,尤其是梁小姐都觉得远比不上,更别说长安洛阳之贵人了。

    冯玉急忙去书院那头报到,留下杜亭承陪两位小姐。梁倩婷并没有那一日在春花会的嚣张,熟络地拉着冯七娘找了一处阴凉正中的位置,边上的丫鬟熟练地布置起来。

    设了两桌,她和七娘一桌,朝杜亭承展了个英气十足的抱拳礼,道:“杜公子不会介意坐次座吧?”

    杜亭承笑道,“无妨。”

    对面的主席桌是两个书院的人,梁倩婷指了一角,便说:“那头蓝色衣裳的便是天光书院的人。其中左边第三排第二个,就高个的那个,我哥哥。”

    七娘机械地转过脖子,嘴巴张了个O型,“你是天光书院的?那咱们会不会打起来啊?”

    梁倩婷哈哈笑了起来,“你当我是路土匪?放心,我看球不是一年两年了,整个杭州的人都知道我梁家大小姐是什么人,你哥哥冯玉那性子,和我斗气尚可,你如此温柔,我舍不得呢!”

    说话间挑了冯七娘下巴一下,吓得她连连后退。

    撞到杜亭承怀里的时候,梁倩婷又是一笑,伸手一把拉了她起来,“怕什么,你我都是女子,我总不能吃了你!”

    说话的时候故意看了杜亭承一眼,惹得他摸了摸鼻子。

    马球赛很快开始了,冯玉骑马在比较后面的位置,相比起来,梁家公子倒是高大立于前。

    马球杆挥起,两边的吆喝声便是起来了。

    前世,冯七娘是懒惯了,也躲人习惯,从不爱凑太热闹太折腾的地方。如今看到双方骑马在地上踢着黄土,帅气过人的时候还要挥杆打球,身段、手法、眼力都如此讲究,加上紧张的比赛气氛,可不是兴奋。

    梁倩婷没一会儿便走到下面大声喊了起来,也有不少贵公子小姐一同疯闹。七娘缴着手中的手帕,今儿没带丫鬟,冯玉帅气挡了一个球回去之后,她激动地握起杜亭承的手来。

    于杜亭承,他是很乐意的。

    不过有人不乐意了。

    七娘觉得背后一凉,一个梨花带雨的姑娘飘然而至。

    “姐姐……”

    这声音……七娘浑身起了鸡皮疙瘩,木木转回了头,果真看到一身华衣的冯淑和站在身后。

    “姐姐你不要我了吗?”

    冯淑和作势要抱七娘,不料被杜亭承揪了一把她外衫的衣角。

    人停在了半空,吓得七娘半死,赶忙扶这位祖宗站好,才敢说话。

    “八妹妹刚到?”

    冯淑和的眼睛早不在七娘身上,转而投向了杜亭承。“杜公子也在,可巧。”

    七娘扯了扯嘴角,一点都不巧好吧,你明明知道他就在我们府上住,一同进出的。

    见杜亭承不答话,她开始犯蠢,“姐姐在老宅照顾公子,把我丢在外舅家中,妹妹可是难过的。”

    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七娘有点小怒,“杜公子是五哥的好友,来杭州拜访五哥,顺便游玩一段时日的。我恰好来辟邪,去去润州碰的霉头。妹妹若是住不惯孙老爷处,大可回润州清净清净。只是老宅甚小,打理也不足,供不起妹妹再过来了。”

    杜亭承最近跟别人学了一招,叫做“七娘说的是。”他说,“来叨扰少曦兄多日,我也不好意思。不过图了冯宅的一个清净,还望冯八小姐海涵。”

    这个绕不过去,冯淑和找了另外一个事。

    “姐姐拒绝与我一同来看球,是不原谅我了吗?”

    额……这个……我可以说是吗?

    “哪里的话……”七娘温柔拉过冯淑和的手,说,“不过梁小姐为地主,邀请我同骑,岂能拒绝外人?你我是姐妹,自家的事情,关上门再慢慢理也没事,是吧?”

    提到梁倩婷,冯淑和的小脑袋先开始膨胀,哼哼唧唧坐在一旁,“她倒是厉害,也不过是个十七岁嫁不出去的姑娘!”

    七年赶忙捂住冯淑和的嘴巴,“小姑娘家家,可莫要乱说话。”

    却已经来不及了。梁倩婷老远看见这头动作,已经带了人马赶回来,看见冯淑和便是一个马鞭杆子推她。

    “怎么什么人都能放进来了,还乱坐在别人位置上,没学过规矩吗?”

    学规矩历来是冯淑和的痛处,提到就炸毛。

    “哪里铭文标记是你的位置?我拿着邀请帖进来的,可有说不给坐的?”

    小姑娘一炸毛,梁倩婷表情就轻松起来。仿佛在说:你要跟我斗,还不是一个段子的料!

    “不若你起来看看,垫子边上,绣的可是我梁家的字样?”

    冯淑和被说的脸红,蹬了一下小腿跑到杜亭承那头,“我坐在杜公子边上,总不是你的了吧?”

    梁倩婷眯着眼睛看了看冯七娘,发现冯七娘不在状态,便挑衅地看杜亭承。

    杜亭承很快让了一边,说,“男女不便同席,不若我把位置让给冯八小姐,我去那头与别人挤一挤?”

    后头两位公子把位置一让,正好开了一个空位,杜亭承很快坐下,不给冯淑和一点机会。

    梁倩婷赢了一记,搂过了冯七娘的肩膀,坐的更挨近一些,朝着冯淑和仰起下巴,“那我们就不打扰小妹妹看球了。来人,把我们位置挪一挪,这头太挤,到边上去。”

    七娘扶了下额头,心中一万只狗奔过。要不要跟梁倩婷多学一两招,还是干脆以后躲着这些个人算了,早晚不把自己折腾出毛病了。

    心头又是一恨,好端端为什么要回到十三岁!八十岁就算老毛病多了,也不过一把黄土埋了算了,来世投个小户人家,平平静静多日子多好!生的带了前世记忆回来,来来去去把最舒适的年华给过折腾了。

    (我想说,这篇没人看我就早早完结算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