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一百个不愿意回到过去的理由

热门小说

第二卷 杭州篇  17 暴雨来临前

章节字数:4613  更新时间:16-03-20 20:1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白鹤书院赢,到了后半场就不是很有悬念的事情。

    比赛也不过是两家书院历来的约定,学生和院长都交好,一把比赛下来,倒是没生多少个意外。

    冯淑和娘舅家那边的表哥是个纤瘦的公子,便也是天光书院的学生。瞧见冯玉一身洁白马球服,也使得恭敬拜了个礼。

    “表弟好。”

    冯玉斜眼看了一下这位所谓的表哥,面色青黄青黄的,举止也不够大方得体,甚是不喜。

    “孙公子可是淑和的表哥,与我还隔得很远。”他是浅浅笑着说的,额上还有汗水,手里执着马球杆。

    孙公子正要说话,冯玉很快转向了七娘这头,一洗方才冷淡,满脸的兴奋,“七妹,可是瞧见了我方才的英姿?”

    七娘掏出手帕递给他。“风头抢了不少,比不上主力那两位公子身手好。”

    接过手帕胡乱在脸上擦了擦,闻着里边固有的香味,也舍不得还,直接塞进衣襟里头去了。

    梁倩婷看见十分鄙视,便也开口了,“好好的小公子,偏生喜欢娘里娘气,也生的一个俊俏脸,把头发一散,上个红妆,怕是冯七小姐都没你美了吧?”

    喜欢姑娘家的物件是一回事,被人说像个姑娘又是另外一回事。冯玉竖起眼睛瞪了一下梁倩婷,可把妹妹拉在自己身边,好生劝道:“以后莫要跟梁姐姐走太近,生逼出个泼辣状来。”

    梁倩婷是想发作啊,冯淑和那么一个柔柔弱弱的身子一往这边搭,很快这三人结盟形成一道战线。

    “哥哥,姐姐。”淑和的声音捏的很柔美,不像个十三岁的姑娘。

    冯玉起初是没有注意到,这才一看,妹妹你这是折腾自己什么啊,看个球穿的跟参加个宴会似的。

    清了清嗓子,便问,“和孙公子一起来看球了?”

    冯淑和笑着点了点头,“方才看了哥哥的身手,倍感敬佩。淑和想,若是自己也会骑马便好了……”

    不错,夸人的时候还顺便提了一个请求。

    不过,冯玉不吃这个。“都是摔习惯的,我学球那一年,差不多摔断了腿,好歹才会的推球。以后你跟大伯母提一提,给你找个高头骏马,摔个几回,也就回了。”

    这话说的孙公子都尴尬了。

    “哥哥这么说,我都不敢学了呢!”冯淑和娇滴滴地拽了拽冯玉的衣角。

    梁倩婷悄悄拉着七娘往后退,这会子也也都起身要走了,四周宽敞许多。

    杜亭承迎面走来,躲了冯淑和有意无意的一个踉跄,站在了七娘身后。

    冯玉尴尬的回头,看这边几个都是事不关己的状态,大概在说:你的亲妹妹,你来搞定吧!

    无奈,只好脚底抹油先溜。“哎呀书院还有个庆功宴,和天光的马球手一同的,我就不陪你们了啊,晚上吃好一些,我明日再回。”

    走的比什么都快,七娘又一次感到了梁小姐深深的鄙视。

    冯淑和的裙角长,看冯玉走了,只能朝七娘一扑,抱了一个手臂。

    “姐姐可要和我们一同乘车?表哥的马车布置得可好了,晚上咱们到表哥家里玩可好?咱们姐妹也有很久没说悄悄话了。”

    小姑娘心里的小九九,一个活了八十岁的老太婆怎么不知?从出生到现在,咱们说过的话都没有今年的多,哪里来的悄悄话!只推说:“我是骑马来的,并未带侍从,一路也要骑马归去。且梁小姐今夜到家中作客,我也不好多陪妹妹。日后回了润州,咱们有的是时间说话。”

    梁倩婷挑衅地吹了个口哨,抬着下巴看冯淑和。

    冯淑和脸一红,不敢发作,倒是瞪着无辜的大眼睛问:“姐姐你什么时候学会骑马了?”

    才会的呵呵嗒,我才不告诉你我也没熟练。

    回到家,冯七娘觉得自己的身心疲惫已经到了一定程度,没有一天会比今日更累了。

    门房有点步履蹒跚,七娘当机就跳了起来。

    “关门关门,今儿谁来敲门都不开,明儿也不开!”

    老头愣然,还是李孝峰去搭了把手。

    七娘扶着腰扭扭捏捏走路的样子有点搞笑,杜亭承是来不及笑出来,里头白鸢一脸酱色赶出来了。

    “小姐……”白鸢糯糯叫道。

    七娘是烦气,却没娇气,给了白鸢一记白眼,“你便秘了?”

    自然不是……白鸢小心瞧了杜亭承一眼,拉七娘到了一边,覆在耳边说了一句什么。

    杜亭承摇着扇子,看冯七娘表情骤变,尚未开口多问,七娘转身便跑进内院了。

    今日在外面惹了一身汗,骑马回来本也是紧张到浑身冒汗,如今激发了一身冰凉,才破小院的门,抬眼便看到冯淑平站在正中央。

    “姐姐?”七娘大声唤了一句,小步跑过来,拉起冯淑平的手,“这……你……”

    半日,七娘都没想好如何开口说这第一句话,心里实则是想问,你怎么和柳生又搅合在一起了?

    冯淑平见到七娘,先是一笑,又换了愁容。

    “恩,你回来了……”

    白鸢要关院门,七娘给止住了。只说,“不用关,这才几个人,要挡挡不住,要瞒瞒不清,没准还要好生商量一番。”

    倒是是活了八十年,也知道冯淑平和柳生之间的纠葛。好生忙活才缓了一阵子下来,没想到她才离开润州一个月,竟然就出事了。

    不过事到如今,也不是追究太多的问题,便要想想如何解决了。

    七娘坐在石椅上,紫葵拿了一件披风来给你披上,热了茶水暖身,缓和起来清理了一下脑袋,才说。

    “柳生如今何在?”

    “请去五公子房里歇着了。”白鸢在这一点上处理起来还算比紫葵合理。

    如此便好。她抬头看了坐立不安的冯淑平,挤出了一个淡淡的微笑,“不知姐姐可否与我说一说发生了什么事?”

    七娘的冷静在冯淑平意料之外,不过这一份心倒是让她平静了不少,心中的害怕与担忧也沉了下来。

    “此话,说起来也是难以启齿的。”冯淑平吃了口茶,给自己润了润嗓子,寻思片刻,才说,“原本上元之际,我同母亲说过,此生但求平淡安和,不谋大富大贵。母亲虽是生气,嘴上也没同意,态度缓和了许多,又见书生陈公子来家作客,便也没多想了许多。”

    “那一日在河边春游,八妹的马儿惊了你,我不得宽慰,反而因为自己的事儿藏在房中,忽略了你。”她缓缓拉起七娘的手,柔柔地搓了搓,有点惊讶地翻过来。

    见她长了茧子,还有一个被戳破了的水泡,不由得一丝丝心痛,悄然落了一滴泪,“可是老宅人少苦了你?手都这样了,我来给添麻烦了。”

    “哪里是这个……”七娘抽出了手,有点不好意思,“我是最近学了骑马,才弄了点,已经好了许多了。”小脑袋一转,“哎你别转移话题啊,你是为什么来的杭州?”

    冯淑平的脸色又暗淡下来,微微纠结,开了口,“前几日母亲给我说了一门亲事,我……不愿意。”

    那你跟大伯母说就行了啊,搞什么离家出走,还是和男子私奔!

    “后来呢?”

    冯淑平默默看了七娘一眼,难以启齿,“若是……我说如果……若是……我娘有什么求你们,可万万莫要答应了。”

    “啊?”七娘搞不清了,求我们什么?

    “就是……若是亲事说好了,我不嫁的话,母亲可能会求二婶让你替了名去。”

    七娘的小脑袋嗡一声响……

    “是……哪一家?”

    “那个,你也是认识的。便是润州谢家公子,谢元朗。”

    七娘不淡定了,胸口有万千匹马儿奔过,还是被狗咬过的那种。

    她给自己顺了顺气,扶着姐姐的手,“你再从头,细细同我说一说。”

    姐妹俩絮絮叨叨没一会儿,天色已经晚了下来。春露沾湿了夜色,点上满院子的灯笼,照亮了七娘煞白的小脸,杜亭承在门口遇到了柳生。

    那人也是不自然,看到杜亭承,苦水难出,也只能安然失笑了。

    “杜兄……久违了。”

    杜亭承倒不是很想见到柳生,虽然在才识上有赏识,在感情上倒是个绊脚石。

    “柳兄到了杭州来,倒是没打个招呼。”

    七娘看到门口的动静,语气让她姐姐吞吞吐吐半日说不出一个丁卯,不如把柳生也喊进来吧。杜亭承……七娘有点犹豫,这个人阴魂不散。

    “柳公子既然来了,也莫要在门口躲躲闪闪,到院里来对个明白,才是君子所为。”七娘远远喊道。

    冯淑平有点不敢看柳生的眼,柳生亦是有点尴尬,七娘本着老人家的锐利发现了一点端倪,没有点破。

    “五弟,没在吗?”冯淑平是没料到杜亭承在,只是找了下冯玉。

    提到冯玉,便是七娘今儿的气了。“他书院忙,明儿才回来。也别惦记了,左右我先顺一顺,明日再同他说,让他安生得一夜,莫要个个睡不着。”

    瞪了柳生一眼,“只是我这老宅有点小,主人的房间不多,下人的房间也不合适,只怕柳公子要住在五哥的书房了。”

    柳生连忙应下。

    七娘手指点了点桌面,提起前世当老太太时候的模样,“柳公子不妨先说说你为何来杭州?”

    柳生领了一口茶,忙说,“是,冯七小姐。”他举止算是优雅得体,前提若是没有和冯淑平私奔的话。“那日谢家小姐来找我,问我可否见过你们。我见她匆忙,也就多问了一句,才知,你们两家有点事。”

    “谢家小姐说,冯家大夫人与谢家对了亲,谢家也算是满意的。送上庚帖后,冯家改了口,说二小姐暂且不说亲了,七小姐可否。谢小姐听闻,瞒着家里出来找,也没找到你们,便是来找我了。”

    原来如此……

    七娘就觉得好笑了,“为什么忽然给谢家对亲,为什么二姐你说不嫁了就是我?”

    冯淑平咬了咬唇,“娘亲说,万不可便宜了八妹。”

    又是冯淑和!

    “她又闹了什么幺蛾子?”

    冯淑平泪水忽然不止,哗哗落下。“爷爷心疼她,让她随我去了一回春日宴,抢尽风头,大姐不知给娘亲说了什么,娘亲便急忙忙去谢家对了亲事了。”

    七娘想给冯淑平擦泪,奈何身上没有了手帕,骑马装又是束口的衣袖,只能任凭她了。

    “你放心,她眼界高,没看上润州那群乡土。”七娘说话的时候送了杜亭承一记白眼,“如今人也在杭州,过几日就热闹了。”

    起身给自己揉了揉老腰,都费了一天力气了还要费脑子。

    晃晃手说道,“不想了不想了,你们赶紧各自歇着去,我睡一觉起来再想。”

    把自己完全扑在了软榻上,七娘滚了两圈,意外地没看见两个丫鬟或者冯淑平跟进来,反而是杜亭承把门从里面给反锁上了。

    连忙拉起枕头挡在胸前,七娘谨慎往后退了一些,“你这是干什么,给人看见多不好!”

    杜亭承拉开她的枕头,坐在旁边,手指点在她的嘴上,声音压低,“嘘,她们没看见我进来,都在隔壁给你姐姐收拾。”

    原来如此。

    七娘有点自暴自弃,平躺在了软榻上挺尸。

    “这样也总不好,我还在头疼姐姐名声的事情,可不能自己还出问题了。”

    杜亭承笑了笑,端来洗手的铜盆,沾湿了毛巾,给她小心擦手。“万事我会注意,你只管把心放到肚子里,夏风一来,长安的信也该到了。”

    “长安什么信?”七娘歪了半个身子过来,忽而觉得跟杜亭承待在一起的时候听宽心的。“可是你要回去复职了?”

    “若是呢?”

    感觉什么堵在了胸口,七娘糯糯说了一句,“那便恭喜你了。京官大三级,总比在我们乡下做个别架好。”何况你是贵公子,总不能和我们混一辈子吧?

    杜亭承刮了刮她的鼻子,不小心碰上了她的唇。“你放心,终身大事未解决之前,我要回去,家中老父也不许我回。”

    有那么严重吗?七娘想。就你这撩小妹子的把式,一百个有九十九个不能招架吧?

    “今儿的事有点恼,我也是避事才赶来的杭州,冯玉亦然。早早料到遇到柳生姐姐不能幸免,我拦了一半留下后患,有我的过。无论家里是不是要我替姐姐嫁到谢家,多少我会有些不甘。如今细细想来,许多事情都是个连环。若是你,会怎么做呢?”

    杜亭承重新沾了毛巾给她擦脸。额头上有些发丝被汗水贴在了脸上,凌乱不失动人。

    “不同意。”杜亭承斩钉截铁,“你从不是替代品,何故活在他人之下?若是谢家有意,向你提亲都要思考三分,更何况是为遮掩家丑,替你姐姐的由头。”

    可是……七娘如今却有不甘,但是对方是谢元朗,她还是愿意的。

    “婚姻之事,也并非我能做主。”万一她不愿意,可真要便宜了冯淑和了!

    杜亭承把毛巾丢回铜盆,拉起冯七娘靠在他大腿上,轻轻揉起她的太阳穴。

    “来,闭眼。”他的声音如同魔幻,“听我说,人生并非只有一条路,你母亲亦不是布偶,不会轻易点头。何况你在京中还有以为正六品女官的姐姐,你不愿意,谁都不能强迫你。”

    七娘有点动摇。

    “想想那位谢公子,可真是你喜欢的?”

    谢元朗……前世,委实是真真喜欢得紧。

    谢元朗的温柔,谢元朗对自己的好,儿孙满堂幸福到老,虽不是尽善尽美,但是平平和和没什么不好。这一世……谢元朗或许太陌生了。在灯会下对姐姐的温柔,在春游里抱着冯淑和……除了自己……竟然是除了自己。

    七娘有点委屈,转过小身子软软抱着杜亭承的腰,默默落下一行泪。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