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一百个不愿意回到过去的理由

热门小说

第二卷 杭州篇  18 乱、乱、乱

章节字数:4223  更新时间:16-03-22 20:0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没得安生半日,冯淑平正给七娘梳头,晨露花水泛着清香中,白鸢一脸菜色走了进来。

    “八姑娘来了。”白鸢低头说道。

    这个妹妹,七娘还真不知道怎么说才是。

    “让人拦着,旁人拦不住喊隔壁院子的李大哥去,他威武得很。”

    白鸢别扭一小会儿,又说,“谢公子也在外头求见。”

    七娘觉得眼皮跳得老厉害了,没事的时候都没事,有事了事事儿都来。

    她抬头看了镜子里的冯淑平,见她满脸的不好意思,说,“你可是把谢公子给请过来了?”

    冯淑平摇头,“我与他素来没有交往,如何道之请呢?”

    七娘挥挥手,换紫葵过来伺候穿衣。头发还湿着,春日也干得晚,换做平日,这番样子绝对不得见客的。只是今日冯玉还没回来,她也想跟谢元朗谈一谈。

    胡乱套一件普通的衣衫,在头发上松松别了一个发簪,刘海正好挡住了她的眉毛,低头的时候正看不清表情。

    谢元朗与冯淑和都在前厅,李孝峰和门房候着,也没敢乱动。

    七娘抬脚才进来,冯淑和弱弱就飘过来了。

    “姐姐……”

    七娘给吓了一跳,连忙让白鸢挡在中间。

    “妹妹可是学的哪一出,大清早便以泪洗脸。”

    冯淑和假惺惺地抹了两下眼角,没把妆容弄花,憋屈了小脸说:“谢公子来找姐姐,我也怪想念的,就来了。”

    好生消化一番这个消息,七娘道,“如今见到了,你可以回去了。”

    她扭扭捏捏,想要推开白鸢又不够力气,“人家要见的是二姐,二姐都与柳公子私奔来了杭州,谢公子一路风尘而来,怎能轻易就回去呢?”

    七娘瞪了冯淑和一眼,她觉得自己的好性子要用完了。

    顺了顺气,和声道:“还有这档子事儿?我倒是不知了,不过妹妹你一个姑娘家,开口闭口就是私奔,怕是不得体吧。今日既然有客来,我也没时间招呼妹妹,不如先回去,来日再叙。”

    冯淑和岂是好打发的?

    见谢元朗一直缄默,丢了一个炸弹。“姐姐和谢公子私下见面也不得体吧?虽然大伯母打算与你们说亲事的。”

    好个冯淑和,竟然消息如此灵通了!孙家都是做八卦之事的吗?

    七娘猛然回头,对李孝峰说:“去把你家主子喊出来,免生了什么私会的流言。”又对着路过的婆子说,“还不赶紧请八小姐出去?留着伺候晚饭吗?”

    没人见过七娘生气,倒是委实惊吓不少。冯淑和还没想好这对策,就给婆子哄出了大门,连带来的丫鬟都丢在门外的地上。

    冯宅的大门给关上了,七娘才打发下人离去。此时杜亭承早早候在一旁,见七娘没有搭理,只好默默跟在一旁。

    七娘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方面有很多话想跟谢元朗说。对,若是前世,她非扒了谢元朗的皮下来好好问一番不可。可是如今,她心里那个急切,又不能直说。

    二进厅摆了茶水,七娘上了去年秋天的菊花来给自己下火。

    “不知谢公子今日拜访可为何事?”七娘福了福礼,缓缓说道。

    谢元朗起身作揖,见杜亭承在,没敢直说。“委实是有些事情,想同冯七小姐单独谈谈。”

    杜亭承算得上识趣,借口到外边候着。离得不远,听不清楚里面的谈话,倒是能看到二人动作。

    摒去下人,谢元朗便开口。“谢某今日莽撞,还望姑娘海涵。我从润州来,只为冯二小姐。不知她出了润州,可有到你这头来?”

    果真是为了二姐!

    “不知谢公子找我家二姐为何。”

    谢元朗吃了一口茶,奔波的脸上有些风霜。“说来惭愧。”他说道,“本是家母与冯夫人对了亲,相冯二小姐。许是我满身铜臭,未能入二小姐眼,退了事也便罢了,没想还连累上了七小姐你……”谢元朗看了七娘一眼,“谢某不想七小姐今后为此而恼,故而来把二小姐带回去。”

    是这样么?七娘想,难不成前世,你娶我,对我好,都是因为与二姐对亲不成,连累了我,才这般温柔的吗?

    七娘微微低下头,“谢公子,是喜欢二姐吗?”

    这句话她问得好生颤抖,声音都低了许多。

    谢元朗静默地看着七娘,许久,才点点头。

    竟然是如此……七娘屏住呼吸,深深吸了一口气,“若是我二姐不愿意呢?”

    谢元朗不语。

    “据我所知,二姐喜欢的,从来都是书香之气的读书人。不必家财万贯,不必貌若潘安,只需有才、体贴便可。谢家家大业大,莫说能不能做到一生一世一双人,后院之争往来热闹,没有小门小户安逸。公子可能觉得姐姐不上进,却也真真是她的愿望了。”

    谢元朗微微叹气,“我知,”他说,“只是二小姐不归,七小姐早晚会被连累。谢某不想,对不起二小姐之后,还对不起七小姐。”

    七娘的心在滴泪,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回到这一年,为什么要知道这个事实!如果可以,她宁愿入土都带着谢元朗的好走,而不是他的愧疚。

    “不会的……”七娘的声音很软,“姐姐可以拒绝,我也可以的。谢公子可以不喜欢我,我也没必要贴着上去不是?”

    谢元朗抬头,见七娘一滴泪珠落下。正要递上手帕,给七娘躲过去了。

    春风过意,花落无情。七娘想,她怕是一生一世都误了一份情。

    “公子不必自责,我只是有点嫉妒而已,并非对公子有所想。姐姐不在我这里,公子大可以走了。”

    听闻被赶,他也不知如何继续开口下去。

    谢元朗起身,想去安慰又无穷下手。

    “七小姐……你也是极好的……”他真不会说话。

    七娘心里头委屈啊,我是好好的,你偏生不喜欢我!凭什么我就这样输了失去了你了!若是没有这一出,若是不告诉你我,哪怕我顶了姐姐的份嫁给你我都不介意!

    七娘拿衣袖轻轻擦了擦眼角,语气生气,“我好与不好,怕是谢公子都管不上了。只希望你早日回去退了这档子事,免得日后八妹顶了这个,咱们低头见了尴尬。”

    谢元朗朝七娘拜了一个九十度的道歉礼,说,“七小姐若是有什么事需要在下帮忙的,在下在所不辞。”

    “没有,”七娘偏过了头,神情之中带了决绝,“决定了不再牵连,谢公子还是莫要惹我们冯家的姑娘为好。他日说不清之时,再黯然伤神,可是不好。”

    谢元朗再拜,看桌上杜鹃红艳凋落,低叹而去。

    七娘的心就像被人揪了一般,不敢随了那份背影,只是在他转身之后泪成两行,倾泻而出。待到他全然出了冯宅的大门,七娘忽然嚎啕大哭起来,哀伤之间带着愤怒,抬手把桌面的茶具都扫了出去,客厅顿时被砸得乒乓作响。

    把众人都吓了一跳,丫鬟们要靠近被她赶了出来,抬手把那盆景也抱了起来,正好砸在了远远赶来的冯淑平脚下。

    她被吓了一跳,也不敢靠近,只好焦急与众人打眼色,看白鸢和紫葵手忙脚乱把花厅里的摆件一一撤了出去。

    七娘手上没了东西,当机一闹,把珠帘给扯下来了,叮叮当当落在地面,如同心碎。杜亭承当机抱起了她,七娘手上动弹不得,脚下一踩,杜亭承吃痛松了一下,便给她抱起手臂狠狠咬了起来。

    闷声是痛,旁人也看的忧心。只有李孝峰知道他主子的内心是窃喜的,这会儿冯家的人可是认可了他,今朝人前都动手动脚了,还能没有以后吗?

    浑身动弹不得之后,七娘越发委屈了。管不上自己的头发凌乱,往他身上一扑,眼泪鼻涕都滚了上来。

    好半日七娘都不开心,被送回房间之后,大门一关,谁都赶在了外头。

    冯玉回来的时候,看一屋子人牢实也吓了一跳。听了来由,匆匆给家里写了一封信,急着找杜亭承商榷去了。

    “少曦不必担心我这边,京城已经回了信笺,尚宫局典使出京已数日,不日便到杭州。”

    冯玉呵呵一笑,他哪里会担心狐狸的尾巴,而是二姐这头乱糟糟的事情怎么理!“不然你替我回去对付大伯母?”当然还有个不省事的八妹!

    杜亭承连忙摇头,“还是你二伯母比较好对付。”

    冯玉笑笑,露出洁白的牙齿,“未必啊!她是温柔,对家中事宜坚持得很。这么些年,我连七妹的袖子都看不到几次,以后怕是更难咯!”

    柳生从书房走来,见了二人,纷纷拜礼。

    “不知七小姐如何了?”

    比起杜亭承,冯玉是真不喜欢这位柳公子。怎么说……要才识,还不足;要文雅,只卖弄。配上二姐那样奇葩的人还可以,配冯七娘,他有点不乐意。

    “我这要去看。”冯玉笑道,“柳公子昨夜匆忙,我也没在家里招呼。不如今日让杜兄带你先出去转转?”

    他哪里有这等闲情。“我还是有点担心七小姐。”

    没人打理他这番话,冯玉先入了七娘的小院。

    冯淑平站在廊外担忧,看见了冯玉,微微松开眉头。

    “也不知谢公子同妹妹说了什么,忽然哭得厉害。你且去先打听打听,好生宽慰,万事还有我们帮着她,莫要想不开。”

    冯玉三两句让白鸢带冯淑和回房了去,才推开七娘的门。

    一个枕头忽而就飞了出来。冯玉连忙闪开,看七娘哭红了的眼睛和乱糟糟的头发坐在软榻上生气。

    “怎了我的祖宗?”

    七娘嘤嘤又开始哭了,抓着靠枕拍冯玉的背。

    瞧着小姑娘一脸委屈劲儿,冯玉也是不忍,只管挨着锤,说:“只要你能出气,打死我都乐意!”

    七娘瞧见他的样子,噗呲一下心宽了,又是流泪又是笑,“你就会说,不好生理顺了你亲妹妹,早晚在闹我,我心难受得慌!”

    七娘肯说话,总比闷生气的好。冯玉顺了她手里的抱枕,“你就是我亲妹妹,比什么都亲,来告诉哥哥,今儿他俩怎么欺负你了?”

    俩中的一个,就是冯淑和。七娘和得劲儿数落了。“我到哪哪儿有淑和,是看着我软包子好捏了不成?专门来闹我,想安静半日都不得空。”

    对于这个亲妹妹,冯玉心里也是苦的。“咱只管不理她便是了,杭州没人管她,才折腾起来。回头我让大嫂来收拾她可好?”

    七娘点点头。

    冯玉又问了,“谢公子又怎么欺负你了?”

    不提谢元朗还好,提起来七娘就觉得委屈。明明是她的相公,阿不,未来的相公,如今倒是喜欢了别人了,不要她了。

    七娘躺在榻上,小脚踢了冯玉一把,“别提这个人,被姐姐欺负了,跑来羞辱我,说不要娶我,像是我赶着要嫁给他似的。”

    嘴上说不要,七娘的心里倒是痛得很。

    “那咱们就不嫁给他,他还能飞了不成?我看他也就个做生意的,话都说不清楚,别说二姐看不上,我也瞧不上,我不可委屈了自己找他去。明儿二婶知道了也不舍得把你许配过去,哥哥现在给你做主定了!”

    七娘探了半个身子过来,对于这位哥哥又是喜欢又是担心。已经四月末了,再过两个月差不多可以赶秋闱了,可是还会跟前世一般出意外?

    “哥哥你今年要秋闱吗?”

    话题互转,冯玉有点来不及。

    “啊?要吧,父亲是希望我去的。”

    七娘的小手拉起他的手,轻轻晃了晃,“要走仕途,并非一定秋闱不可。咱是士族朱门,有个人举荐,也能成。”

    话是这么说……“谁举荐了我?书院固然闻名在外,我也并非院长最得意门生。”

    七娘想了想,若是陈公子今年金榜题名,帮衬一把也尚早,等他做大了就晚了许多年。哎哟前世为啥不多记上几个当官的!

    当官……七娘脑子一闪,杭州刺史不就是个大官吗,还对杜亭承毕恭毕敬的。

    “你可知道,住在咱们家这位杜公子,可是什么来头?”

    提起这个人,冯玉也有点愣然。按理说……应该……是个人物。

    “我只知道他认识咱们六姐。”

    冯淑正!七娘忽而坐了起来,这可是不得了,姐姐是宫内的女官。

    “若是如此,哥哥秋闱还不如让杜公子帮衬一把。你想,他带出来的侍从都是个百夫长,更别说跟咱们姐姐认识。此人不是宗亲,便是王侯之后了……”

    冯玉头一回料到这里点,跳起来喊一声“糟糕”。七娘还来不及问他何事糟糕,只见了一个尾巴消失在门口。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