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一百个不愿意回到过去的理由

热门小说

第二卷 杭州篇  19 诉顷情肠

章节字数:4791  更新时间:16-03-25 09:3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浮生偷得一日闲,自暴自弃之后,七娘让人把贵妃椅扛到了院子里去慨叹人生。春末花艳浓,芍药蔷薇开的正艳,惹了一墙粉妆撩人心醉。

    七娘并不是真的恨冯淑平。都已经经历一世了,她个老太婆有什么过不去的。只是说起了委屈和不甘,心底还是会浮出阵阵的难受。

    难受又能如何呢?若是假装不知道,回去好生嫁给谢元朗,此生也不会变得幸福,尤其是在她说了这么重的话的前提下。

    转身侧看坐在一旁安心摘花蕊的冯淑平,淡然问:“你说,习惯可是喜欢,还是喜欢会成了习惯?”

    冯淑平轻放下一个花朵,圆润饱满的。“怎么说的这么拗口?可是小姑娘情窦初开了?”

    哪里的话!七娘问的就是谢元朗而已。

    “哼哼,我在想你和那个柳生!”七娘用手指点了一下冯淑平的额头,说:“你如今可是还惦记着?”

    提起了柳生,冯淑平不由小脸一红,娇羞的小模样,可不就是喜欢的劲儿?

    “此前是我们误会了柳公子了,他可是个好人,一路上待我礼数有加,人也……很温柔……”

    冯淑平说话声音越来越小,恨不得把脸都埋在了衣襟里。

    七娘踢开了鞋子,翻身趴在贵妃椅上,侧头轻问:“那,喜欢一个人的感觉是如何的?”

    “就是……就是……看不见心里难受,看见了开心,他对你笑一笑整个人都要飞起来的感觉。在一起的时候心如鹿撞,分别了废寝难安,一心一意想待他好那种。”

    七娘掩嘴笑,给冯淑平瞧见了,伸手过来挠她。“小妮子你敢笑话我!”

    “哎哟……哈哈哈哈……姐姐饶命……”

    隔了一扇墙,杜亭承倒茶的动作僵硬了少许。

    冯玉感到手上一烫,连忙呀呀喊起来,“哎哟哟,杜兄杜兄……”

    这才注意到了茶水满溢,杜亭承含歉放下茶盅,心思也不在冯玉受伤了的手上,而是飘到了墙的那头,不由言语:“你说,她们如今可在说什么呢?”

    冯玉给自己吹了几口凉气,心想还好水不是沸的,暗暗怨了杜亭承一把。便说:“可有什么好说的,无非就是人、物、事。”

    “但凡世间万物,皆逃不过此。哪怕是得道高僧,六根清净,依旧逃不开人、物、事。少曦兄此言可是差了。”

    冯玉年纪小,虽说得上是小聪明,不过论道辨事,还是说不过早已出入官场的杜亭承。

    “今日我说的就是这两位姐妹,姐姐私奔在前,名声有损;妹妹与你出入不拘小节,影响亦不好,还真不知你有和想法?”

    杜亭承拿起纸扇,一下一下轻拍在了手心上,细思片刻,问,“不知对这位柳生,你们家可以何种看法?”

    说起了冯家,冯玉心中暗自惆怅。

    “不看好。”他说,“我与你交往,不过是因你出身好、才学好,还年少为官可,提及了几位姐妹的婚事,这些年来我约莫有这一感觉:大伯母一房的比较好强,自然对女婿期盼高,况且我那大姐也嫁了润州城最好的人家;二伯母向来低调,看英雄不问出处,却立场坚定,融此冰山不易;至于我娘,她万事喜欢和大伯母比一比,尤其父亲做了盐运司副使之后。”

    冯玉停了一小会儿,不由心中叹了一口气,“若说你要入我二伯母眼中易,这位柳生,要入我大伯母的眼,可就难咯。别说如今他只是带了二姐来杭州,哪怕是真有了什么,强拆鸳鸯的事情也未必不会。”

    原来如此。杜亭承蹙眉低思。“还不知七娘有何想法。”

    七娘么……冯玉想。照着七娘的性子,少一事是一事,柳生那边的事,简单点就是劝二姐回去,难一点差不多就是要促成他们了。

    不过,其实……“柳生同二姐,最关键恐怕是柳生的态度了。”

    柳生的态度!这可触摸到了杜亭承的逆鳞。不成,一定要先摆平柳生,不然日后可不就是他和七娘的大患?

    墙的这一头,七娘本来就穿的随意,晚春时节算是暖和,折腾三两下轻绾的发髻微微散开,浅色的外衫也滑下一截,小脚儿露出,看起来十分香艳。

    杜亭承一到门口,看见这一幕颜色,一时脑袋充血,猛然转过身子。

    冯玉吓了一个惊奇,赶了一脚进去,一看:乖乖,七娘平时温顺,可还真是个小妖精。

    冯玉把冯淑平喊了出去,留个空地给杜亭承讲话。这头她要赶紧做柳生的工作,不如还是先让二姐和柳生多相处相处吧……

    杜亭承把七娘的衣襟扯了扯,再给她顺了一下长发,坐在边上的小圆凳上,低头看着七娘。

    前世哪怕是谢元朗在身边,七娘也要小心留意伺候。后来儿子女儿照顾她,又多要做个典型榜样,从不轻松。而今和兄弟姐妹在一起,老宅虽小,住着也甚是舒服。偏了还有个杜亭承凑热闹,小事情还能帮解决一二,唤得上一个好哥哥了。

    “你在家中,也是这么照顾妹妹的吗?”

    “我只有一个弟弟。”杜亭承浅笑说道。

    一块玉佩映入了七娘的眼前,往常不曾见他使用的,是一块黄玉,配着这一身浅青色的衣袍正好。

    七娘拾起细看,因着系了绳子,只能侧身靠在他的腿边。

    可真真是一块好玉。七娘看了上头的鱼跃云纹,翻过后头,一行小字映入眼帘:德运寿昌、安东恒泰。

    七娘心中有一个不太好的预感,微微抬头,问,“何而得此佩?”

    杜亭承低头,小七娘这模样根本就在趴在自己怀里一般,看起来可舒服了。他伸手抱起了七娘,扯下玉佩置于她手中,看那一圈淡黄的璞玉云纹缭绕,差不多和她掌心一般大。

    “我年少时候去了安东府,临别之时,国君相赠。”

    国君……

    七娘一阵慌乱,还好杜亭承早把她圈牢实了。

    “怎的就怕事?”

    七娘微微低头,这……怎么说呢,从来都没跟大官打过交到,她胆儿小。

    “你……可是宗亲?”

    看她紧张,杜亭承故作深沉,抽出一手掐指算了算,才说:“哎呀,好像是。我爷爷的堂兄的侄儿的大舅子娶了一个公主……”

    故意说了一半,低头去看七娘脸色的变化,谁知惹恼了小狐狸,张口就咬了他一记。

    “你再胡说,我可要赶你出去了!”

    “好,不胡说。”杜亭承目前抱着七娘的手感极好,可不好生什么岔子。

    春风卷起一道花瓣,微微朝这头来,偏偏散落,掉在裙上添胭脂。

    一时静谧两相好,惹笑青丝愁尽去。

    七娘靠回了枕子上,把玩着玉佩,心情舒缓少许,“若你真是宗亲,万事就好办多了。”

    “何事呢?”

    “去年我有求了一卦,一个赖头和尚,疯疯癫癫的,竟然也能从我写的一个字猜到万千。”总不能说我是重生回来的吧,脸不红心不跳地瞎掰,“先是说出我家有多少兄弟姐妹,又说了哥哥几个,姐姐几个,妹妹几个,性情何如,大致都能说清,十分厉害。我见他如此,也就请了一卦。卦象好坏,其一是说姐姐同江湖才子定情私奔,被识破后远嫁他乡……”

    七娘停顿了一会儿,想想这要怎么组织词句,“此前我让你帮忙,也就是怕这个……本以为拆了柳生便是好的,谁知还是发生了。”

    说到了这些,杜亭承微微有些感觉。以前也不明白为何七娘要想尽办法撮合冯淑平与陈公子,又费尽心思去拆开柳生。如今细细想来,七娘是信了这一卦,而且这一卦极准。

    “还有呢?卦上可还说了什么?”算是勾起了杜亭承的兴趣了。

    “也说了五哥今年秋闱上京受凉遇感,终是不得善终。”这两个伤心事,前世觉得并没有什么,大概是和他们的感情并不深。而今生每每交好,都不禁多了一份舍不得,多了一份哀愁。

    七娘抬起袖子抹泪,“他们从来待我极好,都因着一些事情而去,我是万万舍不得的。还想你是个宗亲的话,说话也有分量,帮衬上一把便好了。”

    “七娘想我如何帮衬呢?”

    “这还不简单!”七娘神气地坐起来,“你这方提携哥哥和柳生一把,有了官衔有了地位,哥哥哪里用拼死考取功名,又哪里费劲让姐姐外嫁。统统关起门来做完了,不就好了么?”

    是挺好的。杜亭承拉过七娘的小手,放在了自己的掌心上,轻轻捏着,前些日子的新茧消去了大半,滑滑嫩嫩的十分舒服。

    “你倒是会计算,那我何故要帮你呢?”

    杜亭承心花怒放,分明在想:你可不认可我,就看这一记了。

    果真,杜亭承在下一句失落起来。

    “咦?你不是哥哥的挚友吗?都能同穿同住了,除非桃义,我可想不出更好的了。”

    七娘心中也是小九九:哼哼,调戏我老太婆,看我不四两拨千斤拨你一算盘回去?

    如此,杜亭承可是不愿了。急忙翻了七娘过来,好生抱在怀里。

    “如此,也是因着我与你哥哥交好?”

    咦?七娘倒是没多往这一处想,忙伸手来推他胸口,奈何推不动。只忙说:“那不是,你今儿如此调戏我,传出去了可还了得?”

    杜亭承哈哈一笑,使了点力气将七娘抱了起来,搁在自己腿上,比起方才的动作更加暧昧了。

    七娘只觉得心跳快了许多,这这这……这是做什么!

    “传出去?自家的情事何而传出去?是我表现不够明显,还是你向来不曾想过要喜欢我?”

    喜欢……啊……七娘眨了眨小眼睛,难道你撩妹还跟喜欢有关系吗?

    “不是你们长安的贵公子看到年轻的女孩都喜欢调戏一番吗?”她印象中的长安人,大多可都如此啊!好在盛唐之后民风开化,并未说调戏一下要死要活的。

    这说的杜亭承有点小焦灼,“你可曾见我调戏你姐姐妹妹?”

    好像并没有。

    “可我怎么知我看不见的时候没有!”七娘嘴硬。

    这一个小小的包子脸,倒是会气人啊!杜亭承点了点她鼻头,说,“没有,我都这大年纪未娶,老父在京忧愁到赶我南下啊,你可别误会了我啊!不敢说以前没喜欢过谁,都全然为君子之交,如今真真是眼里心里都只有你一个,抱过的想过的也只有你一个。”

    这话说的,七娘的老脸都红了。连忙双手捂脸,偏了头过去,“你不知羞,百日里说这些!”

    小脚儿一蹬,被杜亭承接住。小心托在一个手掌中,又轻放在了贵妃床上。

    “羞不羞的,能得你心意,哪怕让我剥一层脸皮下来都可以。”

    七娘从指缝中看了他一眼,见他依旧嬉皮笑脸,可不恼怒!不由得踢了他一脚,从另一头滑下了贵妃床,鞋子都来不及穿蹬蹬就跑进了房里啪嗒一声关门起来。

    ————————分割线————————

    入了夜,纷乱的琴声划破了静谧。

    七娘不知道现在姐姐是什么样的心情,只是,明日怕是又要同杜亭承好好谈一谈了。

    撇去儿女情长的话,杜亭承倒是一个极好的人。只消得帮衬一把,冯家的悲哀便不会重来。

    手上是冯玉春日送的扇子,说不上精美上品,也是他们为数不多的礼物了。

    活到后面,她会比别人更清楚,没有什么感情能比亲人更加靠谱的。一生的相扶相助,不可缺失。以前谢元朗是心疼她,多少还是有一些委屈。她的娘家不够厚实,没多少人帮衬,出门落了不少风凉。

    还有说冯家是受了诅咒的家族,儿女夭折尽多,不宜婚嫁。

    委屈愁肠道不尽,最是女儿寂寞泪。

    一曲哀怨过,多少人为其心碎。

    冯玉折了新柳,坐在石桌前,看柳生戚戚然,有点不忍心。

    说才华,这位柳生并不差。大唐之中不少文人墨客,不为五斗米折腰,自古以来称之为气节。汉有陶渊明,盛唐李太白,皆中意田园之间,不管朝堂政事,辞官故里、或游历天下。他们读书人想来以此类人为羡慕,但柴米油盐酱醋茶终究做不到。

    “闻得柳兄琴中有哀,不知何故。”

    东厢房这头有一棵老梨树,晚春正浓,风过花掉落,偏偏白带来更淡的哀愁。

    柳生叹气,朝冯玉点头作揖。

    “一是叹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二是叹世间无常风飞过,三是叹从此天涯是路人。”

    柳生说的文绉绉,难耐之间书生之气随白衣散发,虽无华丽环佩装饰,眉宇之间透着一股秀气,连冯玉都为之动心,更别说润州城那一群姑娘少妇了。

    掩住嫉妒羡慕之情,冯玉接着说:“柳兄不必过于愁肠,正所谓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只是不知你对我姐姐冯淑平,可有何想法?”

    别人说话过于弯弯绕绕,冯玉就喜欢直来的。

    “提起冯二小姐,在下有愧。”柳生低头,“二小姐是位善良的姑娘,在下一时冲动,毁了姑娘名节。”

    哟哟,你说的这么可怕!冯玉想,还没毁呢,目前这事儿就两家人知道,加上你和杜亭承也不多,想盖还不简单?

    “那柳兄接下来有何打算?”

    柳生像吃了臭鸡蛋一样,脸色发白,半日才抖着嘴唇说:“终是柳某不好,柳某会对二小姐负责的。”

    “只是……”柳生又想起了什么,“怕是柳某入不了冯家长辈的眼。”

    他记得冯七娘曾经提醒自己,没有功名傍身,一介布衣卖艺为生,委实是不成的。

    “这简单。”鱼儿上钩,冯玉心头的大石头也就落下来了。“我这头也正是家里催着秋闱,奈何家中事务繁多,七娘也不想我去挤破头皮。不如让友人举荐,凭你我才识,哪怕不得高管,也有小成啊!”

    友人?柳生抱拳相问,“敢问冯老弟可有脉络?”

    当然有了~冯玉甜滋滋的,只要你放弃了七娘,咱们什么都好说。哎哟,冯玉有想到,不能只卖七娘,二姐的幸福也很重要。

    “此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冯玉先卖了个关子,“只是姊妹之事,我作为男儿当计较。二姐仰慕你已久,虽如今害羞避而不见,他日你拜官之时,可别忘了糟糠之情。”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