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一百个不愿意回到过去的理由

热门小说

第二卷 杭州篇  20 三方努力

章节字数:4017  更新时间:16-03-31 17: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早春来的杭州,夏日看了盛世。说不上一万个好,不过头一遭见到整个码头是官船,家家户户都出门观望了。

    来的还是一行女官。

    “据说是宫里当差的,来江南可是选贡。”便有路人说。

    冯七娘了然,怪不得这几日杭州城跟过年似的,到处张灯结彩,掌柜的都把压箱宝给摆出来了,衙门也多了这么写衙役巡逻,就差给地上铺金子了。

    “小姐,你说,会不会有六小姐啊?”白鸢提了一句。

    七娘也是想。多年不曾见姐姐,在宫中家书都少,也只闻了好,都不曾听说辛苦。哪怕是前世,姐姐后来长居长安,她们姐妹俩见面的时日也不多。

    今日本来是避杜亭承的。自从那一日被他说了情,越发过分了。每日睁开眼睛便能看到那人,睡前也还是那人,都不知道究竟是怎样避开下人的眼睛翻墙过来的。

    冯玉近来也尤其喜欢折腾七娘,最是迷上姑娘的梳妆打扮,尤得今儿她的妆容梳得巧,歪了一边发髻上簪了一行金穗,格外柔美。

    二人停停逛逛,没一会儿,迎面走拉了个谢元朗。

    “这人怎么还在!”七娘远远瞧见,发现自个儿眼中没了以前那么多期待了。

    转身往一头茶楼里扎,那谢元朗也跟了上来。

    “冯七小姐。”谢元朗赶上来唤了一声,忙着行礼招呼,“许久不见,冯七小姐可还好?”

    七娘瞥了她一眼,对这个前世的丈夫,不待见得很。

    “谢公子找我?”

    以往是小女孩的装扮,七娘不见有几分姿色,在姐妹中也不过相貌平平。如今换了姑娘家的打扮,画眉添粉樱唇红,看着三分动人。

    “哦……”谢元朗有些出神,“前些日子唐突了小姐,今日前来谢罪。”

    有什么好谢罪的!七娘瞪了一眼,只管着走进去。

    平日里周周正正,看着是傻。现今打扮开来,别说谢元朗,杜亭承都最喜欢七娘这般娇嗔的模样,最细喜人了。

    茶还没上来,谢元朗坐在了对面。七娘小心思在转,想赶人,又不舍得。

    “哎谢公子你怎么这样啊!”白鸢气恼,也不给谢元朗倒茶。

    谢元朗在生意上打滚多年,不在意小丫鬟的黑脸。只说:“七小姐喜欢迟些什么糕点?这家茶楼最好的是蟹黄糕和莲子羹。据说去年的莲子最粉,要不要尝一尝?”

    七娘摸摸肚皮,出门前杜亭承灌了她一肚子红豆羹,哪里会饿!

    “谢公子这般熟悉,莫不成还能是你们谢家的产业?”

    “倒不是,”谢元朗笑了笑,“可能是因为生意习惯,到了一地便先尝其美食、吃其美酒,方能舒缓。”

    委实是个好习惯啊,难怪你后头生意那么好。七娘抿了一口茶,语气倒是不屑,“这么说你并不是来找二姐的,反而是来杭州试菜来了。”

    提到冯淑平,谢元朗的表情有一些变化。

    “我与冯二小姐,究竟是缘分不够。”

    七娘心中哼了一句:姐姐瞧不上你,要不是我上辈子怜惜你嫁给你,还能有哪家姑娘眼瞎?

    二人一时无话,直到蝶儿飞过,才寻到一个话题。

    “此次回润州,不知能否有幸与七小姐同行?”

    这话怎么说的,白鸢都看不下去。忙插嘴:“谢公子不巧了,咱们家小姐怕是要在杭州过夏了。不知中秋回不回,再不是换一地儿游玩了去,反正年少,不愁嫁娶!”

    虽后半段话多了一些,前半段是没错。

    “那正好。这几日我在城中置了一处旧楼,正要造一家酒楼。”

    七娘心中千军万马奔过,这都可以?

    “我二姐又不在杭州,你守着做什么!”

    “七小姐误会了。”谢元朗辩道,“哦,这样,正是看了杭州精致好,昨日素娥的书信也到,说要来游玩一番,我也答应了。”

    谢素娥?七娘微微抬了抬眼,小妮子好端端来杭州是做什么?

    被小姑娘看得有点不自在,谢元朗本也不是花花肠子之人,便也就说了缘由。

    “有些事情,委实不知如何与姑娘开口……”

    他的小动作七娘最明白的,要是这般说话的话,必然不是什么好事。

    七娘心头有点怕,只管着让他说下去。

    “家母来信,说在润州与冯家已对完亲……若我不能带着七小姐回去,也就不用回去了……”

    呵呵,竟然是这样!那前世那所谓的点了名要娶我这一出,也就是因为不想让八妹得意,故意要我顶了的是吗?

    七娘小心看了谢元朗好几眼,确定了他的表情无诈。

    “那……我要是不走呢?”七娘懒懒说道。

    “嗯……”谢元朗也不知怎么说,“所以素娥被派来说客了。”

    他也是急恼,忙解释:“在下绝无觊觎姑娘之情,只是事情摆在了这里,也只能找姑娘商量了。遇此变故,要姑娘嫁与我,委实是委屈了姑娘。所以……”

    语无伦次!七娘在心头笑了笑,我怎么以前没发现你这般木头?

    “所以谢家的意思是,只认了我一个?哪怕是二姐回来,或者八妹都不允咯?倒不知……我母亲允了没有?婚姻大事,自来是父母之命。我听了半日只是你母上与我大伯母对的亲,从未听我母亲说了什么。亦未收到过家里来信啊。”

    俏皮地看谢元朗尴尬,闻声说:“是了……是了……”

    是你个头!不用想就是长房弄的那点破事!七娘一路气呼呼地跑回来,点拨白鸢:“这会子谢家派人游说,八成大伯母也会这般做。你多机灵点!”

    门房给她的风风火火吓了一跳,苏嬷嬷赶在了后头没能说上一句话就看她蹿进里屋去了。

    过了回廊入小院,抬眼就给撞上了一个人。

    “哎哟!”七娘一个不稳往后倒,白影一闪,杜亭承一个轻功飞身过来接住。

    头发没乱,拍拍胳膊站起来,不料瞪上的是大嫂安氏。

    安氏两个月没见七娘,倒是没料到,小姑娘豁然长开,漂亮得让她眼前一亮。

    “哟,咱们七妹都已经长这么好看了!”顺势牵过了七娘的手,安氏红唇微启,笑道:“还是这杭州水土养人?”

    换做以前,安氏多说一句话,可能还是暖一暖。如今可不是这个感觉。

    里头紫葵在悄悄给她做了一个手势,也没瞧见冯淑平,七娘往杜亭承后面躲了躲。

    “嫂嫂好。”她说。

    安氏看着也甚是满意,熟络地请了七娘进院子,开始游说:“我今儿来,便是受了太爷吩咐,瞧瞧你们兄妹俩在杭州可好?听闻……八妹也过来了,可是见到了?”

    话里有话啊!

    “哦,听说在孙家住下了。”七娘想,我到底活了八十年,你试试跟我套话看!

    “近期杭州春花好,到处都往这边来了。我听说你们交好的谢家小姐也要来游玩……”话说了一半,眉眼抛了过来,分明就是引七娘说下一半。

    哪有那么容易?七娘心头冷哼一声,倒是捏了个惊讶的表情出来,“哎呀!真的?可真是热闹了。现在快到了夏天,听说西湖的荷花要开了,正好嫂嫂也别急着回去,我们找一艘船去游玩可好?”

    安氏见七娘没上当,又换了一个说法,“谢家公子听说也在杭州呢!”

    上主题了啊?七娘鄙视了好一番,“我怎么没听说。”

    安氏没讨好,有点怒气,没敢当着面发火,便是又换了语气,“巧了我来之前与他见了一面,也邀他来了家里玩。”

    那七娘刚才见到的就是鬼!

    不好戳穿,七娘只能改口:“莫非嫂嫂在杭州也有置业?”

    “此话怎讲?”安氏心头一惊。

    “老宅这方小,除去已经打扫好的几个房间,其他都是尘土,被褥都不曾有,嫂嫂哪怕不介意,我也不能让嫂嫂委屈了自己啊!东厢房也收拾给了杜公子,七娘真想不出,这几日要安排嫂嫂住哪里……”七娘说话越来越小声,头也低了下来。

    安氏心头咯噔一下,是了,她没想着。这老宅里才几个下人,只急着问了这些,没把其他的先搞定,这下麻烦了。哎哟不对,安氏回头又一想,小姑娘什么时候伶牙俐齿了?本以为二婶搞不定,先搞定了小姑娘,没想到小姑娘也不好对付。

    安氏扫了一眼七娘,还真不了解这个想来低调的妹妹了。

    “妹妹别担心,嫂嫂有地儿住。”这一句,可是咬着牙说出来了。“只是嫂嫂还有贴心话要与妹妹说。”

    七娘瞟了杜亭承一眼。

    收到讯息,杜亭承连忙表现。

    “冯夫人不如先出去走走,这几日杭州来了不少京城女官选贡,南北商人也颇多,天一黑啊,四处的客栈可都要满了……”杜亭承的话也说了一半。

    饶是这一半未说完,安氏也急忙奔了出去。

    七娘和杜亭承对视一笑,把小院门一关,唤紫葵去把兄弟几个都找出来,好生从长计议一番。

    由得冯淑平和柳生双双藏于柜中,七娘一打开,二人便摔了出来。急忙接了姐姐一个好,看二人双颊通红,也不知其中闹了多少情味,尴尬不曾多,偷笑的丫鬟倒是一堆,惹了冯淑平掐她七娘一口。

    七娘痛了哇哇地叫,吓得冯淑平连忙撒手,还惹杜亭承一阵心疼。

    冯玉是从隔壁躲事过来的,被七娘逮着之后,好生说了一番。

    “你个做哥哥的,事事儿都抛开,可知你还有个妹妹?”

    柳生鲜少见七娘的伶牙俐齿,不由一愣。

    “哎哟谁知道你进来就撞见了大嫂!”冯玉只管找借口。“回头我就给门房说,往后谁都不让进,尤其是你这小院!”

    他抛了一记揶揄的眼光给柳生,又惹了冯淑平一阵肉掐。

    七娘哼了一声,便开始了今日的小会。

    “躲着烦心来杭州,谁知如今个个跑来闹。也都待不下去了,你是男儿,如今你来理事儿,可有哪儿给我们避事的?”

    冯玉闻言,瞧瞧杜亭承,见对方点了头,便说:“不如就回润州吧,把该理的事儿都理了,便也就好了。”

    说的简单!七娘瞪了她一眼,“怎么理,你来理?你遇事就躲,我还能盼着你好?”

    冯玉张了张嘴,也只能愤愤然。

    “我来理。”身后传来一个稳重的声音,众人抬眼瞧过去,正好看见杜亭承微微摇扇,玉树临风。

    “你又不是我家人!”七娘躲过纸扇,才不上这个当。

    杜亭承并不恼,而是眯眯一笑,泛起了桃花眼,拉过七娘的小手,“做事儿我有谱,你只管把心眼吞到肚子里便好。润州城一切安妥,你一个姑娘家哪能累着,回去你只管歇着便是。”

    俩人这点情义冯玉知道些许,冯淑平和柳生可就看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这是哪一出?怎生得妹妹和杜公子这般好了?

    七娘小心抽出了手,又想起杜亭承几日前的说辞,不由得小脸一红。

    把人给推远,嗔道:“你别以为我好骗!”

    哎哟妹妹!冯玉想,你能说出这句话,就是被骗了。

    “莫闹!”杜亭承拉下了她挣扎的小身子,动作倒不敢太大,“听我的,今晚收拾东西,明儿就回去。”

    “可真要这么急?”柳生心中也没底。

    杜亭承自袖中抽出一物,递给了柳生。

    “急。”他就怕,谢元朗忽而想开了,这一番努力也就都白费了。“长安的官船都到了,不回去报喜,便让人给占了先机了。”

    如实这般,冯玉倒是有了别的看法。

    “此处回去,走水路两三日,快马半日。润州各处皆是从驿站所出,我们太高调反而会被人半路拦下。”冯玉看了其余几人一眼,“不若我们把这些俗物都留下,快马回去吧?”

    这是个好办法,更是入了杜亭承的心了,忙着给未来的大舅子点一个赞。

    “也好,本身无长物,来去两清风。我让李孝峰去备几匹快马,天亮便启程。”

    骑马……七娘想着自己那三脚猫的本事,屁股看来是要遭殃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