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一百个不愿意回到过去的理由

热门小说

第二卷 杭州篇  21 疑是故人来

章节字数:4437  更新时间:16-04-05 17: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有的时候非要是个老人家才有的经验。

    冯七娘天一亮就觉得眼皮跳得老快。也许是平日里懒惯了没起个早的,也许是真的有不好,两个丫鬟才端水进来,七娘忙着打发紫葵到外院去。

    “喊上成大哥和苏嬷嬷和帮工的小厮帮你堵着,有多泼辣就多泼辣,甭管是谁都不让进门,问起就说我昨夜里做恶梦,今早要睡不得扰。”说着就给把紫葵推了出去。

    头发还没得梳好,冯玉已经装扮整齐了,进门就抱起了她那身骑马装往她身上套。

    俩人你一手我一手,没把七娘整个半死,衣衫没穿上,才梳了一半的头发给乱了。

    “哎呀五少爷,你就不要添乱了!”白鸢一把狠狠推开了冯玉,好容易把七娘的衣襟扯好。“平日里就爱闹闹,如今你再拖,天大亮了大少奶奶和八小姐没准啊就到了!”

    那可不是,白鸢的话刚落,紫葵一脸酱色就跑回来了。

    “买菜的阿元刚开了门缝,就瞧见了一个马车正堵门口,让我回小姐个话,是要出门,还是不开门?”

    那还能开门吗!七娘白了一个眼,只管让白鸢伺候着束腰带。

    “去东厢房喊李大哥帮抗了个石桌去门口,前后门都给堵上,牢牢实实的!”

    众人提了个速,转眼冯淑平也都打扮好了。因着没骑马装,硬是换了一套冯玉淡黄色的男装出来,大小也相差无几,盛唐开始自有男装之风,看起来别分一番韵味。

    前后门都出不去,正好在偏墙便搭了一个梯,这边外头是个空巷子,通出去对着南大门,也算是便利。

    柳生好容易爬上了顶头,正看着外头刺史黄大人要打招呼,脚一滑差点没给掉下来。

    好在李孝峰是个百夫长,手脚麻利得很,提着他一下就给越过去了。

    七娘和冯淑平看的一愣一愣的,白鸢的嘴就差有鸡蛋大了。

    见状,冯玉摸摸鼻头,有点小骄傲,对着冯淑平和七娘便说:“姐姐妹妹可有要帮忙的?这墙儿高,只需……”

    七娘嘟了个醉,朝着又翻回了墙头的李孝峰笑道:“李大哥可否搭把手?”

    妹妹不给面子,还好姐姐给。冯淑平浅笑了一下,朝着冯玉走了一步,“那先多谢五弟了。”

    结果李孝峰也没敢动七娘,由着她身后的杜亭承一抱一跃,小人儿就给软软到了墙外。

    刺史大人的肥头小眼眯眯地笑,把一堆缰绳一交,拉着李孝峰到一旁说悄悄话去了。

    白鸢最后一个给冯玉拉过来,就七娘和她对马没多大感,白色小矮马也只能给了冯淑平了。

    “我可以不回去吗?”白鸢泪流满面,“公子小姐我在杭州拖着大少奶奶可好?”她实在是不会骑马啊!

    先头是没考虑太多,七娘想了半日,“要不姐姐带你骑一个?”

    这小半日冯淑平也给瞧了一个味道,见小妹妹调皮了,也多嘴戏谑一番,“我这可是小矮马,”她笑着拍了拍马头,“换做你会骑马还好,让冯玉带一带她。如今你也不会嘛……五弟这是要带谁了?”

    唉?话题怎么抛到自己头上来了?冯玉可是最会躲事的人了。

    见一堆刀子眼过来,他也只能硬着头皮,“七妹会,她会骑马!”

    七娘一个囧,她的马技,会和不会有差?慢骑的时候还跌跌撞撞,别说快马回去了。

    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还是杜亭承出面把七娘往自己这头拉。“我带你,别怕。”

    大手暖暖正牵着,引来一群玩味的眼神,除开了一个柳生的白脸,可把七娘惹臊了一路。

    忙着推杜亭承一把,“那还不快走,等着大嫂吃夜宵吗?”

    这头和黄刺史拜别,缰绳一挥,踏着晨色奔了出去。

    正是春夏交替,路上风景想来也是好的。

    折腾一早,好在杜亭承马技委实不错,刺史大人给上的马鞍褥子垫得也厚,算不上难受,颠簸颠簸就到了一处码头。

    早打点好了的路子,出了杭州奔上运河,正是顺风顺水,走水路大半日,明早便是能到润州了。

    “本是快马今夜也能赶到,只是几位姑娘要吃不消,便是改水路。”李孝峰正色汇报。

    七娘看这个百夫长,越看越顺眼,也不晓得杜亭承究竟出身怎样,能招了这般人选。

    内河码头上停靠了上好的官船和客船各一,官船上刻了皇家云纹,又是精致装饰,抬眼便能看到两个个衣着锦绣的姑娘出来搭跳板。

    见了他们过来,也不急不躁,低头和顺道:“公子请。”

    这个公子,讲的便是杜亭承的?冯淑平不动声色地看了他一眼,亦是多看了一眼愣头愣脑的七娘,还有一头纯真的白鸢,不知如何说是好。

    这个妹妹,虽是与世无争,未免运气也过好了一些。

    入了舱内便看到金器玉碗,琉璃水晶壶配着一套官窑茶具,甚是华丽。

    中间坐着几个气质不凡的姑娘,或许有一二年纪稍大的姑姑,妆扮各异,却是难得一见皆貌美。

    杜亭承先了一步,大步向了几位姑娘走去,举扇作揖:“见过各位大人。”

    七娘没有听错,大人!这还是一艘官船来着,七娘的脑子嗖嗖飞转,莫不成这是一船长安来的女官?

    那些女官抿嘴浅笑,也纷纷起身,对着杜亭承行大礼,作揖道:“公子安好。”

    举止规范,动作整齐同意,加上身上固有的气质,七娘就更肯定那是一群女官了。

    相请入座,便有小丫鬟上来送茶。一个个步伐轻盈,动作麻利轻柔,水入杯而不溅,壶入桌而无声,所过之间浅桃花香,闻着舒心宜人。

    小丫鬟退下之后,那一群女官之间,一个年纪稍小的调皮一些的便先开口了。

    “公子润州去,可有纳彩了?”

    杜亭承有些恼,“大人此话尚早了吧?”

    又一个年纪大一些的姑姑调侃,“早不早的,正好我们前几日采了一船的物什,比不上西域贡品,也不堪三韩丹参,多少算是一些江南特色,不妨给我们个机会顺个人情,姐妹们送了一些给公子当礼?”

    七娘正是心头乱,冯淑平的手儿就过来握了她一把,小声说:“这满船看得见的都是上好的极品,给这群姑娘此般贬低,看来咱们杜大人是出身不凡啊?”

    她可不也是这么想?

    “不如咱们先跳下船?”七娘也是俏皮了。

    冯淑平扫了她一眼,可不知道这妹妹竟然猴儿性子了。

    “你懂水了尽管去,别扯上我,我还希望攀个高枝呢!”

    二人是说得好笑,船舱的珠帘忽而噼啪作响,只见两个小丫鬟掀开半张帷幔,一个穿着淡蓝色梨花刺绣锦袍的姑娘漫步走了出来。

    她也不是年岁最高的,倒不见得最好看的,不过这几站在了一起,便是觉得这位姑娘气质最出众的。

    那姑娘方走出来,几位女官便簇拥上去了。

    “大人可是睡醒了?”

    “大人可要用早膳?”

    七嘴八舌的,倒是不吵,一个个规规矩矩浅扶了那姑娘坐下,才齐齐上了一桌玉碗银箸一桌清单菜肴。

    姑娘用递上来的毛巾擦了手,又过一口茶,才抬头看这边一群人,眉眼之间还有一丝慵懒。

    “过来一起吃了,午膳跟着我淡雅一些,晚上再让船夫给捉一些河鱼尝鲜。”

    她的话落,那些女官便也散开一旁伺候了。

    七娘不敢上,倒是杜亭承先牵了她的手起来了。

    “大人多少笑一笑,莫要把你的习性吓坏了七娘了。”杜亭承说。

    姑娘斜了杜亭承一眼,给七娘递了碗筷,又唤了冯淑平过来。才说,“我吓我的,与你何干?”

    哟,好大的口气。

    见杜亭承没说话,那姑娘的银筷子先给下来了。敲着桌面只得说,“手在哪里?男女七岁不同席,我且不论这个了,可没让你动手动脚!”

    七娘眉毛一挑,看杜亭承一脸吃瘪,讪讪松了手,还不忘记给那姑娘打上一碗百合粥。心想:这可是你姐姐?这般伺候了。

    后一想又不对,这姑娘好生眼熟,能镇得住杜亭承,莫非是个郡主?

    正在想着,发现面前多了一碗粥,还有那姑娘送上的小菜。

    “离乡多年,虽是吃得到同个配方的,却不是这个水,不是这个味。你可尝尝,焦掌膳的手法如何?”她说。

    提了官名,再傻的俗人也知道,掌膳是个不小的女官了。虽是七品,乃是宫人,服侍皇上、宫妃,比起江南任何一品官员说话都要有分量。

    七娘小心瞧了瞧,也不敢动,唯有杜亭承手多了抢上一个卤鸭掌,递了过来。“卤味分南北,七娘吃江南菜多,怎不给她多尝一些北边的菜呢?”

    这么一说,也甚有道理。那姑娘点了点头,便招呼柳生、冯玉、白鸢落于次座。

    “都随便吃上一些,过了桃花湾,便不是吃饭的点了。回头让姐妹们唱点家乡小曲,换得一路风趣。”说话语气很有何,带着江南淡淡的口音,又混了长安的京味。像是随意打趣,字里行间又像是命令的语气。

    又过一丛芦苇蒲,午困差不多到了。七娘被伺候进了一间上好的房间里,船舱算的低,听得见耳边水流声过,也闻得到被褥之间的香味。

    这样淡雅的沉香之气,仿佛杜亭承身上也有。

    迷糊之间竟然梦到了谢元朗,那光景似乎是三十岁的模样,还保持对七娘的温柔,只是眼睛里面没有喜欢之情。

    七娘有点伤心,便追了上去问谢元朗当年可是喜欢了才娶的七娘?

    梦里的谢元朗没有说话,只是摇着头,眼睛看得老远,远在七娘后头。

    七娘回头,看到一个墓碑,上面刻着姐姐冯淑平的名字。

    怎么会这样……七娘摇头,她可是努力了的,这般努力怎么会是这样的结果呢?

    谢元朗忽而蹲在墓碑前抱头大哭,就像是失去了喜欢多年的爱人。七娘也委屈,她一辈子就认了一个人,可不要知道这个事实。

    委屈委屈就哭了,哭着哭着就醒了。这会儿天还没有暗下来,只是夕阳有点斜,斑驳的影子晃在了水面上,正好映射在了房里。

    七娘这才醒来,闻得鼻尖有淡雅的沉香之味,肩上有人轻轻在拍,味儿香软气吐芳兰一抬头便对上了午间那位漂亮的女官。

    “……”不知如何开口,只能张了张嘴又给闭上了。

    对方看见了她,低头则问,“睡得不安稳,可是有噩梦了?”

    七娘点了点头。

    “我看你吃的也少,许是近日也累。待到了润州,万事有我,切莫着急。”

    嗯?七娘有点愣,这位姐姐你要是做什么?

    那姑娘起身,给七娘盖上锦被,拿起美人扇,轻扶着站起,只说:“我唤你丫鬟来给你梳洗,晚膳给你们上了御菜,有新捕的鲈鱼,正是味美。”

    七娘心里头急啊,在脑海里搜了一百遍采买的女官。她那八十年只听闻过三次女官下江南,不曾听说有一次去的润州。这可是位什么大官呢?

    左右思不得,只能跟着出去了。

    官船本不大,但真是过了厢房,到了船尾一处,看到的精致又跟百日在上层所见不同。

    这处精简得很,只是设了一桌,几张圆木凳子,两旁插了扶手观景,再出去就是甲板了。

    七娘方落座,两旁丫鬟不知何处冒出来,便把菜肴茶水送上。

    请了一盏茶,也不客套了,那姑娘开口便是:“我问你一话,可要老实回答我,你可是喜欢杜公子?”

    咦?七娘眨眨眼,为何这般问?

    见七娘不语,那姑娘又问,“那你可是决定了要嫁给杜公子?”

    这话……七娘听得有点脸红,可是杜亭承又胡说八道些什么了?

    囧了半日,七娘才糯糯说了一句:“莫非……你喜欢?”

    姑娘先是一愣,而后哈哈大笑起来。

    “你这丫头!”她点了点七娘的额头,“我问你的事情,怎么扯了我身上来?我可不喜欢那纨绔的。我只是说,你要是喜欢,此时我便是应了。你若是不喜欢,也莫要担心那个所谓姓谢的公子,我统统给你推了。”

    提及谢元朗,方才的梦又跑出来了。她多半是舍不得的,只是也不愿意真的去嫁给这个不喜欢她的谢元朗。她要的人,是真真对自己好的。

    “我……”我半日也答不出个话,惹了杜亭承在一旁偷听都急了。

    “我……”

    “莫得推!”杜亭承闻声跳了出来,往七娘身边一挤,给坐了下来,忙说,“七娘脸皮薄,你这般问,自然臊得慌。瞧着我们这般好,怎能不好?”

    瞧过脸皮厚的,没瞧过这般不要脸的。姑娘扔了一物过来,直往杜亭承脸上甩,有点怒,“不要觉得你出身高贵便可随意戏弄我等普通人家的女子,再毛手毛脚休要怪我不客气了!”

    闻言杜亭承摸了摸鼻子,只好让她把七娘扯了一边去。

    “大人莫不是误会了我什么?”

    姑娘冷哼了一声,搂着七娘胳膊,斜眼看来,“杜公子在长安盛名,可非我能造次的。今儿你手脚也不干净,我怎可能轻易就信了你一面之辞?”

    话说的挑衅至极,七娘也终于发现了一个能克住了杜亭承的人,心头正喜。

    作者闲话:

    0。0大家喜欢杜公子吗?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