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一百个不愿意回到过去的理由

热门小说

第二卷 杭州篇  22 姐妹喜相逢

章节字数:4500  更新时间:16-04-07 17:0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喜是一处忧愁又是一处,连船都能感觉到了杜亭承的急躁,就差投江以示清白了。

    另一处忧伤的还有冯淑平和柳生,还夹着偷偷在一旁看热闹的冯玉和冯七娘。

    那一处二人立于船头吹江风,看的七娘和冯玉有点冷,姐姐穿的也不算多,春夏之间何而不凉呢?

    冯淑平也算躲了柳生许多日了,躲不开的时候,却相对无言。

    真吹得有些凉了,冯淑平偏过了头,微微抱了肩膀。

    冯玉抓得七娘一个紧张,只见那柳生终于是脱下外衫,给冯淑平披了上去。

    对嘛,这才是真的男儿嘛……

    微微一个举动,也惹了冯淑平一阵脸红。

    好在天色渐晚,半空灰朦胧,只有晦暗之间冯淑平柔和的脸。

    其实,论才情、论脸蛋、论身材,冯淑平一点都不差七娘的,反而和她现在没大张开的模样拉了一大截。非要说不好的,只有她的岁数了,有那么一点大,在贵家女子里。

    见冯淑平羞涩,柳生也不好太多动作,只是沉默片刻,说:“冯二小姐何故这些日子都避我不见?”

    哟!直入主题!这点冯七娘喜欢。

    冯淑平只是羞怯,声音也颇为柔和。“我们这几日都是见了的。”

    好像是这样,柳生也低头沉思。

    “却是不得独处,许多话都无从说起。”

    两方神色灼灼,纷纷不语,惹了冯玉都着急了。“哎你说他们这温温吞吞不是急人吗?”

    看的着急,那俩人内心却是无比挣扎地想过许多话。

    “那……柳公子可是有话要说?”

    “嗯。”柳生点了点头,转身对着一江春水。“此番到杭州,你我虽有不同缘由,委实一同出行,我也多对姑娘照顾不周,于情于理,我之有愧。”

    七娘囧,冯淑平寒,不知柳生说这风里云里是要做什么。

    “也是我,自己愿意的。事关姊妹,我只是不愿因我的事情,连累了妹妹。”

    七娘心里头忽然升起了一个小苗头,莫不是前世也是这个原因?二姐冯淑平她不愿意害了七娘,外出遇见了柳生,柳生也不是个高密之人,许也是别的事情,传歪了才成的私奔?

    七娘眨眨眼,可姐姐喜欢柳生,这也是个事实。

    风又吹了许久,吹到了七娘不得不去挤冯玉取暖的时候,他们的声音才又响起。

    “到底是我毁了二小姐的名节,只要二小姐不嫌弃……在下……在下……”

    在下什么呀!这偷听的两个人都要急死了!

    “公子只是在乎一个名节的话,不如不多思。我虽仰慕公子才华许久,却也是个洒脱之人,于此胁迫公子,倒是显得我心计了。”冯淑平说,“初初闻得公子一手好琴,羡慕也不过是超于世俗之风,不落凡尘,不谋算计,不听谗言,不说事故。而今你若是被条条框框拘束而要对我负责,倒是我对你不负责了。你一生才子之情,我不想断在了我手上。”

    听得冯淑平这般说,柳生先是惊讶,转而敬佩。不禁低头辞礼,“多谢二小姐赞赏。柳某其实,未见得有二小姐看的好。”

    “我以琴娱乐,不过是叛逆于家中重科举,不想出仕忙政务,说出来也是个逃避之人。七小姐曾说我无责任不丈夫,我想也不过如此罢了。冬去之后找了族人示意要奋发,族人纷纷不信,难得杜兄赏识举荐,今听闻二小姐如此赞誉,真是受之有愧。”

    你还知道有愧!七娘心头哼哼道,都是你害了我二姐!上一世害她客死异乡连尸骨都无声息,这一世可不得再这般害人了!

    不过冯淑平听得不是这个味道,只说:“那便是我对公子不够熟悉,误会太多了。”

    这一说,柳生有些着急,便说:“只要二小姐不嫌弃柳某,日后,还有许多相熟的时间。”

    这急切之声,听得冯玉和七娘心头咯噔一下,纷纷表示有戏。

    此时天色已晚,传灯初上,映得亮出微亮,照了冯淑平半红的小脸。

    “我……”冯淑平偏了头,羞怯,道,“男女之事,并非我等可以私下暗许的……”

    声音略小,柳生急着往前了一步,也只抓住了冯淑平掉下的一方帕巾。

    ————————分割线————————

    一早到了润州码头,船上之人各有心事,三两成群,心有鬼胎。

    七娘早就抱了冯玉边上,打死不靠近其他人,先完了姐姐的大事,自己还有一个娘硬气着,一切好说。

    想得出远在杭州的安氏和八妹跳脚,心头也是轻松。上了岸见官府派来的车碾,送了一行女官先去府衙,余下的便是杜亭承安排的车驾了。

    七娘眯着眼睛一瞧,怎么比女官用的官车还要好?

    还没得看清楚,只瞧见了刺史大人正跟着一个花白的头发的老头蹬蹬从一处跑来,后头的马儿给下人牵着,模样很是滑稽。

    “车可满意?”刺史大人气喘吁吁,一句话说不出来,倒是老头儿沉稳,上来就是一问。

    众人也奇怪,哪来的老头?

    “甚好,多谢大人费心了。”答应的是一个熟悉的声音。

    七娘回头,怎的这姑娘没去府衙?

    接着那姑娘就朝老头儿嘘寒问暖去了,余下的杜亭承小心伺候了几位姑娘上车。

    再回润州,恍若经年,以前没觉得润州城热闹,今儿倒是觉得新鲜许多。

    商户贩卖、行人谈吐之声十分熟悉,还是乡音最好听。

    七娘欢着哼了一小曲,巧了姑娘接了下半曲。

    一路通畅到了冯府,白鸢初先引了姑娘下车,七娘还没整理好,只闻得外头噼里啪啦闹了一阵,待七娘踩下了马凳之后,见得家中三位老爷扶着冯太爷匆匆赶了出来,迎面对着他们就是一拜。

    哎哟!七娘差点跳脚,这是怎么回事?

    “长史冯进,带贾人冯哲、冯辛,盐运司副使见过司制大人。”

    闻得名号,原来不是朝着自己的。

    七娘总是慢了一拍,见那姑娘往前一步,衣袖一挥,才对三位老爷和色说:“今儿我是顺便归家,不必多礼。”

    恩?归家?

    转头去看冯淑平,看她也是一愣一愣的,只好偷偷问杜亭承的。

    谁知,这附近,可哪里有杜亭承的半个影子。别说了他了,柳生都不见!

    只好悄悄扯一把冯玉的衣裳,见他也是一头雾水,全然不知。

    好吧,那就先跟着进门。

    众人簇拥,三进厅堂,见得家中布置精美、人人衣着极盛,比新年还要隆重上了一番。

    那大伯母远远见了冯淑平,未得问候,赶忙给前头的姑娘一拜礼,后头只听见了母亲周氏哭声了。

    大夫人和三夫人也是假意抹泪,不得空去抓冯淑平,就给二夫人周氏将她们姐妹俩牵了一道过来。

    “快快,你们姊妹也是多年未见,七娘,快拜见你六姐。”

    心头一阵天雷劈下,原来这一路的熟络,竟然没发现这姑娘就是自己远在长安的六姐!这可是亲姐姐啊!

    怨不得七娘哪哪儿都不熟,哪怕是上一世,七娘再见六姐的时候,也是五十好几了,那些见过这等光景!

    “娘亲你这说的,我们可是一路同行回来的。”冯淑正快快拉过了两位妹妹,护在身后,才去了上座。

    几位老爷官职不够,便是下座于堂内,夫人们一一拜了礼之后,也都打发退下了。三位姐妹立于冯淑正一侧,另一侧是小机灵白鸢,把门外听墙根的人赶完之后,伺候茶水起来。

    打太极本就不是七娘最擅长的,听得姐姐一口的官腔,虽说是问候长辈,倒跟个审问似的,就差把人吊起来打了,每每一问都是让大老爷和冯太爷擦汗连连。

    “闻得你们给七妹说了一门亲事,本是给二姐对的亲,润州商贾之家,颇为富足,公子也算是性情温和,可有此事?”

    老太爷擦了一把汗,忙说有。

    “在杭州远远见了一眼谢公子,本也是好的。只是他钟情二姐,亦和七妹说了缘由,这般换了可好?”

    “这……”大老爷说不上话了,将目光投向了三老爷。

    “闻得七娘和谢家颇有渊源。”三老爷说。

    七娘恨恨瞪了一眼三叔,哪来的渊源?如说是前世,还有一些道理,这一世可就见了几次面啊!

    “有了你中间做媒,长房许你千两金子的渊源?还是万一不成了,你家老八趁机扑个空的渊源?”冯淑正把事实一撂,二老爷便严肃起来了。

    “原来你们还这般算计我!”

    “三老爷,”冯淑正也不就亲叫唤,“你多年为官,走官的银两和关系都是靠的二房和长房,虽说你有一子,也送了出去读书,但你为冯家做的可真没什么,反而因为你一个姨娘闹得鸡犬不宁。这都且过了,拿了大老爷的银两,给五弟送的秋闱,银子使着还真舒心那?”

    几位老爷的脸色都不好了起来,各有心事怒不敢言。

    “家中丑事,我也不好管,长辈的事情你们长辈自个儿料理清楚。只是我辈兄弟姐妹,怕是不得给你们这般做买卖。今儿我回来便是给你们一个话,三兄妹我都带回京,这乡下土里土气,人也不会有个长见,你们也莫要恼我手长,我能在宫里混出个五品女官,便能保他们一世安康。最起码,也比你们折腾的强。”

    一言落,座下鸦雀无声。

    半晌,冯太爷才敢问了一事。“那……玉儿的乡试怎么办?”

    不问还好,问起来冯淑正冷笑了三声,“太爷是老糊涂了?士族出身的公子还须辛苦考个乡试?待回了长安,递个举荐之信,选了老师,何故太操劳?”

    即是如此,冯太爷也就安心了。

    ————————分割线————————

    冯七娘和冯淑正的房间本就是一个小院的正对门,院外左边去是父母的房间,加上花厅、偏厅、书房、下人房间,又围城了二房的一个稍大的院落,在冯家偏北一方。

    归到小院,才发现打扫得一尘不染,给冯淑正的门前挂了红灯笼,中间的花草也都换上了盛夏的杜鹃。

    二夫人周氏和冯淑正似乎有说不完的话,七娘无聊至极,困了一个午觉,又看冯淑平画了许久的花鸟,才迎得了去打听消息的冯玉来。

    “怎样?”二位姐妹才见了冯玉的影子,没给他站稳,便急忙扑了上来。

    “哎哟!”冯玉吓了一跳,忙着把门一关,架子也摆了起来,往那软榻上一坐一躺,“啧啧,咱们这位六姐,可真真是大本事了!”

    七娘亲给他上了茶,靠在一旁,“说来听听?”

    冯玉吃上一口茶,说,“先只是听她吓唬老爷们,谁知道都是安排好了的。我与那柳生,都给了举荐,便是京城安东候、光禄大夫收我们于门下,荐文散官,待我们上京拜见,差不多就给定下来了。”

    二位姐妹哦了一声,闻得他继续说:“至于二姐,也差不多是定了的。柳生那头,族里已经应下了亲事,是一位女官去亲定的,赴任之后就可提亲了,柳家也都开始做准备了,许了几位族人陪柳生至今伺候。最最关键的是,京中我们的府邸,都有人准备了!”

    哟!冯淑平可能对这事儿没多大感想,但是活过了八十年的七娘可知道,长安房子可不便宜,要一处府邸须几千两银子,还是一般的。

    瞧见姐妹俩反应,冯玉二郎腿一翘,嘚瑟起来许多,“帮了咱们的还有一位大人物,你们可知是谁?”

    “是谁?”

    神秘兮兮,冯玉瞧了七娘一眼,“杜公子。”他说。

    原是杜亭承,瞧着他那纨绔的模样,想来也是为贵族公子了。

    “你怎么不惊讶啊!”瞧不见七娘吃惊的模样,冯玉忙问。

    七娘心中冷哼一声,要是这点都惊讶,我就白活了八十年了!

    没得道赞许,冯玉只好撇撇嘴,继续说,“虽是上了京,今后我们的小命也都系在了七妹你的身上了。”

    眼神看得暧昧,惹七娘给他送了一个栗子。

    冯淑平看的好笑,掩嘴劝说,“你也莫要取笑七妹,若是今后真靠了她,多巴结才是!”

    “连二姐你都取笑我!”七娘羞恼。

    三人玩笑许久,抱成了一团,只得冯淑平多沉稳一些,说:“今后咱就都是一条绳上的蚱蜢了,六妹有官职在身,也不得事事帮衬,万事还需我们多商量一些。”

    她的眼神里有许多的向往,透着亮光,惹得七娘心思飞得老远。

    重活一生,至此是偏离许多,究竟是好还是不好,都无从说起了。

    有的欣喜,便是姐姐哥哥都还好,不必远嫁,不必为功名客死异乡,也看到了和自己血脉相连的六姐,得了一个去长安的机会。

    有的哀愁,便是和谢元朗此生怕是没有机会了。还记得他的温柔,他淡淡的哀愁,他远远看着自己、看着二姐的不舍眼神,他在灯会下的影子,他在梅花下的步伐……那个平静、清淡、儿孙满堂的谢家老太太生活,是不能再回去了。

    有的希望,今后便是新生,一切都不在七娘的意料之中,包括人和事,不能再懵懵懂懂随意过日子,须得要帮家人多一把了。

    有的困惑,那位对她诉了清肠的杜亭承,究竟是何方神圣?为何一个好端端的长安贵公子,这个不要,那个看不上,偏偏和她这一个身无长物性子别扭的小姑娘给对上眼了呢?

    作者闲话:

    第二篇结束了~~~第三篇咱们到长安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