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一百个不愿意回到过去的理由

热门小说

第三卷 长安篇  23 公子温如玉

章节字数:4420  更新时间:16-04-12 17:0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夏至未至,下江南采买的女官便是到了归京日了。

    于冯家这头,三房都有人要上京,自然都是难舍难分的。最难过的便是二房周氏了,本来就两个女儿,如今都离家远去了,难免过于伤心。

    这些日并未再见杜亭承,短暂的初夏一过,便开始换上了轻纱便装,头发微绾,整个人都清爽起来。

    从江南走,官船大有十余艘,前头开路的一船官兵,中间两船是满载女官的,后面基本就是压货的官兵和货船了。饶是活过八十载,倒真真没见过这般震撼的场景。

    一路都是欢笑声,出了扬州上大运河,顺丰急速上到黄河,湍急口转了马车,整整装上十里车队,前看不到头,后看不到尾,四周都有铁骑护佑,可是真真的壮观。

    冯家姐妹安置在了中端的马车上,豪华不比其他女官坐的普通,而且都比床大了好多,两匹马儿前头的红缨铃铛精神得很,内边软褥铺垫装饰华丽。

    冯玉又上了别的马车,倒是给七娘她们配了一个照料的宫婢,加上她们自带的,一车上五个人,坐的也很松。

    约莫过了两日,听闻是到了上京郊官道了,又换一次车马,官兵换了一批着红色铁甲的,看起来更精神一些。

    此时冯淑正才得空许多,扯着姐妹交待事宜。

    “明日午后便是入京了,我们直接回宫里,你们自然不能跟。入了城门你们虽侯爷的车马行,我将你们安排在我友人舍下,虽是小户,倒是也清静。”冯淑正前头一席话是朝着冯淑平说的,这才转而跟七娘又说,“到京城不比润州,万事不是你想躲就能躲的。你性子温和,倒是要改一改,记得你上头还有个姐姐,不必怕事!”

    七娘本就坐车有些晕乎乎,也没听得仔细,忙让白鸢扶她去歇息了。

    劳碌多日,这一日所有人都睡得早,七娘也没让白鸢守夜,直接喊她去歇息了。外边一里都是官兵把手,只闻得巡逻脚步声,安睡下来,竟然不知今夕何夕。

    昏沉之间,觉得手心微凉,翻身之间床板有点磕,再一滑脑袋跌下了枕头,微微清醒,睁眼便是见到了杜亭承。

    这人……七娘心头不知怎么想的,只是忽然觉得这人怎么跟个鬼似的忽然消失有忽然出现了。

    发觉七娘有点木讷,杜亭承温和的手抬起,贴到了她脸上,还未得说话,又让七娘搅了气氛。

    “热……”下意识地,七娘拨开了他的手。

    杜亭承笑了笑,将边上一个汤婆子模样的东西给放在她边上,忽然一阵凉意就起来了。

    “莫贪凉了,明日要伤寒了。”

    七娘翻了个身,靠进那东西许多,只觉得神奇。“这可是什么?”

    “凉壶,内头装了冰,长安正流行这个来纳凉。”拿离多了一小段,又问,“可是要喝酸梅汤?”

    这玩意儿这几天吃了一肚子,七娘是不敢想了。“只想吃冰镇梨子。”

    杜亭承笑了笑,倒是没动。“大半夜的,莫要吃凉了肚皮。明日到了长安,给你吃个够。”

    只能嘟嘟嘴,躺平了身子不说话。

    半晌,七娘打了个哈欠,看床头烛火闪烁,声音也开始绵和起来。“你今儿怎么来了?”

    说得好像理所当然一样,全然没问杜亭承是怎么进来的,楼下一堆的官兵,而且她还锁门了的。

    “自然是想你了。”这一位说情话也是不臊的,“十余日不见,把心头都想碎了,若不是要先回来安排,我真想这一辈子就在润州同你过了。”

    又说上三两句思念,只觉得没个音回答,低头下来看七娘早睡了去了,也不知听了多少心情。

    “睡吧……”杜亭承轻抚上她的脸,上头的稚嫩未去,眉间未有愁容,“看着你这般安心,我也觉得心安。”

    次日换乘了一辆更豪华的马车,一行女官也换了官服,远瞧了一眼便开始打趣。

    “千里送缘,只消得咱们也好生做了一回保人。”

    笑到冯淑正出来,才微微规矩行了礼。

    这日算得上了金银满戴,七娘想啊,一个女官都如此,宫中贵人该是多么奢华。

    “我们聚时少,今后有事,给宫里传个话便是。”冯淑正向来少笑,冷冷的也是好看,把姐妹的手一牵,“我带你们上京城,并非要你们贪图荣华,享受富贵。我大唐女子多自主,把眼界开阔了,不拘于润州小城,自己敢闯便去闯,敢争便去争,真不敢的时候,还记得有我在。”

    心头一阵暖,七娘闻见二姐说:“妹妹且放心,我有分寸。”

    冯淑正浅笑了一下,又说,“冯玉拜师之后,便是侯门后生,他为男子,出入多方便,日后可多鞭策。至于其他,且都随缘。”

    她倒是没有提及婚嫁,转身随官车先行了。

    进了长安,七娘才知道城门可以这般高大雄伟,连上头的钉子都比润州要多上许多。

    长安可谓是人声鼎沸,行人比肩接踵,衣衫装饰也尽显华丽。

    忽然想起了前世儿子的一席话:长安天子下,扔个鞋子也能砸出个贵族。又说长安门上牌匾是金箔做的,脚下门槛都是御用的朱砂。还说长安的钱都不是钱,吃个酒水百两银子还算的上是个便宜的。

    那么,她的小荷包还够不够啊?

    悄悄摸了摸,想起出门前娘亲给的千两银票,心中顿时没了底气。

    车帘是纺纱的,半透之间瞧见一个熟人,正骑着马儿在边上,七娘的调皮也就出来了。

    “李大哥!”她有些惊喜,没想李孝峰穿了盔甲这般帅气。“你怎么在?”

    李孝峰被她亲切一呼唤,险些摔下马来。

    “属下便是护送小姐回府的。”他低声回答。

    对这个回答还算满意,七娘才下了帘子,见李孝峰逃命似的把马儿骑到前头去了。

    马车在一处大街分道,七娘这头两马车转入了一处人烟稀少的大街,牌坊称户部巷。又过了一转弯口,抬眼见几处朱门高台,马车最终在一个很大的门庭前停下了。

    守门的小厮见状忙去通报,里头迎出来的丫鬟婆子抱着马凳搀扶白鸢先下,转而伺候了冯淑平和七娘下车。

    门上正金鎏的牌匾写着:宋宅。门前无石狮,亦无官兵,只是左右各一红灯笼,小厮七八。

    很快,里面赶出来一位素衣男子,迎上了冯玉便是一拜。

    “少曦小弟一路辛苦,鄙人宋翎,里边先请。”

    管家婆子马上迎过来,接过了行李车驾,转从偏门进。

    洗脸擦手一二,丫鬟们簇拥分别进了半大不小的小院,换上软鞋歇息一个下午,晚间才缓过神些许。

    梳妆打扮一二,冯淑平唤了七娘出来。主人家好寻,远远看见一方公子正在院中池子边上喂鱼,十分闲情。

    “宋公子安。”二位姑娘远远行礼。

    宋翎一笑,也回了个礼。

    “二位姑娘安,可是休息好了?”

    提及休息,冯淑平微微有点脸红,便说:“一路劳顿,来时也未得给公子请安,只是去歇着了。多有失礼,还望公子莫要见怪。”

    宋翎只是笑,摇首,“这方小宅,能荣幸各位入住,也算得上是在下福分。还望姑娘们切莫生分,只当是自家便好。”

    姐妹二人对视一笑,宋翎邀其坐于一旁红木桌上。小厮上了一壶请茶,没有江南茶水的香溢,微微有苦涩。

    “初来叨扰,还不知公子府上可有何人,有何规矩。”冯淑平这一问,七娘倒是觉得姐姐礼貌许多。她方才神游想的,也不过是这宋宅在长安的哪里,附近有什么。

    宋翎点头,说:“此处为我调养小宅,并无父兄族人,也不会有人前来叨扰,宅内含了管家婆子就十人,清静随意,各位入住,日后可能是有不周了。”

    哎,还能这样住?七娘眨了眨眼睛,又问:“那宋公子如今在何处高就,可是自立门户了?”

    提及这个,宋翎脸上微微一红,“说来惭愧,此处我十三开始修建,已过十年,也不过还是一陋室,高就不敢,俸禄粗粗养得起小宅,只在国子监过个文散官。”

    文散官……宋翎……七娘觉得好生熟悉这……脑中一闪,忙问:“公子可是宋潜玉宋公子?”

    宋翎点了点头。

    七娘晓得了,心头大喜。原来这就是她日后的姐夫啊!

    这小姑娘的眼神便开始贼亮贼亮了。

    二姐冯淑平干净扯了下七娘的衣角,这是怎么回事,妹妹今日怎的犯了花痴?

    闻得潜玉公子名讳,冯玉不知何处冒了出来,提着一把紫玉扇子,漫步之间像极了纨绔,笑道:“原来是潜玉公子,久仰大名!”

    宋翎被唤得不好意思,忙说:“冯兄弟抬举了。”

    不过,这个潜玉公子是几个意思,七娘不晓得了。

    冯玉落座之后,说的便不是一些客套的礼数了。公子哥儿直话好说,提了长安繁华,便开始问及玩乐。“我们初到长安,不知有何讲究说法,又不知何处必去不可去,还望宋兄一一介绍啊!”

    他吃了一口茶,又说:“若说长安必懂的,便是八大公子九小姐了。必去之地有垅佑街、江南锦绣。不过你们从江南来,自然对江南锦绣不感兴趣,垅佑街倒是可去看看,多是西域奇珍异宝,歌姬美酒。”

    西域葡萄美酒,七娘倒是惦记了许久。

    冯玉眼睛里亮晶晶的,便又说:“以前总听闻八大公子,今见了潜玉公子,只觉得还不够,若是有幸见了其他,我此生也无憾了。”

    宋翎抬头看了一眼冯玉,寻思片刻,说道:“而今你要拜师安东候门下,同门还有二位公子,谦之兄你熟识,很快便都熟络了。他人都好,齐王世子去了淮南道巡视,近日不可见了。”

    便是如此,冯玉也满足了。

    “姑娘们且先休息几日,养养神。冯兄弟最近可有打算?”

    冯玉是想去拜师来着,“恩,安东候府在何处?”

    “恩……安东候府在子城之北,明德大街之上。明日我写一贴与你,进出子城方便许多。”

    “那就谢过宋兄了。”冯玉道。

    回了小院,姐妹二人还在慨叹长安城规矩之多。出门也要带个帖子,自来车上也备上了官印,出入才得方便。又说二人入城之时看见的盛况,加上宋宅这个据说是偏僻小宅的规模,不得不说长安之华丽。

    “淑正说置了一府邸,也不知如何了。照着这样看来,少则万两白银,都买不起这寸土寸金之地。”冯淑平慨叹道。

    对于银子,七娘还是很敏感的。“只消得润州五百两一间铺子,倒是忘记此处一掷千金了。不过我瞧着这个宋公子,应该是高门士族之后,举止优雅,冯玉这一站,倒像了个土耗子!”

    冯淑平也跟着笑了好一会儿,才扭了一下七娘。“你也莫要说冯玉,你我且都要注意言谈举止。你瞧瞧你方才的模样,都要把眼珠子贴在宋公子身上了,可是喜新厌旧了?”

    七娘好委屈,哪里来的新,有哪里来的旧?

    “人家只是欣赏!”七娘道,“那宋翎可是他人池中物,我又怎可随意觊觎?不听得冯玉说吗,京城八大公子!我倒是想看看了,九小姐是怎样的九位士族姑娘。若是有幸交与一二,此生算得上圆满了。”

    二人又说了一会儿话,终究是累许多,早早回去歇息了。

    粗使的丫鬟给上了沐浴的水,浅浴之后,打发白鸢歇息了去,混着长安夜里的些许凉意,打开一扇窗,吹着夏天徐徐清风,十分惬意。

    没有软榻,倒是有一方长椅,铺着草褥子,报上一卷竹简侧卧其中恰好。

    浅梦里有些飘渺,似乎回到了多年以前,儿子初上京跑商,一脸欣喜回来说了长安的繁华。又梦到一丝锦帕,是谢元朗送的宫廷刺绣,牡丹花开正艳。

    忽而谢元朗走得好远,背影和温柔都好远。

    七娘着急,前去抓了他的衣角,回头发现这竟然是杜亭承。

    啪嗒一声,给吓了一个机灵。清醒之间,发现竹简已经掉在了地上,案上的香炉微微散发凝神的檀香。

    七娘起身,看珠帘噼啪交响,窗外一轮皎月,又大又圆。

    她想起了来时在船上六姐说的话:来了长安,目光要看的远一些,切莫自卑,也莫要心思太多。王朝更迭且可能,世家之后多纷争。若是喜欢安逸,还是找一个合适的人,过一世太平吧。士族之后总有屏障,在乱世之中挣扎而立,总比避世放心。

    上一世亦是太平,晚唐那些斗争,加上赋税增加都不会对谢家有太大影响。哪怕换了天子,也会对重商照料,更别说是长安万户。

    忽然觉得,她白活了一世,想的竟然没有六姐多。

    竹简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七娘弯腰去捡,搭在腰间的扇子也轻声落下。

    小心拾起这把白玉扇,又想起它主人杜亭承。若是京城八大公子,她这小门小户还真攀不起了,趁着六姐也不太待见,要么先拒绝了再说吧。

    将门窗用力锁好,一一检查过后,满意地爬回床上。

    这一回,杜公子总不能翻进来了吧?

    作者闲话:

    姐夫出没~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