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一百个不愿意回到过去的理由

热门小说

第三卷 长安篇  24 仲夏美酒

章节字数:4202  更新时间:16-04-14 17:0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仲夏之后,长安的热成了一个借口,各家公子小姐巴不得穿得更少,袖子短了许多,朝着西域风格还可以把袖子剪了去。领口也开大了许多,连带纱裙都薄了许多。

    兄妹几个刚入了垅佑街,便能听到男女大声欢笑,街上胡姬起舞,十分热闹。

    “晚上会更热闹一些,这边请。”宋翎引路。

    长安并不宵禁,也是才听闻的,于是西市的闹市更加欢腾了。

    过了几家铺子,便有酒楼上人声鼎沸,闻得一人给宋翎打了招呼,开口便是:“潜玉兄上来喝酒!”

    那人举起酒杯,远远示意。

    宋翎回礼一番,只引了他们继续往内走。

    过了一处是卖西域商品的路边铺子,有些东西是七娘前世见过的,有些又没有见过的,好不新鲜。

    冯淑平选了一个西域面具,刚往了七娘脸上笔划,不远处一个白色身影匆匆而来。

    见姐姐动作迟缓,面色红润,七娘还有些惊讶,没想到转身就见了柳生,转而惊喜起来。

    “柳公子!”

    一声呼唤,柳生的心都化了。一袭绯红润上头,硬生生转到了冯淑平那处。“闻得你们来逛,一路寻了过来。”话说之间,又瞟了一眼七娘。

    七娘的心思早就不在这了,拿一个奇怪的铃鼓,在冯玉面前笔划。

    路边有卖大葡萄的,冯玉拿了一串,给七娘塞上一个,一下子甜蜜到了心坎上。

    “怎的葡萄这甜!”七娘慨叹,回头也给冯淑平塞上一个。

    未得走上一半路,酒肆里奔来了一个满身金玉的贵族女子,朝他们便是一扑,差点没扑在了宋翎身上,给他小厮挡在一旁,直哭嚷。

    “潜玉公子你看看我啊……我哪里不好了!”

    她脸上有几分醉意,动作之大没把半个金饰抖吓,只是把七娘吓了一跳。

    “安宁郡主金安,在下路过此处,不知惊扰了郡主,还望郡主见谅。”不必对方的撒泼,宋翎倒是温和以对。

    原来是位郡主。

    “不扰!”安宁郡主绕了一圈,还是给小厮挡住,“你陪我去喝酒,今晚我设的宴,千金难买一宵欢!”

    冯淑平拉着七娘往后退了几步,直到后头的声音也响起来。

    “哟,安宁郡主又是何故,被拒婚多次还嫌不够丢脸吗?”

    又不知是哪一家的小姐,七娘快快把二姐拉一旁,不做这个八卦之心。

    被讽刺了的安宁郡主没有生气,只是同样冷笑回来,“你郑金珠不也被拒婚了吗?”

    围观的人多了起来,边上打鼓的胡人把乐器揍得跟个壮胆的鼓乐一般。

    冯淑平凑了脖子过来,低声说:“我们再退一退,莫要惹了事。”

    七娘也觉得如此,不过来者汹汹,没打算让她们退。

    郑小姐很快指了她们,对安宁郡主说:“若是我没看错,方才你的潜玉公子可是一路讨好这两位姑娘来着。不是问问是谁家出来的土包子吗?”

    土包子三个字一落,所有人的眼光都杀了过来。

    七娘只觉得臊的很,以前低调习惯了,今儿穿衣打扮虽然讲究一些,究竟是比不上这些长安贵女的风韵。

    于是小手用力一掐一扭,先把冯玉给推了出去。

    低吼一句之后,冯玉扭着小腰先站了出来,笑眯眯朝着几位姑娘一拜,礼貌说道:“在下润州冯玉,今有幸结与宋兄结伴而行,不知各位对我这两位姐妹有何意见?”

    郑金珠翻了翻眼皮子,也不太看得上冯玉,懒懒地说:“原来还有个挡箭牌啊,让我瞧瞧,”她说话便朝着冯玉走来,玉手一抬,未碰到冯玉的下巴就让他轻易避开了去。

    冯玉想啊,姑娘你真开放,可我也不是个好调戏的主。

    “还真是个粉面小生,莫非潜玉公子好这口?”

    周遭的人轰然笑起来了。

    盛唐之后,养男宠已经不是需要避讳的事情了。有钱有势的夫人多少会有一些男宠,还有为了争男宠而大打出手的。这些且先不说,男风也算是盛行的,有些家中甚至老爷夫人都各养了男宠。不过,正经的人家自然也不会少。

    宋翎便是,被人这么一说,恼羞地脸都红了。

    安宁郡主自然不让别人这般羞辱宋翎,抬手就要去撕了郑金珠的嘴。可惜边上的下人也不是吃素的,左右扶着安宁郡主,动作轻柔却不让她靠近。

    “郑金珠闭上你的臭嘴!”

    郑金珠也是怒气满盈,冯玉趁机拉着姐妹二人后退许多,发现长安人士离得更加远了,八卦的声音此起彼伏。

    “今儿是那位小姐会赢?”有人开始下注。

    “我赌郑小姐,她人多。”

    “我赌安宁郡主,你看那群下人都不敢来硬的。”

    “……”

    七娘觉得好无语,热闹没看许多,哒哒的马蹄声就冲破了这个闹局。

    原来还有专门来收拾残局的,也不知是何人,看衣服不是一处来的,果真一边抱起一位小姐,很快分开了去。

    俩人虽然闹腾,妆容发型都不乱,可是有了吵闹的新境界啊。七娘不由得佩服许多。

    安宁郡主还没缓过来,郑小姐的脸色倒是变了,目光猛然杀向了冯七娘,红唇狰狞,吓死个人。

    七娘觉得有点眩晕,她才初初来长安,没招谁惹谁吧?

    郑金珠的脸色有变了变,比变脸还快,大眼睛一眨一眨,泪水就哗啦落了下来。

    哎哟,这又是什么新技能?

    只闻得郑金珠委屈哭道:“表哥……”

    “表……?”七娘有点奇怪,她附近有什么奇怪的人吗?

    周围的人群很快闪出了一个圈,七娘这一转身,正好落在了杜亭承的怀里。

    那厮只是低头温和一笑,嘴角上扬,“怎么几日不见,想我了?”

    冯七娘的老脸不由得红了起来,他很会调戏人啊,要不要在大庭广众之下!

    七娘跐溜转到了冯玉身边,才不要理会这个人。

    郑金珠那头装可怜没人理会,干脆直接奔过来,扑向了杜亭承。

    “表哥……”

    不过,没人理会。

    李孝峰神出鬼没一般接住了郑金珠的肩膀,没碰其他地方,把她给拦下了。

    “表哥!”这会儿是撒娇跺脚了。

    “你喊一万声表哥也没用。”换做安宁郡主远远嘲讽了。她脚步还有些飘渺,斜斜扶着一位穿着铠甲的将领走了过来,声音魅惑,“你家表哥,能千里从江南道接个姑娘回来,早就说明你没戏了。”

    警钟大响!七娘偏头看了看冯淑平,发现她的脸色也不好。

    “看来我们上京来,许多麻烦事情都滋生了。”冯淑平低声说。

    两位姑娘又一副要干起来的样子,杜亭承却走去和宋翎打了个招呼。

    “哟,宋兄好久不见。”这厮眼睛里带了一些异样的光彩。

    宋翎回礼,笑的温和。“杜兄有礼,我们似乎夜夜相见。”

    看得见滋滋的电流声,在杜亭承眼睛里射出。不过这潜玉公子并不见外,浅然笑纳了。

    俩人不知又说了什么,忽然画风一转,杜亭承举头大声说:“今夜月圆啊!”

    “恩,月色迷人。”宋翎跟答。

    “不知是否可月下共品酒?”

    “杜兄喜欢,自是可以了。”宋翎抱拳。

    见杜亭承有动作,宋翎又说,“不过家人睡得早,我们这就去胡姬酒肆如何?”

    杜亭承扇子一合,拍手道:“极好。”

    二人回头,对着冯家姐弟连带柳生一同相邀,“请。”

    说什么看热闹的不能留下,胡姬酒肆一下就满了人。

    七娘不是头一次看胡姬轻纱跳的蛇舞,扭动得厉害,带着曼妙的身子和妖魅的妆容,连她一个女的都被勾去了魂魄。

    她喜欢,也跟着哼了一道节拍,小手指不自觉地轻轻在桌面敲打。

    柳生低头,心中有说不出的滋味。

    许是目光灼灼,杜亭承越过了桌案,翩然落座在了冯七娘身边,握住了她的小手。

    心头一阵惊,七娘忙收起手,奈何杜亭承抓的牢,抽不出。

    “你……”

    “坐好。”杜亭承在她耳边吹了一口风,闹得七娘痒痒的,“那胡姬好看?”

    “好看。”七娘实话实说。

    “喜欢了日后都带你来。”说话之时还不忘记刮了一下七娘的小鼻子。

    七娘缩了缩,左右没躲过,见满室投过来不同的眼神,浑身不舒服起来。

    她老人家这么多年,就连谢元朗都不曾与她在人前大秀恩爱,怎的这厮又开始当众揩油了!

    小小愤怒一下,瞪了杜亭承一眼,没把人瞪走,反倒收下了她那小眼神直接同席了。

    听习惯了清雅之月,以前只觉得柳生是难得之才,如今闻胡姬起舞,倒是见了另外一番滋味。

    葡萄美酒只觉得甜,微微带了点酸涩,过后口中的甘甜,还带了一丝余香。

    两杯下肚,七娘觉得有些迷糊,侧看一旁的冯淑平,怎的比自己还要迷糊,整个人都要靠在了柳生身上了。

    这可不行,男女未曾婚嫁,姐姐当多一些礼数。

    她想起身拉一把二姐,没想脑袋很重,脚一软,歪歪地朝一旁偏了去。

    杜亭承手疾眼快,把小家伙一拉一抱,重新落在了怀里。

    一旁柳生若是看得有些嫉妒的话,那对面席上的郑金珠可谓是眼珠子都要蹦出来了。好在这时候冯玉蹿了过来,把两位姐妹往自己身上一搂,哈哈笑道:“她们喝多了些,多谢二位照顾哈!”

    各有各的心中滋味,谁都不好对冯玉发货,只能看了冯七娘微红的小脸细吐了一口香兰,小手攀上冯玉的脖子,说:“冯玉……你还欠我一个名字呢!”

    小有撒娇,可真真是喝醉了。

    冯玉汗颜,把她往膝盖上一按,劝道:“你先歇一会儿。”

    又转身看了侧在一旁捂着额头的冯淑平,轻问:“二姐你还好?”

    冯淑平低沉着眼睛,也不知是醉还是不醉,声音算得上轻柔:“还行。”

    ——————分割线——————

    宿醉的结果的第二天头痛到爆。七娘一边捂着脑袋一边在想啊,她酒量没那么差吧,还是长安的葡萄美酒太厉害,总之不想再去碰那个酒了。

    白鸢捧了一碗百合粥给她,左右喝不下几口,哼哼唧唧躺在长椅上打滚。

    今日是冯玉要上门拜师,特地选了一个黄道吉日早早出门,不过才去到了安东候门前转上一圈又闷然回来,找来宋翎商量。

    “宋兄可知,安东候喜欢什么,长安拜师礼又多少?”他的急匆匆,倒是和宋翎闲雅全然不同。

    宋翎依旧在喂鱼,好像文散官很闲一样,每天都能在家闲上大半天。

    他看了一眼冯玉,只觉得好笑。“为何这般问。”

    “跟你说,我今儿想去安东候府,昨儿才要上帖子,发现门房排了好多人,奇珍异宝送上只为求见,我空手而去,还是拜师,虽有人保荐,却硬是递不上这个帖子。只好回来问问,这拜师礼可有何讲究?”

    闻言宋翎莞尔一笑,却问:“你到长安多少日了?”

    冯玉算了算,“八日。”

    “那,你再不去上拜帖,安东候就要上拜帖来我家提人了。”

    咦?这是何意?

    见冯玉不解,宋翎又说,“你只管去,拜帖也不必太花俏,道明你姓谁名谁,出自何处,保管了侯府下人把你供上上座。”

    这话说的下人,冯玉不敢信。

    恰逢冯淑平在院中散步,宋翎思考片刻,又说:“不若你带七小姐一同去吧。”

    冯玉皱眉,这又是何故?

    “安东候和公主育有二子,此生最喜女儿而不得,故而待女客特别宽待。你且带七小姐去走一遭,也不必备礼,我去书房给你写一副帖子。”

    此时躺在房中的冯七娘并不知道,这位所谓的姐夫差不多要把她给卖了。

    冯玉愣愣地点了点头,到底年轻,没料到这位温和的宋翎腹黑之道。

    宋翎粗略写了一副帖子,只道:“记住,上安东候府的门,切勿太阿谀奉承了。你本是江南士子,颇有才情,又有保荐,不与俗世之人而同语之。”

    这么一说,倒是有几分道理。

    那房中的七娘翻了一个身子,给抱着一身粉绿相间齐胸纱裙的白鸢拽了起来。

    “宋公子说今日你要出门,快快起身打扮吧。”

    七娘心里苦,看着满桌的金银首饰,想起了昨夜那衣着华丽的贵族小姐,土包子三个字一下子充盈上了脑门来。

    “去去,把我金串子取来,哎哟我的脑袋……纯给上红一些,这身衣衫也给换了桃粉的那件,须给了冯玉把场面撑足了,苏绣、苏绣的罩衫。”

    白鸢应了一声,欢喜地跑到里头去翻箱倒柜了。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