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一百个不愿意回到过去的理由

热门小说

第三卷 长安篇  25 拜师风波

章节字数:4006  更新时间:16-04-16 17: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早闻长安是万户京城,出入不多自然所见不多,昨夜是晚上见得也少,今日透过马车的纱帘一看,子成之内高阁朱门红灯笼,更别提皇城里面会怎样。

    四处张望一番,冯七娘心中一乐,还真觉得自己是个土包子了。

    冯玉看着她也挺乐的,搭了她肩上一把,痞里痞气地调侃:“脑袋不疼呢?”

    不提还好,说出来就突突地疼。

    换上小委屈的表情,冯玉也有点心疼了。“别哭,等哥哥迁了大官,日日赏你好吃好玩,不许任何人欺负你!”

    七娘点了点冯玉的额头,“这世上欺负我的就你们兄妹俩,一个抢我名字一个找准机会就闹腾。你只管迁了边疆去,带上淑和,保管我日日安心。”

    “口是心非。”冯玉刮了刮她鼻头,转而让她靠在胳膊上,先闭目养神一番。

    冯玉虽小,个头也开始长了许多。比不上杜亭承、宋翎高大,远看也是不白面小生,在冯七娘心中可是个能依靠的哥哥。

    前世她是没有娘家可以依靠,好在谢家待她好,大委屈没有,小委屈多少是有一些,摸滚打爬也算过的安逸。若是今生那冯玉迁了京官,给她也有个梁柱,便是安稳了。

    一路迷迷糊糊到车停稳,还给冯玉留了一小个口水印子,起来之时七娘还有些不好意思。冯玉给她扶了下发髻,小厮送了马凳,便能下车了。

    门房管家还在拒绝排队上门之客,七娘初上台阶,只觉得有点烦,莫不是今日冯玉真进不去?

    远见了这有一位姑娘,门房管家算是个有眼力的,给先过来问候了。

    “不知小姐到侯府来可是见那位主子?”

    七娘偏头去看冯玉。

    管家只扫了一眼帖子封面,便知晓是宋家的手笔,连忙接下。又打开看一眼其中,手一抖一滑,差点没扔掉,花白的胡子老颤抖了。

    “那……公……公子小姐稍等片刻……”说完拔腿就跑,老快了。

    这票子候着的人有些熬不住了,有一两个上前问候。

    “在下楚州长史,来侯府排队五日了,硬是轮不到。公子这带着小姐前来,不怕折腾吗?”

    原来是为长史大人,冯家兄妹赶紧行礼。

    “在下润州人士,友人之荐前来拜见侯爷的,希望讨个门生。家妹未曾入过侯门,也是来开个眼界。”冯玉一拜解释。

    闻言,有人多嘴了,“那可难了,安东候门生个个才子,想入极难,公子可是有投其所好?”

    投其所好是几个意思?

    “我见那门房管家看你帖子挺激动的,可是惊世才华?”

    冯玉无语望天,那帖子里面就俩名字吧……

    “那……”

    说话的人多了,你一言我一语,说的冯七娘脑袋更疼了,还被挤到了一旁去。

    这时里面又跑出来两个年轻一点衣着华丽之人,看其举动也是个管家,冲进人群朝着冯家兄妹就是一拜,激动地低头示意:“润州冯公子、冯小姐,快请进。”

    众人大愕,只能瞧着他们跨过那高高的门槛,上了侯府台阶。

    七娘走了几步觉得晕,又是醉酒又是吵杂,整个人都不太好。冯玉给扶了她一把,那管家见状一吆喝,冲出了几个衣着锦绣的丫鬟,小心扶起七娘往才来的步撵上送。

    “快快送进去,切莫中暑了。”管家比谁都要紧张。

    冯玉这才抬头看了看天,大清早的怎么会中暑。

    而七娘,被这一抬,步撵一颠一颠,更加晕了,昏昏沉沉就进了内院。

    本是拜师,由着七娘这个不舒服,冯玉心情也不大,只好随着他们也跟去了内院。放在在前殿踱了半日脚步的老侯爷一大鸽子,伸长了脑袋都看不到半个人头。

    “这人……进来了吗?”老侯爷问了第三遍了。

    二公子坐在一旁耳朵都要起茧,随意嘟囔一句:“都来了跑不了,你毛毛躁躁哪里像个侯爷哦!”

    老侯爷呲鼻,“你们哥俩哪怕有一个娶妻了,我就不毛躁了!”

    闻言二公子又撇撇嘴。

    七娘是被一路送进了一个院落房里,不知道是抬了多久,有搀扶了多久,只觉得侯府甚大,这给客人住的房间也太大了一些吧?

    才送上了床,丫鬟们忙着扇风解热,珠帘后面脚步声款款,迎面走来了一位很漂亮的妇人。

    看起来三十多岁模样,肤色红润保养姣好,衣着云纹暗绣华服,头上别了一个孔雀金步摇,一颦一笑气质非凡,只觉并非凡间物。

    “都散开,别把人给捂晕了。”那妇人一吩咐,旁边的丫鬟低头退下。

    妇人往床上一坐,熟络地牵起七娘的手,脸上略带愁容,关心问道:“可是哪里不舒服?”

    七娘有些晕乎,这姐姐说话怎么那么好听!

    “那个……有点头疼。”

    “快传御医。”妇人又往下吩咐。

    七娘忙拉住,半个身子坐了起来,“别别……我没事……”

    “快快躺下吧。”妇人又把七娘摁下,接过了美人扇给七娘徐徐扇风,“你才来的长安,我们都未能登门拜访,还要你大清早从宋家小宅赶来,真是我的过。可是吃了早点,要不要上一些清凉的莲子羹?”

    七娘愣愣的点了点头,抬头看一眼珠帘外的冯玉,他更是举足无措了。

    老侯爷在前殿一闻冯七娘不适,急的像热锅里的蚂蚁一样,一路小跑到了内院,又觉得不妥,拉着小儿子往另外一处赶了出去。

    这头妇人候得七娘有些困倦,索性闭目睡去,才有空换手出来招待冯玉,让人给先请去了花厅吃茶。

    半盏茶后,冯玉是怎么都坐不住了,听闻门外传大公子来了,赶忙起身,正中了杜亭承一个满怀。

    “哎……少曦……”杜亭承小退了一步,扶稳冯玉,“七娘可是如何了?”

    见到杜亭承,冯玉也是一愣,无意识开口:“你怎么来了?”

    杜亭承不知怎么说,他昨夜和宋翎斗了大半夜,才醒来的可以吗……

    “我……”瞥见御医提着小箱子赶来,忙退了出去,“先去看看七娘再说。”

    进了房内,早没了这方吵闹,在珠帘之外看冯七娘侧卧床上紧皱了眉头,永昌长公主正在一旁守候。

    见御医来,永昌长公主倒是让到一旁,转而把杜亭承赶出去。

    “姑娘家休息,你过来作甚,快出去。”

    可惜杜亭承脸皮老厚了,一下给溜到一旁,嬉皮笑脸,“母亲且莫要赶我,我最知道她的情况了,我去与御医说说。”

    永昌长公主见过儿子不要脸,还真没见过对姑娘这般上心,也就允了,转身拉了冯玉一同过去。

    冯玉被雷劈得跟个焦木一般,脑子里一群狗在跑过,方才杜亭承喊那妇人做什么?母亲?他没听错吧……

    御医把脉之时,问其一二,杜亭承都能答上。故而下了一方凝神汤药,劝说莫要去碰那胡姬酒肆的葡萄美酒,才匆匆离去。

    永昌长公主一路送了御医直院外,回头对着杜亭承耳朵就是一揪,往屋外一推,“敢带我儿媳去吃酒,还不快快给我出去罚站!”

    杜亭承理亏,只能出去让在院中看热闹的杜亭义嘲笑。

    惊慌过后,总算回神过来。冯玉给自己理了理脑子,真想给自己上一拳,竟然一路都没有怀疑,杜亭承竟然就是个侯府世子,难怪他开口就给自己送给安东候做门生,又给柳生举荐了光禄大夫。

    怨就怨自己段数不够,看了酣睡的七妹,也不知今后她的日子要怎么过了。有这么一个妹夫,他已经吃不消了,七娘要怎么吃……

    又抱怨宋翎一番,这厮也不是个好人,既然知道杜亭承的身世,竟然瞒了他这般辛苦,回头都要报回来才是。

    转而一想不对啊,若是七娘真嫁过来了,他可就是大舅子了……

    闹哄哄一早,过了午膳也不得空拜师。这会儿急的不是冯玉了,真真是安东候,在书房快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机会见上冯家姐弟一面。

    “老师莫急。”闻言前来的郭伟文上前劝解,“此时更急的应当是谦之。”

    “哦?”安东候老胡子一动,表示对这个消息很感兴趣。

    “闻得潜玉说,这些日谦之经常到宋宅那头去,翻墙破门皆有,一一被潜玉的随从拿下,左右进不得后院。他之心境,学生多少有些明白。把人都接回了长安了,偏生冯司制大人给起了个绊子。”

    安东候点头赞同,“只能说混小子不够好!”

    “他那是急,听闻都在大街上对人家冯小姐动手动脚了。”长安八卦传的贼快。

    “还有此事!”安东候表示很愤怒。

    “郑小姐都哭了,还能有假?”郭伟文搬出了郑金珠。

    安东候摸了摸山羊胡子,心头一阵贼喜。“那小子要是急,咱们就用劲儿使绊子。前十年我为他的婚事操碎了心,这会子也让他自己急。”

    师徒二人会心一笑。

    ————————分割线————————

    七娘一睡到了下午,起身见得金玉之物洗脸漱口,恍然才想起自己到了安东候府上。

    丫鬟们通报,永昌长公主碰着莲子羹便进来了。待七娘温柔万分,不是通报的丫鬟多唤了一句公主,七娘还没能缓过神来。

    “哎呀!”七娘慌乱之间,撒了一点莲子羹到了衣襟上。

    永昌长公主笑了笑,扯起袖子给她擦上嘴角,和声说道:“怎的一惊一乍,可是我吓着你了?”

    确实吓到了……七娘心头想。

    “你只管当是自己家,不必慌张。谁欺负了你,告诉我,包括我家那小子。”

    谁家,谁小子?七娘不解。

    看七娘小模样,永昌长公主又是喜欢又是可惜。“闻得你才十四,也太小了一些,那小子真下的了手!”她话语之间有点愤怒,“不过若是再不下手,你这又是给别人定了去了。”

    什么什么?

    “可还哪里不舒服?”

    七娘歪头一想,没了。

    “额……没了。”老实回答。

    永昌长公主又笑了,刮了刮她小鼻子,“真是个可爱的孩子。”

    七娘那个泪啊,最近鼻子惹了谁了,天天被刮。

    所以杜家这一票子男人,脖子都伸长了,才闻得人给永昌长公主送回去了,不禁叹气。

    安东候是可惜没整了大儿子,杜亭义是可惜了没戏看,杜亭承是真难受了没能和冯七娘半句话,小手都没摸到……

    好像扯得有点远了。

    冯玉和七娘一路被公主随从送到宋宅之后,又见宋翎在喂鱼。

    这会儿冯玉不开心了。上前就是则问:“宋兄怎能如此戏弄我!”

    他的反应在宋翎意料之中,只是温和一笑,低头一拜,“冯兄弟何故如此说我?”

    “你知道的!”冯玉气呼呼。

    宋翎这会儿哈哈笑起来了,配着俊秀的面容显得更加秀气,独有的公子气息又寸寸逼人。

    “你该怪杜兄。他大事不相告,小事还作弄你们,应该有写怨气了。我也不过是承庭兰之意,摆了杜兄一道罢了。若是什么都如他所料一般,还真把你们当做什么了。”宋翎解释道。

    冯玉心机还不算厚,乍一听之下,觉得是个道理。

    “六姐何意?”

    “不必奉承安东候。”宋翎说,“虽是一介侯门,到底也是个好相与之人。杜兄……在京城名声算不得很好,你且多听听便知晓。庭兰是你们姐姐,总不会害你们,我亦不会。倘若杜兄真的有意,应有的缘分跑不掉。”

    大人的花花肠子,冯玉表示自己还小。

    “那我还去拜师不?”

    “去!”宋翎说的斩钉截铁,“姻缘为一事,仕途又是一事。你在长安立足,切莫只看亲友贵贱,还须守得住本性。至于官拜何处,我相信安东候也会有好的安排。听我一言:乱世之中,皇贵且靠不住,还须多看看高门士族。”

    “君有何高见?”冯玉感兴趣。

    “且看皇朝更迭千百年,各大士族依旧艳,起起落落几百载,门客庭前车马停。”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