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一百个不愿意回到过去的理由

热门小说

第三卷 长安篇  26 再入侯府

章节字数:4340  更新时间:16-04-18 16:5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安东候府递来帖子的时候,正好对上冯淑正休沐。送信的小厮小心翼翼给递上,瞥上冯淑正的目光之后,泪奔而去。

    正在这会子冯淑平说起了老六有种不怒自威的气质,比起一家子的老爷,更有做官的派头。

    七娘也只是笑笑,远远看见宋翎从鱼池旁边匆匆站了起来,朝着门口迎了去。

    “二姐姐,你说,这位宋公子如何?”七娘指了指背影飘逸俊秀的宋翎。

    冯淑平抬眼瞧去,笑着说:“固然是好。以往在润州井底之蛙,只觉得身边所及往往最好。这位是宋公子,闻言是京城八大公子,品性纯良、温和亲厚,举足有儒之礼仪,言谈有书之气息,不随人而乐,不随气而堕,实则是难能可贵。”

    相处几日,冯七娘也觉得如此。

    “那你可有后悔应了柳生?”

    见妹妹戏谑的小眼神,冯淑平点了一下她的额头,“就你嘴碎!”

    又见冯淑正与宋翎并肩而行,男的俊女的俏,颇为养眼。“我想日后啊,宋公子成了姐夫的时候,多少贵女要心碎。”七娘说。

    此时冯淑正已经走过来,姐妹二人也起身迎了过去,见面就闻得她清清冷冷地说:“正好今日闲,随我去看看新宅子吧。”

    新宅子?冯淑平和七娘对视了一眼,冒出一丝喜悦,“可是我们自个儿的房子?”

    冯淑正点了点头,依旧不爱笑,“新宅在新平大街上,比这要热闹一些,多是一些外来的官员居住,后面出去正对集市,你们要出去玩就方便了。”

    她牵起了七娘的手,慢慢朝着门口走去,还不忘记交待侍女:“去,把冯玉给我叫出来。”

    马车朝着东面走了许久,出了高门士族府邸区域,绕过子城,直往东市,拐弯进了一条不大不小的街,上头没有牌坊,不过左右的府邸都还不错,看着门开的并不大,威武的石狮也没有,门口坐着或者站着各色门房小厮,偶尔还有穿着官服的人骑马匆匆过。

    新宅已经上了牌匾,正黑大字上写着冯宅二字,进去后发现是个大四进的宅子,前后六个小院,环着正厅一圈,装饰虽然简单,却有一番江南特色。

    雕花回廊之间,姐妹几个各挑了一处。所要的摆着都颇为清雅,又指了几个想要的家具玩物,一个时辰才走完。

    闻着油漆的清香之味,有家的感觉也让姐弟几人欣喜。

    冯淑正走在前头,微回首,说:“今后我们姐妹几人便是要在这长安落户了。虽不得说最好,也是我想到给你们最好的安置。出门在外,一切事由自己多考虑多一些,凡事多商量一些。我常在宫中当值,帮衬你们也少。冯玉你下月拜了官,家中主事便全靠你了。”

    她的认真,容不得冯玉胡乱糊弄过去。

    “六姐放心。”忙着点头答应。

    “你初为京官,万事莫要张扬,也不必太有作为,只跟着师长做就好。”冯淑正交待。

    这些冯玉都一一应承下来。

    说过了冯玉,冯淑正又看向两位姐妹,说:“我不同于父母长辈,虽然你们都到了议亲年龄,却不想你们草草把亲事都定下。柳生还好,门儿清知根知底,祖上族人正直,他性子品行我都打听过,虽有些不羁,遇人待事却认真。二姐真是喜欢的话,秋后我便回了柳家。”

    冯淑平闻言浅浅点头,双颊上泛起一丝红润。

    “便是这位杜亭承,七妹你还需多想一想。”转而说道了七娘。

    哎?七娘有些疑惑,六姐这是不喜欢杜公子了?

    “京中的事情繁杂,杜郎名声也不太好,你出门走一圈便知。”冯淑正没有明说。

    可是……姐姐你是怎么知道杜亭承喜欢我的?连我都是才知道……

    沉默少许之后,七娘想起了什么来。“我想把紫葵接过来。”

    这一点冯淑正没反对。“你们来时匆匆,伺候的丫鬟婆子带的少。日后冯宅需要许多人打理。一般的粗使和外院护卫我让尚宫局拨了一把官婢,多是罪奴之身,须得再选一选。回头我让人给润州带信,有什么家书也一一送上吧。”

    出了冯宅还有一些意犹未尽,迈过台阶倒是意外见到了柳生,正立于冯宅门前,朝冯淑和一拜,“庭兰大人安。”

    冯淑和难得浅浅一笑,回礼:“柳公子多礼了,日后邻里,还望多多帮衬。”

    “应该的。”

    七娘眼尖瞅见对面的宅子,牌匾上刻着柳宅二字,虽大门没有冯宅气派,门槛却高得很。

    扯了扯冯淑平的衣襟,凑在耳边细语:“日后咱们可不就是门当户对了?”

    冯淑平害臊,暗中掐了七娘一把,惹了她猛吸一口凉气。

    如果不是肚子咕噜一声,都忘记到了午饭的点饿上了。七娘忙问去不去东市找个大馆子尝鲜,冯淑正忽然又不急不缓地说了一句:“我倒是忘了长公主的请帖了,早上才让人去回的话,中午怕是要打扰到安东候府了,各位请随我移步吧。”

    这还能忘?七娘跟着慢行了一段,只觉得马车快比行人还要慢上三分。若不是冯淑正故意,就是赶着的人胆儿肥了。和冯淑平交换了一个眼神之后,白鸢小心从荷包里递了一块红枣软膏出来。

    听得外面宋翎和柳生边骑马边谈一些音律,恍惚之间到了安东候府门口。车外正阳晒着大马路,若非穿的凉快,非要在马车里晕了去不可。

    不同于上一次来侯府,今儿不见门房那一排排队拜访的人,却见侯府大门全开,一票子小厮丫鬟公正站在外头等候,这冯家马车才停下,侯府二公子一溜烟蹿到了马车跟前,安放了马凳扶着冯淑正下车。

    “哎呀,庭兰大人!”杜亭义没跑掉一只鞋,语气颇为轻快,“庭兰大人今日光临寒舍,蓬荜生辉啊!”

    冯淑正白了一眼,甩甩袖子。“去,油腔滑调都摸了去,别吓着我姐妹。”

    冯玉拜师礼成之后,与杜亭义算是见过几回,虚礼不必太多。柳生与宋翎也是常来,熟络地下马进门。倒是冯家另外两个姐妹没理由地眼前一辆,对着鎏金的牌匾,纷纷慨叹。

    过了二进厅,永昌长公主款款迎来。七娘瞧见一个怪眼熟的老头从一旁走过来,给永昌长公主一瞪,又缩回了一旁。

    “马车坐累没有?正夏天的太阳没晒着吧?快快到里头吃一口冰镇乌梅汤,消消夏。”

    长公主话落,一群侍女从四面八方出来,迈着轻盈的小步伐,熟练递上擦手的毛巾和洗手水盆,又提着大大的宫扇赶在后头扇风。如此下来,真是凉快许多。

    午膳设于后院花厅处,前头是一处荷花池,见得蜻蜓起舞;后头是一片绿荫花园,闻得阵阵蝉鸣。

    长公主早屏退左右,只留的几个亲近的侍女伺候,又吩咐家中他人不必惊扰客人,才换了冯淑正一个浅笑。

    两道茶水过,长公主便招呼江南菜肴,一旁有乐师奏磬,叮叮当当随风柳动,幽雅怡人。

    膳后又移步湖心亭赏花,从花厅出去三五步上小舫,划过入了荷花池,过一道拱桥,眼前豁然出现一方平湖,唯中间凸起一个小洲,带着一个亭子一处假山。

    来去之间七娘喜欢,多摸了一道荷花,惹得长公主命人摘了一把,搁在船头的琉璃鱼缸里头赏玩。

    “早闻了侯府雕栏玉柱的阁楼宝石做的珠帘,今日拜访,果真百闻不如一见。”冯淑正打趣道。

    永昌长公主闻言一笑,“不过都是传闻,早年我喜欢折腾院子,家中但凡有好的都往看得见的地方使,如今一看倒是让人眼花了。庭兰姑娘不喜欢,他日我让人换了便是。”

    冯淑正说了一声不敢当,扯了别的话题去了。

    上了江心洲才知道,另一头还连着个九曲桥,十步一个锦绣灯笼,夜间应当很美。丫鬟们送上茶水点心,又下了亭子周边的绢纱帷幔,举起宫扇伺候,清风徐来之时,只觉得清凉。

    “这是莲花酥、莲子豆腐,都是江南出自做的,七娘替我尝尝味道可正?”永昌长公主熟络地拉起七娘的手,直接舀了一块莲子豆腐送到嘴边。

    众人都愣了一下,这是什么待遇?

    七娘也怪不好意思的,想要委婉拒绝,不巧刚开嘴,莲子豆腐便滑溜进了嘴里。一口下去,滑冻香甜,比润州街头的要好吃好多。

    只能赞许一番。

    又是一阵,冯玉与赶来的杜亭义攀谈起来之后,旁边起了古琴声。

    七娘微微诧异,只见下头一处屏风之后来的声音,倒是看不见奏乐之人。

    冯淑正忽而眉头一皱,给了宋翎一个眼神。

    宋翎心领神会,微微颔首。

    这俩人是什么意思?七娘想跟冯淑平咬个耳朵,永昌长公主却拉着她不让走。

    “听闻你喜欢听琴,恰好家中有个老木古琴,你听这声音喜欢不?”长公主这熟络,就差把七娘给抱住了。

    七娘躲了躲,宋翎插嘴:“可是先太后赏的御安古琴?”

    “正是。”

    提起这个琴,宋翎有话说了。便举扇站了起来,“闻得此琴是太宗尚未登机之时,一日睡于梧桐木下,梦到警世仙子有言:此木正龙之气,倾长枕不如长听。太宗醒来问长史何为长听,长史告于长孙大人,正巧长孙皇后梦到古琴一尾,故破木成琴。”

    他说着往七娘面前一站,把七娘挤着后退许多。

    分开一二,宋翎又说起了曲子:“这曲新调,是不是名‘初心’?”

    长公主点头说是。

    “是好曲,宫中女乐师锦青姑娘的大作吧?”

    这长公主就不晓得了。

    “看来演奏之人与锦青姑娘十分相熟,这才新出的曲子,舍得教授。”

    屏风后的人忽然错了一个音,曲调些许慌乱,惹了冯淑正微微一笑。

    其实……七娘想,六姐笑起来也是很好看的。

    长公主又引了别的话题,论起了宫商之音,非七娘能听得懂了。

    茶饱饭足思困,音律也是困人,七娘不由得小打了一个哈欠,转头正对上了柳生灼灼的目光。

    七娘吓得一阵惊醒,忙去看二姐,冯淑平却目光飘着远处的湖面。

    “那个……”见柳生没有收回目光,七娘有些不自然,于是找了个话题,“柳公子不也熟悉音律吗?我最喜你那首平生乐,可否一弹?”

    琴声戛然而止,柳生也是一惊。

    “此曲我上月才作,七姑娘如何而知?”

    糟糕!七娘是真的醒了,心头不是一个大哭啊……她能说这是他最出名的曲调之一吗……她能说这是她前世的记忆吗……

    “我……”见冯淑平的眼神也收了回来,忙说:“是二姐告诉我的!”

    理由别扭,好在冯淑平也点头答应了下来。

    “我也喜欢,柳公子若是不嫌弃,不如赠与诸位一曲?”话说的温柔,二姐的小眼神分别在告诉七娘,回去看我好好收拾你!

    七娘心头苦,看着屏风后面黑着脸出来的杜亭承,心头更加苦了。怎么这厮神出鬼没无处不在。

    换上柳生,没有了方才的缠绵曲调,倒是换上一股江南味儿的雅致清新,听起来十分舒服。

    七娘跟着打了几个小节拍,心思飘得老远,犹记当年谢元朗的温柔一瞥。

    只是,这个温柔再不属于她了。

    不由得引起一丝伤心。

    杜大公子一见,心头十分难受,他只是想:莫非小娘子看上柳生了?

    这可不行,才让冯淑平和柳生定了下来,尚未下聘上彩礼,时刻生变数啊!

    二姑娘也是一丝忧愁,对着杜亭承浅笑,惹他更加紧张了。莫非冯家有了别的打算?

    再看冯淑正,人家根本不看他一眼,瞥头去跟长公主客套。

    待到午茶去后,才有空和走在后面的冯七娘说上一句话,还是让杜亭义在前头档了的。

    “来京数日,你可有哪里不称心不习惯的?”小手儿也没敢牵,杜亭承心头痒痒的。

    二姐仗义在前头一挡,七娘才能小声委屈道:“心头不舒服。”

    “怎么了?”

    七娘白了杜亭承一眼,还不是你弄的?骗子!

    见七娘不语,又小追了几步,再问:“为何不舒服,可是谁欺负你了?”

    趁着没人回头,七娘踩了他一脚,“只怪一只大灰狼是骗子,从头未曾说自己是个世子。”

    杜亭承也委屈,他可提醒姑娘好几回了,只要她想听,他什么都说。

    想去解释,七娘又说:“还好有姐姐和宋公子帮忙,不然都不知要给人骗了去卖了还犯傻!”

    小姑娘以前不是这么伶牙俐齿的,惹了杜亭承又喜欢又自恼。

    摸摸鼻子忙着解释:“乖乖,你若是开口,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日后一切,我定然也不会骗你的,只要你别不理我,别不见我,咱有话都能好好说。”

    “哦?”七娘斜着眼看他一回,“那我还真不待见你了!”说罢往前一蹿,走在了冯淑平边上。

    

    作者闲话:

    大家可能对冯家姐弟的排序有点疑问。是酱的。兄弟有自己的排序,姐妹也有自己的。家中男子有:大哥冯易,老五冯玉。其他全部夭折。女子有:大姐冯淑良、二姐冯淑平、六姐冯淑正、七妹冯七娘、八妹冯淑和。其他也夭折。中间我写过了,冯家姐妹多被嫌弃,说冯家有诅咒姊妹养不大。这里的六姐冯淑正比冯玉大,冯玉也只比七娘大一天。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