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一百个不愿意回到过去的理由

热门小说

第三卷 长安篇  27 表妹来势汹汹

章节字数:4381  更新时间:16-04-20 17:0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京城是个奇怪的大圈子,人比润州要多上十倍有余,偏生出门还能碰到不想碰见的人。

    冯玉拜官之后,宫中冯淑正传话姊妹们给自己添置一些家用,拨银两一二千,看着委实惹人。七娘惦记一些小物什,想着和冯淑平出来逛个东市,看看还有什么新奇玩物。

    撞上了柳生休沐,其余男丁皆当值,便三人结伴,柳生在前头骑马引路,二位姑娘的马车也就从宋家小宅慢慢出来。

    东市并不很远,按着理一刻钟多一些便能到了。七娘正调侃柳生对二姐愈发上心,忽而马车猛然一停,差点把二位姑娘摔了下去。

    点墨气呼呼,先掀了车帘,开口便骂:“怎么驾车的!”

    车夫尴尬回头,指了指前方横着的马车,“忽然横生拦了一路,差点没碰上了。”

    冯淑平掀了侧帘一角,看那柳生上前招呼,也不知是说了什么,见得低头作揖,又脸色便了便,叹着气回头。

    “不若,我们换一路?”柳生建议。

    七娘有些气恼,这大白天的谁那么缺德拦了路不让行的?

    “怎么了?”冯淑平和气问道。

    柳生摇了摇头,“是郑小姐的马车,说是要等人,暂且停靠于此。”

    郑小姐!七娘心头转了一圈,哪里的等人是要在大路中间停的!可是她见过的那个郑金珠?

    “我们初来咋到,也不好硬闯,便是绕一路吧。”冯淑平有些开心地放下帘子。

    柳生松了一口气,翻身上马。

    不过这才是个开始,马车刚转了一半,后方又赶来一车给堵上了。这一车子也不愿意让,也说在此候着等人。

    “我看她们是故意为难我们!”白鸢说着就卷起袖子。

    七娘好笑地拍了拍她,虽然生气,不过对付小姑娘,光是生气可没有用的。

    她唤来柳生,问:“此处离东市可远?”

    柳生摇头,“百步之内便到。”

    那还不简单!七娘拍拍自己的裙摆,伸手拉了二姐一把,“既然如此,我们何不散散步?这附近也不少小摊子,没准还能瞧见个新鲜!”

    冯淑平听了也同意,由着丫鬟伺候下了车,慢行去了一旁。

    郑家的丫鬟一见,连忙告知车内,未等她们姐妹二人越过郑家马车,郑金珠一把跳了下来。

    “站住!”她吼道。

    可惜冯家姐妹商量好了似的,当没听见。

    郑金珠更加恼了,往她二人跟前一站,硬生生把路拦了去。“我让你们站住可听到没有!”

    七娘瞪着无辜的大眼睛眨啊眨,换了柳生上前一步,低头作揖:“郑小姐有礼了,我们正准备去东市游逛,不知郑小姐拦住在下,是否要同行?”

    若是冯家姐妹跳脚,郑金珠还算占了上风。如今柳生来邀约,她一姑娘也不好答应。

    “哼,我喊的是冯七娘,你躲在他人身后算什么好汉!”

    七娘掩嘴一笑,她本来就不是好汉,恰好是那个不好养的小女子。

    “原来郑小姐唤我,方才没有听见,还望小姐不要见怪。”七娘慢慢走了上来,福了福身。

    郑金珠依旧趾高气昂,“才来的长安就敢目中无人,仗着有人倚靠,日后还不给上了天?”

    后头的马车同下了一位姑娘,由丫鬟们簇拥上来,往郑金珠身旁一站,倒像了双贱合璧。

    “那可不是,连你都敢惹,我们这些四品官宦之后,哪还能入得了她的眼!”那姑娘的嘴巴不是一般的……

    七娘可囧了,姑娘你谁啊,我不认识你啊!

    “姑娘多虑了,七娘性子柔和,并非目中无人。”关键的时候,还要靠姐姐往前一站啊。

    冯淑平话落之后,郑金珠的目光更加得意了。“哟,十八不出嫁,还能说话啊!”

    眉头一颤,冯淑平最记恨别人笑话她年长,更别说她性子可不是软的。“十七不议亲,也差不多了。”

    她拍了拍裙摆,闹得郑金珠更加生气了。

    “你敢说我!”声音又尖锐起来。

    冯淑平偏头一笑,“不敢,我说我十七虽的时候我议亲,如今十八差不多了。怎么郑小姐也是这般吗?”

    郑金珠的脸红了白、白了又红,指了冯淑平你了半日,没说出一句话。

    趁机冯淑平又朝二位小姐福了个礼,说:“我们姐妹初来长安,对长安人情并不知晓,如有得罪还请多多包涵。若是小姐不包涵,那就罢了。本不求长,只为安宁,若是鸡飞狗跳,不如多添一处炮火。”

    话落柳生忍不住一笑,扯了冯淑平后退一步,趁着二位小姐没回过神来匆匆告别,往东市里去。

    七娘先是个惊喜。以前觉得姐姐爱闹腾,没想到还是个会吵架的。

    “二姐你怎么知道那么多那么厉害!”

    冯淑平点了点她的额头,脸上笑盈盈,“凡事多防备一分总是好的。那一日老六提醒之后,我便去问了宋公子一些事,多少也得知了点。生在这么个大家子里,若是我都像你没心没肺,早就被老八弄个半死了,还能到如今?”

    提到那位爱生事的八妹,七娘心头一颤。

    “说得有道理,日后我必定多学一学。”

    “大可不必。”冯淑平按下了七娘的手,“大事有老六,小事我还是你姐姐,总会护着你。只需找得个疼惜你的公家便是。”

    疼惜的公家啊……七娘想到了谢元朗,真是很疼惜呢!

    郑金珠吃了瘪,可不轻易饶过谁。追了她们一路,终于在歇脚喝茶的地方把人又给堵了。

    “都是些什么土包子,买的看的都是过世了的东西,全长安就这种人会选这些个了吧!”声音尖锐,就站旁边讥讽,惹了到处看热闹。

    方才人少,闹闹就算。如今东市茶楼里到处都是人伸长了脖子看热闹,可把冯淑平臊的脸半红。

    那就看柳生了,七娘投了个可怜巴巴的眼神过去。

    柳生掐指算着,去通报的小厮走了许久,时间也差不多,心头生了一个小九九,便说:“闻了长安调许久,不如今日我给你们吹一曲江南调?”

    说罢腰间取下一把白玉箫,幽幽箜篌尽显江南水。

    夏日再热,吃上一块冰镇鸭梨听着柳生的曲,也似回了去年今日,在锦绣楼上的初见。

    一曲毕后,七娘的心情也好了许多,忙打趣:“初初相见,姐姐最稀罕公子这一手了。”

    冯淑平也平缓了心,三分羞涩,说:“公子之才,喜儿不随世俗,难得与世无争。一生富贵多纷扰,蓬门小户乐悠悠。我也不过是这么一个期盼罢了。”

    哟,这是二姐的告白了!七娘一喜,对上了柳生微红的脸。

    二人眼神闪烁,茶楼又忽然多热闹起来,七娘抬眼一看,杜亭承迈着急匆匆的步子,三两步从大门赶到了这头。

    郑金珠唱戏一样脸一变,喜滋滋冲了杜亭承上去,伸手就要抓他手臂。“表哥!”

    杜亭承一闪一躲,蹿到了七娘边上。

    “可有哪里伤着了?”

    感情我是专门受伤的?七娘没答应。

    “表哥……”郑金珠又开始表哥叫唤大法,站在杜亭承边上撒娇,“人家走了一天的路,脚都酸了……”

    “脚酸就回去。”这会子杜亭承回了半个头,没好气地说。

    郑金珠不依不饶,往七娘旁边一挤,将人给挤到后面去,“可是人家还有许多东西没买……再说冯小姐也不是在逛着吗?”

    杜亭承可没空理会这章鱼,点了郑金珠的侍女把人一推,“七娘和你没熟到了一同游玩,先回去别丢人现眼。”

    郑金珠再怎么跺脚,杜亭承也换了笑脸回头找七娘去了。

    “我这表妹就是闹,你不喜欢日后莫要理就是了。”他说。

    七娘嘛,对着外人软软的好捏,相熟的她倒是爪子锋利,哼哼唧唧便说:“我与你也不熟,你表妹跟我有什么关系。”

    声音小,只有这一小桌子人听得清。

    “话不能这么说。”杜亭承顺着坐到了边上,“我好容易摆脱了潜玉赶来,你这般待我可真是心碎了。”

    这人说话怎么没个臊,七娘瞪了一眼,忙看姐姐去。

    “杜公子这话严重了。”冯淑平出来说话,“七妹尚未论嫁娶,还是莫要坏了她名声才是。”

    杜亭承警钟大响,在杭州一切看起来都快成了,怎么如今回了京城就都变了呢?

    “二姐你这话说得……”

    “我可比你小,杜公子还需唤我一声冯二小姐。”

    又是吃瘪,杜亭承迎难而上。“是,冯二小姐,咱们都这般熟了,就别见外了。”

    “侯门府深深,我等乡下土包子不敢高攀。也多谢了公子,不,世子不嫌弃,认得贵人,是我们姐妹三生有幸了。”

    ——————分割线——————

    入夜,白鸢把窗户开了再下珠帘,从屋后来的风里有一丝清凉,算得舒坦。

    七娘抱了一本书躺在长椅上,问了一句宋翎和冯玉回来没有,便打发白鸢去休息了。

    夜还不算深,七娘依稀梦到了青草坟头。前世谢元朗走得比自己早,不得常相伴,只记得他陪葬的一本手札。

    忽而又梦到了冯淑平出嫁时候的场景,哭得泪人一样,被强行送上了嫁船,嘴角之间还是恨意。

    道不清对柳生是不是恨,从梦中醒来还分不清那一个深夜赶来给大伯母报信的柳生,究竟和如今的柳生有多少相似。

    他喜不喜欢二姐似乎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这一门亲事,敲定了下来,二姐的一生就圆满了。

    侧身看了手上的书,迷糊想起已过了夏末,冯玉也拜了七品京官,身体矫健不必为秋闱而焦急,也不会客死异乡。

    算得上几分高兴,每个人都有了不同的结局,还不知自己是如何。

    “杜亭承……”嘴中喃喃叫唤了这个名字,却看不透这个侯门世子是怎么瞧上的自己。

    长安贵女千千万,个个才华横溢长相出众,自己无德无能,何而入侯门?

    七娘忽而心中一惊,莫非是有什么巨大的隐情?

    横梁上,杜亭承好容易在李孝峰的帮助下终于能到了院里,听得熟悉的一个呼唤,忙从上头跌了下来。

    “我在,在……哎哟!”

    七娘也吓了一跳,竟然看见一个大男人从屋顶下掉了下来。

    李孝峰轻盈落下,拾起了主子,又匆匆离去。

    “哎哟……”杜亭承捂着屁股,“总算没白疼,可见了你了。”

    原是一阵惊吓,七娘又躺了回来,没个好气,“怎么又做梁上君子了?”

    杜亭承嘿嘿一笑,坐到了长椅上,侧身低头看了七娘慵懒的表情,“不努力努力,怎么见得到你?”

    见七娘不回话,又说:“这些日你可有想我?”

    “不曾。”今儿才见了的,前几日也见了,整天在眼前晃悠,有什么好想的!

    “你方才可念叨了我名字了,我听见了。”杜亭承边说边把七娘小手握住,“若非潜玉故意刁难,我早来看你了。可惜他和他那护卫武功高强,我翻了一个月的屋顶都翻不到这头,愁死我了!”

    七娘听闻了后头,转而一笑:“这还有能制得住你的人,真是难得!”

    “也是瞧了他是我日后的姐夫……”他东摸摸西摸摸,“要是翻脸了不是以后难处吗?”

    感情你也知道宋翎和六姐的事了?

    “那你今日来?”

    “潜玉当值,我也就趁了这一个空子。”杜亭承一脸委屈,“我有好多话不得和你说,这些日子都憋坏了。早知道就不回京了,先把你给娶了,再回来,哪有这些个事啊!”

    “你愿意娶,倒是没问我嫁不嫁。”七娘把小手抽了回来,“我可从未说过喜欢你什么的,更没答应嫁给你。”

    杜亭承眉头一皱,又闻得七娘说:“再说婚姻大事,我既没父母同意,又没姐姐首肯,如此下来,你说的都是空头之话。”

    “七娘……”杜亭承小紧张,低头把人给圈在了怀里,“我已经受阻连连了,你可莫要再推开了我……我……我都不知如何是好了。”

    说不上感觉,七娘倒也乐着,枕着他的胳膊,心思飘得老远。

    “听说安东候世子曾拒婚两次,皆是李氏宗女,其一还是公主。你说,我哪里有胆子趟这个浑水。”她的小手儿在杜亭承胸前划了个圈,让人给抓住。

    “我心只会向着你,只消得你喜欢,哪里用得上你忧愁?”杜亭承忙说。

    “最讨厌口蜜腹剑,嘴上说的是好听,改明儿就把人给丢了去。我就听你和金城公主的段子,初时万般好,闹了个始乱终弃,人家公主最后都记恨着。要是应了你,也不知我那一日遭了嫌弃,还要对着别人的算计。还是听了二姐姐的话好,找一个小门小户,清闲安逸,只消得心头好。”

    没听过七娘说这么长的一段,杜亭承闻着也是一愣一愣,从不知道姑娘有这么多的心思。

    “这世上,若是说对你好,我还算第二,就没人敢第一了。哪怕天上的月亮我都愿意摘给你,哪里舍得嫌弃你,更不舍得别人害了你。你总不信我,莫非要把我的心给掏出来看看吗?”

    作者闲话:

    要不要给杜公子转正呢?要不要点头呢?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