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一百个不愿意回到过去的理由

热门小说

第三卷 长安篇  28 金城秋意暖

章节字数:4487  更新时间:16-07-27 09:5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夏后秋至冯家开始搬迁。宋翎请了个早来相帮,这回冯七娘才知原来他也是要上沐的,不过前段时日都是休假才闲在家。

    柳生一早就候在新宅门前,待姐妹几人落车,鞭炮一响,算是旺宅了。

    各方有好礼相送,京中女官也来了不少。好在里头布置早早备齐,今日所带家具也是个样子,客人多是冯淑正相熟的,也不觉得乱。

    正上第一盏茶,门外通报金城公主来访,一应人立刻起了身。

    初初七娘只觉得金城公主名字熟耳,还是二姐给她点了醒,说是是杜亭承拒过婚的皇女。

    正当愣然之时,一旁女官已有序散开,立于厅堂两旁,虽服装打扮各异,齐齐列位倒是觉得养眼许多。

    “都坐下吧,莫要我一来,庭兰的乔迁之喜变成了我的出宫游玩。”金城公主声音很轻柔,未曾进门就免了众人礼。七娘只是低头看见一双金丝玉秀的小鞋,真抬头之时才知何等打扮叫做富贵。

    众女官开始入座,皆按照官阶品位排起,女史有二三伺候在侧,倒是把冯家的丫鬟们给空闲出来了。

    宫里规矩多,女史走了一遭让人眼花缭乱。

    金城公主和眉顺眼,和冯淑正客气再三,才问及旁人。

    “想必这位就是冯玉冯大人吧?”金城公主莞尔一笑,“这几日皆是公子传闻,本宫还没空去恭喜侯爷又得一高徒。”

    冯玉赶忙起身一拜,“公主过奖了,在下惶恐。”

    金城公主摆摆手,“和我说话不必太多礼数,又是在你家中,我一个客人尔尔。柳公子多日不见。”

    柳生答是,又听公主夸奖,“柳公子一身风雅,深得父皇所喜。本宫近日来也是讨个人情,还望冯大人给个薄面。”

    冯淑正眉间一动,看进城公主转向未点名的冯家二位姐妹。“早闻二小姐样貌出众,一身江南美人韵色,今日一见果真不同凡响。”

    冯淑平福礼答谢,又闻得金城公主说,“前些日柳公子请我保一个媒,今日才敢前来,还望冯司制点个头。”

    她盈盈地转向冯淑正,一话倒是把冯二姑娘闹得脸红。

    冯淑正也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虽是二姐的婚事已经板上钉钉,没想到今日还能有一遭。

    她见过市面,脸上倒没有惊吓,只是慢了一拍,忙跪礼:“公主恩情,下官没齿难忘。家姐婚事有公主操劳,真是面上有光。”

    金城公主掩嘴笑,一行女官给愣了一番。冯淑正向来会说话,这一会儿多大的惊吓词都错了。

    “左右就是我一句话,还能赚上一个人情。柳公子出身世家,虽至亲不在,族人依旧。我与他见面不多,却看得出他是个重情义的人,二小姐可要珍惜。”

    冯淑平低头答是。七娘趁机看了柳生一把,脸上三分喜悦。

    这就好,她告诉自己。

    正事儿解决了,金城公主的目光也就落在了七娘身上。

    七娘心头一冷,糟糕,杜亭承的旧账!

    “这位便是七小姐吧?”金城公主语气倒是没变,依旧笑颜,“小了一些,倒也是个美人胚子,杜亭承未免太老牛吃嫩草了一些。”

    女官们跟着浅笑。

    七娘头皮发麻,见她又说,“别怕,你过了年才十五,成婚还要算上个一两年,冯司制也不会早早放你出门。这些日尽管在京城玩耍,他侯府世子敢欺负你啊,我帮你讨回来。”

    咦?七娘觉得不对啊,公主你不是被拒婚了吗?不恨我?

    “怎么,怕我骗你?”瞧了七娘惊讶之状,金城公主又笑道,“我是大唐公主,可不像一些奇怪的小姐四处寻人麻烦。不必怕我,吃不得你。”

    七娘硬着头皮说了一回谢,那金城公主又笑,“行行我不逗你,昔时我喜欢杜亭承不假,他敢拒婚我也不会死缠上,有失皇族天威。姻缘硬求不得,朋友倒是可以多交。左右我是指望不上看见我就跑了杜亭承了,便找你们姐妹相熟,冯司制在京中人脉不比我这个公主差,还望不要嫌弃才是。”

    冯淑正忙答:“公主说下,下官岂敢。”

    金城公主摆摆手,掐上一颗蜜饯红豆酥,“至少司珍局里的上品,我是惦记好久了。”

    曹大人忙低头。

    公主又说:“空了也去看看安宁,小时候你们就一起耍的,莫要一个宋翎隔阂了大家。她是个懂事的孩子,这些日子没少给郑家姑娘找麻烦。”

    似乎这一句没什么意思,公主也不过是嘟囔。

    换了茶话说其他,想想就到中午了。金城公主也不知怎么的,非要闹上几个女官去下厨,点了冯七娘听都没听过的菜名,入座之后满目琳琅,不舍下筷。

    午间喝酒三分,下午公主便离去。女官门三五成群说要回宫值守,冯淑正也不得空,多待上半日晚饭左右才离去,这一大屋子很快又安静了下来。

    七娘沾了酒晕乎,左拐右拐把二姐和柳生给都拉上了,一拉一推,唤了一声姐夫,没被打上就让冯玉拉走。

    冯淑平也是意外半日,微微张口要说话,又想逃了去。

    柳生这会儿不退缩了,把人往怀里一扯,余下的丫鬟只能捂脸跑了。

    冯玉在外头无趣,就巴在了七娘房里,占在软榻趴上,哇哇说方才金城公主酒量好,自己晕乎晕乎。

    七娘也晕乎,把冯玉推到了里面,也躺了上去。

    白鸢是想拉开他们,那二人竟然因为七娘名字的梗闹上了,一个哭一个笑,硬是拉不动,也只好退下。

    酒意没去的快,杜亭承摸到房中的时候看见冯玉搂着七娘的光景,心头是一口老血没吐出来,就差把这个大舅子给打了。

    “七娘。”他把七娘转了个身,想往自己怀里捞,冯玉依旧抓的牢实。

    “恩,七妹。”冯玉也是翻了个身,从七娘腰间一搂,脚上一搭,给抱严实了。

    杜亭承这是要火了,左右看了一眼,竟然找不到东西给砸他冯玉。

    好在七娘也不舒服,扭动了一小下,小手儿往腰间一拍,“热……”

    冯玉好似能听得懂这话,就放开了。

    这回杜亭承才舒坦,把小人儿往床上送,不忘恶狠狠瞪了冯玉一回。

    七娘酣睡,自是不知道床边有人,也就由了他坐在床头,一回又一回摸着七娘的小脸蛋。

    “你什么时候才长大一些……”杜亭承也就自言自语,“我想娶你,六姐说你太小了,不给考虑啊……”

    又一会儿,他又说:“年末你二姐婚配了,明年潜玉也要给陛下请了六姐的婚事了,独留我懊恼了……你说我跟着潜玉一同请婚可行吗?”

    “就你没心没肺,倒是不替我急一急,我过了年都要二十七了。”他小心翼翼抚着七娘的脸,似珍宝疼惜。“初初见你就觉得心动,你不似他人为容貌身世而喜,亦是一心挂在姐妹上,从不为自己多想。我这小半年越发不能自拔,你可千万别不要我了……京城那么多口舌,真怕有一天你听了他人的闲言把我给丢了,我要怎么办,怎么办……”

    坐了估摸半个时辰,天色也晚了许多,丫鬟门外上灯两次,都没进里间。

    外屋不知何时摆了一壶茶,杜亭承步出的时候,冯玉已经请了一盏了。

    “少曦兄。”

    二人拜礼。

    “谦之兄可是要回去了?”

    杜亭承叹气,“纵然不舍,我也不能在此过夜。”

    冯玉点了点头,给他倒上一杯。

    “少曦兄方才可是听了多少?”

    冯玉只是笑,没有答。

    杜亭承一口饮尽茶水,又起身一拜,上大礼。“少曦兄虽与我相投,在下与之交往还是多余利用。实因对七娘所喜,还望少曦兄见谅。”

    听他这一腔正经,冯玉也不过摆摆手,“又不是才知道,坐下来尝一尝这个蛋黄莲子酥吧,今日宫中御女官做的,好吃极了。”

    杜亭承应过,“我知七娘若是入我侯门,必然会牵扯上许多京中贵族,甚至皇族之人,与七娘性子不匹。但是喜欢了,就没办法放下,少曦兄日后会懂得。”

    “本不想说这沉重的话题,你偏偏没个停。”冯玉咬上一口点心,“七妹不是无心之人,大道理她懂得不比我少,只是装聋作哑。家中姐妹争斗,她最看得透,最害怕,躲得紧,我知道。所以日后还需你多护佑。好在你侯门还算清净的,没有太多妻妾闹室,七妹也算不得委屈。”

    “这么你是答应了?”杜亭承大喜。

    倒是换上冯玉哼哼,“不答应就你这三脚猫功夫还能三天两头爬进来?亏得六姐没发现,不然你的腿还能给留着?”

    提起冯淑正,杜亭承又没个信心了。“还望少曦兄在六姐面前多说两句好话。”

    “好话不必了。”冯玉提醒,“六姐也不是讨厌你,就是你的事儿太多,身边莺莺燕燕虽说你不喜,到底是招惹了,见个人就要死不活的。这都是次话。咱们家七妹是小了一些,咱们都还舍不得,六姐这性子不明着拒绝你就是答应下来了。趁着时日还长,好生处理一些尾巴,待姐姐们事情都好了,也就轮到七妹了。”

    一语道醒梦中人。

    “可真?”

    “我自己的姐妹还能不懂?你就放了心吧,空闲了带我做做学问,我好些不懂,又好些过于稚嫩。郭兄常常笑我,也不是个好果子。这文散官清闲,带我游山玩水也好啊,你看潜玉兄得空了就讨好我们,你也不学学人家曲线救国,还要嫉妒我来着,方才我这抱一下自家亲妹妹,你还能红脸了?”

    看来冯玉方才是醒着的。

    “走走,我带你院中转一圈。”

    白鸢才端来水盆,看二人从房中出来,有点诧异:这五少爷什么时候把杜公子带进来的?

    再一想不对,这可是她家小姐的屋子!

    ——————分割线——————

    有金城公主坐镇,柳家便开始忙活了。

    消息往润州一送,冯、柳二家长辈开始朝长安赶来。

    冯淑正书中有明令三叔一家不可上京,七娘估摸八妹要砸要闹了。倒是把大伯母和七娘母亲周氏和和气气,连着后头赶来的紫葵,这回冯宅算是热闹许多了。

    冯淑正回来过一趟,给了一箱金银珠宝,不过来去匆匆,说眼下要到中秋,宫中不得空了。

    周氏和七娘许久不见,拉着女儿在屋里哭了许久。

    “我瞧着你气色好了许多,看来你姐姐把你照顾得很好。”

    七娘也心头酸,想想前世,哪里得这般高贵。

    “姐姐哥哥们都好,是七娘福气。”

    二人哭上一会子,大伯母房中的兰姑姑来找人。

    “二夫人七小姐快别哭了,咱们今后在京城是过好日子的,大夫人花厅请。”

    兰姑姑是会说话的,一下子把周氏安抚许多,往那花厅一去,大伯母和二姐也是眼眶红着。

    “老六是有本事,”大伯母笑呵呵地拉过周氏的手,“这精致的院落啊,比咱们润州要好许多,又和气许多。”

    周氏应了一声,大伯母又问,“平日里家中是谁主事?我说老六不在家的时候。”

    七娘回了一句冯淑平。

    “哦……”大伯母思虑一二,忙又说:“淑平成亲在即,一两个月的时间,又是老六的房子,今后还望弟妹来打理了。”

    周氏奇怪地咦了一句,大伯母又笑道,“你二房的产业,难道还让我长房逾越?我又不是老三家那个不讲理的,你且做了,莫要在意我。”

    周氏点了点头。“若有不好的地方,嫂嫂要指正。”

    “指正说不上,淑平出嫁前还需住上一段时间,我闻得柳生要外放,也不打算置京中产业了,回头再瞧瞧别的地方了。”

    怎么那么快就外放了?七娘不解,她是多不通消息了?

    冯淑平见妹妹异样,就小声说:“不是去什么寒苦的地方,还是咱们润州边上的一处县令,离家近,就是我们姐妹以后远了。”

    “不远!”七娘拉起二姐的手,“我又没嫁,东家住几日西家住几日,只要你不恼我,非要去你府上扰上半年!”

    “那杜公子还不把我家给端了!”

    众人一笑,大伯母又提起,“还真没留意到杜公子贵为侯府世子,我冯家是三生有幸,门楣光耀。”

    冯玉穿着官服归来,远远听了声音便插话:“你这话谦之听见了,尾巴都要上天了。大伯母二伯母切莫抬举了他,连七妹这么小都下得了手,真是……真是禽兽。”

    众人又是一笑,“老五你穿了这一身,为我冯家最大光彩。”

    冯玉挤过来,怪不要脸皮地说:“是吗是吗?我也觉得好,而且我这是文散官,平日里没多大事,也不惹人,俸禄还不少。上边六姐夫端着,左右还有老师门生护着,就是舒坦。”

    周氏眉头一跳,“谁?”

    七娘忙把母亲拉过,“京城最好的公子,娘你别急,六姐有分寸的,也就明年的事,可是真真正正的世家公子。”

    自己女儿,怎么是不愁的?“老六懂事,我放心。”

    大伯母不忘记打趣说:“那咱们家真是喜上加喜,就等着老五什么时候弱冠了,说一门亲事了。”

    她亲和拉起冯玉的手,拍拍上头,“这事儿我和你二伯母商量,待着这群姐姐姐夫做主,莫要给你那个爹给糊涂了去!”

    冯玉忙道谢:“那一切就听各位的了!”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