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亦有道之火奴童歌

热门小说

魔亦有道中卷 魔王重现澜风欲雨  第十章 蓝色妖姬

章节字数:3172  更新时间:16-07-21 18:5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大人,我们这是要去哪?”

    这一路同来,辅臣大人似乎并没有对长空有太多的热情。哪怕就是一个回答都略显敷衍。

    “这你去了就知道了”,辅臣回答道。

    明知辅臣大人对自己有所猜忌,长空却还要热脸贴着冷屁股。虽然长空对他怀恨在心,可是面对如此的僵局,他也就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

    随着马车摇曳晃动的前行,车上的三个人却一直保持的沉默不语。长空时不时看着马车外赶车的人,说实在的长空一直认为,他可能不是辅臣的侄子,如果是,为什么这一路上连一句话也不说,这好像显得生分。难道他就是这般的性格?可是长空咋一想,又不对,在丞相府中,他好像与辅臣畅谈甚欢,不像是一个沉默寡言之人。

    一个平日舞刀弄剑的江湖人士,会与朝堂之上百官为首的辅臣大人为亲侄关系,这的确有些怀疑。可是这无凭无据的,除了自己的猜想以外,长空似乎开始细心留意起了这所谓的叔侄二人。

    行至不久,这马车便落在了一处的繁华大街上,这行人纷纷,络绎不绝,各种叫卖声也不绝于耳。对于刚从太乙仙山奉师傅下山历练的长空来说,这热闹的世俗境地也充满了无尽的好奇与遐想。

    微微侧开帷幔,看着马车外的街景,长空顿时有下车好好观望的冲动。这辅臣好有洞察面色的喜好,这长空的心思自然也在他的掌控之中。

    “前面有一家喜悦来茶楼,咱们就在那歇息片刻”,这辅臣终于对他的侄子发话道。

    “是”,辅臣的侄子回答道。

    这马车行至不久便来到了这所谓的“喜悦来茶楼,他的侄子搀扶着辅臣下了马车,长空跟随其后。

    这抬头就看见楼面赫然的金漆大字“喜悦来茶楼”,这人进人出的络绎不绝,想必这里的生意定然火爆。

    “几位大爷今天来的好是时候,本喜悦来茶楼今天邀请了淮北十大名妓之首的‘蓝色妖姬’前来助兴,定不会让几位爷失望,里面请”,这悦来茶楼小斯的话,是个男人都会忍不住不由自主的走进去,一睹这所谓的淮北十大名妓之首的容貌。

    这长空虽为道士,但今日的打扮却有意常人装束,这也是辅臣的意思。三人兴致满满的走了进去,可是这楼下明显已经坐满,想必是来的有些迟了,尽管如此,还有许多人慕名前来,甘愿站着目睹“蓝色妖姬”的风采。

    这喜悦来茶楼为两层圆环型结构,前后是通往二楼的木梯,但前面此时已经被一块长长大大的蓝色细幔布围,只能隐约看见几名歌舞女子在里面闻曲曼舞。显然这主角还未登场,小角临场助兴罢了。

    虽只是寻常的歌舞女子的曼舞,长空就已经看得如痴如醉,这要是淮北十大名妓之首的“蓝色妖姬”,那还不得,眼珠子都看的掉下来。

    ”几位大爷,要是有雅兴,不如上二楼而坐,不过一人得十两银子”,这店小斯的话换做平常人肯定会以为他是在敲砸,可是对于有权有势的辅臣来说,他只是小瞧了他的身份,所以辅臣连啃都不啃一声就上了二楼,他的侄子与长空,才跟随其后,一同走了上去。

    所谓站得高看的清,一点都不虚言,不但可以娴雅而坐,连整个蓝色的细幔舞台都尽收眼底,这有钱人就是会挑生活,一点都不大话。

    “几位大爷,这是茶点,你们请慢用”,茶楼的一伙计端来茶点搁在了桌上说道。

    “这蓝色妖姬什么时候出场,我们大人可等不及了”,辅臣的侄子向那名伙计说道。

    “这银子决定的事,我也不好说,只要有人肯出场五万两,这名妓自然就出场”,那伙计挑眉弄眼狡黠的说道。

    “大人,这……”,辅臣的侄子似乎感觉这是茶楼的一种揽财手段,要是没人愿意出这五万两,那岂不是白等?

    可是辅臣听出了他侄子的意思,却有意抬手制止了他的话。然后漫不经心的喝起了茶。

    眼看着那几名舞姬跳了一曲又一曲,就是不见“蓝色妖姬出场,辅臣的侄子明显有些浮躁。

    “这曲子真好听”,长空入神的听着这美妙的抚琴之音,“宛若天籁,曲音悠扬,凄美中带着对生活美好的向往,却又好似拘泥于现实的残酷,束缚的琴音压制出一种难以解开的徘徊”。

    “长空道长果然耳听不凡,这琴中之色竟然能听的出来是何意,不简单呐”,辅臣莞尔一笑,放下手中的空杯,斜睨了一眼长空道。

    “贫道,亦好音律,这抚琴之人心有感而发,自然琴声意到,不过,这抚琴之人迟迟不肯露面,想必她是在等知音之人”,长空说道。

    “你说错了吧,应该是那五万两才对”,辅臣的侄子不屑的撇了一眼长空说道。

    “这么说,你能让她露面?“,辅臣以怀疑试探之色看着长空,要是长空真能让那幕后的抚琴之人露面的话,那还真是让他刮目相看。

    “我可否一试?”,长空向辅臣问道。

    辅臣冷意笑道,指着身旁的伙计说道:“你们这还有一抚琴没有,这位公子想与之弹奏一曲,可否?”。

    “这?有是有,不过这没有店里的规矩”,那伙计说道。

    “这一百两银票够不够”,辅臣的侄子撩出一张一百两的银票放到那伙计的面前说道。

    “够,够,这位爷真是阔绰,请稍后,我马上就为这公子取琴去”,这伙计拿着银票屁颠屁颠的跑下楼,向茶楼的总管说了几声后,片刻就取来了一抚琴。

    “公子请”,那伙计露出狭意之色,明显是在小看长空。

    只见长空将抚琴横放在桌上,正襟危坐,一脸正经,待深吸了一口气,随意撩动了几下琴弦。辅臣与他的侄子还有伙计都瞪着大眼看着,看看他是不是真有真个本事。

    气定片刻,长空便以一曲流水潺音,撩动着琴弦,好似潺潺一江水,唯我心悠然,接着琴音开始以高音符起调,缓慢而扣人心弦,这两者的琴音此刻像是在对话一般,完全打断了原有的琴声。那些正偏偏起舞的舞姬,顿时也停下了身段,不知所错。

    “这琴音怎么变了”,那些原本翩翩闻琴起舞的舞姬,顿时交头接耳的说道。

    这楼下的客人也因为长空的琴声而变得哗然,整个喜悦来茶楼此刻除了这两个人的琴声,就是他们的哗然声,大家面面相觑,不知所以。

    随着琴声渐渐的进入了高潮,又好似两人的琴技对决,然而却都不甘示弱,随意中贲张出一种让人欲罢不能的激情。

    然而就在这样激烈的琴技对决下,长空顿时双手按住了整个琴弦,使得琴音顿止,那对面的抚琴之人,也倏然停止了。

    从长空的淡淡的莞尔一笑,辅臣似乎感觉到,这似乎有望。

    果不其然,此刻从二楼的厢房中翩翩的走出一位蓝色轻纱蒙面的女子,她亦一身蓝色的轻绡长裙长长的拖至身后,头上的一朵红艳的牡丹花更是引人注目。

    “出来了,大家看她出来了”,楼下顷刻一片哗然。

    楼上的人亦不是瞪大了双眼,痴迷的看了去,虽然隔着轻纱,还蒙着面,那婀娜的身段,与之高雅的气质,让人不禁垂涎三尺。

    “不知公子,为何弹得的尽兴时又不弹了”,蓝色妖姬问道。

    “姑娘琴艺过人,在下自当认输”,长空躬身谦言道。

    “我虽为淮北名妓,但只卖艺不卖身,虽抚琴十余年,公子的琴音亦是让小女子感琴深至,今日难得偶遇知音人,能否与公子私下饮得几杯”,蓝色妖姬的话顿时让在场所有的男人心生妒恨,这平生难得的好事竟然让他先得于人,实在不服。

    “我不服,弹琴谁不会,这谈情说爱本就是男人的本性,为何姑娘翩翩抬爱那小公子,不给我们这些风度翩翩的公子哥一个机会?”,此时人群中站出来一个貌似有钱有势的公子哥大言不惭的嚷嚷道。

    这占势欺人的之人,好像辅臣的侄子很是不屑,于是他纵身一跃,轻身落到那公子哥的面前,凌空就是一脚,踢得他瞬间翻倒在了桌子下。

    “这蓝色妖姬好不容易露面,怎容你如此撒野”,辅臣的侄子对那公子哥喝道,他的这一气势吓得周围的人自觉的闪到了一边。

    “多谢这位大侠出手,小女子平日里最恨这些纨绔自视风流的男子,所以为表谢意可请三位到厢房一坐”。

    “这”,辅臣的侄子有些难以置信道。

    “好,哈哈,今日我高兴,这里的茶水钱我全包了,哈哈”,辅臣一高兴便做了此决定。此时所有人,是有人欢喜有人愁啊。

    这三人在伙计的带领下便来到了名妓的厢房,可是一进去,那名妓依然轻纱隔挡,不露面色,这三人围坐于桌前,也就细细听的名妓的弹奏,说实在的也没啥好得意的。

    可是就在他们茶水都足,打算离开的时候,那蓝色妖姬名妓突然从轻纱屏障里抛出一块绣帕落到了长空的面前,那淡雅的清香瞬间沁入长空的全身,好似身临花丛般,感受着百花的清香。

    “公子,慢走,希望有朝一日能再相见”

    轻纱幔中传来那女子的声音,长空接过并看着手中的绣帕,有一种难以言表的心情。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