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亦有道之火奴童歌

热门小说

魔亦有道中卷 魔王重现澜风欲雨  第二十四章 兰雪儿遇刺

章节字数:3109  更新时间:16-08-04 17:1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五年后--------------

    又一年的阳春三月,处处春意黯然,桃花朵朵粉嫩飘香,含苞欲放宛如静待闺中的妙龄少女,羞涩而又婉约,然而却又迷恋春色般争相露出美丽的容颜,一展视野,原来是那般的妙不可言。

    淮北的春色更是景美人更美,路旁的春柳枝芽翠绿,随风而动,宛如风中的女子抚顺长发,招摇路边行色匆匆的男子,然而尽管路边的野花开得有多么的鲜艳,多么的芬芳迷人,却也不如“阳春楼”里蓝色妖姬的妙曼舞姿还有那清甜柔美的歌声。

    都说淮北盛产美女,往日不提,今年特别多。路上行人中就有许多身穿艳丽服饰,头戴花簪的妙龄女子,她们个个宛如含苞待放的桃花,娇嫩中藏着几分羞涩。

    街上人流拥挤,叫卖声噪杂声亦不绝于耳。此时一位偏偏公子手拿折扇,像是秀才打扮,却因为行色急匆,偏撞了迎面而来的一位女子。

    “喂,你撞到本姑娘啦?”,那女子冲着那位秀才喊道。

    “姑娘,我撞到你了吗?”,那位秀才转身问道。

    “对啊,你刚才撞到我了,所以你要向本姑娘道歉”,那位姑娘一边抚弄着秀发,一边昂首挺胸的摆出一种倨傲的气势说道。

    “姑娘,敢问,我撞到你哪啦?瞧你那样,要不是看你穿着女装,我还以为我刚才撞到的是一个男子,就姑娘这姿色,还不如阳春楼里的女子一半来得惹眼,劝你还是赶紧回家去吧,别再这里丢人现眼”,那位秀才口不遮实,竟然毫不留情面。

    “你,你就是个下流的臭男人,哼!”,那位女子被气得跺脚暴跳,却又顾于颜面的转头离开。

    不料此时季风和长空拦住了那位姑娘。

    “姑娘,你就这样走了,岂不是太便宜那位公子了吗?”,季风伸手拦在了那姑娘的面前说道。

    “那你还想怎样?”,那姑娘问道。

    “我帮你出气”,季风说道。

    说着,季风上前就抓着那位男子的衣襟揪到了那姑娘的面前。

    “大侠,我刚才就开一个玩笑,我向她道歉还不行吗?”,那位男子在季风的威严下,主动的提出道歉。

    “姑娘,对不起,其实你貌美如花,宛若天仙,身材姣好,是个男子都看得垂涎欲滴……”

    “够了,你当我是妓院里的姑娘吗,我才不听你满嘴下流之词,本姑娘不奉陪,告辞,哼!”,那位姑娘推开面前看热闹,而又似是有意嘲笑她的人群,样子气急败坏。

    “季兄,你好像好心办了坏事,呵呵”,站在一旁的长空边看着远去的女子,边向季风笑道。

    “两位大侠,一看就不是本地人,不知二位今日前来所谓何事?”,那位男子好奇的问道。

    “这个?”,季风和长空面面相觑,却又不好说是来看蓝色妖姬而来。

    “公子好眼力,我们的确不是本地人,但闻淮北是个游赏的好去处,殊不知你们这有什么特色没有,公子可否说一二?”,季风问道。

    “特色嘛?不知两位大侠有啥喜好,这淮北特色可不少,说三天三夜也说不完啊”

    “哈哈,这位公子,这喜好当然是……”

    “快啊!这阳春楼的花魁娘子蓝色妖姬就要出场啦,晚了可就没地啦”

    “走,走……”

    季风话还没说完,就听见途中有两人说道。

    “两位大侠,这阳春楼也乃淮北特色之一,不知二位可有兴趣?”,那位男子说道。

    没想到,他还一下点中了季风和长空两人的心事,于是他们便爽口答应。

    “好,正有此意,咱们走”

    三人来到阳春楼,就发现门口人满为患,有许多人被三仔拦堵在了门外。

    “想进去的先交十两银子,否则就只能站在门槛外啦,难道你们想错过这次难得的机会一睹蓝色妖姬的真容吗?所以,银子就是你们现在做出抉择的最好的东西,错过可就没机会啦,大家欲进从速啊,机会不等人……”

    “嗨!又要交银子,这十两银子谁交的起啊?看来又没机会咯……”

    “就是,一次比一次多,看个容貌就得花十两银子,那可是我半年积蓄,会不会太多啦?”

    “没钱你还来?舍不得钱,就回家看你家的老母猪去,别再这里挡爷的财路,去去……”

    季风和长空在门外看着三仔一边收银子,一边驱赶着一些没钱也来凑热闹的客人,样子粗俗,一副唯利是图的嘴脸。

    “嗨!还是你们进去吧,我可没那么多银子”,那位陪同季风他们一起来的男子也一头沮丧的离开。

    “长空,咱们进去”

    “嗯”

    长空和季风两人各交了十两银子给三仔,于是被请进了阳春楼。可是一进里面,真是不看不知道,竟然还有那么多人愿意花十两银子来看蓝色妖姬姑娘,只见里面依然人满为患,十几个阳春楼里的姑娘招呼都忙不过来,一会这里倒茶,屁股还没坐热,又要被使唤到另一个地方,又是陪酒又是作笑的。

    里面的男子个个财色酒气,一副陶醉于美酒佳人,连自己是谁都分不清的弥漫酒色之中。

    “哟!两位爷怎么不里面请啊?”此时鸨母一脸浓妆艳抹手提绣帕的站在季风和长空的面前说道,这一下着实把他们吓一跳,他们还以为,这盛名遐迩的阳春楼还有这般又老又丑的女子,都差点作呕。

    鸨母似乎看懂他们的意思,瞧眼就知道他们面生,不是本地人,于是她解释道:“我是这里的鸨母,她们的妈妈,招呼不周还请见谅,今天人太多了,不好意思,两位里面请吧”。

    季风和长空摆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在鸨母的带领下来到了一桌空位,虽是有些偏,但好歹还能坐下。

    “春卷,妖媚……招呼下这两客人,别怠慢了”,鸨母喊道。

    “来啦……公子酒我给你们满上,你们还需要什么吩咐吗?”,妖媚扭着水蛇腰般,提着一壶酒来到季风他们面前,边倒酒边问道。

    “这蓝色妖姬什么时候登场?”长空迫不及待的问道。

    “哟!姐姐啊,她还要好一会呢,这女人化妆不是得花好长时间吗?尤其男人们觉得越是漂亮的女子,她就越显得虚伪,这妆啊就化的越久”

    “这是为何?”季风不解的问道。

    “正所谓,一白遮三丑,这妆要是化不好,岂不是让你们失望?”

    “胡扯”,季风随即端起酒盏一口就喝掉了。

    “公子我再给你倒一杯”

    “不用了,你下去吧,我自己来”,季风有意提起酒壶自己倒了起来,气得妖媚憋着气的离开了。

    “蓝色妖姬,蓝色妖姬,在你们眼里全是她,她有什么好?再过几年人老珠黄了,看你们还喜欢不哼!”,妖姬腹诽道。

    此时阳春楼的舞台中央,徐徐走来一位身穿蓝色轻绡,轻纱遮半面,发髻朴素无华,只是侧插了一根银色的连珠发簪的女子,旁边还带着一位八九岁左右的小女孩,样子玲珑可爱,怀里还抱着一把琵琶。

    “烟儿”

    “嗯”

    随之,烟儿开始弹奏起琵琶曲,那手指灵动的在弦上拨动着,娴熟的技巧,天籁般的音色,在蓝色妖姬妙曼的舞姿中,显得十分融洽。

    此时周围所有的男子都开始两眼傻傻的瞪着如此完美的画面,有的可真的所谓垂涎三尺,那哈喇子都可以装一壶了。

    季风和长空也不例外,这样的画面简直美不可言,两人静静观赏着,连季风手指握着的酒盏都还未放下,宛如那一刻时光停止一般。

    可是如此如痴如醉的画面却被一个不速之客给打破了。

    在人群中,忽然跃身出现一位男子装扮的女子,一下轻跃到兰雪儿的面前,二话不说就拔出藏匿袖中的短刀对兰雪儿不利。

    兰雪儿未防备及时,脸上的轻纱被那女扮男装的刺客用短刀给削落下来,也因此她的容貌一下显现在大家的面前,只是原本倾国倾城的容貌顷刻间多了一条带血的刀伤,原来那女扮男装的女子在她的脸上划了一刀。周围所有的男子瞬间哗然。

    但是这女扮男装的刺客好像并不只为毁她的容貌而来,好像还要取她的性命。还好兰雪儿会功夫,抵挡了几招,险些没要了性命。

    整个阳春楼此刻混乱一片,逃得逃,躲的躲,尖叫声嘶喊声混成了一片。

    见此状况,季风挺身而出,跃身飞腾,一下落到了那女扮男装的刺客面前,并一下抓住了她手握短刀的手臂。

    “住手”,季风喊道。

    烟儿此时被吓得躲到了一角,用琵琶做掩护着。而兰雪儿则身倒在地,脸上的伤也在慢慢流着血,看样子是被毁容了。

    春卷和妖媚看到兰雪儿现在的样子,她们没有幸灾乐祸,只是一脸的惊恐的双手捂着嘴巴,两眼瞪大,一副不可思议的惨状。

    “师妹,怎么是你?”,季风一下就认出那刺客就是他的师妹,名叫洛男,是个武功与他不相上下,且刁蛮任性,有点男孩子气的姑娘。

    季风实在不解,为何他的师妹洛男会出现在这里,更不解的是她还要取兰雪儿的性命。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