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亦有道之火奴童歌

热门小说

魔亦有道中卷 魔王重现澜风欲雨  第二十七章 童靖德被囚密室

章节字数:3094  更新时间:16-08-07 17:3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洛男来到驿站,发现里面好像没了什么动静,她走出驿站正好遇到一名驿夫,她问道:“丞相他们人呢?”

    “哦,你说冯丞相他们啊,他们一大早就走了”

    “什么?就已经走啦?”

    “对啊,他们的马还是我照料的,一大早就没见人影了”

    “谢谢啊”

    “不客气”

    回去的马车上,季风和长空同坐在一辆马车里,两人相对而坐,却久久没说话,季风侧着头似乎不敢正眼看着长空直面而来的眼神。

    “季风,你告诉我,那女刺客是谁?”

    “她是我师妹”,季风话语冷淡,不参杂一丝情感。

    “你知不知道是你的师妹害死了雪儿姑娘”,长空直逼问道。

    “这与她无关,你要是怪罪,就怪我好了,要杀要剐随便你处置,要是我季风敢有半句怨言,我就不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哼!你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人都死了,一切还能挽救的过来吗?”

    ”那你想如何?”,季风转过头看向长空。

    “丞相大人一直为你为心腹,这次他出现在阳春楼,还有你的师妹,你难道没有一丝怀疑?”

    “怀疑又能怎样?你以为就凭你我能与他抗衡?”

    “不管怎样,我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还雪儿一个公道”,长空说道。

    “哼!……”季风不再说话,冷哼一声。

    三日后,一行人回到丞相府,冯丞相命人卸了季风的兵器把他关进了密室。其实这密室就是一间秘密的囚牢,空间不大,关押三四个人却不成问题。

    季风被押至密室时他根本没有一丝反抗,也许跟他此刻心灰意冷的心情有很大的关系。

    “进去吧,季大人,好好的反省反省,也许丞相大人念你与之多年的相随,还会网开一面”

    季风被推进了密室,他斜眼看着那名丞相的手下,只是觉得他说的话甚是可笑。他知道以丞相的为人,只会对有用的人才会网开一面,没用的人自然会消失在他的眼前,就比如那个土匪头子,之前是他把他押进了这间密室,也是他在暗地里将他斩杀。

    如此血腥残忍的手段,而季风却充当着一名无情的刽子手,满手沾满了血腥味。

    正当季风朝着囚牢走去的时候,他陡然发现囚牢里不止他一人,走进一看里面躺着一身暗灰素朴的衣服,他眼神一转感觉这衣服似曾熟悉。只是那人,蓬头垢面,一脸埋汰,季风根本没能认出他的容貌。

    季风缓缓而入,站在了那人的跟前问道:“你是谁?为何会在此?”。

    只见那名满脸污垢的男子微微睁开了双眼看了一下季风。

    “你终于来了,我等到今天就是想在见你一面,我总算把你盼来了”

    “你还没说你是谁?为何要盼我?”

    “你还记得五年前,你曾经救的一个人吗?他叫童靖德……”

    “童……童靖德?难道会是你?”

    “正是在下”

    “你不是走了吗?怎么会……”

    “我根本跑不掉,又被冯丞相给抓了回来,一直就关押在此,如果不是想在见你一面,恐怕我早就死了”

    童靖德话语如丝,缓慢而底气不足,整个人显得极度虚弱,瘦骨嶙峋。身旁已啃的半个馒头已经发黑变质,明显他是刻意苟活暂留一丝性命。

    “原来丞相大人早就知道,还假装故意不知,真是阴险直至”

    “季少侠,童某奉劝你一句远离冯丞相,他可不是什么善善之辈,稍有不慎,便会取了你的性命。我童靖德苟活一世,我毫无怨言,只是没能再见我的家人,我死不瞑目,所以我恳请季少侠,即便我死了,能否将我的骨灰带回,与家人团聚。季少侠是个好人,老天会保佑你相安无事的”。

    “但愿如此,我季风若还活着绝不负你所托,将你的尸骨带回与你的家人团聚”

    “有你这句话,我童某知足了”

    “这是我为孙子童歌买的满月时的礼物,虽然时隔五年,这礼物还未送上,但是这是我唯一对他的寄托后于的希望,希望他平平安安,快快乐乐”

    童靖德从怀里掏出一块纯银打造的长命锁交于季风,季风接过看了看,不禁眼含的泪珠。

    想当年,如果他的父母还在世的话,他也不会沦落今天,至少一家人能在一起,生活和和美美,更不会有如今锥心的思念之苦。

    此时密室突然的打开,季风赶忙将长命锁藏于怀中,回头看去,发现冯丞相走了进来,身后还有长空。

    “季风如何?还记得他是谁吗?”,冯丞相一脸讪笑问道。

    “丞相大人既然都知道,为何还要隐瞒季风?难道是怀疑季风对你不忠而故意暗中调查?发现童靖德未死,然后将他囚禁于此,好让季风给个解释对吗?”

    “哼!季风啊季风,要不是念你是心慈手软,善且仁义,我早就不为你所用,没想到你还欺骗我,当年你根本就没给他喂药,你难道真以为我在骗你?”

    “这药就是使人发失心疯的药,你一滴也没给他服下,这是我从你的房间搜查到的,你还有什么解释?”

    冯丞相将那瓶药放在了案桌上,季风瞧眼便知,那的确是他藏在房内的那瓶。

    “是,那药我的确没给他喝,因为我不想杀人,哪怕只是普通的毒药我也不忍心”,季风不予否认道。

    “既然不忍心,那他后来服的药应该也是你给的吧?你给他的可是真正的毒药,难道你不怕亲手把他毒死吗?”

    “我……我也是一时情急,别无它法”

    “所以你现在还能再看到他,应该感谢我才对咯?要不是我,他当时可就真的死了,你岂不是要后悔一辈子?”

    “季风,有负丞相的厚望,是死是留但凭大人处置”

    “长空,你认为该如何处置季风?他的师妹可是杀了你心爱的雪儿姑娘,你难道不记恨与他?”,冯丞相面朝着长空问道。

    长空心想,好一招借刀杀人,这冯丞相就是想借雪儿之死,利用自己的怀恨来处决季风,如果自己为季风求情,自己的下场就跟他一样,但是如果处决季风,他又陷入不仁不义,毕竟这不是他的错,而且季风也曾救过他的命,所以他处于两难境地,一筹莫展。

    “大人,虽然雪儿之死与他的师妹有关,但并没有与季风有直接的关系,长空乃修道之人,不谈儿女私情,只是长空对雪儿的死感到惋惜,毕竟曾有一面之缘,她的美貌也的确让长空倾慕,人死如灯灭,长空一念淡然,不予一丝记恨。至于季风的过错,想必有他的难言,大人何不听他解释在另行处决也不迟”

    “嗯,长空果然远见,有智慧……季风,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只要你能打动我,我兴许还能网开一面,毕竟你是岳云飞的徒弟,我还能给些薄面”

    “季风无话可说……”

    季风的耿直,一直也为童靖德钦佩,不过当下时局,他的耿直也许会害了他,所以童靖德强忍着无力的身躯也要站起来,一步一步的扶着墙壁走了过来。

    “冯丞相,你害我害的还不够吗?我要怎样?你才肯善罢甘休?”

    “童靖德,我还真小瞧你了,五年来,你还可以留着这条狗命不死,你觉得这样活着还有意思吗?”,冯丞相问道。

    “死又何难,只是死不得其所,便死不瞑目,季风虽救了我却跟杀了我没有任何区别,所以你指责他也没用,我不会对他心存任何感激。五年来生不如死,日日夜夜想着自己的家人,那种滋味,你忍受过吗?季风如果你还有愧于我的话,就杀了我,兴许我还会感激你,如果你还这般懦弱,不敢勇于面对,我就算死也不会饶恕你,你动手吧,让我死的痛快一点”

    季风此时与童靖德两眼相对,他知道童靖德说的并非真话,但是有一点却是,他是要季风杀了自己,那种恳切的眼神直逼着季风,季风实难听从,因为他真的实在不想在杀人,不想满手血腥的晚上睡不着觉,脑子里全是枉死的冤魂的纠缠。

    “季风还不动手?我宁愿死在你的手上,也不要受辱的活着,你就成全我最后的希望吧,求你了,季--风”

    “给他一把刀”,冯丞相命长空把刀给季风,想看看他的反应。可是季风蹙着身子,双手动都不动的垂着。

    “季风,你为什么还宁顽不灵”,童靖德双眼瞪着季风,眼神里显着对他的几分失望。

    可是季风仍然无动于衷,颤抖着手,让他显得有些失控。

    “我做不到,我真做不到”

    季风不忍对童靖德下手其实另有原因,因为看到童靖德让他想起了他爹,有着相似的遭遇,相似的命运,如今还要自己亲手解决他的生命,换做其他人也许也做不到。

    但是此时的童靖德只要一种解脱,在他已然毫无牵挂的情况下,解脱是他最好的归宿,但是只有季风才可以让他如此安然,所以他没得选择,也必须做出抉择。

    童靖德接过刀,却把刀把握在了季风的手里,一使劲,刀锋刺进了自己的胸膛。瞬间血流汩汩,童靖德释然一笑的倒在了地上。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