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江湖风云起  第十八章 华山论剑(上)

章节字数:3278  更新时间:16-04-05 08: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与小村落的安逸祥和不同,华山风云又起。元胤推断近期江湖中如此多的风波事乃有心人幕后指使,可这有心人究竟是谁,元胤他们又无法说清。元涵劝慰众人耐心等待,等那狐狸尾巴露出,却只换来阵阵冷笑。元涵气恼:“诸位若无良策便只能等,一味的刀剑相向,落入有心人圈套,那便真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了。”他深吸了一口气,抱拳向众人道,“华山论剑本是给各派后辈一个施展的机会,我们不要因为其余事而扰了盛会的目的。”

    “真人说的倒是轻松,你紫霄城无损无伤,哪能理解我们的心态。若你们的长老,”他瞥向元胤,“无缘无故被人杀死,你难道不思报仇,还能这般气定神闲?”

    “若我真被人杀了,”元胤倒不气恼,“掌教自然会为我报仇,不过掌教绝不会在事实未清之前便动手,干出那仇者快亲者痛的事。”

    “真人此话在理。”温芸摇扇道,“两位真人驾临华山,便是想化解各派纠纷。如今,那郑吉已然说出唐门猫腻,真人莫若以此入手,查个清清楚楚!”

    “温芸,你这话是何意?”唐方不满,“你是说这一切都是我唐门指使的?我唐门有此必要?”

    “有没有必要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事实。”温芸摇着扇子,“你们若真心无鬼,何不敞开门户让我们查个清楚?”

    “谁说要来查我唐门啊!”一个苍老的声音从众人身后传来。“小温子,这些年你长进了,眼睛都长到头顶上去了。”那老者坐在轮椅中,一幅大病初愈的模样。

    “三太爷,您面前我可不敢造次,那事可是紫霄城的文越查出来的,您若藏着掖着难免让众门派疑心。”

    唐三太爷砸吧砸吧嘴:“有本事,知道拿紫霄城来压老朽了。”他微微抬起眼,看向元涵与元胤,“紫霄城的掌教与长老还是我的晚辈,你觉得压得住我?”他鼻子里冷哼一声,“你们温家是越来越不会教育小的了,都学的些什么,仗势欺人,狗眼看人!”他抬起手重重地拍在椅手上,“一个紫霄城的小辈,查的东西做什么数?让那个文越出来,我有话问他。”

    “唐三太爷,”元涵恭恭敬敬行礼,“文越有事下山了。”他淡淡一笑,不卑不亢,“您有什么疑惑,问我就是。”

    “那事是他查出来的,话是从那青狐妖口里说出来的,一字一句莫不针对我唐门。我倒想问问掌教,你们紫霄城和朝廷有什么关系?”

    “紫霄城与朝廷并无关系。”元涵微微皱眉,“您是江湖前辈,我们自然尊重。但一些毫无证据的事,还请前辈莫要臆测。”

    “几支断箭便说是我唐门所为,那文越与郑吉一唱一和怎就不是证据,成了臆测了?”他冷哼一声,“你们要查我唐门,好,那就先查了紫霄城!”

    “喂,你这个老头也实在是无理取闹!”杨乾墨看不下去跳了出来,他非江湖人事,本就无所畏惧,“刺客行刺之时我与文越大哥一处,他见到的我都见到了,他推测的句句在理,绝非诬陷。况且,文越大哥也没一定说就是你唐门出了内鬼,只不过有这可能。”他耸起鼻子,“老头你百般阻挠,莫非是心中有鬼?”

    “哪里来的小鬼,在老朽面前大放厥词!”唐三太爷眼睛一瞪,一枚暗器便从指间射出。在杨乾墨身侧的濮冠群忙将他推开,拦下那暗器。

    “喂,你说不过人就要打人,什么东西!”杨乾墨还要再说,被濮冠群捂住了嘴,拉到身后。

    “唐三太爷,我这小兄弟不是江湖中人,说话没脑子,您大人大量,莫与他计较。”

    “你就是濮冠群?”唐三太爷细细打量他一番,又看了看唐永成,心中嗤嗤。“能接下老朽的镖,算你有些本事。”

    “晚辈并无能耐接了您的镖,若非您大病初愈,气力微微不济,晚辈已伤在这镖下了。”他谦逊有礼,让人找不到发火的苗头。

    “怨不得周士鸿要把阁主的位子传给你!”他取出断箭,“我听唐方说这箭的出处是你推测的。”

    “工艺制造的确晚辈推测,不知可有错处?”

    “你没有说错,只是你说出这箭的来历又刻意告诉文越,你这心中难道不藏猫腻?”他冷笑几声,“我知道你与老九的内人一直眉来眼去,小子,你的心思我还能不知道。”

    “请前辈自重。”濮冠群难得发怒,“我与师姐只有姐弟情谊,从不越雷池一步,您莫要污了我师姐的名声。”

    “心中无鬼,何必如此着急。”

    元涵元胤方才一直不做声,听得唐三说话越发孟浪,心中不齿:“三太爷,就事论事,还是莫要牵扯其他的好。”元涵言道,“唐门是否出了内鬼,我们不知道,这事由得三太爷回去再查。这毕竟是唐门内部的事,我们外人不便干预。”他朗声向众人道,“各位此次上得华山,究竟是想化解纠纷,还是要争个头破血流?刀剑之下,往往两败俱伤,还请各位思量!若各位定要在此处议出丁卯,我紫霄城无能,即刻带弟子回山,绝不参与!”

    谁都不想起这个头,谁都知道一旦亮了刀剑,想收回去就没那么容易了。日后,若真查出个幕后主使,那带头门派必遭武林唾弃,再无立锥之地。

    “我看诸位都不愿妄起事端,”元胤微笑道,“莫若便由门下弟子切磋,咱们静下心来观战,喝一杯茶可好?”

    送茶的不是华山弟子,而是紫霄城弟子。这些弟子将茶端到各掌门案前,轻声于掌门耳边低语,言说今夜戌时一刻掌门相邀,于华山议事厅有事商议。众掌门以眼示意,猜测有了什么发现。

    华山论剑是江湖小辈们扬名天下的最好平台。

    唐永成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他的母亲地位低下,他在唐门排位也不高,若能借此震慑群雄,日后才有资格参与机关堂堂主的角逐。他取出了从天机阁盗来的兵器。

    濮冠群这件兵器从外表看没什么新奇,就像一条鞭子。只是这鞭子的底部设了一个机关,按动那机关,这条鞭子的鞭梢便会连在一起,由鞭子变成一个大弹弓,藏在底部的铁球会射出来,经由鞭弦瞬间散成无数的小针,让对方无处可避。若此击不成,拉动鞭手底部的银环,这鞭子又会化作一把宝剑,剑带九刃,剑头可伸展,有长枪之利。若这鞭子被神兵利器砍断,也不要紧,还可以瞬间拆分,形成匕首。而被砍断的部分,只要其中机关未毁,主机关开动,副机关便会相互呼应,由手中的匕首牵引着,成了飞镖,攻向人身体大穴。当日他盗取机关被濮冠群发觉,拆了其中的珠子,于是他便有样学样也藏了珠子。只是这珠子和濮冠群的珠子不同,虽也能分散成银针却把不好力道,只有一部分能射出去,并且只能直射不能环绕。虽则如此,有了这些也已足够了。

    唐永成甫一拿出这兵器,天机阁众人便是一片哗然,大骂其不要脸。唐永成也不脸红,高声叫道:“这兵器是我唐门所制,你天机阁偏说是你们造的,四处宣扬坏我名声。若真是你们造的你们必知其中底细,能躲过这鞭子攻击,上台来我们斗上一斗,也让众英雄知道谁真谁假!”

    周士鸿听他这番言语气得直颤,他知道这兵器的厉害,众弟子怕是无一人能躲过去。他拉住欲上台的冠群,关切道:“你躲的过吗,别为了虚名妄送了性命!”

    “师父,若只是我的虚名,我不会在乎,可他现在侮辱的是我整个天机阁。我若不去,师父,日后江湖同道会如何看待我们,从此天机阁便会沉入地底,任人践踏!”见周士鸿依旧不放心,他温和笑道,“师父安心,我就算胜不了也必能保住性命。”

    唐永成猜到濮冠群会上台,他并不担心,他料定濮冠群躲不过这兵器的攻击,他笑得更加的狂妄。“今日我要好好教训教训你,挖出你的眼睛,让你不能再觊觎你师姐。”

    “唐永成,你辱我可以,不得辱我师姐!他是你的妻子,你坏了她的名声,于你何益?”

    “这种败坏门风的女人,不要也罢!”唐永成哼了一声,看向台下。几日之前他已令人将周玉琴唤来,今日她刚刚赶到,见她花容失色,唐永成毫不怜惜。他娶她就是看中天机阁机关制造之能,如今有这兵器在手,这女人已没多大用处了!天机阁下九流的门派,哪里比的上名门大派,待他在华山扬名立万,回去就休了这女人另娶豪门。到时,那些名门女子就不会再看不上自己了!

    唐永成见识过濮冠群的武功,他自认不是对手。明知不是对手还去硬拼,那不是智者所为。唐永成一向认为自己很聪明,所以他聪明地甩出鞭子,聪明地启动了机关,他要濮冠群死在自己所造的机关下,他要让他后悔投入天机阁。

    濮冠群会死吗?不会!杨乾墨曾感叹于濮冠群的双手,这双手实在太巧!如此巧的一双手又怎可能败在自己所造的兵刃下。

    濮冠群只是伸出了这双手。

    唐永成呆了,他看到那些射出的银针在濮冠群的手中慢慢收拢,重新变成了珠子;他看到那些珠子在空中炸裂开来又飞出无数的银线,那些线环绕着,盘旋着,就像那天燕竹轩车中飞出的金线,团团围绕,断人生路,绝人后路。唐永成挥起了鞭子,他想拉动机关,他不信就这样败了下来。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