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百姓苦难多  第二十二章 青冥

章节字数:3220  更新时间:16-04-21 08: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燕竹轩并不孤单,郭曜与秦风与他甚是投机,而方鸿晔也时常跑来与他说话。郭曜与方鸿晔似乎很不对头,两人见面就是吵吵闹闹。他们都是王侯子弟,一个不让一个,若不是郭曜情知打不过方鸿晔,这两人只怕早就争个你死我活了。

    对于眼前的纷扰,濮冠群视而不见。他只一心修着轿子,偶尔与秦风竹轩说上两句,大部分时候都是沉默不语。

    “冠群哥,你是不是有心事?”秦风问道,“你这几天都不开心。”

    “定然是为了周家大小姐了。”燕竹轩轻笑一声,“冠群哥猜不透她的心思,不知该如何应对。”他摇了摇扇,“当日周大小姐能挺身相护可见她对你并非无情,你与其在此烦恼,莫若直接问明意思,猜来猜去好不麻烦。”

    “竹轩这话说的对,感情向来都是剪不断理还乱的,最好的法子就是敞开心扉说明白了。”

    “你们两个才几岁,知道什么感情?”濮冠群轻拍两人的脑袋,“等你们真正遇上喜欢的女子再说这话吧。”

    “竹轩这般模样,世上又有什么女子配得上!”方鸿晔调笑,“像我这般的才配得上你!”

    燕竹轩从未见过这样的濮冠群,愤怒、暴躁、似乎要将人生吞活剥。他怒骂方鸿晔,似乎方鸿晔做了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方鸿晔懵了,他还从未被人这般对待过,他怒了,拔剑刺向濮冠群。

    “你们干什么?”燕竹轩射出金线,缠上方鸿晔的剑,而秦风则拦下了濮冠群。“冠群哥,方小侯爷只不过开个玩笑。”竹轩不明白,玩笑罢了,濮冠群何必如此动怒。

    方鸿晔更不明白,他原只想用那样的玩笑话引出自己的妹妹!

    “你们这种侯门子弟平日里玩弄妓女也就罢了,今日居然狎辱竹轩,你把他当做什么?他不是你的玩物!”濮冠群眼中似有寒光闪烁,若此寒光为剑,早已将方鸿晔洞穿。

    “我何处玩弄他了?若细究那话也当是我自贬身份!”方鸿晔冷笑一声,凤眼微眯,无限嘲弄,“你这般反应真是奇怪,莫非你被人玩弄过?”他大笑几声,“也是,你濮冠群论长相也算上乘,难说没被人玩过。”

    濮冠群脸色青白,幼年所受之难一直是他心中隐痛,这些年虽百般忽视,可又如何能真正的当做没有发生。再加前些时日在元涵元胤面前半真半假的说出这段往事,就好似陈年的伤疤又被揭开,暴露于阳光之下,被照得生疼!

    “方鸿晔!”燕竹轩拍出一掌,“你太过分了!”燕竹轩本善察言观色,他隐约觉得濮冠群真受过那般折辱。“冠群哥只是关心则乱。”他怕方鸿晔又要发难,忙连声抚慰,“你先回去,明日我去找你商议去京城的事如何?”

    “冠群哥,你不是说要送我一件兵器的嘛,我这就跟你去拿。”秦风也拉着濮冠群,与方鸿晔背道而驰,“没做好没关系,先睹为快嘛!”

    “竹轩,看来只能我陪着你了。”郭曜叹了一声,推着燕竹轩的轮椅将他送回房中。

    文越本想来此寻燕竹轩查问四方城之事,哪里想到遇到这样的情形。他知濮冠群隐痛,看他今日表现也就更加确定那日所言非虚,不免唏嘘感伤。文越收拾了心情,敲开竹轩房门,寒暄一番,切入正题。

    “四方城并无异样啊。”燕竹轩不太明白文越为何如此发问,但他十分敏锐,嗅出一丝不同寻常,“难道紫霄城以为今日江湖纷争与我四方城有关?”

    文越暗中赞叹竹轩的聪慧,他浅浅一笑,解释道:“那倒不是,只是我们观察出事的几个门派都存有青冥碎片,担心你四方城潜伏危机而不自知。”

    “青冥?”燕竹轩抚上发梢,每每他思考问题时总会下意识的做出这样的动作,“你所说的青冥可是一枚残缺的青红色玉璧?”

    “不错。”

    “父亲将他藏于密室之中,而密室乃天机阁所建,想来不会轻易被人盗出。”给文越续上茶,“一块残缺的玉璧罢了,有何玄机?”

    文越说出青冥秘密,只是隐去了江湖各派当年的残忍。燕竹轩嗤笑一声:“真是可笑。若果如此持有玉璧的几家将这东西合在一处不就可以寻到武功秘籍。那时大家分而得之,何必如此麻烦?”

    “大概人有贪心,总想独占。”

    “人有贪心是不错,可人也有自知之明。看持有玉璧的这几家,如今谁有那本事独拥秘笈?有本事取出也没本事守住,反会遭来灭顶之灾!”

    “等等等等,”郭曜直摆手,他指着竹轩画的图,“你们说的那个青红色玉璧我怎么觉得这么眼熟啊,我好像在哪见过。”他咬着手指细细想了想,忽然拍掌叫道,“我想起来了。”他拉着文越,“你确定那个东西只有江湖这几家有?”

    “是啊,掌教就是这么说的。”

    “你们那几家拼起来应该是块玉瑗吧。”他在竹轩画的图上勾勒着,“是不是这个样子?”

    “应该是的,我没见过完整的,不过依据华山派存有的那块推测应该是这样。”

    “这不叫玉璧,叫玉瑗。”

    “的确该叫玉瑗。”见文越不解,竹轩解释道,“玉璧是中心孔径小于边宽的圆玉,而玉瑗中心孔径则大于边宽。不过玉的分配罢了,没什么要紧。”

    “怎么不要紧!”郭曜瞪大眼睛,“这要全了根本不是玉瑗,是一块玉佩!我见过中间的部分,在皇帝的宝库里面。”

    “什么,朝廷也有?会不会只是相似?”

    “不会!”郭曜直摇头,“每块玉都有他特定的材质和纹路,打造好的玉佩更是如此,更何况这玉佩乃千年难见的玻璃种青红翡。那年我和秦风同时见到那块玉佩,惊为天物,绝不会记错。阿风还摸了一下,被老太监狠狠地骂了一通。”

    文越暗惊,若如此说的话,挑起江湖内乱最大的幕后黑手也有可能是朝廷。朝廷是最有实力也最有本事的。莫非朝廷授意闇玉坛执行这件事?不对,于朝廷来说闇玉坛这个打手的力量太弱,要选也该选中原大派啊。

    “你这又摇头又点头的什么意思?”郭曜凑上前。

    “多谢你告知这个情况,我要回去禀告掌教。”

    文越的话让元涵元胤吃惊不小。当年只传说青冥中藏有武功秘籍,朝廷要武功秘籍有何用?若朝廷取走中间最大的一块,是否就说明这青冥中还另有机密?“这种事只怕方鸿晔郭曜这些人不会知道,但若真是朝廷有意为之,我想有一人可能知道。”元胤深思道,“郑吉。”

    “郑吉?”元涵点了点头,“有可能,他是夜问的人,夜问是知道皇家机密最多的机构。他又出现于华山,难说不是接了什么暗令。”

    “文越,濮冠群与郑吉相交,你可以委托他帮我们打探消息。”

    文越的来意说的清楚,濮冠群沉默不语,良久才道:“朝廷机密他不一定会告诉我。”

    “你试一试,若打探不到也没什么要紧。”

    “我现在并不知他在何处。”

    “无妨,他伤势若好必回京城,那时你再行打探。无论有无消息,告诉我一声,可好。”

    “也罢。”濮冠群点了点头,“我听竹轩说他要随秦风同去京城,我便与他们一道吧。”

    华山论剑之后,各门各派各回原地,而竹轩则在燕飞鹰首肯后与秦风同往京城。濮冠群则借口郑吉所言朝廷召他修整密室之事与天机阁几个要好的师兄赶向京城。周玉琴原打算回家,周士鸿趁机让她随冠群同去京城,散心解闷,让这两人好好相处一番。

    “小侯爷,您既有心让小姐与竹轩公子相识,莫若邀他住到府上。”董必果笑道。

    “他不会住客栈,也不会住我府上。”方鸿晔回头看了一眼,“他一定会住进汾王府。”

    不得不说濮冠群是个极其细心的人。除了方小侯爷的人,其余人的饮食住处均是濮冠群在张罗。他记性甚好,竟能记得所有人的吃住习惯,每每安排妥当,让人无话可说。燕竹轩笑对周玉琴:“大小姐女中豪杰,想来这些琐碎细事从不挂在心上,若与我冠群哥互补,这家可谓里外妥当。”

    “公子说笑了。”周玉琴眸色黯淡,“我一弃妇,早不配与他互补。”

    “大小姐何故自贬如此?配与不配不当由他人说,也不当由大小姐臆测,”他指了指忙碌的濮冠群,“只看那人心中如何想了。”

    “天下女子万千,胜过我者亦是万千。”

    “天下女子万千,于他心中只有一人,此人胜过天下女子万千!大小姐请自思量,莫再辜负眼前人。”

    此时濮冠群走来,淡笑道:“师姐,你的客房我已安排妥当,靠里,在大师兄旁边。竹轩,你的房间在我师姐对面,与秦风同住,我在你们旁边。晚上若有事,敲墙壁唤我。”

    “冠群哥,我看你的房间当与孟师兄的对调。”他转着手中玉箫,“孟师兄是有家室的人,大小姐如今单身,晚间有事若唤师兄,瓜田李下,惹人闲话。”见周玉琴要辩驳,他又说道,“你与大小姐的事天下人皆知,避嫌别人以为虚伪,不避嫌别人方话坦荡。”

    “竹轩公子这话说的不错,冠群,你今晚就住我那间!”孟飞拦住还要挣扎的周玉琴,“这事就这么定了,师妹你就别再麻烦了,咱人多,没闲散客房调整。”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