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宵半  你的沦陷 我的甘愿

章节字数:3876  更新时间:16-03-24 12:3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在这场幻梦幻影的夜晚,每个人有着不同的轨道。在这个道路上扮演着或多或少的角色。

    “你知道吗,天上的星星有多少颗,残忍的眷恋就有多少?”程瑾从书上看到这句话,不由感叹,谁人不是这样呢?

    人生下来,被世间俗世纷纷扰扰。然后自哀自怨,当看透这个不成文的规则时,在人世间也存留不长,无力抗衡。

    那场晚会,确实为商氏的股票添了一把火。在这之前,商业人士不太看好这个年轻却从不露面的商林。尽管传言如同流星雨,多的眼花缭乱。传言中的商林现身,着实引起不小的轰动。暗里人大多知道,史老很是看中这位商业新贵。

    或多或少由轻视变的忌惮,也就造成商业圈的风向标。

    落地窗外的风景从草坪渐渐变成了高高低低的摩登大厦。商林依旧坐在轮椅上,眼神一片清明,抬头看看腕表,嘴角浮起不易察觉的笑。

    随即敲门声响起,“进”商林转动轮椅,改变方向。

    “商总,“王工河”的合同果然不如你所料,我们的条件,他们全部同意了。这是新的签约合同,您过目。”辛旭把合同递给商林,商林手指敲打在纸叶上,很认真的看了一会。

    抬头看向辛旭,眼里满是欣赏之意:“嗯,这次不错”

    辛旭其实也明白这次“王工河”的合同能签下,全靠商林宴会露面,还有史老的面子,不然这么一块大肥肉,早已被孟津庆他们几个老狐狸吞下了。

    最重要的是,辛旭始终不明白以前公司签比这更大的合同时,商林都不曾见过他。反而这次“王工河”他却露面,昭告天下他就是商林。其实不然,“王工河”那块地对他来说有什么特殊意义吧。辛旭给自己一个这么满意的答案。

    商林手指还在不断敲打,虽不着急,但是总有淡淡哀愁萦绕他的心头。他真的能为她买下那块地吗?她还能看到吗?商林缓缓闭上眼,空气中只有一丝呼吸声,全然听不到其他的声音。也许他还在期望,期望她还能站在她面前,笑吟吟的看着他。金色的阳光若有若无洒在她的头发,好似在梦境一般。

    程瑾坐在爷爷轮椅旁,轻轻捶着爷爷早已不能动的腿。爷爷拿着小锤子捶向后背,边笑边打趣程瑾:“再过几年,就该给人家捶腿了。哎,我这没用的老头子没人要喽!”

    程瑾听此,不由挑起眉毛:“呦,您还会没人要呐,前几年不是说,谁要我,这又不想把我送出去了?”

    爷爷捧腹大笑起来:“那是,我孙女张这么漂亮,肯定能嫁出去。当初也不枉我辛辛苦苦把你爸和你叔拉扯大。”

    程瑾心头一酸,不禁动容,趴在爷爷的膝头:“爷爷,不会,不会没人要你。我永远都在这里,我害怕你不要我。”

    爷爷宠溺的揉揉程瑾的头发:“不会,不会,只是我们家的阿瑾长大了,该嫁出去了。”

    程瑾不再言语,只是默默趴在爷爷的膝头,爷孙两人享受着阳光的沐浴。

    都说怀着心事,眉头的褶皱是难掩的。程瑾一直考虑是否接受商林的建议,把那幅墙给画上。

    思前想后,程瑾索性决定接受商林想法。毕竟不能拂了别人的好意,这点基本程瑾还是懂得。

    桌上的手机震动着,商林合上文件,翻开手机,来电显示的名字让商林的嘴角浮起。

    “喂”,程瑾听到熟悉的声音传来,不由心头一颤,急忙稳住心神。“商先生,我这个星期天才能回去。”商林听此,不由笑出声,明白她同意壁画的事情:“不着急,什么时候都可以,随时欢迎你来。”程瑾抿了抿嘴,不知该说什么,半天突出:“谢谢”

    商林着实被小姑娘家的那股天真憨劲感染,一直抿着嘴笑:“嗯嗯,没关系”

    电话挂上时,程瑾不禁松了一口气。抬头看看天空。

    这次无论如何,也要交给商林一个满意的答卷。

    像商林这么一个怪癖的人,他会喜欢什么样的呢?

    程瑾又想起《巫锦花》,眼神变得深沉。自从碰了史老的逆鳞,程瑾虽然不再对那幅画产生浓重的好奇,但还是放不下。

    程瑾端着果汁,突然发现书房的门掩着。不由推开门“爸?”呼唤几声,一点动静也没有。程瑾大胆踏进去,看到桌上的裹着牛皮纸的油画。把果汁放在旁边,开始拆开牛皮纸。

    牛皮纸一点一点褪尽,墨色的风景展现缓缓露出。

    整幅画全部露出来,不是风景,是个女人。是个年轻的女人,二十来岁的光景。眼神一片清明,不由让人看呆。侧坐在高凳上,展现出优雅身姿。不得说,学画虽时间不长,但是这幅画却是程瑾见过最美的,画里的人也是她见到过最纯粹淡然的美女。

    画工绝对不输当代大神画家,只是这副本应该摆在博物馆的奇作,为什么会在父亲的书房。

    尽管好奇,但是程瑾已经学会自己想问题。

    “在干什么?!”是父亲的声音,好似生气。程瑾一晃眼,手臂往后推,果汁倒在地上,应声而起的玻璃破碎的声音。“爸?”

    父亲绕过程瑾,把画收了起来:“伤到没有?”看向程瑾的脚踝。

    程瑾摇摇头,程父拍拍她的头:“以后不要这样了,那幅画……算了,看了也没有关系。反正也都是死过的人了。”

    “爸,你说谁死了?画里的女人?还是画这副画的人?”程瑾抓住了程父的话尾,逼问父亲。

    程父严声呵斥她:“少知为妙,出去。”

    程瑾不得不耸拉着耳朵,被程父赶出去了。

    所有的事情交加一起,是暗明里的交织线,构成所有不同的画面。

    于任何人来说,都是措手不及。

    与程瑾来说,理智与情感像是两个小人在打架,不停的争执。

    她一面对自己说,这次只是简单的画画,但是脑海中慢慢浮现的是他的笑,他的眼,他的嘴角。

    是不是一座城沦陷时,城主是否愿意选择自尽,还是做俘虏。

    她害怕了。

    她心尖在颤动,如同受到惊吓的鸟,不停的拍着自己仅存的翅膀。

    她不确定,自己异样感觉,是不是如预想的那般。

    她是选择自尽,还是他的俘虏?

    她没想过,从见第一面时,只是感觉他的身上太多负担,太多心累。但是很踏实,是一个女人的好归宿。

    但是她从未联想到自己也会如同这世俗般女子,沦陷他的温柔,他的眼,他的嘴角。

    这一切像不可告人的秘密,它见不得天光,她选择隐藏,选择藏在匣子里,沉淀在时光里。

    她稳了稳心神,拨通了那个号码。

    “喂,商先生,这个星期一我可以去到您那里吗?”

    商林看到来电显示时,很好奇,但听到程瑾礼貌疏远的声音,就更好奇:“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程瑾听出了商林感到的疏离:“没有,商先生,星期一我们说好了。”

    商林听出程瑾口气中固执的疏离淡漠,也不再追问什么,只是笑笑不说话。

    程瑾一直得不到商林的回答,不得开口询问商林是否再听:“商先生?”

    商林“嗯”了一声,不再接程瑾的话,他的无言,把仅存的空气变得稀薄,程瑾觉得快呼吸不上来。

    “您听着吗?”程瑾有些不太确定开口。

    “听着呢,我会在家等着你。”半天商林突出这些话,程瑾心里的石头总算落地。

    “嗯嗯,谢谢商先生,再见”程瑾的声音温柔但也简短,好似不想多说几句,又或者把自己当成洪水猛兽。

    念此,商林的眉头一皱,随即又舒展开来。嘴角又浮起来,回到那个温文尔雅的商林:“嗯,再见。”

    程瑾每次挂上商林的电话,都不禁舒口气。

    商林摆弄手里的文件夹,翻开看了一会,又兀自笑了笑。那个温柔如风的声音一直冲蚀他的神经,声音故作的疏离,还带着点紧张,实在让人太忍俊不禁了。

    商林摇摇头,不知该如何对待这只容易受惊的兔子了。

    你的沦陷,我的甘愿。

    重回校园,就有一大堆事情等着程瑾处理。但是想着商林壁画的事,就有些力不从心。

    散散看程瑾有些头痛,她整日忙的团团转,不见人影。

    等到程瑾天色近黑时,散散把书拍在程瑾的桌上。抱臂望向一脸迷茫的程瑾:“走走去!嗯?”

    程瑾无奈摇摇头,一脸苦笑:“这还有好多事情没干呢?很忙的,亲爱的。”

    “走啊,你天天忙什么呢?出去散散心。”散散拽着程瑾往门前去。

    程瑾抵不过散散的蛮力,只好与散散去散步。

    来学校这么长时间,看到远处天空橙红相间,不由感叹活生生颜料精心泼上去的。

    散散手插进口袋里:“怎样,大忙人,第一次欣赏学校的风景吧?!”

    程瑾低头吟笑,然后点点头:“确实,曾经想着享受生活,可是却没想到来到这里,遇到了好多人,好多事,改变了现在本应该有的状态。”说着,从散散手里抢来纯净水,自己咕咚咕咚喝了起来。

    散散朝程瑾投向鄙视的眼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轨道,但是也别忘了回头看看。”

    天空之城真的存在吗?这么美好的童话,存在与现实,还是梦里。

    天边美的仿佛置身于花海中,那些橙红色花悄然绽放着,这一刻心也淡然。原来天空这么美?爱情呢?是否如昙花一现?

    突如其来的铃声打断了一切绮想。散散掏出手机,看向程瑾自嘲到:“说不定谁给我告白呢?还是个陌生号码呢。”

    程瑾但笑不语,等待散散接电话。但是她看到散散的脸色猛然由笑嘻嘻变得有些严肃,散散也一直不语,大概对方讲了很久,“哼,你讲完了吗?!”散散半天吐出这一句,程瑾摇摇头,不由感叹,一直都是这个暴脾气。

    程瑾抬头继续欣赏风景,散散挂掉电话,眉眼间满是慌张与欲言又止。程瑾看她一副急忙的样子,故意把她晾一边,不言不语。

    终于散散忍不住,抓住程瑾的衣袖:“好程瑾,今天你先回去吧,我有些急事。”

    程瑾撇了撇头:“干什么呀?本来拉着我出去的人,却为了男朋友抛弃好友,重色轻友的家伙。”

    散散一副吃瘪的样子,着实逗笑了程瑾:“好了,快去,等回来从实招来,哪里来的男友。”

    散散拍拍程瑾的肩头:“亲爱的,不要想太多,本菇凉仍是单身,只是朋友出点事而已。我去去就回来。”

    程瑾推着散散,撵着她快走,一副嫌弃她解释的样子。

    等散散走后,程瑾一直散步到了操场。她躺在草坪上,双臂枕在脑后,不由出神。明天就要去商林家画壁画了,还想不出画什么才能让他喜欢呢?这么一个怪胎,怎么会存在于这世界的呢?

    橙色的云朵妖娆展现着婀娜身姿,不知怎么的,怎么这么像那副女人像的感觉呢?纯净,还带着点距离。

    商林从窗外看到程瑾的身影,不知道她在门口踌躇不前在想什么,静静的看着她的一举一动。好似一头猎豹,非常有耐心欣赏着即将入腹的美味食物。眼神中志在必得,以及淡漠都让人不禁寒颤。

    程瑾不知道该不该进去,她不是敢爱敢恨的红尘女子,她的犹豫断送了很多对她有利的机会。

    这一次迟早要进去,狠狠心跺跺脚,牙关一紧,走进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