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宵半  寄幽怀

章节字数:4500  更新时间:16-03-26 12:4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生活里的平淡,或许难过,或许平常心。程瑾对着墙壁默默发神,她不知道如何对待这份工作,是否应该有私心。

    她不应该这样,不应该对他抱有幻想。她没有勇气触碰他的内心,他的眼看不透,他的心也看不穿。

    窗台的郁金香依旧盛开着,娇艳欲滴。她转头看了一会,心里做了一个决定。

    窗外的由浅变深,晚色已深。程瑾抬头看看夜晚降临,换下外套,起身往外走。却不小心撞到门框,扶额汗颜。等缓回来疼痛时,低头发现商林看着她,她怀疑自己是不是被撞眼花了。

    揉了揉眼睛,却发现真的是商林眼含着笑意望着她。

    她不知道该怎样面对他突如其来的笑意,也想露出一个笑,却演变成一个哭笑不得的表情。

    商林看着她好似被撞傻:“怎么,蒙了,嗯?”程瑾听此,似乎清醒一些,点点头,却又摇摇头。这下,换商林哭笑不得:“晚饭做好了,下来吧。”

    商林转身要走时,程瑾蹲了下来,他知道她有话对他说,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听她说话。

    程瑾嘴角扯了一个勉强的笑:“商先生,我已经完成今天的工作了,我先回去了,再见,商先生。”

    商林听此,也不再挽留,顺着程瑾的意思点点头。

    李妈恰巧上来看见商林与程瑾僵持着,又见商林点点头。程瑾随身起来,却突然听见商林对自己说:“李妈,送送程小姐。”李妈听自家先生口气带着点不悦,也不再准备催促他们下去吃饭。

    伸出手:“程小姐,随我来。”程瑾跟在李妈身后。

    商林望着越走越远的背影,眼里模糊不清起来。当年的背影,也是这样的吧。他忘不掉那梦魇,也如这背影一般,是离开,还是伤害?

    程瑾头抵在车窗,看着这个灯红酒绿的城市。她同他一样,从不喜欢它的喧嚣,它的繁华。她从来没在意过什么东西,她在意的东西,也未敢奢侈能得到。

    她不是害怕,她只是没有勇气去追求她没有把握的东西。她的生活与态度一样,把自己困在一个盒子里。她不敢离开那个带给她安全的盒子,一旦离开,她不知道自己会遇到什么刺激的挑战。

    也不知道自己的生活掀起怎样的波澜,她也不肯丢弃自己的城池,来到给她承诺的城堡。

    更何况是没有承诺的城堡呢?

    窗外的灯火通明,程瑾浑身冰冷沾染了一丝暖意。他是灯烛,自己会是飞蛾吗?

    谁是他的飞蛾呢

    程瑾知道自己不是圣人,可是这世间又有几人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圣人呢。或许自己的反射弧长,说不难过倒也是假的。

    可是在这世间难得遇到一段风花雪月的爱情,谁又不向往呢。

    或许不曾奢望,也便不会有这么多的牵绊。

    商林看着墙壁的痕迹,虽看不出什么,但心里有种预想的蓝图。其实他并不知道在这面墙壁留些什么,总是看着空荡荡的,内心的难过如同潮水汹涌扑来。

    这些年她如同梦魇一般总在他的身边游荡,无时无刻提醒着他那些残忍而又令人眷恋的时光。手指放在轮椅上不停的颤抖,他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呼吸也变得粗重起来。

    整个身体都在颤抖,旧疾又犯了。

    他看着桌上白色的药瓶,想推动轮椅,可是身体由颤抖变得抽搐,双手无力的摇摆着。想喊李妈,音节卡在嗓子弹不出,声音只吐出喑哑的嘶声。

    轮椅因为商林的摇摆,突然重山压倒。口袋里的手机被甩在身体下,碰撞和商林身体的挤压,无意间拨通程瑾的号码。

    程瑾手机突然震动起来,来电显示竟然是商林。怀着犹豫接通电话,岂料那边传来商林刻意隐忍的嘶吼声,好似咆哮但又喊不出来。

    程瑾提着嗓子,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传来,但还是下意识问了商林:“商先生,商先生。”

    但是对方只传来嘶哑声,程瑾慌了心,不知所措,情急之下不得说出逾越双方彼此的关系:“商林,你等着我。”短短几个字,一段话,好似具有安神作用。

    商林真的呼吸不再喘的这么厉害,躺在地上的痛苦的眼神变得一片清明。

    他是孤岛里搁浅濒临死亡的海豚,这一刻他愿意相信她便是天边的一抹云彩,世间最后一眼,也是安心的离开自己心心念念的世界,只是当初已惘然。

    李妈送走程瑾后,也不再多嘴叮嘱商林吃饭,临走之前商林脸色不悦,也不好说什么。只是前半刻钟送走的程瑾突然风风火火冲进来,眉头紧锁,直冲楼上。

    李妈看这形势,楼上出事了。随即行动驱使预想,连忙上楼。入眼的却是程瑾抱着商林的头部,商林的身体不断抽搐,李妈赶紧抄起桌上的药瓶,塞进商林的嘴里。

    程瑾看着李妈塞给商林药片,趁着空当,要拨打120。李妈看此,抓住了程瑾的手腕,示意她不要打。

    程瑾看着人命危在旦夕,哪里顾得这么多,下意识挣拖李妈制止的手。李妈看程瑾执意不听,冲着楼下喊:“老冯,快去接王医生。”

    程瑾知道老冯是跟着商林十几年的老司机了,也不再说什么,放下口袋里的手机。

    商林模模糊糊看到了程瑾,浑身疼痛得说不出话来。

    他只看到程瑾抚摸他后脑勺硬硬的发刺,他只能感受到她温柔的双手,看到她洁白晶莹的面孔,好似上好的羊田玉,洁白无瑕。

    只是真的在幻景中,一切都显得不真实。然后只听到嘈杂的呼喊声,还有动听的声音,那是程瑾的。她来了,一个念头闪过,陷进了无尽的黑暗深渊。

    黑暗里闪出了一道光,柔和且安静,他看到一排排书整齐摆放在书架上。这么熟悉,熟悉得让商林忘却了该有的经历。

    “商林”轻柔淡寡的女声传来,一回头,是她。

    满心欢喜,真的是朝思暮想的人出现在自己的眼前。他看着她一步一步走来,走的缓慢,他的心被重逢的喜悦塞满,像是充满水的海绵。

    突然她停住了,回头一看,竟然是付斯。付斯依旧是那副势在必得的模样,不苟言笑。她看向付斯,满眼温柔,那是曾经的他以为可以天长地久拥有醉人的目光。可是,世事难料,他看不到了。

    他从未恐慌过,即使面对父母的离世,充满危机的公司,还有那场扑朔迷离的灾难。他于世的态度都是淡然面对,再多的悲伤被理智掩盖着。

    公司的整合,外界都不曾知道是谁拥有如此大的能力拯救这么破碎的大公司。这一刻,他慌张了,他看到付斯伸出他的双手想要拥抱他朝思暮想的爱人。

    她真的弃他于不顾,他正准备追上去,可是他发现他自己的双腿不能动。他坐在轮椅上,绝望的闭上眼睛。再次睁开眼时,她甜蜜倚在付斯的怀里,付斯的吻温柔的落在她的鬓角。

    刀般一样狠狠刻画在付斯心上,哪里在流血,他不知道了,嘴角有些潮湿,好似有些液体。他再次抬眼看面前,什么都没有了。怎么会不见了,他转动轮椅,他好不容易可以见到她,怎么会又一次消失在眼前。

    他四处寻找,满头大汗,可是远处传来一个温柔的女声:“两天没有醒了,我喂他两口水,全部吐出来了。”然后,一阵耳鸣,天旋地转。

    程瑾望着商林的睡颜,她第一次这么安静看着他的五官,拿掉金丝边框眼睛的他,锋冽中带点柔情。

    应该是女生心目中的斯文彬彬有礼的理想伴侣,她看不到他的深邃眼神,但是她能感觉到,所以顺着他的五官勾勒出弯曲的线条。

    她不敢碰,她害怕触碰到他的肌肤,还记得上次吃饭时他的触碰,一阵电流传遍全身。莫名的冷冽,莫名的触动,使她不敢轻易触碰他。敲门声应声而来,程瑾知道是谁,随即李妈进来:“程小姐您休息一会吧,您已经看程先生两天两两夜了。”程瑾摇摇头,对李妈笑笑:“没关系的。”李妈把手中的的银耳汤放在桌上:“喝点银耳汤吧,商先生有什么动静吗?”

    程瑾看着商林,满脸无奈:“两天没有醒了,我喂他两口水,全部吐出来了。”李妈也不好说什么,商林是她从小看到大的,程瑾这个孩子很是乖巧,两天辛辛苦苦照顾商林,一刻也不怠慢,对商林的情意也是明眼人能看出来的。

    只是辛苦了这孩子,商林能摆脱过去吗。谁又能说准呢,世事难料。华尔街,的确是商业残忍狼斗争的最佳场所,有点像罗马时代的斗兽场。

    有人在这倾家荡产,毫不例外也有人在这一夜暴富。这里有泪水,也有充满欲望的泪水。具有影响力的金融市场和金融机构,这里是证明自己能力的场所,也是厮杀充满血腥味的商业大亨最爱的地方。

    时代的专栏记者,封沫采访华尔街出了名的mr。wolf,他生生在华尔街杀出一条血路,为数不多的华人。

    但是他接受采访,但是不接受自己的照片流落出去。不过据传言,采访过的人无一例外称赞他,实在找不到很好的词形容他了。

    自从接到李妈的电话,他不敢相信,另一个‘她’又出现了。银灰色金属质感的手机在他的手中调了几个圈,门外有敲门声,随即金属质感的手机滑进西装的内侧口袋。

    窈窕的身影,端着咖啡走进来,放在桌上。付斯慢慢走在她的身后,深深吸一口气:“这么香,恩?”尾调‘恩’收的具有不可抗拒的诱惑力。

    美女娇俏的一笑:“回到中国,香气的美女多着呢,不差我一个。”满是调情的味道,薄薄的唇往上一勾:“吃醋了?”

    美女挣脱掉付斯的怀抱,调着笑走出去。

    今天本来采访挺好的,封沫什么都准备好了。可是关键时刻,竟然掉出自己好闺蜜的照片。实习老师脸色挂不住,也没办法发火,反倒是那个商业大亨捡起来,仔细看了一会。

    然后对着封沫笑笑:“以后不要丢了。”

    付斯接受一个采访,本来是不大乐意的,后来想了想,也算接受了。

    途中发生了一段小插曲,实习小姑娘从书中掉出一张照片,莫名捡起来,照片上的好像。清秀的面孔,弯弯的月牙眼,清淡的鹅蛋脸。

    这个人他莫名得想了解,他想知道。这种强烈的欲望,引发来他从未有过的好奇心。

    封沫的眼睛不知道为什么瘙痒起来,怎么揉一直很痒。

    封沫看看手机,没有未接来电呐。不出三分钟,手机铃声如雷贯耳,是封沫为闺蜜设的专属铃声‘千年等一回’。

    封沫装模作样的接电话:“您好,请问您哪位?”

    程瑾听到封沫这副样子,不得打趣她:“我是时代杂志的主编,希望封小姐看在贵刊的面子上,出任执行总监一职,还请封小姐考虑考虑。”

    封沫一听这番俏皮的话,绷不住了,眼泪都笑出来了。

    程瑾看着床上的商林,转身走到离商林最远的窗边,等待着封沫笑完。

    封沫锤了锤身边的大熊,一副扮严肃的样子:“每次你的电话一来,我的眼睛就好痒。”

    程瑾尽量把声音压低,与封沫对话:“得了,下次小的给大人您打电话时,先发个短信。”

    封沫好似从程瑾的声音中发现了什么:“你的声音怎么这么沙哑,你导师压榨你了,等我回国,我找他算账去。”

    程瑾不知说什么好,其实导师待她挺好的,只是这几天比较累,但是她不能告诉封沫,商林的出现,她并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便差开了话题:“你最近忙不忙呐?”

    封沫就是来向程瑾吐槽的,这一问不当紧,苦水如同源源不断的瀑布倒向程瑾。

    程瑾嘴角扬起,想起平日两人嘻嘻哈哈的往日情景,只是一段美好的时光我们谁也抓不住。

    很多快乐的时光,我们总是消逝这段瞬间,才会觉得那是美好的。

    封沫手势扬上前,嘴巴大笑:“你知道吗,我今天倒霉倒到外婆家。今天好不容易采访一位华尔街的大鳄,长的帅气多金哎。我找不到任何词语形容他,你知道那种感觉吗?”

    程瑾听不得封沫简述事情闷长,直接打断封沫的叙述:“亲爱的,讲重点。”

    封沫撇撇嘴巴:“真是的,好吧好吧,讲重点。大致情况是这样的,我今天采访mr。wolf,但是采访中出了一段小插曲。我的笔记本里你的照片不小心滑出来,本来我正要捡起来,谁知那个帅哥捡起来了,盯着你的照片足足看了30秒,然后非常礼貌用那种能迷死人磁性声音叮嘱我‘以后不要丢了’哎反正大概就是这样,我怀疑他对你一见钟情。”

    程瑾对封沫的猜测不屑一顾:“亲爱的,我对你的猜测无感。”

    封沫如同泄气的气球,想要鼓起程瑾的兴趣,但是费力也对程瑾刺激不了。

    程瑾听着封沫絮叨平常的小事,扭头看向被皎洁月光洒在商林的脸上。凌厉的五官线条,不知为何让人生出一种无力的怜惜。

    窗外的月光如同永不会垂落的轻纱,神秘带着点向往。

    眼睛的蒙上一层雾气,转身后那声音隐灭在一望无际的荒野中。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