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宵半  纺番念

章节字数:2514  更新时间:16-03-29 09:1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距离程瑾离开商家不过一个星期,每日度日如年。眼神总是飘忽到手机,那里的黑屏好似浩瀚宇宙里的黑洞,把程瑾细碎的目光全部如数吸来。

    她在期待,她自己明白,她在警告自己不能这样好似得了失心疯,理智哪能战胜汹涌而来的情感。

    商林这段时间也忙坏了,只是每晚入睡,那清秀的鹅蛋脸,及肩的长发,俏丽的面孔悄悄走进脑海。

    他自嘲或许真的忙累了,总是会想起那个小丫头。本是不应该的想法,甩甩头想把这种荒唐的想法甩到角落里。

    李妈知道商林每日早出晚归,每天晚上熬了老鸭汤,为商林补补身子。门外声音应声而起:“商先生。”商林知道又是李妈精心熬制的老鸭汤,虽然不爱喝,但也是李妈一番苦心熬制而成:“进。”

    李妈的脚步声很轻,放在商林床头。本应该悄悄离开的,她不明白程瑾最近怎么了。

    一个星期都没有见到人,便多嘴问了一句:“商先生,程小姐最近都没有来了。”

    商林眼神的光芒暗下去,脸色还如往常没有任何变化:“最近她比较忙,过一段时日应该就来了。”

    李妈得到一个答案,便点点头,不再言语,走出去了。其实李妈知道,那日程瑾的眼里快溺上来的泪水,商林的脸色。

    必是发生什么事情,但是她想明白程瑾以后会不会来,这么好的一个女孩子,商先生错过了真的找不回来了。

    但听到商林的回答,两人以后定会有所牵连。锅里面的老鸭汤还剩一些,盛进碗里,封上保鲜膜,明天商先生也可以喝。

    封沫的电话真的是午夜凶铃,就连散散都被惊醒,连声问:“怎么了,阿瑾。”

    程瑾披上外套摆摆手,示意没事。散散看见程瑾挥手,也不再说什么,重新倒在床榻上。

    “喂,怎么了,大半夜午夜凶铃呐。”

    程瑾抱怨着自己的不满,封沫挠挠头忘记了两人之间的时差,一时太过激动,没刹住车:“本姑娘就是大半夜找你,怎么着了。恩。”

    程瑾被封沫这么一吼,本就挺迷糊的,立马就精神了:“封沫,你吃错药了吧。”

    封沫也不含糊;“你知道吗,我按照你的方法,果然他不见我。但是依照我小时候偷人家西瓜的出神入化的开挂技能,打探到神一般的消息,两个星期以后,mr。wolf秘密回国,媒体都不知道。至于酒店当然就是希尔顿,这次这么低调,定然必有阴谋。只是要辛苦你了,我在美国这边也回不去,你帮我在酒店里守着,好不好?”

    程瑾一听脑袋好似肿了几个冬瓜这么大:“亲爱的,我根本不知道他本尊张什么样子好吗?”

    封沫明显肾上素飙高,这点小问题压根不算什么:“丫的,我给你发照片,上次采访时偷拍几张,独家密照,找都找不到。”

    程瑾在门外接电话早就冻得颤颤巍巍,敷衍了事的心越来越强烈:“行行行,我在外面接电话呢,早就冻成冰雕了,放过我吧。”

    封沫一听程瑾同意这件事,肾上素飙到300了:“好,一言为定,等你的好消息。”

    封沫这句话还没有说完,电话以秒速挂掉了。封沫在另一边洋洋得意,这次不准备放过程瑾了。

    心里的大石头算是落下了,心情是真的舒畅呐。

    贩梦为生的人如果有一天不再有梦,又该何去何从。

    茫茫人海里,谁又该寻找到自己合适的位置呢,又应该不再有所顾虑呢。程瑾不是个矫情的人,就是最近又矫情,又多愁善感。本来进入市中心,想去看看市中心打探酒店地形,到时候方便行动。

    谁知还没探虚实,一个电话如同雷公降临一般,恍如春雨毫无声息。

    是史老,程瑾实在搞不明白,自从上次唯一主动找过他,怎么就纠缠上了呢。虽说是亲爷爷,生养的感情都没有,何来好感呢?

    电话那头一副依旧威严的声音:“小瑾,这个周末回家一趟。”

    史老的一句话把程瑾雷的外焦里润,‘回家’这个词,好像不适用与两人之间的关系吧。

    把程瑾彻底炸的迷糊,只知点点头:“嗯嗯嗯嗯。”

    谈话结束,程瑾才算反应过来,这算什么事呐,回家,开玩笑,我家在K城呢。

    不满归不满,还是要去的,至于要干什么,鬼知道。商林依旧看向高台的伍温方,不得不好笑起来。

    这年轻人真是意气用事,身体真是毫无担忧,年轻真好。

    看了手腕上的秒针不断在转动,时间该到了,与史老约定的时间到了:“陆靳,走,到时间了。”

    陆靳抬头看了一眼伍温方,这是第一次商林这么早走,不由惊讶,可是伍温方还在那里,不怕被说吗?

    商林看陆靳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不由笑笑:“怎么,这么眷恋这地呐?”

    陆靳看商林还有打趣的精神,也不再说什么,推着他往前走。

    伍温方盯着离开的身影,一动未动。

    商林看着史老家的蜿蜒小路,老人家就喜欢这样细生活的方式。

    果不其然,门口早就候着人了,只是这次三个人候在门口。有其他来客吗?

    不容多想,史老就站在门口:“这蔷薇花怎么样?”

    商林注意力被转移,点点头:“确实,很茂盛。”

    史老不再说话,眼神里满是无奈,转身进屋。

    陆靳依旧在后面推着,跟在史老身后。商林当然不会相信,自己的回答惹史老不快,只是这花恐怕不是欣赏,是寄花思人吧。

    他与风静老太太的风流爱史,私下都明白,随拿不上台面,但大家忌讳着史老的权利,对这件事不敢妄肆大刀阔斧谈论这件事。

    不解的事恐怕是商林对风静老太太有一定了解,在她临终倒计时两年的时间,她从来不喜欢蔷薇这类花,她甚至不爱花。

    只怕这蔷薇思的是另外的女子吧,花语真是奇怪的解释,隐晦的爱意,任谁也表达不出来。

    史老的茶艺向来不输旁人,娴熟的技术,流水温润无骨,浇在白瓷杯中。不知为何,他拿着滑腻的白瓷杯,竟会怀念那晚程瑾羊脂玉般洁白皮肤,上好的手感,好似苏州的丝绸,怀念至极。

    门外的声音惊动了商林的遐想,不出一分钟,管家后面跟着一个熟悉的身影,伍温方。

    他撇到商林时,商林正细细品茶,对他的来到恍若之然。除了惊讶,他还想不到其他能够形容自己心情的词语。

    昨天晚上,父亲找他谈话,说史老邀请他。史老这样的,父亲都只是望着,不想自己的犬子竟会被史老青睐。

    任谁都是欣喜的吧,千算万算,竟算不到刚刚打过照面的商林也在这。

    惊讶归惊讶,毕竟礼貌还是要讲的:“史爷爷好。”

    史老笑笑,眼神里赞叹之意不绝如此:“坐”。

    史老早就看出两人之间的不对劲,微微眯着眼,品着茶。

    这边伍温方屁股还没焐热,就看到一身运动装,马尾辫摇摇晃晃的一个清秀的女孩子进来了。

    管家在身后跟了上来了:“大小姐来了。”

    程瑾本就闯进来时,看到商林时,这些日的思念早就化成泪水想要流下来,商林也望着他,眼神里的细碎光芒闪闪发光。

    两人之间很是奇怪,明明什么都没有,但还是禁不住想念。

    谁知管家又把她心脏震了一把,生生把眼泪收回去“大小姐来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