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宵半  桑中河【下】

章节字数:4292  更新时间:16-03-31 09:2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预期的时间早已过了一段时日,天边的未央翻露出淡红色的云翳,眼睛有些苦涩,始终瞪着眼睛,早已疲倦不堪。

    按理说,这样的主应当来时很是显眼,看了一天的人来人往,始终没有熟悉的身影出现。断不能说没来,一个商人而已,就算是名人,未必像娱乐圈的明星一样遮遮掩掩,全副武装。

    可不见身影,自己也就无奈了。程瑾看了一眼手机,始终没有封沫的来电,不禁着急起来,但定不能乱了阵脚。

    抬眼间,门口进来一个美女,长卷发配上婀娜多姿的身材,论是谁也挪不开眼神吧。每段美好的事物都应该去放在心间上欣赏,奈何美女身着职业装,一看就是职场中人。职场上的女人一直没有人敢轻视,更何况有所岐想。

    思索了片刻,看向美女的身后的门,果不其然,是他,等待了一天的人就是他。没有身着想象中的西装,确实一身休闲装,举手之间泛着淡淡的礼让。

    面部虽然没有任何表情,却显得如此和善。更不可思议的人,他身后没有一个人,只有他与那个窈窕美女回国。

    他的身影越走越远,虽然封沫叮嘱跟着他,但片刻思索后,不知是否背离初衷。毕竟只有一男一女,容易擦出火花,自己跟上去不知有驳伦理,窥探别人的隐私,倒不是个好习惯。自己在这里挣扎,回头看人早已飘出视线之外了。

    摇摇头,不再准备费自己的脑细胞,明天再来观测观测。只是封沫不明白的是,这么厉害的一个华裔,又怎会在国内不受关注呢。虽然真真切切看到他本人,但还是不免惊讶了一把,世间在商界拼的一把手,风姿韵态又及不与常事男子的人又是什么样的呢。

    无论如何,好奇心断不能拿来实践的,只需藏在心里如同夕颜一般兆言而落。

    工程已进程大半些了,这些时日商林的监工着实起了不小的功效,已初具规模。陆靳看着商林的嘴唇有些泛着白,还带着点干裂,便临时起意去旁接了一杯温水,递给商林。

    商林看着眼前的水,虽然不渴,但到底不能拂了陆靳的好意,顺势接下来。

    却不怎么,尝着这水有些微微甜头:“到底是水,茶也比不上的解渴之物。”

    陆靳笑着点点头,可话里头却有些反驳之意:“两者各有千秋,茶是用来品的,而水自然用来解渴。”

    商林眼里满是笑意,微微颔首:“他站的也久了,再接一杯水吧。”陆靳知道商林指的是谁,自然是伍温方。

    虽然这不是夏日,不似骄阳火辣辣,但毕竟时间长就会灼人,只怕那女孩子这样的天气也不敢大街上晃荡,涂上一层厚厚面霜才罢。

    伍温方的眼神越发灼热,这等造价的工程应当不差,必是一番心思才能铸成。豪情壮志于任何一个年轻男子足以热血沸腾,蓝图好似就在眼前,任谁又不激动呢?

    “伍先生。”到底是商林调教的人,连那几分气度拿捏得恰到好处,处事不惊,遇事不乱。伍温方细细琢磨陆靳时,陆靳早已把杯子放在桌上,转身离开了。

    商林望着杯中清澈见底的水,尽露出耐人寻味的表情,天气于自己来说算是好天气,于程瑾也必是好天气。眼神里细碎的温情早已出卖商林的心思,被远处的伍温方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程瑾对封沫的话谨记心中,日日观察,可总归没有到心底防线突破的地步。只是在大厅中匆匆撇过几眼,整日墨镜未摘下过,也从未穿过西装。

    更为惊奇的是,那日的窈窕女子只出现过一面,便不见人影。原以为他是个私生活糜烂的人,看来不是想象中那般,倒和商林一样生活里简洁干净。

    程瑾自从那次不愉快的相遇之后,到也顾不得太多,只恼恨这人的影子的挥之不去。程瑾不太喜欢这种东躲西藏的动荡感,观测mr。wolf这些时日的动向,是时候动手了。

    也顾不得隐私,毕竟这种事情早早得以解决,才是唯一解放自己的出路。

    大堂的嘈杂,已让程瑾乱了耳目,眩晕感充斥着周围。随即摇摇头,算是振作其精神,眼睛一瞬不瞬望着人群。

    可是这次好似失了算,天边的阴翳从东边席卷而来,抬腕一看,时针正缓慢挪移到12的位置上。六点一刻,这早已就应该回来了,却一直不见人影。

    程瑾狠下心,再等一段时间,可是这一等不当紧,困意眷上心头。眼前的人来人往变得模糊起来,声音顺势变得安静下来。

    为了这次的捕捉计划,程瑾每日早晨五点起来,日日如此,定会感到困意。这一睡好似缓解这些时日的疲劳,自然就有些沉。

    “小姐,小姐,小姐。”程瑾感到有人摇着她的肩膀,打扰自己的美梦,但不得不醒来。朦胧之中,眼前出现一个清秀女孩子的脸,等到睁开眼睛却看到原来是这里的大堂经理提醒她这里不能睡。

    程瑾听着她的叨唠,不甚在意,看着腕表,竟然九点了。怪不得大堂经理摇醒自己,再回头看着大厅,只有零零落落的几个人再攀谈。

    程瑾懊恼自己这一觉不当紧,他定是早就回房间了,这次计划泡汤了。看向沙发里的包,正准备走,却看到契机出现。

    他依旧穿着休闲装,只是没有戴着墨镜,有几个工作人员向他说:“付先生好。”他依旧含着笑点点头回应问好,这是程瑾跟踪他这么长时间第一次看到他的眼睛,虽然隔着很远,但依旧能感到他眼睛里的温度。

    程瑾想也没想,立刻跟上去了,他在等电梯,自己断然不能贸然与他坐电梯。只有等待契机,赌一把了。程瑾老早就有听过封沫说过这个年轻新贵,最喜欢的数字就是:4。程瑾想着四楼也不算高,看着安全出口,狠心咬牙冲进去。

    也不知是不是自己太过幸运,她看到他在开门,此时不带更待何时。她学着酒店的工作人员称他:“付先生,留步。”

    付斯不敢想,也不敢望,一回头竟然看到了她。付斯知道自己被一群老同学灌了好多酒,但还算能控制自己行为的,可是这一幕。

    是醉酒的幻觉,还是真的她回来看他了。她离开几年,他就日日笙歌几年,心里的烂疮就腐朽来几年。

    这一幕是真是假,他看不到,他在害怕,害怕自己忍不住冲过去把她拥进怀中,她如碎片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这一刻他真想落泪,苍天有眼,此生竟能再见到她一面。

    程瑾看着他的悲喜交加的模样,有些害怕,渐渐退后。她实在不明白封沫不是说这个付先生是个不易于把表情放在脸上的人,这一刻她有些质疑封沫的阐述。天知道,她有多害怕,天色这么晚了,她有些退缩,赶紧跑路。

    付斯看着她的表情有些害怕,一步一步往后退,他决不再允许她离开了。程瑾转身之际,身体被搂进怀中。

    大脑空白一瞬,身体被迫转过来,程瑾意识到事情的危险性。浑身用最大的力气离开他的怀抱,毕竟男女力气悬殊较大,就算是程瑾用尽力气,也撼动不了付斯一分一毫。她本以为他面善和,是个君子,可奈会看走眼,明明骨子里分毫不差是禽兽。

    付斯知道她在挣扎,这辈子心死过一次,现在好不容易有了点温度,又怎会舍得放开她。他的身体在颤抖,低头看怀中的人仍在挣扎。

    不由痴痴笑起来,洁白无瑕的面庞,圆润入珠的耳垂,付斯衔住她的耳垂,细细研磨。程瑾感到耳垂一阵酥麻,好似天雷打下来,震得程瑾浑身颤抖。

    程瑾从小到大,都没有受过这样的待遇,眼泪滴滴答答流了下来,挣脱不开。付斯感到脖子间有些潮湿,怀中的人正在哭泣,心里一阵痛袭来,把程瑾抱得更紧了。

    “你放开我,我要报警。”程瑾用手臂抵挡着两人的距离。付斯听到‘放开’两字,眼睛里充满了嗜血,拖着程瑾进屋。

    程瑾明白一旦进屋发生了事情,自己必定死路一条。她开始嘶叫,渴望有人能拯救她,走廊上没有任何人,只回荡着自己撕裂的声音。

    付斯把怀中的小兽放在床上,奈何她要挣脱开来,付斯一气之下把门反锁起来。付斯看着她充满泪水与恐惧的眼睛,心头一紧:“乖,我去冲一冲澡,等我一会,乖。”付斯忍不住动情,在她的眼睛吻了一下。

    程瑾抬头看着付斯进了浴室,掏出包中的手机慌忙之中拨通了商林的号码,声音充满了颤颤巍巍:“商林,快来救我,我在希尔顿408,快来救我。”

    商林听着李妈的叮嘱,不要熬夜,别把身子骨折腾坏了之类的话。却看到程瑾的来电,莫名其妙觉得高兴,心想该不会花茶晾好了。

    可是接到电话,却听到程瑾哭泣以及求救的声音,来不及多想,她有危险。“李妈,备车。”商林的声音带着慌张,李妈自然不知道怎么了,但是必是出事了。程瑾看着窗户,完全落地窗,根本逃不出去。天知道,这个付先生竟是如此,她不敢多想,只知道自己在劫难逃。

    心中唯一的盼望便是商林,她不能报警,一旦报警,封沫在美国就完蛋了。

    浴室传来的水声,突然戛然而止。随之恐慌与绝望蔓延心头,程瑾不算什么有勇有谋的女子,可到底也算有些头脑。

    现在如果跟他硬来,吃亏的必然是自己,不如先顺承他,捋顺他的毛,才是正道。手机不断在震动,付斯推开浴室门看到她安静乖巧的坐在床边,眉目被橙色的暖光打射的异常温婉清秀,心头一动。

    凑上前去,想要亲吻她,岂料她的一个闪身,把这个吻拒绝远方。付斯一愣,又笑意盈盈:“你也别恼我,天知道我有多想你。”

    程瑾本就害怕,听到他这番告白,心头更加微颤,压根两人就不认识,上来就来这样一句没羞没臊的话,任谁也无法承受。付斯见到她,心都是浮上来的,又哪来在人前的温文如玉。

    更见不得她有任何不快,既然他靠近她,她不高兴,那他就坐在沙发上。程瑾感觉他离自己的距离很安全,但并不一定能保证他不会像刚才一样像禽兽对她如此疯狂。

    付斯望着眼前日夜思念的人,心底没有反应倒是假的。心底早已如潮水汹涌,无奈她反感他的靠近,他在隐忍。

    程瑾看这主不再像刚才一样动手动脚,心想估计平静下来了吧。既然已经平静下来,那自己也好开口离开。

    程瑾不得挪动自己,用非常平静的口吻试图与这位付先生沟通:“付先生,今天很晚了,我得回学校。”付斯原本就不想放开她,岂料这句话中了付斯的死穴。

    程瑾抬头看着付斯慢慢走来,眼神里满是不耐烦,正要抬臂阻挡他突如其来的拥抱。但是付斯的做法更让程瑾不可思议,不仅是拥抱,直接来个公主抱,把程瑾抱进浴室。

    程瑾自然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声音好似海绵一样堵在嗓子口,想求救却又叫不出来,真真切切感受到绝望。

    滚烫的泪水划过冰凉的面庞,心中有万千中绝望呼救商林能来。谁知付斯突然在她的耳边邪魅一笑:“又不是要做那事,只是想帮你洗洗就可以。”

    程瑾听到这句话,浑身上下冰凉感更加浓烈。付斯把她放进浴缸,眼前的人仍在挣扎,想要触碰她,却被她一巴掌甩向另一边。他知道她在抗拒,不得不小心安慰到:“以前就喜欢缠着我,让我帮你洗澡,你身上我那没看过?”

    程瑾听到这句话,瞪大了眼睛,自己压根不认识他,从未谈过恋爱,又何谈被人看光身子之说,这人铁定认错人了。可是他的眼神一片清明,也不算迷糊,又怎么可能认错有过肌肤之亲的女人呢?

    她摇晃着他的手臂,试图纠正他:“我不是你说的那个人,我叫程瑾。”

    付斯听到这句话,赤齿一笑:“又骗我,离开我这么久,迟早被你折磨疯。”

    程瑾看压根沟通不行,脑袋都快要大了。

    她不知道自己在深入虎穴里能做什么解救自己的事情,唯有等待商林,可是对方快把自己吞入腹中,自己的盼望是否会变成绝望。

    付斯的眼神微有闪烁,他在迟疑甚至有些犹豫,他明明记得她难过不情愿时,她的嘴角也是弯的,仿佛她从来不会生气。

    可是眼前的她,这真是她吗?他在质疑,难道自己醉的糊涂,竟然连自己最爱的人都会认错。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