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宵半  十缠丝【上】

章节字数:4126  更新时间:16-04-01 12:5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门外传来沉重的砸门声,不是普通的敲门声,好似用大物件把门砸开。程瑾心里一阵欣喜,她能感应是他来了,绝望之土蔓延满绿色的希望。

    反观付斯,他的神情没有任何慌张无措,只有说不明的冷清:“怎么,还搬救兵了,恩?”程瑾挥开他的手,站起来直冲门外,付斯没有任何阻拦,直起身子来一副懒懒散散的样子,好似他是事情之外的人。

    付斯破门进来时,程瑾冲了过来,半跪着扎进商林的怀抱,经历过离别的两人,再浓烈的情愫也不似平常一样遮掩过去。

    李妈和家里的司机还有陆靳看到两人这副模样,也不得唏嘘,原来平常家里冷酷无情的商先生,竟会像凡人一样开始有七情六欲。

    李妈本来看到两人这温情的一幕,很是欣慰,可是抬起眼睛时,脸色挂不住了。付斯看到眼前的这一幕,酒醒了大半成,看向商林怀里瑟瑟发抖的女孩,真的不是她,但是好像。这一刻,他突然觉得可笑,竟然在这种场合下遇故人,这故人可是当初提醒他当初伤疤的故人。不觉拍起手连赞:“不错,竟会又遇故人。”

    商林看向他的眼神虽含着笑意,但是却充满了冰冷:“重遇故人虽好,但是也请故人记住,此她非彼她。”

    商林牵起程瑾的手,让她站起来:“乖,我们回家。”

    程瑾顺着商林的手站起来,推着商林准备离开之时,后方传来令她战栗的声音:“慢走,不送。”

    付斯抱臂好整以暇看着他们远去的声音,嘴角碎念着:“程瑾”。或许,几条平行的直线,却因为相遇变得互相有交集。在有交集与平行定义之间,根本不能实现。

    程瑾虽然知道自己的确这件事情办的出格,她也能明白商林会生气,可是自己总有小情绪作祟。

    车上无言的气氛已经演变成尴尬,商林下车时,程瑾想搭把手,却遭到了拒绝。程瑾亦步亦趋跟着商林,商林自始至终没有说过一句话,只是拒绝的动作已经表明他生气。黑夜中蔓延着细碎的星光,折射出点点泛光。

    商林的温情在前一刻施展,可是转眼又是什么,迎来的无非是冷冰冰的回应。商林看向程瑾,对着李妈说:“带程小姐去客房吧。”没有任何情绪,只有冷冰的绝望。

    程瑾不知道他脑子里想的是什么,她知道自己眷恋他的怀抱,他的温度。

    刚才的温情不假,手掌的温度也不假,可是为什么,他在对她一番温柔,却又把她拒于人千里之外,把她从悬崖上救回来,却又把她赐死在冰天雪地之中。

    她想要暖化他,暖化一颗冰冷不会发热的石头,究竟是奢望还是愿望。

    她认命的跟着李妈进房间,门声随即关上,商林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看着李妈从房间里走出来:“娴啬的房间里有些旧物,家里没有程瑾换洗的衣物,先让她将就一下吧。”

    李妈心中一惊:“先生,断然不能。”

    商林不再有所动作:“李妈我知道你的意思,让她换上吧。”

    李妈看着商林远去的背影,不由唏嘘,当初孟娴啬的房间连任何人都不敢动,更何况是她的衣物。这次竟然让程瑾穿孟娴啬的衣物,又又有何意,只怕旁观者能看清的东西,当局者迷吧。

    程瑾知晓自己的身份轻重,也知自己断不能奢望。

    李妈敲着门,手中拿着衣物:“程小姐,这里有换洗的衣物,虽不是新的,但也请见谅,将就一晚吧。”

    程瑾看着李妈手中浅色的细碎花纹睡裙,心中刺痛起来。前前后后的事情加起来,任是常人也明白了吧。

    商林有爱的人,至于自己,也不可能,原来自己活的只是独角戏。

    李妈看着程瑾手中扭成一团的睡衣,也不再说什么,留给她足够的私人空间。

    程瑾突然觉得自己很是可笑,自己在干什么,他心里心心念念的人不在他身边,自己是什么,只是只可有可无的木偶。

    眼泪沾湿裙子,拿自己最爱人的衣物让爱慕自己的女孩子穿,无非就是时时刻刻讽刺程瑾,你太天真了。

    商林知道她此刻定然难过,可是他不能看着这段本不应该有的感情放任生长,她正值青春年华,他一个已近三十有缺陷的人又有什么资格陪伴她下半生,白头偕老,他没资格,所以要扼杀。

    他明白她眼中的温情与依赖,他多想回应,天知道他看到付斯的那一刻有多恐慌,他又来夺走自己想要守护的人。

    娴啬已经被他夺走一回,他害怕程瑾会被他再次夺走。他本不明白自己对程瑾的感情,小时候祖母经常一句话念叨‘一生一世一双人’。

    他原以为他会对娴啬也是一生一世一双人,就算娴啬离开了,他的信仰定不会变,可是他错了,真真切切错了。他对程瑾动心了,如果这次付斯没有出现,他还是当她是个天真可爱的小丫头。

    付斯的出现让他明白了自己的内心,原来自己这么渴望程瑾亲近自己,可是,这是段错的感情,也不会有结果的感情,他必须放弃。

    只有选择放弃,才会还给她原本简单的生活。没有人会无缘无故放弃,但这次迫不得已,程瑾你能原谅我吗?

    商林看着窗外的点点星光,突然觉得可笑至极,原来‘一生一世一双人’这么难,想和自己爱人在一起这么难。再美的风景也不敢轻易亵渎,只要心中还有一点固守。

    程瑾梦到一个梦,那梦多么奇妙,多么美好。商林走向她,轻吻她的嘴角,一起相拥看天边的繁星。商林轻声对着她耳边呢喃:“我要陪你看遍天边的星星。”

    程瑾动情,吻向他的鬓角,这么美的一幅画面,任谁也不敢惊动。这一夜,程瑾嘴角像是沾了蜜一般,美梦相伴。可她原不知梦都是现实的反面,只怕醒来又碎了一地。而商林一夜无眠。

    程瑾记得昨天荒唐事,早晨醒来时,理智无比清晰。

    床边的碎花睡裙一遍一遍提醒自己昨日的事情,仿若胶卷电影重新放映一遍。

    思索片刻,事已至此也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地方,自己向来是个敢爱敢恨的人,既然不爱,又何必纠缠,可是她到底估量大了自己的能力。

    李妈在厨房里忙着做早餐,毕竟李妈对待自己也不错,到底就算想悄悄离开也要告知李妈一声。

    李妈觉得身后有人,也没多想,必不是商先生,只等待身后的人开口。“李妈,我回学校了。”程瑾看李妈忙碌的样子害怕自己会耽误她,就把原本的话缩短成一句。

    李妈知道昨天事情毕竟太过,女孩子的脸面比较重要,也能理解她匆匆忙忙要回学校的意思:“程小姐,吃些饭让司机送你回去,毕竟总要吃些饭的。”

    程瑾知道李妈的好意挽留,但是她害怕再次面对商林,她害怕他淡漠事不关己的眼神,更害怕他对自己照顾的无微不至,逃避虽不是办法,但总要经历的,事已至此也不应该再过多纠缠。

    李妈见这个小姑娘果断的样子,也不再挽留:“回去吧,我让司机送你,回去不要忘记吃早餐。”

    程瑾对李妈的感觉永远似慈母,毕竟李妈很是关心自己,也不再推辞,同意司机送她。光影终于洒净马路上,旁边的风景已成为视觉的负担。

    昨日的睡眠确实很差,回学校的路上,她原不知有这么多的风景等待她去欣赏,或许换个心境也不会觉得身边的生活是负担了。

    商林下来时,看见李妈在摆碗筷,像平时一样,没有多一份餐具,少一份餐具。商林能预料到她必然是逃走了,只是事实真的摆在眼前时,心里的悸动又心伤一分。

    李妈看商林盯着碗筷恋恋不舍,也不再有任何言语,必然是明白程瑾离开了。本来想缓缓时间,再告诉商林她离开了,只是他一副这样的表情,必然是明白了,自己也无需有多言语。

    陆靳的到来实属突然,商林知道的确时间快到了,正准备出门时。陆靳的话让商林吃惊:“商先生,史老在门口等着你。”

    商林知道史老从没有主动找过他,每次需要见面史老一个电话,他必然赴约,只是这次又是为何。

    史老的车子真的在门口,陆靳帮着商林上车,史老冷眼观看着。史老向来在商界人称‘笑面虎’,从不动怒,见人永远是笑着的,可是人人自知,他虽对你笑,可心里未必对你笑。可是这次史老面色沉重,定然有事情。

    商林虽好奇,也不会猜测,只等着他讲。史老拍拍裤子,仿佛要把上面的灰尘拍掉:“去纺织城。”

    商林心惊,‘纺织城’是史老赚取第一桶金时的地方,这个地方于史老来说具有很大的意义,他不明白史老为什么带他去那个早已荒芜的地方工厂。

    这个地方前十年政府搞规划,放弃了这个旧工业区,这里自然荒无人烟。史老在这个旧城区中央停了下来,看着旁边的商林,眼神里满是惆怅:“知道我为什么带你来这吗?”

    商林抬头看着史老,无言摇摇头,等待着他的解答。

    史老看着远边蒙着轻纱的初阳,自顾自讲着:"那你知道付斯回来了吗?”

    商林神色一紧,看来史老必然知晓昨天的事情,史老的目光依旧望着初阳:“我已经失去一个妻子和儿子,我不想再失去一个孙女,这是一个老人的初衷。付斯什么德行我知道,程瑾毕竟住在学校不安全,我想让她搬来同我住在一起,可这丫头心里记恨我这么多年,哪能愿意。这丫头同你走的亲近,我想有个齐全的法子,让她搬去你那里,你好歹能管住这丫头,你是她叔叔,自然她对你没有防备心。

    只是你记住程瑾不是当年的孟娴啬,我虽见不到付斯,等哪日你转告付斯,在程瑾身上打主意的人,便是老虎嘴里拔牙。另外,你可知我为何把你带到这里,当年出现在孟娴啬的灾难可断不能出现在程瑾身上。我也顾不得什么忌讳,你是她叔叔,只需记住这个身份就可以。”

    商林的手指在身侧渐渐发白,眼神依旧如常笑着:“我明白。”

    史老招招手,同远处走去,只留下商林在荒废工厂独留。商林看着工厂外的马路,当年的血光之灾他历历在目。

    娴啬满脸的血,破碎的车窗玻璃,坠入海里的车。他想不到还有什么比当时更绝望的时候,他的双腿上满是玻璃渣还有血,他真的记不得了,这么多年了,梦魇缠绕着他。

    他苟活于这世上,早已不是当年的商林。可是史老这一刻从新提起,无非警告他断了他自己心里那点可耻的念想,不用多想他也不想让她重复娴啬的悲剧,他已经经历了这辈子无法赎罪的罪恶,他不能把程瑾拉下水,付斯更不可以。

    “你知道吗,我想陪你去看星星,因为我有个天文梦,我是星星收集者。”付斯仍然记得这句话,娴啬摇着双腿对着他撒娇,望着远边的星星。

    付斯不敢相信竟然同娴啬长的如此像的人会出现,并且是在商林怀抱中,估测是商林心里那份情念还未消散,竟会找一个同娴啬的模样一般的女孩子。

    只是他真的见过她,细细想来,不是国内见到的,是在每个见到的。是照片,当初杂志社采访他时,一个实习小姑娘从本子里掉了一张照片,他好心捡了起来。

    当初看见照片也是印象很深,有点微像娴啬,只是见到真实的时候,真的误以为是娴啬,动起情来,说了一堆招惹小姑娘烦的情话。

    下次怎么有机会接近这个小姑娘,说不定下次见面她看到他会报警呢。真是怎会招惹一个小姑娘不高兴,想自己说的情话每个女人都很受用,只是这次失策了。

    想想真是可笑,每段情话伪着心思说出来,会闪着舌头。可是付斯不怕,这么多的伪情话说出来,身边来去自如的女人又有几人相信。

    她们不信,他自然也不怕,至于情债,他也不屑。这才叫潇洒,风情洒脱了,才会感到活的自在。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