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宵半  十缠丝【下】

章节字数:4172  更新时间:16-04-02 09:5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程瑾身上的气息是对着付斯口味,他对她的心思越加深沉,或许连他自己都察觉不到。她身上清新薄荷香气,总让他值得回味。

    如果形容她是花的话,她不是罂粟,她身上没有让人沉醉之谜的感触,她也勾不起男性荷尔蒙。

    只是就这样毫无任何特点,但为有一点她身上的清新总让人想靠近。虽然只有那一次荒唐的初见,于目测万人的付斯来说他早已摸透她的定义。

    程瑾自然经历这些事,本就很是郁闷,但是封沫那边又如何交代。她断不能再去接近那个衣冠禽兽,否则自己的下场又会重演一遍。

    但是如果放置不管,封沫这么久的努力就白费了,她很有可能从美国踢回国内,她的梦想什么的全部都完了。

    她不能眼睁睁看着封沫的事业毁于一旦,但是也不能以身试险。所有的办法都想个遍,也找不到两全其美的办法。或许只有自己冒险,才能拯救封沫。

    任她有十个胆子,也不敢去宾馆找他。唯有电话联系,可是他的私人电话,也是难得到。至于怎样得到,只有寄托封沫在那里打听的情况而定。

    整个编辑社全部乱套,整整十天,封沫也祈祷远在大洋彼岸的程瑾能够成功。编辑社里因为这次月刊费劲了心思,只是黑客的攻击,把他们陷入水火之中。

    就连最敬重的实习老师也受到上级处罚,自己自然没逃过。原本老师想要再请一个商业大哼做采访顶替付斯,可是人家连面都不见,连连几个都是这态度。

    都说商人最冷情,只做利益该做的,这次算是真真切切感受到了。所以偷偷私托程瑾在国内堵住那位金贵的主,看有没有一线生机,能再次让他们进行采访。

    可是一切出乎意料,上级直接下达命令,老师降级,自己本就是一个实习生,也降不到哪里去,但是工资扣除一半。

    没有任何消息能够比它更让人悲伤的了,谁知大洋彼岸又来个炸弹级别的消息。程瑾打来电话时,老师正在愁眉苦脸的望着荧屏发呆。

    封沫掩住声音,低声问程瑾:“那边怎么了?”程瑾的叹气声着实让封沫心惊了一把,谁知那头竟然是来要号码的,封沫也不太确定能不能搞到他的私人号码,毕竟他的那个秘书真是难搞,一个消息费了好多大洋。

    这次工资还扣除一半,她真心可以过乞讨的生活,不过还是安慰程瑾:“我试试吧,你也别累着身子。”

    程瑾知道她的心意,点点头,至于当晚的情况绝口不提,因为以封沫的性子知道此事,必然会辞职,那封沫的梦全部破裂了。

    她不能让封沫因为自己放弃她在美国辛辛苦苦打拼的事业付诸东流,她断不能。

    程瑾等着封沫的消息,一直未来,不禁着急起来。凡小鹿已经好久没有和程瑾好好在一起了,程瑾整日忙的见不到人影,自然没有机会接触。

    至于散散她们几个整日不在寝室,开学这么久,大家基本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忙,所以聚少离多。

    好不容易看到程瑾在寝室里,自然不放弃这次机会,和程瑾好好温存。

    “阿瑾,好不容易看到你,怎样我们出去散散心,恩?”程瑾看到凡小鹿在自己身后恳求,目光里泛着光亮。程瑾看到她这副模样,自然心软下来,毕竟自己最近事情多,真的好像没有好好和凡小鹿在一起,点点头便同意了。

    凡小鹿看程瑾同意了,两人散步到校园大道,两侧的梧桐树特别茂盛,虽然叶子有些发红,但也不能阻挡这里美景。

    凡小鹿看看程瑾,不由笑起来:“说实话,真是最近一段时间好像见不到你,也不知道你哪去了。下面就数散散,散散虽然每天回来,但是也见不到人影。你上次没回来那几天,散散回来时,着实让我们吓了一大跳,头发很乱,眼睛猩红,脸上巴掌印特别清楚。我们问她时,她也不愿意说,眼泪在眼眶流转,也不愿意落下了。大家都知道她那性子,宁愿血可流,也不流眼泪。”

    程瑾听到此处,心惊了一把,她知道散散最近怪怪的,但是也没有多想,全以为她在外找些兼职,所以距离拉远了。

    可是听到凡小鹿这样描述,任是谁都会心疼虽然不算娇滴滴但是花样年华的女孩子。散散的性子程瑾明白,一副受来天大的苦,都会藏在心底发烂。

    她是个沉稳的性子,与她来说理智胜于感性。

    她是断不能接受这样的事情发生,可是当事实摆在眼前时,程瑾不得不推翻以前的想法。她猜不到到底事情的事实,但是不信又能怎样。

    凡小鹿看程瑾一副忧心忡忡,也不得不劝解起来:“整个寝室都在劝她,她总是不言不语,你最近找个机会劝劝她吧。”

    程瑾点点头,整个心思全部扑在散散身上,全然没有注意前方的人。

    付斯看程瑾与她同学慢悠悠散步,眼神里的狡黠一闪而过,好似一匹等待食物上门的狼。两人聊得话题看似比较沉重,程瑾的眉头一直紧锁,从未舒展开来,莫名竟会有种冲动,想要上前去抚平她的眉头。

    这种心思如同冷水刺激浇醒了付斯,他自己明白可不能乱动心思,好暇以整看着她们。

    凡小鹿对于散散是没有办法了,不然也不会告诉程瑾,毕竟程瑾与散散走的最近,想必应该听劝吧。想不到两人好不容易出来散步,聊聊心事,竟会让人如此沉重。

    抬眼望着眼前的梧桐树,做一棵树多好,永远没有这么多的心思,只有风吹日晒,虽然辛苦,不必接受灵魂惩罚。

    挪开眼发现前方有一个戴着墨镜的男子站在前方,他带着墨镜,自然看不到他的目光朝向那里。

    只是这样长的如此招眼,想必是学校的商业成功的校友吧。身上凌冽的气息,除去眼睛,五官很是俊朗,不明白这样的人不应该在学校的贵宾室坐着吗?为什么会站在学校大道?摇摇脑袋,继续想要和程瑾攀谈,谁知程瑾站在那里不再动,反身跑了。

    更让自己想不明白的,那男子看程瑾跑了,竟然追上去了。

    来不及多想,凡小鹿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撒腿就去追他们。

    没有谁有资格为谁负责,每个人都是孤独的个体,‘负责’这个词想来也是可笑。

    然而另程瑾的可笑的是眼前这个男人气喘吁吁口口声声对自己说:“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对你负责。”

    当然相比这个男人程瑾也没有好到哪里,一句话说的不清不楚,原因跑到太累了:“付先生,你完全没有必要。是,我那次受了刺激,自然会害怕你,如果你真的觉得于心不忍。你可以帮我一个忙,这样也算作补偿了。”

    付斯对于程瑾的态度确实很惊讶,原本试想她见到自己定会害怕的浑身发抖,谁知她拔腿一跑,最后本想戏谑戏谑她,可她脸不红心不跳很是淡然的与自己谈条件。

    说实话,他真的很想知道是什么忙值得她在这里理直气壮谈条件:“好。”

    程瑾见他同意也不再有所顾忌,抬起眼与他对视,不可否认,他的眼睛很好看,好似一圈汪洋,陷进去再也不想拔出来。

    清了清心神,程瑾的脸色也有所缓解:“前段时间付先生接受时代杂志的采访,当然不例外的是他们公司遭到黑客攻击,之前采访您的文稿全部丢失。之前传媒界都知道您有一准则,采访不做两遍。但是这次请您要破个例了。”

    付斯知道前段日子秘书打来电话,时代想要做第二次采访。想也没想拒绝了,但这次从这小丫头嘴里说出来,反倒在自己眼里有些分量了。

    这是个很奇特的感觉,明明只有两次见面却会有不一样的改变,说是一见钟情,自己都会笑。可是不管怎样,还是想要帮助这个小姑娘,毕竟欺负过人家,总不过要做个甩手掌柜吧。

    程瑾看见他的眼睛微微眯了一下,不可否认眼睛的确是美轮美奂,只是简单眯着眼却有股子邪魅,直教人欲罢不能。

    程瑾断不是被皮相倾倒的人,自然不会有所动,只是在旁等待着他的答案。

    付斯看小姑娘一副不屑的样子,觉得她虽然和娴啬很像,但是骨子里完全是不一样的构造:“好,但是总要给点补偿吧。”

    程瑾听到补偿两字时,不由气愤,但是理智想想,毕竟有求人家,只是不要像上次一样还是可以接受:“付先生,这您说笑了,刚才还说要补偿我。怎么一转眼,这付先生翻脸不认账了呢?”

    付斯不可否认,但他晓得女孩子七寸:“上次我也只是抱抱你,也没有任何不轨的行迹,难道我们颠鸾倒凤,那我可要好好补偿你,你说怎样补偿,难道你喜欢这样补偿,恩?”程瑾听到这句话时,他在她未发觉时,付斯凑近程瑾的耳边,轻吹一口气,顿时酥麻感传遍全身。

    程瑾闪身一边,轻巧避开付斯下一步动作,嘴角依旧浮起笑:“付先生,您说笑了,我只不过是一个学生,又怎会入了您的法眼。既然您同意了,那您什么时候有空,我们约个时间。”

    程瑾说这句话时,确实恶心了一把,之前还以为他来真心实意道歉,想不到他又是这番禽兽模样,着实让人讨厌。

    付斯见她岔开话题,满心满意看着她的反应:“三天以后中午,你定地方,怎么样?”程瑾看这件事情真的有准,喜色上脸,顿时没有刚才的嚣张跋扈:“付先生喜欢什么菜系,是喜欢西餐,还是国内的徽菜,川菜?”付斯听到她的询问,明显愣了一下。

    很多年的飘洋在外,根本没有人关心他爱吃什么,这一刻说不清的温暖情愫蔓延心头,虽然知道她是因为采访才会说出这句话,违心一下吧,违心告诉自己是因为她单纯的关心自己。

    付斯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徽菜吧。”程瑾最喜欢徽菜了,却不知原来这位付先生也喜欢,心里不由高兴嘀咕起来。

    付斯看小姑娘一副高兴的样子,心底不知怎么也被感染到了:“程瑾,对吧。”

    程瑾不禁讶异,他怎么知道自己的名字,突然想起那天晚上商林喊自己的名字。只是他们好像认识,好像说什么故人,两人晚上针锋相对。

    程瑾虽然不明白事情其中的利害,但也明白眼前的人要他远些,点点头算是同意他的说法。

    越过他的肩头,看到了凡小鹿喘着气走来,伸手对着程瑾。

    凡小鹿的精神状态看起来真是累瘫了,连话说的也不利索:“小瑾,你跑什么呀,学校周围我全部找了一遍。”

    程瑾扶起凡小鹿,低头询问:“怎么了,肚子是不是痛?”

    程瑾知道凡小鹿的症状,一跑步肚子痛的死去活来,自己暗暗自责不应该抛下凡小鹿跑路。凡小鹿招招手:“没,没,没事。”

    程瑾看她一副暗自疼痛自承的模样,抬头看着付斯,眼神里幽怨付斯毕竟能看的见,不由觉得好笑,向程瑾伸出援助之手:“需不需要上医院,毕竟是因为我?”

    程瑾本就不想与他有太多纠缠,压根直接拒绝他的好意:“不用,只是肚子疼,我要陪着她去医务室,失陪了,付先生。”

    付斯不可置否,想要帮助她:“真的不用?”

    程瑾听得他充满怀疑的口气,满心不悦,不由口气差些:“不用,请回吧。”

    程瑾真的没有心思与他纠缠,只好转身就走,她真的不喜欢这种像在动物园被人观摩的感觉。

    她觉得每次与他在一起,总有种心思暴露感觉,他知道自己想的是什么,包括商林也是一样,怪不得是故人,同样都是有令人无法理解的怪癖。

    付斯看着她的背影淡泊映入他的眼睛里,羸弱的身体扶着一个人,她真的不是娴啬,娴啬是山下的山茶花,温婉清香,好似一盏泛着淡淡香气的茶。

    而程瑾,没有一种花适合赞美她,她的温顺,她的强烈,她拥有不同部分的性格。他想起刚才本想靠近她,只是单纯的逗逗她,却失神了。

    她眼底的故作老成,她的脖颈还有一丝清香,还有她圆润的耳珠,他想亲吻,失了心神大概也不过如此。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