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宵半  终不悔【上】

章节字数:2176  更新时间:16-04-15 12:1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她勉着嘴唇,浑身发颤摇摇头,看来真是痛到极致,才会这般发虚无力。

    她不敢料到他会背起自己,只是疼痛已经蒙了她的心智,眼前的景色虚无缥缈起来。依稀只感受到他宽厚的背和如同潮水般汹涌而来的安全包围感。

    耳边的细微喘气声一点一点抛入她心底,最终石沉大海,奈何抛下的弧线,如砾石留下点点血痕。

    她看着他硬质的发根,有些微微的绒毛沾染其中,心下有些痒痒。轻轻如同拂过一双葇夷的柔感,一口气把那个居无定所的绒毛吹得七浑八散。

    他脚步明显一顿,就连封沫也能感受到自己的唐突,瞬间不知该如何辩解。想要辩解,话到嘴边却又生生停住,怎样讲?就是想要吹散你头发上的绒毛?还是不是故意?无论怎样解释,动作唐突了,言论上怎样洗白也是无力。

    只是一瞬间的停顿,便依旧往常。身后的树枝飒飒抖着叶子,他们的背影越拉越长,彼此都心照不宣期待这条路能过快点走完。

    程瑾看着面前的行李有些出神,走的时候不敢让大家知晓,害怕她们有所指责以及不舍。

    两个行李箱伴随着她最初进校的记忆,里面包含着她最初梦想还有象征着新生活。小城的她从前从未敢想象这些,她所在的城市不过是一个不大不小的三线城市。不敢想象自己会遇到商林,并且生出不可斩断的缠绕情丝。

    经历这么多,仿佛真的在回忆过去。手机不断在震动,上面是商林的来电。她的迟疑暴露了她的恐慌,她不是不倒的战士,她明白自己早就是孤身一人,孤注一掷。

    这一刻,她心中有所牵连,有所依赖。在爱情里,他是隐藏在暗处的主导者,她是泯灭处的主动者,在那里,她患得患失,殊不知,他也不愿如浮萍愈来愈远。 

    宿舍楼下的那辆黑车像是如此耐心等待着它的主人来临,商林从窗外的那个倾斜角度正可以看到她费力拎着行李,陆靳在旁顺势接了过去,大刀阔步走了过来。

    扑面而来的专属于她的气息,他从心底感到愉悦。对于这次她同意搬去他的住所,感到意外。她不是那种柔软到没有主心骨的女孩子,相比较大众,表面无限温婉,骨子里那份执拗让他脑仁发痛。这次轻易妥协,着实有些不敢相信。

    “你以前来过这里没有?”封沫轻趴在伍温方的背上询问他,他仿若一直专心下面的路,没有听清:“麻烦再说一遍,刚才没有听清,抱歉。”

    封沫细细咋舌,不得不重新说一遍:“你以前来过这里吗?”

    他倒也坦言,也不曾有所遮拦:“这倒没有,只知晓这里的原生态风景是全国最好的,没想到果然如此。”

    听到他夸奖故乡,心下竟有些羞涩,也不再吭声,只默默趴在他的背上,感受这种宽广的包围感。

    他似乎感受到她细微的变化:“马上就要到了下面的医院了,坚持住。”

    他的声音总是这么好听,仿若酿了千年的梨花酿,醇厚却醉如人心。不知为何,带着些许丝丝沁人的失望,真的到了尽头,这背上的温度,她还想再要贪恋一会。

    山下的小医馆是整个市里最好的专治跌骨打伤的医馆,老医师的手道封沫是不敢恭维。以前老封追小偷时,浑身没有一处好地方,青青紫紫的於痕,大腿还骨折了一处。老封的惨叫,封沫至今历历在目,如今自己被架到这里,浑身有着不知名的战栗。

    显然这个帅哥不知道这里的厉害,一脸祥和,看着她一脸紧张。试图同她聊天,缓解这种症状:“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呢?”

    不得不说,帅哥的魅力是无穷大的,她忘记了小时候父亲的惨痛记忆:“我叫封沫,你呢,恩人?”

    “恩人?”

    “嗯。”

    他终于开口,嘴角带着些许蛊惑人心的笑容:“伍温方。”

    她听到他的名字,像个小姑娘执拗,一个字一个字分开自己念念叨叨:“伍,温,方。很好听的名字,“温”方两字是你的父母希望你温文尔雅而又不失方圆的规矩,对不对?”

    他好像从小到大从未在意这个名字,也不曾得到如此详细解释,如今听到这番解释,不由新奇,心下沁着丝丝欢喜。不想她得到真实的答案,她失望的表情,于是顺着她的解释,点点头。

    得到正确的答案,她开心的像一个孩子,眼神里透露着细碎的光芒,像是会折射的钻石,闪耀的光芒不小心让他有一刻失神。

    那种奇异的感觉是同对程瑾动心的感觉不一样,有种淡淡的满足感,从心底感到透心的愉悦。

    她低下闪着细细碎光的眼睛,面对他的目光,任是再坚定的的人也抵挡不住这般直晃晃的目光。

    老师傅捋着大胡子,浑浊的眼神看不出任何情绪,封沫小时候就觉得他年级很大了,如今依旧这样认为。只是老师傅不似旁人家慈善的老爷爷,一脸面无表情,既严肃又令人忌惮。

    他似乎不知情,表情一直很轻松。老师傅缓缓鍍歩,他顺势礼让避开。

    脚腕的疼痛如万箭穿心,唇齿之间有些淡淡血腥味,如果说十指连心,倒不如说是这发肤受之父母,也连着心。

    嘴边突然递来一直小木板,封沫抬眼之间对上他的鼓励的神色,疼痛依旧有增无减。只是那神色让她感受到暖意,像只会爬动的小虫细细趴在她的心间。

    老师傅全程都没有说几句话,临走之前叮嘱几句:“尽量不要走动,有什么事情让你男朋友背你,一个星期就可以行动自如了。”

    那句男朋友,像是一句抨击有力的话直接赤裸裸直攻城下,杀得彼此措手不及。封沫抬头看了一眼他的表情,没有任何值得观察,连那眼角的细微的褶皱都记下,最可惜他没有任何情绪,那句话没有对他造成任何困扰。

    “我送你回家吧?”他们立在医馆门口,医馆的黄字招牌旗帜随风飘动。靓女俊男站在那里成就一道风景线,山下的树叶被劲风吹动方向。

    她不再吱声,似乎空气里的沉默代表着默认,对方什么表情她从未看到。脚边的步伐变得有些不可自知,随着他的脚步移动,像是不肯遵从理智。

    封沫念着他真如说法一样,愿意送她回家,带着点她心里那点作祟的小心思。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