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八章 不可说(一)

章节字数:1271  更新时间:16-04-18 08: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宗震本就中了花毒,昨儿晚上为了保护我,又被炎一打伤,现如今内伤的厉害,鲜血止不住的往外吐,逸尘分别点了他身上几处关键的止血穴道,好歹算是吐的次数少了些,可血量并没见得少。逸尘说这是内伤伤及了脏腑,导致血海穴失守。

    宗震的身世来历,我是不晓得的。

    只知道他与三哥同年出生,自打我记事起,他就是住在鼎泰宫里,跟在三哥身边。

    我这人本就不爱打听这些有的没的闲事,左右是三哥当家主事,要养谁,要撵谁,自然是三哥说了算。哪个门派须得去拜访了,宫里的一概大小事情究竟怎么个安排法,自然也得看三哥的心情。

    我只要晓得,有三哥吃的就有我吃的,没有三哥吃的也有我吃的,天塌了还有三哥顶着,这就够了。

    黑龙潭峰峦叠嶂,清晨的烟霭弥漫着山谷,我的心底里五味杂陈。

    我是三哥一手带大的,我娘亲她就是不享福,生下我不几天就一命呜呼,去了西边。我老爹又是个不爱操心的,是以我的整个童年时代,都是在三哥的“悉心照料”下度过的。

    对此,三哥只有一句话要说,那就是:“你是我妹子,三哥不罩着你罩着谁去!”

    泰山的日升日落,我打小跟着三哥瞧过许多回了,今儿个没了三哥,就连这日光,瞧起来都是暗淡的。

    在鼎泰宫里活了这些年,我也总结出了一系列贴近生活的金科玉律。

    比如,我老爹是没心思听我说那些个与吃喝玩乐有关的破事的,因此,这等我认为是天大的事,大可找三哥一吐为快。

    再比如,手头短了银子,与人结了梁子,这事若是叫我老爹晓得了,准是一顿好打,还少不了关书房。可若是私下里找找三哥,不但银子不用发愁,就连结下的梁子,也能一并勾销。

    没了三哥,于我来说可当真是天塌了。

    我在冷水里泡了些时间,浑身冷冰冰的,头脑也跟着迟钝起来。

    我拼命回忆昨儿晚上三哥都跟我说了些甚么,是说往后的事都听逸尘的安排吗,我有些记不清了。

    河滩上卵石纵横,冷气扑面,山谷中有晨起的鸟鸣声。

    我冷得抱着肩膀直发抖:“逸尘哥哥,接下来,咱们怎么办啊?”

    逸尘把仅有的一件半碎的外衣递给我,自个儿光着膀子坐在水边,洗身上的血迹。

    他的身材结实匀称,肌肉层稍薄,肤色白净又隐约透出一股潜藏的力量感。腰身挺拔,小腹上没有赘肉,两条琵琶骨纤细分明,颈窝子凹的厉害。

    他道:“现在是卯时,天还凉,等到了辰时,先下山。”

    一听下山,我的泪水蓦地滑了下来,我说:“逸尘哥哥,你说,我将来还能再回来吗?”

    他转身望着我,眼底一片无奈,默不作声的从身后抽了件东西出来,递给我。

    是三哥的飞云扇。

    百炼精钢混着稀土,钢骨钢叶,通体镂空,银色的扇面上雕着繁复的花纹,带了半段儿链子条,有暗红色的凝血。

    他用手指轻轻蹭了蹭我的脸颊,道:“别哭,等给你爹和慕滼报了仇,一定还能再回来的。”

    逸尘的计划是这样子的,我们泰山派被灭门,是江湖上人尽皆知的事情,可江湖之大,人心难测,保不齐没有不相信的人。

    宗震本就不会武功,又带着伤,属于重点保护对象。

    我呢,一个残党余孽家的孤女,就是身手再好,也经不住各大门派的轮番刺杀,更何况我连灵溪大会都没参加过,更别提赶上三哥和逸尘的身手了。

    索性棋行险招。

    我和三哥生的一模一样,这事还得归功于我娘亲,就连我老爹都说,我这闺女,晃一瞧竟是个着了女装的慕滼。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