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三章 徒奈何(四)

章节字数:1225  更新时间:16-05-03 08:0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逸尘仍是没做声,只是重重的点了下头。

    山林寂静,没有风声,也没有鸟鸣,我就那样子静静地站立在原地,迎着日光,心底里空空的。

    到箫城之前的一段路,逸尘和宗震谁都没有再说话。

    我在宗震身后,漫无目的的,一遍遍把玩着三哥的飞云扇。

    我爱酒擅刀剑,三哥喜荼蘼擅扇。

    我三哥这人,虽平日里瞧着是不着调些,可每每论及武功身法这些头等大事,还是十分依靠得住的。他的飞云扇,特特用心的比别人多加了个机关在里头。

    我望了望手腕上新打的那个开口手环,普通的圆甸子头,三哥以前的那个手环上,是个精钢雕的辟邪,比现如今这个好看多了。

    我哗啦一声打开扇子,眼泪随之流下来。

    想当年,飞云扇在三哥手里时,是何等的有气势,何等的趁手。

    我记得有一年生辰,三哥问我想要甚么,我说想要他的飞云扇。

    三哥问为甚么。

    我说我喜欢。

    三哥又问我为甚么喜欢。

    我说,这扇子拿在他手里,开合之时便有一股清风扑面而来,打眼瞧去,偏又瞧不出半丝杀气,淡淡的月光映在镂空的扇面上,衬着他的脸面,倒很有些出尘清雅的意境,我很喜欢。

    又有一回,我老爹还笑话过三哥,说你一个男子,连个趁手的武器也要置办的如同簪子、玉佩一般的花哨,可真难为你不是个姑娘家了。

    我三哥他就是好心性,这些个讥诮他的话,听了也不着恼,面上仍是嘻嘻笑着,道:“这机关一般人还想不出呢,我这么着用精钢打个活口的实心手环,再配上根链子条绾合在一块儿,素日里套在腕上是个随身的饰物,真个动起手来,甭管多远的距离,本少保管打他个落花流水。”

    我老爹本是想挤兑他的,这一下子被他说得,反倒摩挲着太师椅的扶手,哼哧哼哧笑的乐开了花。

    三哥对我的好,不是一件事两件事就能说得清的。

    今年正月里,我还同我老爹闹过,起因是我老爹要带素月去给她的爹爹娘亲上祖坟。

    这事本也与我无关,可恰恰是定在了我娘亲的忌日这一日。

    我老爹的意思是,我娘亲那里他就不去了,叫我和三哥自个儿瞧着办,该有的东西一样儿不能落下,摆供的东西要多少有多少,只是素月的娘亲那里,他是必须得要露面的。

    我听了他的话,那火气蹭的一下子就顶上了房瓦。

    甚么叫我娘亲那里就不去了,为甚么不去,怎么可以不去,她素月算个甚么身份,不过是个小妾,连正房还没扶起来呢,就这样子作威作福,背后使坏。想抢我娘亲的位置,等我死了再说吧。

    我老爹不松口,我也不松口,一连几日,正厅我也不去,晨昏省定我也不做,索性沉到底。

    (注:晨昏省定又做晨昏定省,旧时侍奉父母的日常礼节,意思是晚间服侍就寝,早上省视问安。)

    后来还是因为宗震嘴快,说漏了口风,叫三哥晓得了,便叫我去他房里,给我讲我老爹当年如何如何的喜欢我娘亲,逢年过节又给我娘亲置办了如何如何多的稀罕物件,我娘亲走了他心里如何如何的难过,等等。

    三哥的意思我也明白,无非是不希望我和我老爹闹得僵了,日后没法子相处,最最关键是还有素月这么个外人,脸面上的事,未免挂不住。

    可我当时就是无论如何也抹不下这个脸面来,末了一句“过几年还不是一样的另续上了别人”,把三哥堵得直没话说。

    现如今想来,委实是太不应当了。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