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四章 佳人醉

章节字数:4939  更新时间:16-06-07 08: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回去的路上,宗震的兴奋之情,简直溢于言表。

    顺带的,对待逸尘的态度,也和缓了不少。

    我的耳根子,终于可以短暂的清静一会了。

    “哎呀,小白脸,不错嘛!我瞧着那小道姑的样子,都被你给吓傻了!活该,哎,再叫她们那些贱货不识相,胆敢算计我们家四小姐,给脸不要,该杀!这下子可安静多了,这一回她们晓得了有你在我们小姐身边,一定不会敢再动手了。四小姐,咱们今天可是大获全胜啊!哈哈哈!”

    我拍了拍他道:“宗震,你真的是这样子想的吗,不会敢再动手了?你不觉得峨嵋派这一帮女人都是心狠手又辣的吗,依我看未必不会再动手,只怕是不会少动手了吧。”

    “四小姐,你不要扫兴嘛。你看看你现在,怎么都和小白脸一个鼻孔出气儿了,连话都说的如出一辙。你们是只缘身在此山中,我一个旁观者瞧得自然清楚。小白脸办的,把尸体送回悦来客栈这件事情,我就觉得办得很好,很有震慑力。就好比偷了宝物还敢明目张胆留下字条的盗匪,不对不对,这个比喻不合适了啊,嗯,就好比,好比……”

    我道:“宗震,你不要再比喻了,你的意思我明白。就是暗示她们,你们要办的事情我们都清楚了,你们的人办事不力,被我们干掉了,奉劝你们也趁早收手,别弄得僵了,大家都不自在,是这意思吧?”

    宗震嘿嘿一笑道:“还是四小姐最了解我!”

    我笑了笑道:“这一回虽然是报了仇,可我还是觉得动静闹得有点太大了,不要真的被炎一他们盯上了才好。”

    逸尘淡淡地道:“不会的。我猜,炎一这一次就是想借咱们的手,除掉妙音。这样一来,任谁在明面上看,他都是没有拿到秘笈的,这就有了充足的理由,可以没有任何理由的杀掉慈云。再有就是,毕竟这一回抢夺秘笈的事情,峨嵋派的人知道的也太多了些,留下她们,对于炎一来说,始终是个心头大患。而且,据我观察,刚刚在周边的胡同里,还有少林的人,估计是来探查情报的。”

    “小白脸,你怎么知道他们只是来探查情报,而不是想趁乱连我们也一起解决掉的?”

    “你现在不是还好好的站在这里吗?少林的人要是动起真格的来,你还会站在这里吗?”

    宗震想了想,一拍脑袋道:“也对。”

    逸尘又道:“我觉得,短时间之内峨嵋不会再派人来了,倒是其他的几个门派,还得提高警惕,防着点。”

    我道:“那咱们还是快点往泉州赶路吧。”

    ……

    又是沉默。

    沉默是甚么意思呀,是再等等看情况,还是时机不合适呢。

    每一次面对逸尘的沉默,我都会感到心慌,感到莫名的紧张。

    宗震道:“哎呀,今天高兴,就先不要说这些了,咱们晚上喝点酒怎么样?四小姐,你也好久没喝过了吧?今儿就权当庆祝一下你的康复。”

    我点了点头。

    “那我来猜猜啊,四小姐你一定是想喝花雕了对吧?”

    (注:花雕酒属于发酵型黄酒,以糯米、麦曲、鉴湖水所制成的浙江绍兴花雕酒最为有名,年份越长酒香越醇厚可口,因其特性温和,因此口感较清淡,后劲比较大。)

    晕啊,姑娘我甚么时候说过我喜欢喝花雕啊。

    他以为我是三哥啊,净喜欢喝那些跟水一样淡的东西。

    这人都是甚么记性啊。

    宗震啊宗震,你说说你这人,还能再不靠谱点儿吗?

    想归想,可是脸面上的功夫还是得做足。

    我微微一笑道:“是呀!”

    宗震瞧着我,乐得手舞足蹈:“这样,十五年花雕,咱们一人一坛,看谁先喝醉!”

    我瞧着他那样子,心里面直摇头。

    宗震啊宗震,这么多年了,你还是一点长进也没有啊。

    不只是酒量,还有对自我的认知。

    不晓得今儿晚上这一坛酒,究竟有多少是真正喝进他肚子里面去的,又有多少是原封不动地分到了别人的酒杯里。

    圆月,客栈,对影,花雕。

    酉时一过,宗震果然不负众望的喝晕了头。

    一个人跑到院子里的树底下,稀里哗啦一顿吐,直把胃底下的酸水都吐了出来,才作罢。

    俄顷,又通红着一张四方大脸,步履飘摇地走了回来。

    一屁股坐在圆凳上,大着舌头指着逸尘道:“哎,哎,小,小白脸,你,你不是能,能喝吗,怎,怎么也喝,喝醉了啊!你,你这样,可,可不行啊!来,再来,划拳。”

    逸尘坐在他对面,嫌恶的皱了皱眉头道:“你怎么还是这么不经喝,这才喝了多少就又醉成这样子了,真没意思。”

    宗震听了他的话,红着脸,眯缝着两道小眼睛,嘿嘿傻笑着道:“这,这可是,是你的不对了吧!”

    宗震醉酒的样子,我已经瞧见过许多回了,简直都能惟妙惟肖的模仿出来了。

    忍着笑拍着他的肩膀道:“宗震,你又喝醉了,睡你的好了,何必又跟逸尘哥哥较劲!”

    宗震歪着头,傻傻地对着我笑着道:“较劲?较,较个甚么,甚么劲呀?啊,四,四小姐!”

    咕咚一声响,他那颗浑圆的大脑袋,砸在了面前的酒杯子上。

    那杯子噔的一下,歪倒在他的脑袋旁边,原处转了几转,终于还是停在了桌子的边缘。

    我抬手把那酒杯扶起来,拿到自个儿的面前,摆好。

    都说酒品如人品,宗震的人品就是这么个样子。

    喝酒喝的急,很容易就会上脸,上了脸就是一副烂醉如泥的样子,拖都拖不起来。

    平日里就特爱跟逸尘顶牛,喝醉了就更是如此。

    不管是哪一回,也不管是在哪里,总是要一门心思的,把逸尘激怒了才能安心地睡过去。

    三哥说,宗震这种类型的,多半儿是典型的现实主义者。

    性格开朗,又热爱生活。

    说得好听点是,面对不平坦的人生之路,依然能够一心向上。

    说得不好听点就是,言多必有失,容易开罪人。

    逸尘跟宗震又有不同,我同他已经对喝过许多年酒了,还从未见他喝醉过。

    据我所知,他这人喝酒从不上脸,也不会吐,喝得愈多只会愈加冷静。

    可是,三哥却说,逸尘也并不是金刚附体,千杯不醉。

    他是那种,会陪着你一直喝下去,一直都很冷静,甚或于连眼神都不会有醉意的类型。

    可是,他这人是脑子一直都绷得很紧的。

    一旦绷过了临界点,就是一下子就醉倒。

    我问,那醉倒之后呢?

    三哥说,醉倒之后,自然是拉着本少各种倾诉了。

    比如他能从与三哥的第一次见面说起,一直说到假如他能跟三哥白头到老是如何如何。

    又或者是把他给三哥置办的,每一身衣裳行头,都提出来,再如数家珍的讲解一回,当初是如何挑选的布料,又是如何制成了成衣,绣好了花样子交到三哥的手中的。

    三哥说,像逸尘这样子的,就是素日里的性子内敛惯了,只有在酒精的作用下才能够表达出自个儿心中的真实想法,阐明自个儿的观点。

    这种类型的人,多是有思想,有见解,平素里又不太喜欢表现自个儿,不喜欢锋芒毕露,总是喜欢安于现状。

    我晃了晃宗震手边的酒坛子,听了听道:“至多也就是才喝了二、三两吧。”

    逸尘眯着眼睛瞄了宗震一眼道:“每一回都浪费东西,匀上吧。”

    我道:“宗震的酒量,你又不是不晓得,平素里,有哪一回是喝到了最后的。”

    平心而论,就今儿晚上这种情形,只有我和逸尘两个人单独对喝,姑娘我长了这样大的岁数,还是头一回遇到。

    素日里要么是有三哥坐镇,要么是有宗震从旁附和,或者与逸尘唱唱反调。

    只有我一个人,说句实话,我还是有些怕他的。

    与其说是怕他做甚么,还不如说是怕他甚么都不做。

    他这人平素里就不怎么言语,是以他内心的真实想法我也从来不曾得知。

    我这人跟他说话的时候,又是个不怎么过脑子的。

    若是一个不留神,说了哪一句不该说的,惹恼了他,那想要拿下他的事情,就又得遥遥无期的往后拖下去了。

    哎,头疼。

    当真是不晓得,到底要怎么个样子表现法,才能称得上是适度。

    可须知现下的状况是,我要是也不说话,就势必是冷场。

    可要是说呢,又不晓得应该要说些甚么才好。

    想了想,我没话找话的道:“逸尘哥哥,咱们甚么时候上路啊?”

    逸尘又小小的喝了一口道:“明儿再等一日,等不到,后天一早就上路。”

    我道:“等甚么呀?”

    “等一个人。”

    “等谁啊?”

    ……

    好吧,换一个话题。

    我又道:“嗯,那,你想我三哥吗?”

    ……

    哎,又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慕藻啊慕藻,你说说你自个儿,是不是不过脑子。

    偷偷瞥了一眼他的表情,一半侧脸隐没在油灯的阴影里,一半侧脸在油灯光亮的映衬下,显得有些苍白,有些疲劳。

    他的眼眸半闭着,从侧面能看到他长长的,微微有些上翘的眼睫毛,眼珠微微地转动,那睫毛根部便跟着一颤一颤地。

    臂弯支撑在桌面上,双手指尖相触,轻轻地抵在唇边。

    火光在桌面上一跳跃一跳跃地,良久,他轻轻地叹了口气,睁开眼睛道:“想。”

    停了一会,又接着道:“怎么能不想,你不想他吗?”

    我觉得,我真的不应该在这样一个时刻提起三哥。

    可是不提三哥,我跟逸尘之间,又有甚么好说的呢。

    我张了张嘴,他又接着道:“你回来的那天早上,说的都是真的吗?”

    我愣了愣,道:“我都说甚么了?”

    他静静地坐在我的身边,漆黑色的眼眸里有一小簇跳跃的火光,那火光像极了灭门之夜我老爹寿烛上的那些火光,挣扎、痛苦、摇摆不定。

    他说:“慕藻,你的心思我都明白,可是你也要明白,你和我之间是不会有结果的。你说的,下辈子选个男胎投了,是为了能够光明正大跟我在一起,不值得。你可别忘了,你还有指腹为婚的婚约,你还得当掌门,你这样子是会被人看不起的,你明白我说的意思吗?”

    我望着他线条坚毅的下巴,浑身的血液都有些沸腾起来了。

    我咽了口唾沫,鼓起了无比的勇气道:“指腹为婚?逸尘哥哥,你甚么时候也开始在乎这些镜花水月的东西了,我娘亲都死了多少年了,南宫家也并没有见有人来提起过这一回事情,更何况我都没有见过他们家的小公子,这样子无凭无据的事情怎么能算数的!再者说,当掌门是当掌门,我自个儿的生活是我自个儿的生活,这根本就是两回事的。干吗老是那样子在乎别人的想法呢?我三哥是个男子,他尚且都不在乎,我又有甚么可在乎的呢?我明白,你就是不喜欢我是个女子,可是这事情也不是我说了算的,我,我,我也愿意当个男子的,只是当不成嘛!”

    逸尘皱着眉头,压着嗓音道:“别吵,你怕人家都不晓得你的身份是吧。”

    我激动地嗓音都有些颤抖了:“逸尘哥哥,你以前不是说过,我和三哥长得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吗,你就把我当成三哥好了,成吗?你瞧,我和三哥比,也并不比他少了些甚么呀,这一点你也是承认的吧?你都不愿意去了解我,怎么又会晓得,我就一定不适合你了呢?”

    逸尘的眉头皱的更深了,眉间拧成了一个川字。

    他道:“慕藻,你不要这个样子,你相信我,咱俩之间永远都不会有可能,也不会有结果,你怎么就是不愿意相信呢。”

    “你讨厌我吗?”

    “不讨厌。”

    “那你不喜欢我吗?”

    “谈不上喜欢,也谈不上不喜欢。”

    “那你一路上救了我这么多回,都只是因为三哥把我托付给你了吗?”

    “不完全是。”

    “那你瞧见我的时候会感到厌烦吗?”

    “不会。”

    “那你怎么就能断定,你和我之间一定不会有结果呢?”

    “我不喜欢女子。”

    “可是你喜欢我这张脸啊!”

    ……

    隔着油灯,逸尘紧紧地盯着我,我也盯着他。

    他伸过手来,快速地抚摸了一下我的脸颊,又叹了口气道:“真不明白,慕滼怎么会有你这么个妹子,真是服了你了。明天一早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甚么地方?”

    “我常去的地方。”

    “你常去的地方?”

    “对。”

    他常去的地方,他常去的地方是哪里啊?

    一瞬间,我突然明白他的意思了,他是要带我去勾阑,要叫我亲眼见证,他的心里确实是没有我的。

    我大声地道:“我不去!”

    他道:“薛姑娘,你必须去,你只有亲眼所见才会对我死心,你必须对我死心,你明白吗!”

    我说:“我不去!我也不会对你死心!我晓得,你是三哥的心上人,我瞧上了你本就不对,可是感情这件事情,任谁都是控制不了的。以前三哥还在着的时候,我就狠狠地训过自个儿,现在三哥没了,我也不是要抢,我只是想问你一问,除了三哥,你可还能再接受我吗,能吗?”

    逸尘不做声,紧紧抿着薄唇,站起身来,一把拉开房门走出去。

    我的泪水蓦地流了下来,伸手推了推宗震,他那呼噜声打得震天响。

    我揩了一把眼泪,吸着鼻子推着他道:“宗震,宗震,你倒是醒醒啊,你说,你说我到底要怎么办才好啊?”

    宗震被我推得朦朦胧胧的,趴在桌子上,咕哝了一句:“四小姐,喝呀!”

    我望了望他,又望了望酒坛,木木地端起酒杯来,喝了一杯,又喝了一杯。

    我的本意是想借酒消愁,可这淡泊如水的花雕,委实不对我的口味。

    眼见一坛又一坛别人口中的,上好的陈年花雕摆在桌子上,我却难以下咽。

    天亮时,宗震终于睡够了,蓬着头睡眼惺忪地爬起来。

    望了望我,又望了望桌子,轻轻地道:“四小姐,你就跟这儿喝了一晚上啊,三坛,都光了?”

    我倚着桌子,转着酒杯喝完最后一口,微微朝他笑了笑,道:“对啊。”

    宗震瞧着我的脸,竟然浑身一个激灵,结结巴巴地道:“小,小白脸呢?他怎么没有陪你喝啊?”

    我的反应已经有些迟钝了,顿了一顿才道:“收拾收拾,叫他出门。”

    宗震摸着后脑勺,道:“四小姐,这一大清早的,要去甚么地方啊?”

    “去见识一下传说中的勾阑,姑娘我长了这么大,还从没能去过呢。”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