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三章 浮生梦

章节字数:4211  更新时间:16-07-02 08: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身旁,有淡淡的,清凉的青草香。

    我望着他线条坚毅的下巴,鼻尖酸的都快哭出来了:“逸尘哥哥,你怎么才来呀?我以为你一辈子都不打算再出现了呢。”

    逸尘还是老样子,沉默寡言,脸上没甚么表情。

    只是,更瘦了一些,骨感分明的下巴,尖的可以削葱。

    他一掀衣摆,挨着我的身边坐下来,道:“我每天都呆在万字楼。”

    我深吸了一口气道:“我知道,你就喜欢坐在屋檐上,都快长在上面了。”

    他抿着薄唇,淡淡地笑了一下,那表情我很熟悉,只是感觉上很陌生。

    觉得好像少了一些甚么东西,或者是多了一些,我还没有发掘出来的东西。

    他指了指我手中的飞云扇,道:“练得怎么样了?”

    “只能说是还好,三哥的心法,我练过了前六重,后面三重,基本上都是靠自己猜的。飞云扇的十个招式,已经全部学会了,制敌绝对没问题,只是,力量方面及不上三哥,速度方面还是赶不上你。不过,扮三哥是绰绰有余了,万一到了近身战的时候,我还可以用剑,刀也可以,毕竟那才是我最擅长的武器。”

    他看了我一眼,用手指缠了一小撮,耳边滑下来的发丝。

    在食指上,绕了一圈又一圈,慢慢的滑到底,又捋了两下发梢。

    “我看你平时都找莫涯陪你过招,今天怎么一个人?”

    “心情不好,不想看见他们,都被我撵走了。”

    “在恒山的这段时间,不要任性,不要凭喜好冲动行事。有墨在,你会很安全。这里虽然固若金汤,可不代表就不会有问题。你现在的任务是抓紧时间练武,练好了咱们就上路,别忘了,你二叔还在泉州等着你呢。”

    “逸尘哥哥,你说的是沉烟吧?其实我觉得她一点都不可怕,就是一个傻女人,不足为惧。至多也就是我要多听一些废话,受点挤兑罢了,没事的。反正又不会在这里长住,我忍得下。我也是女人,女人的心思我是最清楚不过了,你就由着她说,由着她闹,时间过了自然就不会再难为你的。”

    逸尘抚着我的额头,又笑了笑道:“那也没见你刚才就由着人家说,由着人家闹了,还不是一样的要发火。”

    我被点到了痛处,咬着下唇,不知怎么接话反驳他。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跟三哥是同性,总觉得他嘲笑我的方式里,偶尔会带出三哥说话的方式来,也可能是我压根儿就不了解他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

    他见我半天不说话,又道:“要不要我陪你过几招?”

    我一惊,忙摆着手道:“不必了,逸尘哥哥你还是放过我吧。就我这水平,还跟你过招,那真是放着好日子不想过。你让不让我,都是输,还是算了吧。”

    “我不用剑,只用短刀。也不会让你,我只守不攻,如何?”

    我摇了摇头:“逸尘哥哥,你就那么急着把我改造成三哥吗,我就这样子,难道不好吗?”

    逸尘沉吟了一会,道:“我知道,慕滼是慕滼,你是你,我没有想要把你改造成他,你也成不了他。可是日后的路还很长,在你能够重新振兴泰山派之前,你必须要成为他,这是你能够活下来的唯一方式。”

    我望着他,决定破釜沉舟一次。

    从长远利益看,这叫埋下伏笔,从眼前利益看,这叫刺探军情。

    我道:“可是我还有一条路可以走啊。”

    “甚么路?”

    “就是可以把指腹为婚这件事情,假戏真做,借南宫家在江湖中的地位和丰厚的家产,东山再起。”

    逸尘冰雕一般的脸上,仍旧毫无表情,狭长的眼眸,一点一点眯了起来。

    “哦?这么说,你是喜欢上他了?”

    “那你觉得这条路怎么样呢,是不是会更省力一些?”

    “我觉得不怎么样。”

    “那总比我没有背景,一个人瞎胡闹跑到泉州去好得多吧,暂且不说我二叔是不是能帮的上忙。”

    逸尘默了一会,冷冷地道:“我觉得你跟墨成亲才是瞎胡闹。”

    到了这一步,我也只能硬着头皮演到底:“那就是你不同意我利用成亲解决问题了?我可以这样子理解吗?”

    他那眼眸眯得更窄、更长,眼底一片漆黑,看不出在想些甚么。

    良久,他舒展了一下眉头,抬头望着天。

    喉结上下甬动了几下,轻轻地说了句:“你好久没下山玩过了吧,我带你出去转转。”

    出去玩自然是比刺探军情来的更重要啊,这事情我求之不得。

    逸尘要带我出去玩,我开心的难以形容。趁他还没反悔,先约法了三章。

    一、必须带我去一趟他住的地方,让我做到有知情权。

    二、晚饭要在外面吃,饭馆由我来挑。

    三、子时之前才可以回秀山堂。

    须知,这膳房里的饭菜,即便是再好吃,可也经不住天天吃啊。

    像这样子不间断,就是神仙下凡,也要吃吐了。

    再说,难得有个可以和逸尘单独相处的机会,当然是能拖到多晚就拖到多晚。

    一路上,逸尘一直没有再说话,只是时不时的打量我一眼。

    后来还是到了泉州,他才告诉我,那时候,他心里面的边鼓,敲的震天响。

    想着要不要就借着我说的话,就此干脆挑明了我二叔的意图,也免得我再做出甚么出格的事情来。还是再拖一拖,等等看南宫墨究竟是个甚么态度。

    只不过,那都是后话了,有些事情,真的不应该草率做决定。

    逸尘住的宅子,在奉元城的最东面。

    要过一座石桥,再穿过一个叠梁式木拱廊桥才可以到。

    廊桥由二层木龙骨相贯而成,九节拱骨并排与另一层八节拱骨贯穿搭置,自成稳固的梁架。

    拱内又置了三角形的木架,加强横向力的作用。

    为了保护拱骨和梁柱,防止风雨侵蚀,两侧都装有风板。

    两端的拱趾各自支撑在桥台上,桥台用花岗岩石块垒筑,通道口均有石踏跺。

    廊桥上有廊屋十五间,当中几间高起为楼阁。

    屋檐翼角飞挑,屋脊青龙绕虚,颇有吞云吐雾之势。

    无桥墩,由粗木架成八字形支撑,朱色木架,黛色瓦。

    进门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了三哥曾经说过的一句话。

    那句话是,繁华背后的落寞。

    可不是吗,这里,这间宅子,与其说是间宅子,不如说是个南宫家的大仓库。

    外表拥有南宫家所有物品所特有的繁华,而内里却是极度空虚和落寞的。

    除了逸尘住的那一间房,还算整洁外。

    其余的房间里,不是堆满了家具帷幔,就是堆着一大垛一大垛的,早已经铺满了灰尘,看不出本来面目的东西。

    这情形我一开始倒真是没有想到,我有些觉得逸尘很可怜。

    一个男人要是没有钱,就算长的再帅,也只能住在这样寒碜的地方。

    我突然恶作剧的想到,南宫墨有一天要是落魄了,不晓得他还会不会有心思,继续摆弄他那些银光闪闪的耳饰了。

    晚饭还是选在了紫云楼,一是从这边过去比较近,二是我已经从潜意识里开始,抵抗南宫墨为我做出的安排了。

    我真的很讨厌他这样对待逸尘,真的很讨厌他的出现叫逸尘有苦说不出。

    好,你不是命令逸尘不准接近我吗,姑娘我就偏要跟他在一起。

    你不是说紫云楼我以后都不会再来了吗,我就偏要来,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四菜一汤,都是逸尘亲自下厨做的,我爱吃的。

    我从来都不晓得,逸尘也会做饭,并且做的一点不比三哥差。

    逸尘今天看起来兴致还算好,好像没有一路上那么讨厌我了。

    不过也可能是我自己一厢情愿,臆想出来的。

    毕竟他的脸上,一直也没有任何表情。

    我道:“逸尘哥哥,你怎么也会做饭啊?”

    “一直都会,是你没有发现。”

    “那今天为甚么要亲自做呢?你可以安排后厨去做,自己只负责监督啊。”

    “后厨的人已经遣走了,没有人可以监督。”

    “为甚么要遣走啊?有他们在你不是可以省点心吗?”

    逸尘斜着眼瞥了我一眼,道:“你今儿晚上没有出现在莲华殿里,你觉得墨难道会一晚上不动声色吗,他难道不会派人到处找你吗,你既然决定了子时之前不回恒山,就一定不想让他知道,这段时间你是在哪里,和谁在一起对吧。”

    “就跟谁怕他似的!我才不怕他找来呢,他是怎么对你的,沉烟又是怎么对我的,我一早就想跟他清算一下了!”

    逸尘摇了摇头,道:“不要激化矛盾,日后你还有用得到他的地方。”

    “我会有用到他的地方吗?不会吧。”

    “怎么不会,咱们还要一起去泉州呢。”

    我有些摸不着头脑了:“逸尘哥哥,你在说甚么呀,难道南宫墨也要加入咱们的团队吗?”

    “对,我仔细想过了,墨要是同意去的话,小禅和莫涯也会同行,那样站在保护你的角度来说,是再有利不过的,胜算也会更大一些。”

    “不要,我不要跟南宫墨同行,也不要跟莫涯同行。逸尘哥哥,你都不知道,跟莫涯同行很无聊的,他这人从来都不怎么说话,更别提明白他内心的真实想法了,比你还要难懂。还有南宫墨,他,他……”

    逸尘诧异的望了我一眼道:“墨他怎么了?”

    “他,哎,算了,不提也罢,反正我不同意你的安排。”

    “你没有发言权。这些人一定要跟咱们一起启程,这样的安排对你比较有利,而且我觉得咱们的团队也没甚么改变,只是会多几个人。”

    “三个人变六个人,两个宗震两个你,外加南宫墨一个不定时的人体炸弹,你管这叫没甚么改变?逸尘哥哥,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呀!”

    我很不能接受现在的逸尘,这和我一直以来认识的那个,装酷耍冷的人相比,差别也太大了些吧。

    要么就是不说话,要么就是不给我发言权,这比三哥专治多了。

    可是我又没有充足的理由去反驳他,因为他说的,都很有道理的样子。

    在这样一种事态的发展下,好像真的没有比保护我顺利到泉州,更重要的了。

    缓了缓,我道:“逸尘哥哥,那你的意思是要我去和南宫墨摊牌吗?”

    “我会去,你只管练武,早一天练好早一天上路。”

    “那你会一直把我送到我二叔那里,然后一直陪着我到最后吗?”

    ……

    “你是不是一直都很讨厌我,只是为了完成三哥交办你的任务,任务完成之后,你就会走了?”

    逸尘头一回,轻轻地叹了一口气,道:“我不讨厌你,任务还没有完成,完成之后的事情,我会提前告诉你。”

    我伸出手,轻轻地拉了他一下:“如果,我是说如果,任务完成了,我求你留下来继续陪我,你会同意吗?”

    ……

    “那,要是我同意你把我改造成三哥,你还愿意留下来吗?”

    ……

    本来我问这问题的时候,也就没有想着能够得到逸尘的回应。

    可是真的只是自问自答的时候,心里面还是不可避免的,产生了一丝失望的情绪。

    我谨慎的看着他,生怕再说错话。

    逸尘的眉头,紧紧地蹙在了一起,下唇抿的紧紧的。

    我故作轻松的道:“我就是随便问问,也不是非要你回答的。本来嘛,咱们非亲非故,都怪三哥硬把我托给了你,要不然你早就可以走了,去做想做的事情。等到了泉州,这任务就算完成了,到时候就算你不想走,我也是要撵你走的。后面的路,我自己一个人走就好了,犯不上再拖着你,哈哈。”

    嗓子眼里酸酸的,故作轻松的声音里,满是伪装过后的扭曲。

    为甚么对于我这样一个亲历过死亡的人,说起离别,竟然更难以启齿,更难以接受呢。

    是因为已经体会过离别的滋味,才更不愿意轻易放手吗?

    逸尘猛地抬起头来,一把将我揽进怀里。

    他的心跳平稳,有力,身上有有淡淡的,清凉的青草香。

    他说:“任务完成,我还留下来,没有任何附加条件。”

    “真的吗?你不是为了哄着我去泉州,随便说说就算了的吧?”

    逸尘没有说话,只是很平静的摇了摇头。

    后来,我一直回忆他当时摇头的意思。

    在当时那种情况下,他摇头的意思,难道不是代表没有骗我吗?

    逸尘就是这样子,做事情要么不答应,只要答应了,就一定会说到做到。

    按约定,子时之前,我必须要回秀山堂。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