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四章 冷残月

章节字数:4147  更新时间:16-07-03 08: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子时,非昨日之晚,亦非今日之早。

    秀山堂前的回廊里,静悄悄的,只有莲花漏发出的,嘀嘀嗒嗒的声音。

    (注:子时,又名子夜、中夜。十二时辰的第一个时辰,23点整至凌晨1点整)。

    (注:莲花漏,古代计时器的一种。用两个放水壶,一个受水壶,再用两根叫做“渴乌”的细管,利用虹吸原理,把放水壶中的水,逐步放到受水壶中,使受水壶中水平面高度保持恒定。相等时间内,受水壶的水流速度恒定,据以测定时间。)

    我看了一眼莫涯的房间,很好,睡下了。

    又分别看了一眼宗震的房间,和小禅的观月阁,也都熄了灯。

    我呼了一口气,心道,今儿晚上大家还都蛮省心的嘛。

    连小禅和宗震如此爱八卦的人,也都放弃爱好去睡了,这可真是个大喜事。

    站在房门前,我突然想起逸尘说的,南宫墨会派人到处找我的话,小心肝不免狂跳了两下。

    说实话,南宫墨我还是不太了解他,不晓得他到底是怎么样子处事的。

    房门吱呀一声被推开,屋子里静的连个鬼影都不见。

    嗯,自己吓自己,还好是虚惊一场。

    借着屋子里照射进来的月光,转过圆桌和凳子,绕过碧纱橱。

    (注:碧纱橱又称隔扇门、格门。是古代汉族建筑室内分隔的构件之一,类似落地长窗,而落地长窗通常多安装在建筑外檐,碧纱橱主要装修在屋子里。)

    不错,安全。

    站在床前的圆桌旁,隐约觉得花窗下的椅子中,坐了个黑影,是错觉吗。

    燧石擦了几下,没点着。

    那黑影动了一下,我一惊,顺势把手中的火镰抛了出去。

    那黑影抬手一接,沉着嗓子说了句:“你去哪里了?”

    惊吓来的太突然,就是打死我,我都不会相信,这个时间段,南宫墨竟然会出现在我的房间里。

    后退了两步,抖着嗓子道:“南,南宫公子,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擦的一声,燧石擦出了一道炫目的火光,桌子上的蜡烛瞬间被点亮。

    (注:燧石俗称打火石,由于质地坚硬,破碎后会产生锋利的断口,与铁器相击打会产生火花,所以也被古代人用作取火工具。中国古代,常用一小块燧石和一把钢制的“火镰”击打取火。)

    他那张年轻的,轮廓分明的脸上,明显带着一股盛怒过后的冷酷。

    眉间拧成了川字型,淡色的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我还没见过他这样子。

    他清了清嗓子道:“大晚上的,你不在莲华殿里好好吃饭,跑到哪里去了?”

    “我,嗯,我和朋友出去玩了。”

    “朋友?你在奉元有朋友吗?”

    “怎么没有,只是没有告诉你罢了。”

    ……

    南宫墨没有说话,面色瞧着更冷了一些。

    良久,他道:“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不会再有以后,听见了吗?”

    ……

    “听见了吗?”

    我望着他,眼前满是白日里瞧见的,满屋子的旧家具和院子里厚厚的积尘。

    逸尘的脸和他的脸,交替在我眼前出现。

    他南宫墨哪里就比逸尘哥哥强了,不就是依仗着他娘亲是正房,依仗着自己是嫡出的孩子吗。

    做甚么一天到晚作威作福,颐指气使。

    同样是南宫家的人,凭甚么家产都归他,好事情都紧着他先挑。

    轮到逸尘,就只有一间废弃久了的破宅子,我很讨厌他。

    我大哥二哥虽然不出息,可三哥当家的时候,也并没有亏待过他们啊。

    我觉得南宫墨就是个伪君子,人前装谦谦君子,人后就嫉妒心过剩。

    想到这里我就火大:“南宫公子,你不用对我说教,你又不是我三哥,又不是我老爹,凭甚么管我的事情。我爱去哪里就去哪里,轮不到你来限制我的人身自由。”

    他换了个坐姿,继续道:“你这样子不告而别,是一件危险系数很大的事情。我都不晓得你跟谁在一起,在哪里。不出事也就罢了,万一出了事,我应该去哪里找你,怎么样子找,难道非要我为了你把整个奉元城都翻过来,你才开心?空灵岸的事情你都忘记了吗?”

    “那是个意外,又不是我自己跑到峨嵋去的,怎么能相提并论呢。”

    “你现在的身份,随时会发生各式各样难以预料的意外,当然可以相提并论。”

    “你……”

    “今儿早上小禅就跟我说,说你早起就很反常,无论如何都不肯叫她和莫涯陪你去练武。开始我还奇怪,你究竟是为了甚么。后来你连我都撵了,我想着你或许是心情不好,或许是练武练烦了,想一个人静一静。没想到,还没到午时,秀山堂里连你的人影儿都找不见了。你到底去哪里了?”

    “心情不好出去走走,这在你南宫公子的心里,也算是有罪吗?”

    他答非所问的道:“是因为沉烟吗?”

    “甚么?哦对了,还有沉烟,你不提我都快忘记了。下次麻烦你管好你的姬妾,姑娘我可没有时间,总是替你听废话。”

    “沉烟的事情我会尽快处理好,你告诉我,你今天到底去哪里了?”

    “跟一个朋友出去玩了。”

    “娘子,我看你是不打算说实话了是吧?”

    “我已经说过了,我跟一个朋友出去玩了,还要怎么样说实话?”

    “跟谁?为甚么要出去?有甚么话是不能在秀山堂里说的,有甚么事情是不能在秀山堂里办的,还是这里不是最适合办事的地方?”

    “南宫公子,你说这话是甚么意思啊?”

    “我的意思你心里清楚。”

    “我有甚么可清楚的,我又没有做错事。你有话就直说,不要这样子拐弯抹角的。我累了,要休息了,要是没甚么事情,就请回吧,有甚么不重要的话,也可以等明儿个天亮了再说!”

    “南宫墨一下子站起身,向着我走了两步,压倒性的站在我身前,道:“今天这事情不说清楚,你别想我走。今儿晚上我来了就没打算走,要么把事情都说清楚,要么你就陪小爷我睡一夜。”

    我开始有些烦了:“南宫墨,你到底要做甚么呀?不就是一顿饭吗,在哪里吃不是吃呀,有甚么好说的,你瞧瞧你,就像逼供似的,有意思吗?”

    “当然有意思了,我就是要逼你说实话,就是要让你不要再自欺欺人。”

    “自欺欺人?我怎么自欺欺人了?”

    “你今天是跟我大哥出去了对吧?晚饭是在紫云楼里吃的对吧?后厨都遣走了,他亲自下的厨对吧?”

    “南宫墨!你怎么也跟沉烟一个德行,也爱搞监视这一套手段!你们俩可真是绝配,真有夫妻相!”

    “监视你?我想知道的事情,还需要靠监视你来知道吗?我懒得监视你。你在恒山的一举一动,有哪一件事情是我不清楚的,我想知道的随时有人来汇报,根本就不需要单独监视你。”

    “那就是你安排了人跟踪我,不然你怎么会晓得我的行踪?”

    “你要是听我的话,老实呆在这里,会有人跟踪你吗?”

    “我为甚么要听你的,我为甚么要老实呆在这里,你知道我在这里有多无聊吗?”

    “我一早就说过了,你要是觉得无聊,可以告诉我,我来陪你。”

    “南宫墨,我讨厌你!我不要你来陪我,我要的人你也不会同意放他进来!”

    “我再说一遍,你是我的未婚妻,凡事要检点,不该见面的人,就绝对不要见,特别是我大哥。他只不过是一个你自己设定出来的幻象,并不是真正存在的实体,你跟他在一起,甚么结果都不会有,他甚至不能承诺你任何事情,你有必要为了一个永远都得不到的东西这样执着,这样疯狂吗?”

    南宫墨说的都是实情,和逸尘的未来,只是我一个人设想出来的。

    我连他最起码的点头同意,或者是口头上的应允,都从来没有得到过。

    就在刚刚过去的,不久之前的几个时辰里。

    他也只是在我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的追问下,才勉强同意,任务完成之后还会留下来继续陪我。

    至于留下来之后的事情,并没有进一步做规划,更不要提对我承诺甚么。

    我咬了咬下唇,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

    南宫墨这人太可怕了,还不到四个月,就把我的心思摸得一清二楚。

    我不想在他面前表现出软弱,也不想让他有机会更进一步的了解我。

    我尽量表现的平静,学着三哥惯常使用的,半是玩笑半是无所谓的语气道:“我的事情就不劳公子你费心了。”

    南宫墨紧皱着眉头,一把攥住我的手腕,道:“娘子,你到底明不明白你都在想些甚么?我是担心你。有些事情不是你任性,你努力就一定会有结果的,主观因素在你自己,客观因素呢,你要如何能够明白别人心中的想法,如何掌控全局的事态发展。你这样不成熟,日后何谈振兴门派,何谈当掌门!”

    “当掌门跟谈感情是两码事,是你不成熟,混为一谈。”

    “人这一辈子,会发生些甚么事情,打从出生那一刻起,星盘就已经展示清楚了,你改变不了既定的事实。”

    “不努力抓一把怎么会知道无法改变,我自己的命运自然是掌握在我自己的手中!”

    “娘子,你是真不明白还是假装不明白。我说了这么多,你总该明白自己的立场了吧。”

    “我的事情我自己说了算,该做甚么不该做甚么,该见谁不该见谁,也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你放开我。”

    “跟我没有关系?”

    “对,跟你没有任何关系!南宫墨,你放开我,我的事情凭甚么要你管!”

    “不放!”

    “你放开我,你这个疯子!”

    “我告诉你,这事情没的商量。我看你就是被你哥哥给宠坏了,该有人好好管教管教你了。在这里一切事情都由我说了算,我怎么安排你怎么做,最好不要想着跟我耍花样,现阶段,出了任何事情,你都负不起这个责任。这几天你都不要想出这个房门,先关你几天,等你想清楚了再放你出来!”

    “南宫墨,你凭甚么关我?你凭甚么管教我?”

    “就凭我是你未婚夫!就凭我要娶你!”

    “你自作多情,谁同意嫁给你了,谁同意这门亲事了,我坚决不同意这门亲事,也不同意嫁给你,我不喜欢你,我讨厌你!”

    “父母之命,指腹为婚,还轮不到你来说同意不同意。我就关你到成亲,到时候你喜不喜欢我,讨不讨厌我都无所谓了,反正拜了天地入了洞房,你想跑也跑不掉。”

    “你疯了!你不能这样做!你不能关我!”

    南宫墨又走近了两步,攥着我手腕的手指,力道更大了。

    他俯身冷声道:“我就是疯了,我就是要这样做,你又能怎么样呢?”

    ……

    “我再问你一遍,刚刚我说的话,你都听明白了没有?”

    ……

    “我问你听明白了没有?”

    我边挣脱着,边道:“甚么啊?你放手,好痛!”

    “不准跟我大哥见面!这一回听明白了?”

    手腕上的痛感又连升了两级,我觉得我的腕骨都快被他给捏碎了。

    我被他拉得离开了地面,只能用脚尖点着地。

    就连肘关节上的韧带都被过度扯开,桡骨附近的关节,迅速肿胀了起来。

    那疼痛的感觉,一跳一跳的,火辣辣的钻心。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忍着疼大声道:“听明白了,我都听明白了,我都按照你说的做,你放手,我的胳膊好痛,南宫墨,你弄疼我了!”

    南宫墨原本高高在上的气焰,霎时间化的烟消云散。

    小心翼翼的扶着我,心疼的道:“娘子,都怪我,都怪我,伤到哪里了没有?”

    这疼钻心又尖锐,泪水夺眶而出。

    我抱着胳膊,一个转身回旋,一脚踹在他的胸口。

    南宫墨反应很快,只被我踹的后退了一步。

    单手扶着桌子,凌空一个飞身,落到了桌子对面。

    我用了八成的功力,桌椅瞬间被内力带的底朝天。

    桌子上的茶具,蜡烛,摆件,叮叮铛铛洒了一地。

    我哭着道:“你别碰我!”

    南宫墨还想说些甚么,张了张嘴,还是甚么也没说。

    我恨恨地望着他道:“南宫公子,你不是要关我吗?那你关吧,切记多派几个弟子来守着这里,可别叫我越了狱!”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