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六章 驭龙回

章节字数:4320  更新时间:16-07-05 08:5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不晓得究竟发生过些甚么事情,也不晓得究竟是过了多久的时间。

    我只知道,我脑海中的记忆,有一大段都是空白,。

    我记得我吃了一颗糖,很甜,有淡淡的水果香,是沉烟给的。

    屋子里光线很暗,人头攒动,有男子争吵的声音。

    身上有一股浓郁至极的浓香,香气恶劣,令人作呕。

    我不喜欢吃糖,更不喜欢香的东西,不过,南宫墨身上的白檀香除外。

    两只手上包满了雪白的纱布,獾油加了冰片的气味。

    床边坐了个神色严肃的冷美人,墨色长发,瘦长脸。

    细长的丹凤眼,高鼻,薄唇,削腮,手冰冷。

    我的第一感觉是,好冷。第二感觉是,这人瞧着好眼熟啊。

    穿了件半新的烟灰色软缎交领长衫,领口和广袖处,一并滚了古紫色的掐牙。

    袖口外露了一截冰雪般皓白的手臂,腕上套了个细圆条的镯子。

    半透明的灰紫色,冰种玉髓材质。

    她微蹙着眉头垂着眼,面目表情甚是严谨。

    一手拽了袖口,一手搭在我的手腕上试脉,并未瞧见我醒了。

    我转了转头,头晕的厉害,我道:“这位姐姐,请问,现在是甚么时辰了?”

    那女子伸过手来,探了探我的额头,回头道:“放心,没有高热,应该是药物残留的后遗症,过一段时间就会好起来,不碍事的。”

    药物残留吗?难不成又是尉迟嘉人的花毒?

    我觉得,我现如今早已经深深陷入对尉迟嘉人的怀疑中,不能自拔了。

    我说:“这位姐姐,你是谁啊?”

    她望着我,轻轻笑了一下道:“我是南宫雪,想起来了吗?”

    南宫雪?有一些印象,不过已经很浅了,更多的是陌生。

    或许是曾经在哪里见过的,只是不太熟悉罢了。

    “那,雪姐姐是吧?我的手是怎么一回事,好疼啊。”

    “只是轻度的烫伤,已经用冰块冷敷过,现在没事了。今天可能会稍微有一些发热,稍微有一些肿痛,我给你上了獾油,忍耐一下,不要因为疼就随便乱动,要不了几天就会慢慢好起来的。”

    我听见屋子的一角传来逸尘的声音,声音中的愤怒已经快要溢出来了。

    “墨,你当初是怎么答应我的,你不是说慕藻在我的身边不安全,只有在你的身边才最安全吗,这就是你说的安全?早知如此,我还有甚么必要相信你的话。”

    ……

    “你以为你不说话,不表态就可以逃避责任了吗?昨天的事都是我的主意,你凭甚么难为慕藻,凭甚么关她禁闭。要不是因为你,你的姬妾今天会有机会,下手对付慕藻吗?不会吧。别说是对付,要是慕藻不想见,她连人都近不到身前。这一回倒好,不但人见过了,还下了巫医的药,人若是没事,也就算了,竟敢在你的眼皮底下绑了人,还想着法子,花样百出的折磨人。你能说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吗?慕藻手上的烫伤,你瞧见了吧,膝盖上跪了铁链留下来的伤痕,你也是见到的,其余的地方,还有没有别的伤,我不晓得,单说这两处,你那姬妾就是以死谢罪,都不足以抚平慕藻受到的创伤。”

    南宫墨还是没有说话,屋子里只有女子细碎的哭泣声。

    我撑着床边,慢慢坐了起来。

    逸尘脸色铁青,薄唇紧抿,靠在床前的桌子边上。

    一贯沉寂安静的黑色眼眸中,怒火烧得汹涌翻滚。

    南宫墨背对着他,负着手,双手紧握。

    因为手指极度的用力,指关节都有些泛白了。

    沉烟跪倒在他的脚边,眼神迷乱又惶恐,惊惧的望望南宫墨,又望望逸尘。

    我的本意是想对逸尘说几句话的,可是他们都没有人想要瞧一瞧我。

    我轻轻举着双手,索性也就回望着沉烟。

    沉烟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抱着南宫墨的腿哭道:“墨,这事情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子,我,我只不过是跟她开个玩笑罢了,你要是不信,我可以叫雪儿过来跟你解释的!墨,你相信我,一定要相信我,这事情真的不是我做的,不是我。我明知道你喜欢她,又怎么会故意去做这种,会惹你生气的事情出来呢。都是,都是雪儿她们那些贱丫头,非要这样子,我还说不可以这样做,你会生气的。可是,可是她们,根本就不听我的劝呀!我,我是真的没有嫉妒她,我愿意替你照顾她,把她照顾的好好的,你什么时候想收房都可以,我,我绝对不会嫉妒她,绝对不会坏了你的好事的!求求你放过我,啊不不不,是放过我的丫头们吧,她们已经知道错了,我愿意代她们受罚,只要,只要你别撵我下山……”

    南宫墨大喝一声:“闭嘴!”

    沉烟茫然的道:“墨,难道我说错了吗,你不就是想把她收房吗,我这样子,也算是帮你了,你为甚么还是不满意呢?你说,薛慕藻她这个亦男亦女的妖孽,究竟哪里比我好,你为甚么就非瞧上了她,非要她呢。要知道,要知道,我是先来的呀,妻妾排序,怎么的也得分个先来后到的顺序吧,何至于就先轮到这个小贱人来争宠了……”

    我的头又开始疼了,收房收房,妻妾妻妾,真是个无聊的傻女人。

    她还真是一天都不能没有男人,想男人都想疯了。

    逸尘回望了我一眼,又瞪了沉烟一眼道:“收房?你都没有问过慕藻的意思,又怎么会晓得你自己说的事情对不对呢?”

    我歪了歪,挣开南宫雪的手臂,站起来冷笑着道:“沉烟姑娘,你真是傻的可以,收房的事情咱们已经讨论过许多遍了,我也不想再跟你争下去,一点意义都没有,简直是浪费时间。你尽可以试着再辱我一句试试,把我激怒了的后果,怕是你承受不起的。”

    南宫墨猛地一转身,抬手给了她一巴掌道:“闭嘴!这里没有你说话的资格!再多说一句,你就等着受死吧!”

    默了默又红着眼眶,几步走到我的面前:“慕藻,对不起……”

    我的手疼得发抖,不知道究竟是被甚么东西给烫伤的,究竟伤到了甚么程度。

    如果真的只是轻度烫伤,应该不至于这样热得发烫,神经跳着高的疼吧。

    我哑着嗓子,忍着疼,后退了两步,靠着逸尘道:“没关系,南宫公子,你不要道歉,姑娘我还不至于脆弱的,就此出人命案子了。”

    他哑声道:“我并不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子,这事情我一定会尽快处理,你,你……”

    你了半响也没你出个所以然来。

    又是一阵刺骨的疼痛,我抱着胳膊,疼得弯下腰来。

    对了,我还有个右臂上关节的伤处,刚刚一番话说得太用力,牵扯了身上的伤口。刚刚不觉得怎么样,如今停下来喘口气,这疼便一会儿一会儿的,疼痛难忍起来。

    逸尘轻轻地把我拉进怀里,一手在腰间扶了我一下。

    我攀着他的胳膊,咳了两声,胸中好不容易平复下去的血气,在看到沉烟的瞬间,又再一次升腾着涌上来。

    我咬着牙冷冷地对她道:“沉烟,姑娘我也明白告诉你,我就是爱扮男装,我就是妖孽,如何!你才是个贱人,你不但贱,还蠢得可怜。你以为你能够收得住南宫墨的心吗,你错了,即便是能够收得住,这人也断不会是你。你以为你喜欢他,全世界的人也都会像你一样,都要爱上他吗,简直可笑!你离开他活不得,别人可不见得都跟你一个样,爱他爱的死心塌地。你为了自己的私欲诬陷我,你又是安得甚么心,一天到晚就晓得挑拨离间,惹是生非,把一切事情都无端派到我的头上来,还反倒装好人的说,要我跟你共侍一夫,你妄想!我就是死了,就是一辈子不嫁人,都不会跟你这个傻女人共侍一夫。你只道你是个女子,须得有人怜惜,做了错事就装可怜扮软弱,推到别人的身上去顶罪,难不成你身边那些丫头们,就都是男子扮的了?”

    逸尘在我身后,又搂的我紧了一些,冷冷地道:“墨,说吧,这一次的事情你要怎么解决,要怎么补偿慕藻?是公了还是私了?”

    南宫墨尚未作答,沉烟已颤抖道:“公了怎么样,私了又怎么样?”

    逸尘沉声对南宫墨道:“私了就请我弟弟将你这惹是生非,私自用刑的姬妾一剑刺死,抽筋扒皮还泰山派的掌门一个公道,以泄我的心头之恨。公了嘛,反正对于你这种没有身份名份的黑户,官府也早就应该一经查处,以正视听。这些年,要不是有墨收留你,你早就应该发回原籍,或者充当官妓了。”

    沉烟倒吸了口气,踉跄的爬过去,抱住南宫墨的腿道:“墨,救我!”

    南宫墨又恢复了往日里,高高在上,目空一切的气势。

    看了她一眼道:“你委实不懂事了些。”

    沉烟凄厉的道:“墨,你真的不要我了吗?你果然是要杀掉我吗?你为了一个女人,这样子做,值得吗?我,我,我做了这样多的事情,都是为了甚么啊?还不是因为我爱你,可你现在却要,却要……”

    逸尘换了个姿势搂住我,轻声道:“你弄错了,慕藻可不仅仅只是一个女人,她可是泰山派继任的掌门人。恒山将来必定要与泰山派联姻,到时候墨既是恒山的人,又是泰山派掌门人的夫君,此番你在恒山,叫她受到了这般奇耻大辱,试想,泰山派的弟子们会咽得下这口气吗?你说,墨要怎样做,才能平息两派之间弟子们的纷争呢?”

    南宫墨没理会抱住他腿的沉烟,神色自如的道:“沉烟此前就一直有些疯疯癫癫,否则也不能铸成大错,敢问薛掌门可否看在两派多年交情的面子上,网开一面?

    逸尘温和的道:“慕藻,你说,要不要网开一面?”

    我已经痛得说不出话了,看着沉烟,仍是十分震怒。

    本想再放几句狠话,或是挣扎过去,抽她几个耳光。

    奈何已经痛得失去了说话的能力,只得斩钉截铁的摇了摇头。

    南宫墨又道:“既如此,发回原籍也是可以的对吧?”

    逸尘道:“你们恒山的人犯了错由你们自己处理,我们只要求还我们掌门一个公道,慕藻你说是这样子的吗?”

    我轻轻的点了点头。

    南宫墨又道:“既如此,七日之内,沉烟我就撵她下山,发回原籍,终生不得再回奉元城,还请薛掌门雅量,不要同一个侍女一般见识,免得坏了好心情。”

    沉烟大失所望的吼道:“南宫墨,亏你对薛慕藻这小贱人这般好,你可知道,在她的心里面,根本就没有你的位置,她喜欢的是你大哥!”

    南宫墨抬腿就是一脚,沉烟被他踹出去老远,头正正的撞在墙壁上。

    发簪饰品散了一地,连吐出两口鲜血来,染湿了胸前的薄纱。

    南宫墨大声道:“小爷我原本从不打女人,你是第一个。来人,带她回去收拾东西,七日之内送回原籍,从今往后我不想在奉元城里再见到你。”

    南宫雪也一并走了,走前又把我的双手放到了冰盆里,凉凉的,舒服极了。

    南宫墨的脸色很苍白,面上满是凄凉哀伤的神色。

    定定地望了我很久,最终也只是重重地吻了一下我的额头,一句话都没有说。

    逸尘仍是搂着我,失神了一会,又蹙着眉头道:“我已经失去慕滼了,慕藻不能再出任何事情,不然,我就真的要去地府以死谢罪了。”

    我也不晓得他这话到底是说给谁听的,屋子里死一般寂静,没人接话。

    后来的事情,都是宗震说给我听的,跟我自个儿原先设想的,也差不太多。

    宗震说,打从南宫墨第一次见我,就瞧上了我。

    期间诸多我不需要知道的事情,宗震没有讲,我也不想听。

    在我到来之前,沉烟一直是以另一个南宫夫人的身份自居。

    本来她的失宠跟我是半毛钱的关系也无,可我的命运就是这样寸,偏偏被她精心包装成了头号情敌。

    沉烟对我是恨之入骨,于是乎,大大小小,只要是能跟南宫墨沾边的事情,就都不分青红皂白,一应怪罪到了我的头上。

    这一回沉烟是怀了破釜沉舟的决心,不把我整死誓不罢休。

    花费重金请了个巫医来,又派了个丫头偷拿了我的手帕。

    手帕上也是放了迷药的,这点被我猜着了。

    那糖是经过巫医特别制作的,具有消除记忆的功效。

    沉烟骗我吃下之后,把我绑到秋池馆里。

    又是当人肉烛台,又是跪铁链子,个中手段五花八门。

    南宫墨和逸尘,把恒山翻了个底朝天,最后才在秋池馆里找到我。

    他们进门的时候,沉烟折磨我正折磨在兴头上,眼瞅着就是要上夹指板了。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