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八章 莲花漏

章节字数:4530  更新时间:16-07-07 08: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以为小禅这一回连字条都留了,一定是要多去几天的

    没成想,这才去了不到四天就回来了,据说银子钱要的是相当顺利。

    炎一不但如数给足了她生活费,还另外送了她一把上好的,花纹钢的白杨刀。

    (注:白杨刀,短刀的一种。)

    (注:花纹钢,用来制作宝刀、宝剑一类名贵器物的,带有花纹的钢,中国古代又称为“花铁”、“文铁”。花纹钢的花纹形态,有如流水,有似彩云,或象菊花,或类似木纹等。)

    我这人最喜欢刀剑,一听说有好刀,自然要撺掇她拿出来瞧一瞧。

    我说:“刀呢?我瞧瞧。”

    小禅嘎嘣着嘴里的糖,咕哝道:“卖了呀。”

    “甚么?卖了?做甚么要卖掉呀,这可是把难得一见的好刀呀?”

    “我又不用刀,要那个劳什子留在手里做甚么啊,死沉死沉的,还不如卖掉换点钱回来买糖吃呢!”

    我说:“你怎么能这样说呢,钱跟兵器是不一样的好吧,你又不是像我这样子没有地方住,没有地方放东西,卖掉了多可惜呀。你早说你是因为缺钱才要卖掉的呀,我可以买啊,做甚么便宜了别人,我都还没有见到过呢。”

    小禅眨巴着眼睛道:“薛姐姐你怎么不早说你喜欢刀啊,你早说的话我可以送你呀!反正这东西在我的手里就是一块废铁,我从来也不会去用刀的,更别说明白不明白了。”

    我道:“那你卖了多少钱啊?”

    小禅解下腰上的钱袋子来,一股脑儿倒在桌子上。

    数过一遍,又扒拉着手指头减了几个数,道:“八千五百两,薛姐姐,你看这价钱还行吗?”

    “嗯还不错,市价最多也就是值八千两,你还多得了呢。”

    “真的吗?我多得了呀!那可太好了。我从少室山下来,没走多远就有人要买,开始我想着拿回到奉元来卖,或许价格会更高,后来有好几个人都瞧上眼了,都要买,我就叫他们每个人说个价钱出来,出价最高的就卖给他,然后就卖咯!”

    我笑了笑道:“别看你不懂刀,生意头脑还是蛮灵活的嘛。”

    小禅嘻嘻笑着,拉着我的手道:“薛姐姐,这一回我晓得你喜欢刀了,下一回若是我得了好东西,一定补偿给你,如何?”

    一连几天,沉烟那满含恨意的目光都叫我记忆犹新。

    我也是女子,女子的心思,我是最清楚不过的。

    她那副样子,当真是恨我恨到骨头缝里了。

    我把“夜游遇险”的事情说给小禅听了,小禅愤愤的道:“她若是敢动你一根寒毛,姑奶奶叫她死无全尸。”

    我有些后悔告诉了小禅,还是宗震说的,能躲一时是一时的方法更稳妥。

    虽然这不是我行事的风格,可现下南宫墨正忙着新票号的事情。

    哪里会分神出来管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呢,若是闹得大了,叫逸尘知道了,沉烟她恐怕就真的要死无全尸了。

    我跟她之间,还远谈不上恨,只是有些针尖对麦芒。

    我觉得跟这样一个蠢女人撕破脸,委实降自个儿的身价。我不屑于跟她闹。

    别说我的心里已经有了人选,就是没有人选,单说南宫墨那个浪荡公子哥儿的形象,他们家便是抬一座金山来,我也是万万不能答应的。

    真是不晓得,我娘亲当初怎么就鬼迷心窍,同意了这一门亲事呢。

    逸尘忙着倒手老宅子的事情,根本顾不上我这边。

    南宫墨忙着新票号的开张,只得安排我和宗震到莲华殿里对付一顿。

    素日里,南宫掌门夫妇以及他那两位长姐,向来是不到前殿来吃晚饭的。

    是以宗震听说又要去莲华殿,当场就慌了神,满面愁容。

    生怕这件差事他做不好,万一碰上了沉烟和她那一班小丫头,又护不好我。

    急急地劝我道:“四小姐,要不咱今儿晚上就不去吃晚饭了吧,这万一要是赶巧闹起来,可怎么说得清。”

    我说:“宗震,没事的。既然南宫公子做了安排,咱该去还得去,晚饭该吃还是要去吃,不然倒叫南宫公子为难了。现下逸尘哥哥又忙得顾不上咱们,咱们也犯不上拿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吧。左右只有这一顿,咱们警惕些,尽量错开容易与沉烟碰面的时间,别回头自个儿不长眼睛,给了她可以朝咱们发无名火的机会,那就是咱们自己的原因了对吧?”

    宗震听了我的话,一个劲儿的点头称是。

    说句实话,我是真的不想去莲华殿,也不想吃晚饭。

    自从来到了恒山,好像每一件事情,都是不在我自己能够掌控的范围内。

    这种感觉很不好,让我感到极度的没有安全感。

    有些话说出来,都是骗宗震安心的,我的心里又何尝不是敲了一回边鼓。

    逸尘曾经说过,叫我不要激化跟南宫墨之间的矛盾。

    我不晓得,叫他撵了沉烟回原籍,这算不算是激化矛盾。

    可该来的总会来,该做的还得做。

    今儿晚上新票号开张,南宫墨一早就带了一众身手好的弟子们出门了。

    莫涯照例跟班,小禅不想去,大清早就到秀山堂里去躲债。

    好不容易东躲西藏挨到晚饭之前,还是被南宫墨派回来的弟子给拽走了。

    我一直还没见识过小禅的武器,只晓得她是不用刀的。

    愈临近晚饭的时间,宗震愈发显得紧张。

    我瞧着他那纠结的样子,不晓得应该怎么开导他。

    想了想道:“宗震,今儿这顿晚饭,咱们吃也要吃,不吃也要吃。你要是实在有顾虑,我同意你不露面,我自己一个人过去,如何?”

    宗震道:“四小姐,万万使不得呀,咱们两个人都不能保证不出问题,你一个人去,万一赶了巧,那不是更有口说不清了吗。”

    我道:“没事的,左右我又不惹她,便是有事情,南宫墨也是怪罪不到我的头上来的。你就不要去了,万一动起手来,我可没有时间精力再去顾忌你的安危。”

    “不成不成,四小姐,要么咱们都不去,要么一起去,总之我不能放你一个人走。”

    这事情咱们指定是跑不掉了,不管怎么样,都是要面对的,晚来不如早来,有甚么好怕的。”

    掌灯时分,偌大的一个莲华殿里,灯火通明,寂静的要死。

    除了沉烟、我和宗震之外,就是五六个沉烟房里的心腹大丫头。

    真是人算不如天算,算来算去,还是赶在她下山之前,同她冤家路窄的碰上了面。

    直觉告诉我,沉烟今儿晚上绝不会对我善罢甘休。

    宗震一步迈进门来,便提示性的干咳了一声。

    落座之后,又暗地里拉了我一把,叫我别做声。

    我心知今儿个事态不妙,也就权当甚么都没有瞧见。

    其实我这人也不是缩头乌龟,一点儿事情就吓得不行。

    可须知现下是在人家的地盘上,少不得行事要收敛些,不该招惹的,一概不能去计较。

    虽说恒山是南宫墨当家主事,可万一闹得大了,惊动了南宫掌门夫妇,那就有的好看了。

    沉烟果然是抱定了跟我鱼死网破的决心,有备而来。

    还没开菜,便先打了一个丫头。

    顺带手,就把我面前的杯盘碗碟当了自个儿的,一概推到地上摔了个稀巴烂。

    我盯着那一堆碎裂的瓷片,抓着飞云扇,忍了又忍,终于忍下了。

    刚开菜,她又喝令一个丫头速速给她备下漱口的茶叶水。

    那丫头是个还没有转过弯来的,不明就里说了句:“小姐,不急,刚开菜呢。”

    这下可了不得,沉烟端着盛了米饭的青花瓷碗,嚯的一下站起身。

    作势要扔到那丫头的身上去,那丫头吓得双手抱头蹲下身来。

    这一回,我是无论如何也看不过眼了。

    拿了她的胳臂,轻轻一翻,那饭碗嘡啷一声掉在地上摔碎了。

    她那嗓音本就尖细高昂,这一下子我碰了她,直接吵翻了天。

    她肆无忌惮地大声喊道:“薛慕藻,我早就看你不安好心,怎么样,怎么样呢,今儿个你趁墨不在,竟就管起我房里的事儿来了。我管教我自己的丫头,碍着你甚么事了,你算个甚么东西,敢打我!”

    我本着息事宁人的原则,好声好气的道:“沉烟姑娘,我并没有打你,人家丫头不过是说错了一句话,你心里有气,说她两句也就结了,犯不上动手吧,再说人家丫头也是有爹娘生的,跟你不差甚么。”

    她那高音又上了一个音阶,继续吼道:“你凭甚么说我心里有气,我打我自己的丫头,也要你管。你最好,最好少管我的闲事,少管我房里的闲事,不然我饶不了你!”

    我也站起身来,退了一步,甚是谨慎的点了一点头道:“你放心,我绝没有管你闲事的意思。“

    她一下子蹲坐在地上,伤心的哀嚎起来,哭得稀里哗啦。

    边哭边摆着两条又细又白的腿,样子甚是哀伤。

    我一个人在屋子中央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委实有些不妥。

    宗震坐在椅子上,一个劲儿的对着我努嘴。

    我想,沉烟她一个将要被撵走的人,心情不好也是可以理解的。

    便走到她的身边,一掀衣摆蹲了下来。

    她不知哪里来的劲道,一把攥住我的衣领,右手一块雪白的瓷片直冲我面门而来。

    我一惊,劈手抓了她的腕子,一掰一抽身,沉烟被我晃得分了神,一松手,瓷片掉到了地上。

    宗震在我身后叫了声“小心!”

    一个丫头从身后抱住我,另一个摇摇晃晃抱着个圆凳向我砸过来。

    我想也没想,抬手挡了。

    我身后的丫头定是抱了必死的决心,扯着我一起向后倒下去。

    我躲闪不及,就那么仰面倒了下去。

    宗震高大魁梧的身躯,在我面前拦着发了狂的沉烟,嘴里面不知在说些甚么

    沉烟也真是疯了,气急败坏的跺着脚,趁宗震不注意,抓起他的胳膊来,就死劲咬了一口,宗震疼得边甩手边跳着脚的哀嚎起来。

    我也有点火了,反手支地,借着腰劲翻身站起来,厉声说:“沉烟姑娘,你这是做甚么,有话好说,有甚么不痛快的冲我来,何苦为难宗震。”

    她那脸上已是青一道灰一道的了,头上的发簪也没了,长发凌乱的打着结。

    脸上的表情诡异又阴森,她眼神空洞的说:“薛慕藻,你想撵我走,门儿都没有,这里就是我的家,我才是未来的南宫夫人,你想跟我抢位置,我死都不会让给你的,我今天就跟你这个妖孽同归于尽!”

    我道:“沉烟姑娘,你想多了,我没有跟你抢位置,我……”

    小腹一阵尖锐的刺痛,沉烟在我面前,像换了个人似的,张着嘴仰面大笑道:“哈哈哈,薛慕藻你去死吧,去死吧,你死了,墨就是我的了,都是我的了,他再也不会,再也不会……”

    她那班丫头们惊慌失措的乱叫着,南宫墨就站在我的面前,站在沉烟的身后。

    他那张年轻的,轮廓分明的脸上满是盛怒。

    小禅从他身边几个弹跳,拽着沉烟的披纱,原地旋转了三圈。

    一个撒手,沉烟就像个软绵绵的布娃娃,披散着头发,横着飞了出去。

    后背猛烈地撞击在,南宫掌门日常坐的鎏金座椅上。

    血流模糊了她的脸,宗震小跑了几步,捂着胳膊过来扶我。

    沉烟费力地爬起来,一步三摇晃的走过来。

    她那娇小的,穿着湘妃色曳地长裙和鹅黄色披纱的身子,因为寒冷而发抖。

    薄如蝉翼的披纱,因为搏斗已经破裂,声调因为狂喜而变得战栗。

    她对着南宫疯狂的笑着,舞着,血流遮盖的眼底,尽是癫狂。

    我听见她说:“她死了,她死了,都是我的了,都是我的了!”

    那刀是一把匕首,一把南宫墨曾想送给我,可我没要的匕首。

    象牙的手柄,错金镂空的金饰纹,刀柄上嵌着绿松石和红玛瑙。

    我屏着气,弯下腰,手上用力,快速地拔了出来。

    银亮的刀身被鲜血的红色所覆盖,雪白的手柄上开满了点点血红色的梅花。

    眼前有些发花,南宫墨正抓着沉烟的胳膊把她摔倒在地上。

    沉烟哭着,爬着,抱着他的腿,大声说“墨,是她先打我的!”

    她那些丫头们,齐齐地跪倒在地,围着她们的主子求情。

    南宫墨恶狠狠地指着她道:“你这个贱货,你太让我失望了!现在就滚回去收拾东西,明儿早上天亮之前就给我滚!连你这班丫头们,都带走!”

    宗震扶我回了秀山堂,手忙脚乱翻出南宫雪留下的止血丹和纱布。

    合衣给我绑了,又出门打水为我擦脸,擦手上的血渍。

    幸好沉烟没甚么力气,扎得不深,伤口也不算大。

    只是刀身上好像撒过粉末状的物体,伤口的边缘奇痒无比。

    不能再去找南宫雪了,宗震只有听我的话,调了浓盐水给我擦伤口。

    盐水浓稠的发白,一股腥腥咸咸的气味。

    每一下的擦拭,都会疼得满头冷汗。

    到最后我只能紧紧咬住自己的衣袖,才能保证不发出任何一点声音。

    后半夜,痒才止住,睡了一小会。

    三更天时候,后院里一片人仰马翻的骚乱声。

    有火把的嘶嘶声,还有人跑过窗前的脚步声。

    我隐约听见有人高声喊道“了不得,了不得,出人命了!”

    天亮时,那伤口已经基本上不疼了。

    宗震坐在我床前的圆桌旁说,昨儿晚上,沉烟并她那一班小丫头们,都在秀山堂前的凉亭里悬梁自尽了。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