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章 原无咎

章节字数:4596  更新时间:16-07-09 08: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出了奉元城,一路往南,当天夜里就投宿在石府大院,一间不大不小的客栈。

    听小禅说,这里当家的掌柜石老板,祖上是同南宫家的先人,拜过把子的。

    到了他这一代,也算是与南宫墨同属一个辈分。

    这里的规矩是,只接待有身份、有社会地位的富家子弟。

    平民百姓,不管你是一夜爆发,还是得了横财,都绝无可能迈进这里的大门。

    我和小禅住一间,宗震分到了逸尘的身边,莫涯照例是跟着南宫墨。

    晚饭时候,宗震体内的花毒又发作了一回。

    小禅也没有跟万香谷的人交过手,因此还是头一回近距离见识花毒的厉害。

    不免气得浑身冒火,隔空又把尉迟嘉人家的祖宗十八代,挨个儿骂了个遍。

    宗震脆弱的体能,已经完全不能够再承受花毒带给他的摧残了。

    几次因为窒息而晕厥过去,几次又被五石散的药力给硬生生的拉回来。

    我和小禅来回趟的给他灌药,折腾到后半夜,他才慢慢睡下。

    我和小禅的房间在三楼,逸尘和南宫墨都是在二楼。

    整个三楼都被一个外出野游的富户人家给包了场,只空了这一间房。

    据石老板说,本来这一间也是包出去了的。

    不晓得是为了甚么,这一间房的客人临时又决定不出行了,这才空了一间。

    当然,人虽然没有来,可房钱还是照旧付的。

    所以,石老板就做了个顺水人情,既能不开罪了南宫墨,又能赚两份房钱。

    我们这一间的旁边,就住了这一家的奶妈和小少爷。

    这一户人家姓罗,是做小本布匹生意的。

    他家的老爷名叫罗经,年方四十岁,正是盛年。

    只有一房正房夫人,膝下有一子,名叫罗权。

    我既要揣摩三哥的心法,又要时刻关注宗震的病情,委实没有闲功夫,去听这些有的没的,婆婆妈妈的家务事。

    这一些小道消息,都是小禅跟他们家的奶妈混在一起,听来说给我知道的。

    他家的那小少爷倒是跟我比较投缘,一见面就要认我当哥哥。

    晚饭时候,还特意叫他们家的佣人,给我送来了一份杏仁茶。

    罗权比小禅还要小一岁,刚刚过完生辰,只有十五岁。

    个子很高,样貌端正,很像十八九岁的少年。

    性格开朗阳光,为人也很豪爽。

    他跟我倒是很不见外,想到甚么就说甚么。

    他说,跟他老爹出门,简直就是噩梦的开始。

    本来在家里,他还能安安心心做他的孩子王,整日里有一群孩子跟在他身边。

    自由自在的,想起甚么就做点甚么。

    现在可好,不但要每日里面对他老爹教训他的一张臭脸,偶尔他娘亲还会叫奶妈安排点活计给他做做甚么的,委实是烦透了。

    所以说,小少爷跟小爷的区别就在于,小少爷没有吃过苦头,总是把自个儿的本领看得太高,诸如罗权。

    小爷呢,是已经吃过了不少苦头,晓得了天外有天的道理,因此就会收敛上许多,诸如南宫墨。

    他们家带来的那些家丁打手,我在楼下见过,都是唬人的罢了。

    假使他们家的小少爷当真闹出事情来,就凭他们,非但解决不了问题,还会多余添乱。

    客栈里夜深人又静,一弯弦月高高挂在空中,树叶随风飘荡。

    偶尔会有一两声夜莺清脆的鸣叫声,月光明亮,院子中不见一丝灯光。

    一条黑影窜上客栈的院墙,沿着房脊在院墙上快速跑过一圈。

    一拱手对着黑衣人道:“掌门,已经确认过了,薛公子确实是住在三楼东起的第五间房。随他同住的,还有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瞧着好像是不会武功。”

    那黑衣人站在客栈黑沉沉的大门外,从鼻孔中深深的哼了一声道:“好像是不会武功?会就是会不会就是不会,叫你去确认,是为了待会动起手来确保万无一失,你没有弄清楚,待会万一有埋伏怎样是好?”

    那人听了他掌门的话,道:“掌门,现在时辰还早,我再去确认一下,免得咱们落了下风。”

    黑衣人不耐烦的挥了挥手道:“再去,再去,这么一点小事情都办不好!峨嵋派那些贱女人的下场,你们都是瞧见的,炎一大师已经放话出来了,这一回,只准成功不准失败!若是再失手,你们的下场,就只有……”

    他比着自个儿的脖颈,划了个杀头的手势。

    那人一颌首,轻飘飘的再次落进院子中,东张西望。

    忽然一人提着一盏灯笼,从拐角处走过来,道:“你站在这里做甚么?老爷要茶呢,赶快去备茶。”

    那着夜行人的男子没防备,与提着灯笼的姑娘撞了个正着。

    那姑娘受了惊吓,啊的一声大叫起来:“石老板!不好了!有外人闯进来了!”

    那男子一愣,四周亮起了许多火把,几十个家丁,拿枪持棍的将他团团围住。

    我隔着门扇听到声音,轻轻捅破了窗户纸,凑过去瞧了一眼。

    小禅端着烛台,轻轻吹熄了蜡烛,问我道:“薛姐姐,外面出了甚么事情啊?”

    我朝她招了招手道:“打劫呢,你过来瞧瞧那人的样子。”

    我觉得我可能是真的压抑了太长的时间,那劫匪受到惊吓之后,犹如惊弓之鸟的模样,让我觉得很好笑。

    小禅趴在那窟窿上,头也不回的道:“呀,他们家老爷走出来了,那劫匪还很不服气的样子呢!哟,装备还挺齐全,烟幕弹呀!哎呀,还没有见过这样笨的劫匪呢,不就是个烟幕弹吗,有甚么好怕的,退回去做甚么呀!绑上头巾遮着口鼻不就冲过去了!真是笨啊!动手了,动手了!打他!”

    我道:“我说,你光霸着窟窿眼看,有甚么用啊?还不下楼去跟你南宫哥哥汇报情况,问问他的意思啊?”

    小禅一拍脑壳道:“呀,你不说我还忘记了呢!薛姐姐,你等我一下啊,我这就去楼下,等我啊!”

    小禅一走,我干脆打开房门,凭栏观战。

    那劫匪抽出随身的佩剑,环顾四周,一言不发。

    一众家丁都被他手中的佩剑所吸引,纷纷摆出了备战的姿势。

    罗权他老爹拱了拱手道:“这位壮士,在下罗经,晋州人士,家中做些小本布匹生意,敢问这位壮士可是手头不方便,只要是在下能够帮的上的,在下愿尽绵薄之力,助壮士一起共渡难关,不知壮士意下如何?”

    那人尚未发话,便有另一拨家丁打开门窗,放出漆黑浓重的迷烟。

    那人想也没想,只身冲进漆黑的迷烟中,双手左左右右乱抓了一通。

    混乱中,只听一个少年的声音,高声大叫道:“爹,救我!”

    看吧,我说甚么来着,小少爷就是还没有吃过苦头吧。

    现如今是混战,你站的位置离劫匪那样近,不抓你抓谁。

    浓重的迷烟渐渐散去,那劫匪拉着罗权一步踏出来。

    罗权的脖颈上套了绳子,穿过胸口,从腋下绕到背后,打了一个结实的结。

    双臂被反剪呈V型,绳子在左右臂上各缠绕了两圈。

    又向下,将双手手背相对捆紧,剩下的绳子穿过脖子上的绳套。

    用力一勒,罗权就被他整个的攥在了手心里。

    罗老板见此情景,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哭着道:“这位壮士,有话好说,可千万不要伤及我的儿子呀!”

    姑娘我委实是看不过眼,一个有两下子武功的男人,竟然欺负一个只会耍耍嘴皮子的小少爷,这算是怎么一回事情嘛。

    用力拍了一把木质栏杆,一个“飞燕穿帘”落在他面前。

    我落在他面前的时候,正巧听到他说了句:“谁他妈跟你有话好好说,说,你把薛慕滼藏到哪里去了?”

    嗯?找三哥的?啊不,找我的?嗯?这事情怎么说到我的头上来了?

    那人身高跟我差不离,面对面盯了我一眼。

    紧接着破开嗓子大喊一声:“掌门,薛公子在这里呢,快来抓人啊!”

    右手一扬,飞云扇瞬间从袖口中飞出来,割断了绳索,也割断了他的喉咙。

    左臂轻轻揽住罗权的身躯,转身飞开,稳稳地落在二楼南宫墨的房间门外。

    罗权吓的张大着口,望着我说不出话来。

    他那奶妈边哭边颤着嗓子道:“阿弥陀佛,菩萨开恩,多谢薛公子救命之恩!”

    南宫墨在身后扶了我一把道:“快走,别耽搁时间,莫涯和我大哥给你断后!”

    我点了点头,对着那老妪道:“不谢,举手之劳,我还有事先走了。”

    罗权好不容易才缓过神来,一听我要走,立马凑过来道:“薛哥哥,带我一起走吧,你的武功好厉害啊,我也想跟你学武。”

    我道:“你现下活命最要紧,学武的事情,等下次我回来咱们再详谈。”

    小少爷听了我的话,很是开心,旁若无人的,亲了一下我的脸颊。

    “薛哥哥,那咱们就这么说定了,你下次回来一定要教我武功啊!

    南宫墨一步迈向前来,把我挡在身后。

    大力推了他一把道:“没有下一次了,你好自为之!再见。”

    我飞上屋顶的时候,还听到罗权一个人在喃喃自语:“我不过亲了一下薛哥哥,他为甚么要生气。”

    好吧,这一回又是托了三哥的福,总算明白那碗杏仁茶是靠甚么得来的了。

    暗夜,圆月,山路,有人追。

    往事重演,情境是如此的高度相似。

    百丈崖是如此,今天也是如此,我严重怀疑,我的命里是不是犯山路。

    今儿个追杀我的人,暂时还没有弄清楚他们的真实身份。

    南宫墨一路上长剑加短刀,斩敌无数,我的飞云扇几乎快被束之高阁。

    偶尔有特别难对付,或者是生命力顽强到一刀杀不死的,才需要我来补一刀。

    夜空中乌云纷现,亮目的月华也蒙起了片片黑纱。

    涌动的风云吹响林间的疏木,似是警示又似是山林的不安。

    一个手持长短双刀的壮汉,双刀翻飞的拨挡着南宫墨的进攻。

    南宫墨左手长刀走势刚劲迅猛,右手短刀灵诡多变。

    那人怒急交加的边反攻,边骂人,破绽很快就露了出来。

    南宫墨翻翻滚滚拆解了他的数十招,只见那壮汉的身上已有了十数道伤处。

    伤口细且深,血流又稀又薄,蜿蜒的流淌下来。

    他那壮硕的身子上,就像贴了一段又一段的红色纸条。

    南宫墨的身上几无损伤,雪白的衣襟上,连对手的血滴都没有沾上。

    呼吸声圆转有力,内力浑厚的好像根本用不完。

    那人大喝一声道:“恒山的人不要碍手碍脚,速速让路,把薛慕滼交出来,你我两派尚且可以一同联手修炼秘笈,若是执迷不悟,我便只能赏你痛快一死了!”

    南宫墨人在半空中,微微一笑道:“哪里来的蠢贼,竟敢如此跟小爷我说话,我看是赏你痛快一死吧。”

    他手中的短刀,速度快的只能看到一个又一个的影子。

    那些影子从四方八面飞舞而来,纵然那人用尽了全力双刀翻飞,也才将将格挡了极少数。

    手脚各处尽数挂彩,呼哧呼哧喘着气,瘫软着趴伏在地上。

    南宫墨冷笑了一声道:“口出狂言!还等甚么,自报家门吧。”

    那壮汉诡异一笑道:“我们武当派,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时间差不多了。”

    我心中一凛,武当派?

    幸亏姑娘我打从一开始就没有完全信任过杜枫,这人果然是有问题的。

    那人拖着残破的身体,和身再上,左刀刺右刀劈。

    南宫墨边退边防,那人始终近不了他身前两寸。

    左右手的进攻,全部被阻挡在了短刀的攻击范围之外。

    突然之间,山摇地动,空中没来由的响起念经声。

    山体碎裂,地表的缝隙,在巨大的响声中,分裂,变宽。

    小禅高叫着掉进了裂开的山体中,宗震软哒哒的挂在山体的裂缝处。

    一半身子悬在脱离了地面的缝隙之上,我又拧断了身后一人的脖子。

    拉着那尸体,一脚踩空落了下去。

    我想,按照恒山的地质情况来分析,悬崖下面不管有甚么,也不会有湖吧。

    炎一,他娘的,又是这个老不死的死老头子。

    阴魂不散啊,不管我走到哪里,他总是鬼魅一般如影随形。

    有朝一日等我练成了秘笈,就把他那张酷爱念“达摩禅杖法”的嘴给他撕裂。

    到时候叫他有事没事的就念,念死他好了。

    掉落的过程比我预计的时间更长,白露时节的冷风,已经冷得渗入骨髓。

    我完全没有想到,南宫墨会不顾自己的死活,纵身跳下来救我。

    我仰面掉下去的时候,在空中,看到了他雪白的身影。

    他用尽全力抱着我,一把甩开剑鞘,把手中的长剑,刺进了离我们最近的山体之中。

    落石划破了他的脸,那轮廓分明的颧骨上,霎时多了一道血痕。

    我抱着他,惊魂未定的喘了一口气,那山体又接连摇晃了几下。

    大块的落石砸在我的胸口上,疼。

    我们的身体又再次向着深渊,快速掉落下去。

    情急之下,南宫墨大声道:“短刀,给我短刀!”

    短刀再次插进了身旁的山体,他后背的衣服,已经被冷汗浸得透了。

    我说:“下面是甚么地方啊?咱们掉下去会不会因为乱石丛生而摔死啊?”

    他抬头望了望我们头顶上的悬崖道:“应该不会,这里距离晋阳很近,山崖之下应该会有河。”

    我点了点头,稍微有一些安心。

    四周的山石硕大坚固,崖壁上有一个又一个横向深入的洞穴。

    暗夜里瞧不太清楚,只能隐约看到,每个洞穴中都放了一个长条状的物体。

    我费力的抬起手来,指了指他身后道:“南宫公子,你看,这里的山崖上有东西!”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