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一章 本无界

章节字数:4330  更新时间:16-07-10 08: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不是洞穴,是人工挖出来的石龛,里面摆放着一具棺材。

    棺材的四面都被铜钉钉死了,棺木有些乌黑色,许多地方已经纵向开裂。

    面朝我们的这一侧,高高翘起,我能看到上面写的几个篆体大字。

    “云是仙人葬骨处”,其下又有一行极小的字,“一见生财”。

    我道:“一见生财好理解,那前一句又是甚么意思啊?”

    南宫墨摇了摇头道:“娘子,咱换个地方再说话,你要是再不想法子找个地方去落脚,我看待会就是咱们去一见生财了。”

    天已经亮了起来,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我们四周的山崖上,密密麻麻排满了一具又一具的棺材。

    横放的,竖放的,有嵌进崖壁上石龛里面的,有凿木为橼,凭空搁置的。

    更多的则是借用山石的依托,上上下下吊在一根儿碗口粗的麻绳上。

    清晨有风,那些吊在绳上的棺材,就像随风摇摆的巨型风铃,一荡一荡的。

    我本来就有些发冷,顶着清晨的寒风,看得我的心都要荡进冰底了。

    我有些发抖的道:“南宫公子,你是要听我说,还是已经做好了准备亲自过目?”

    南宫墨又把我搂了搂紧道:“轻点说话,我已经快没有力气抱住你了,你声音再大一些,就可以直接自动着陆了。”

    我点了点头,轻轻地道:“好吧。”

    他又道:“娘子,你长了这么大岁数,还是头一回见到我们这里的特产吧?”

    我哭笑不得的斜了他一眼,他还真的是跟三哥有些相似之处,一样的不着调。

    “你才那么大岁数了呢,姑娘我不过才刚刚二十岁,你以为我跟你似的,一脸老气横秋的样子。”

    他咧开嘴笑了笑道:“想知道这东西叫甚么名字吗?”

    “你们这里的特产,包括你在内,都太特别了,我觉得我还是不知道比较好。”

    他没有接我的话,贴着我的耳畔道:“我有主意了。”

    “甚么主意?”

    “你身后有一排吊在绳子上的棺材,待会你设法抓住身后的绳子,再想办法爬到对面崖壁上,最高的那个石龛里面去,听明白了吗?”

    “那我过去了,你要怎么样才能过去啊?”

    南宫墨想了想道:“你不用管我,你先过去,我自己想法子。”

    我想了想道:“现在这个时候,我要是说要走一起走要留一起留的话,是不是会显得我更幼稚?”

    南宫墨笑着蹭了蹭我的脸颊道:“你本来也很幼稚。”

    要不是看在他救了我一命的份上,我真的现在就想用他自己的佩剑劈了他!

    抓住绳子不算难,难的是要登上南宫墨给我指定的,崖壁上的那个石龛。

    山峰陡峭峻险,崖壁的表面光滑平展,几乎没有可以抓握的地方。

    我要登上的那一处石龛,是众多使用木橼支撑的棺木中,看着还算结实的一处。

    高度与一见生财相当,我好不容易登上去之后,大略清点了一下,与我对峙的崖壁上,共有棺材四十二具,其中七具是置于天然存在的洞穴和岩墩上的。

    人只有站到了高处,才能看清身下的情况。

    悬崖之下有条河,距离南宫墨所在的位置,大概还有不到二十米。。

    虽然没有黑龙潭那样大的水势,好歹摔下去总不至于被乱石碰死。

    上面有悬崖,下面有河流,那些棺材看上去,倒是很有些错落有致。

    要么就是三五个凑成一群,要么就是直线串成一线,看上去有种历史的延伸,神秘而又蔚为壮观。

    南宫墨仍是靠手中短刀的支撑,凌空悬在崖壁边上。

    我朝他招了招手,大声道:“南宫公子,该你了!”

    南宫墨点了点头,借着腰力,一个“鹞子翻身”,攀上身后距离最近的,一块突出的山石上。

    一手解开他的腰封,上面层层叠叠缠绕了一条墨绿色的绳索。

    那绳索的颜色我很喜欢,深沉稳重的感觉,给人以安全感。

    他拽着那绳索,一端咬在嘴里,又去取头上的银色发簪。

    那发簪在他的手中折了几折,弯成了个快挂的形状。

    (注:快挂:是一种钩环类物品,通常用于户外运动、攀岩、探洞、工程保护等。以外型来分类,可以分为三种:O型、D型、弯曲式变形D环。)

    我隔得他有些远,只能看见他把绳索的一端,牢牢地在短刀的尾部打了个结。

    另一端仍是系在腰上,我猜他是想通过攀岩的方式爬过来。

    攀岩是很有技巧性的运动,也是我们日常训练中,一个极其重要的项目。

    主要是考察人自身的力量,以及身体的柔韧协调性。

    攀爬的过程中,只能依靠手脚和身体的平衡向上运动。

    并且还要依据手和手臂支点的不同,又要采用各种各样的用力方法。

    诸如,抓、握、挂、抠、撑、推、压等。

    所以,攀岩的时候不使用绳索进行自身保护,是大忌。

    这里的山体是个三面合围的形式,我猜他的攀爬路线应该是这样子的。

    先在自己这一面的崖壁顶端固定一个支点,循着支点的支撑,纵向上升。

    上升到与我相当高度的时候,找到自己可以栖身的位置。

    再更换一个支点,横向位移到我所在的这一面。

    这一些攀岩的技巧,都是三哥教我的。

    只不过我很惭愧,我始终也没有凭借自身的本领,成功的攀爬过一次,我只是会照本宣科的从旁评论而已。

    纵向攀爬的过程很顺利,没有滑落也没有支点的松动,用时不超过一炷香。

    横向的过程就没有那么顺利了,首先,快挂就是一个致命的弱点。

    虽然它的使用范围很广,可是再广也有覆盖不到的角落。

    在纵的方向上,它是有绝对不可取代的强度,可是由于其开口的部分过于脆弱,因此在横向用力的过程中,几乎等同于没有任何作用。

    没有头盔,也没有手套,横向更换支点之后,南宫墨一连滑落了两次。

    两次都是在撞击到崖壁之前,利用了身体的弹簧动作,并配合以手臂的侧向推力,巧妙躲避开了崖壁上的山石,对人体造成的损伤。

    在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里,我就只能坐在石龛的棺材旁边,望着他。

    他的节奏感以及攀岩的技巧,的确是很优美流畅。

    可是再优美再流畅,也不能减轻我对他的担心。

    防护用具极度的不到位,一点闪失都不能有,有就只能到地府去报道了。

    南宫墨爬进石龛的时候,我已经紧张到失语了。

    他喘了一口气,活动了一下身体道:“娘子,怎么样,刺激吧?”

    我边给他解短刀上的绳索,边道:“太危险了,万一出了事情怎么办?下次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再这样子了,你知道我坐在这里,看着你一个人,甚么忙都帮不上,心里面有多着急多紧张吗?纵向的时候还好说,既有借力点,也有落脚点。可横向呢,除了手指和手臂的力量,你连自己的腿都不能指望。就说滑下去那两次,太险了,差一点就要撞上了,你要是撞上了,我一个人可怎么办啊!”

    他轻轻搂了我一下道:“放心,你瞧着是马上就要撞上了,然我自己心里面有数,要是每一次滑落下来都会撞上,那还怎么攀岩,我就是有一万条命也不够用。”

    “没有手套,也没有镁粉,手一定是擦伤了,我瞧瞧伤成甚么样子了。”

    他那白皙的手掌上,擦掉了一大块皮,伤口上满是灰尘和石粉。

    石龛的洞口丛生着大堆野草,三哥教过我,那叶子是能消毒的。

    我拽了几株,放在手心中搓了几下,一股清凉的药草香。

    嚼了嚼给他敷在手上,又撕了一块布条包扎好。

    南宫墨疼得龇牙咧嘴:“像火烧。”

    我道:“你别动,这叶子能消毒,我三哥说的。不过,我没有用过,也不晓得会不会有用,权当拿你来做实验好了。”

    他倚着那棺材道:“没关系,娘子你就尽情实验好了,反正小爷我也不是头一回被你拿来做实验,有没有用你自己还不清楚吗。”

    我晃了晃他的胳膊道:“我今天明明就是第一次做实验,你睁开眼睛给我把话说清楚,我何时拿你做过实验了?”

    他靠着那棺材,闭着眼睛道:“我累了,要睡一会。娘子你要么就给我按摩一下,要么就陪我睡一会。我只有睡醒了才能继续陪你走下去。”

    还没等我答话,他的手臂一抬,直接把我按在了他的腿上。

    “好了,先睡一会,半个时辰之后上路。”

    我被他压得喘不过气来,声音的穿透力明显降下来。

    “南宫墨,你放开我,我要喘不过气来了!”

    上路的时候,我和南宫墨再一次不可避免的产生了意见分歧。

    我主张找到昨天晚上炎一横劈了山体的那条裂缝,因为我在坠崖之前,亲眼见到小禅落了进去的,我一定要把她找出来。

    南宫墨坚决不同意我的做法,他主张先回到地面上,找到莫涯和逸尘,他笃信莫涯和逸尘绝对不会跟我一样,不动脑子就从悬崖上跳下来找我们。

    我觉得他的逻辑思维很有问题。

    第一,我从悬崖上掉下来,根本就和智商无关,我掉下来是因为,我在半空中杀了一个人,之后暂时还没有找到可以落脚的地方,就这么不开眼的,被炎一的内力击的落了下来。第二,我也觉得逸尘和莫涯还不至于为了救我们,而主动从悬崖上跳下来,显然,只要是精神还算正常的人,都是会选择留在悬崖上等我们,或者是另辟蹊径来找我们的。

    我觉得南宫墨他总是在针对我,逸尘也是在针对我。

    好像我在他们俩的眼前,就从来也没有做对过一件事情。

    俗话说,下山容易上山难,想要爬到悬崖之上的地面上,更难。

    期间的过程我已经不想再说了,谁叫我拗不过他呢。

    南宫墨晓得我对于爬上去这件事情是很抵触的,一路上只有通过给我讲他们的特产,来分我的神。

    他说,这里的这一些都是悬棺。

    悬棺,顾名思义就是悬在山崖上的棺材。

    几乎都是放置在临近江面或者河面的悬崖绝壁上,一般是以船形棺和整木挖凿的独木舟式棺材为主。

    据说最早的悬棺葬习俗,是出现在原始宗教中。

    因对鬼魂的崇拜犹甚,人们相信祖先死后,鬼魂虽然到了阴阳两隔的异世界,但实际上却并未离开生前生活的环境。因此棺材的样式,其主要涵义便是在于满足祖先在幽冥之中的生活需要。

    至于将棺木高置于陡崖绝壁之上,则是为了尽量避免人兽或其他因素对尸骨的破坏。

    只有这样,才能使祖先的灵魂得到永久的安息,并得到其在冥冥之中的赐福和保佑。

    南边居多,北方还尚且只有晋阳这一处。

    地面上到处是砍杀过后的血腥气息,尸首杀的人仰马翻,遍地都是武当派特有的长剑和暗器,清一色的黑色夜行衣。

    看到逸尘的第一眼,吓得我的小心肝一个颤抖。

    浑身是血,脸颊上有刀伤,发簪被削断了一大半。

    我甩开南宫墨,大步跑过去,抓住他的手臂,左瞧瞧右瞧瞧。

    确保那些血迹都是在打斗的过程中沾上去的,确保他的身上的确是没有受过伤的,才放开他。

    我道:“逸尘哥哥,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这些血迹都是你流下来的呢!”

    他先是没有说话,平静的向着南宫墨所在的方向望了一眼,才道:“我没事,一点伤都没有。倒是你,多亏了有墨在,才能在第一时间替我把你救起来。”

    我点了点头道:“真的是这样子的,逸尘哥哥,你都没有看到那个时候有多凶险。这一回要是没有南宫公子跳下来救我,我就必须只能到阎王爷面前去点卯了。这下面的高度,绝对远远超出你们的想象!”

    逸尘又道:“等离开了这里,你还不得好好酬谢一下人家救你一命?”

    我张了张嘴刚想说话,南宫墨忽然来到我的身边,一双大手稳稳地落在我的双肩上。

    “大哥,你这话说的,我怎么就是人家了,娘子是我自己的,又不是我找别人借来的,我救我自己的娘子,与旁人无关,何至于就得要酬谢了?”

    逸尘就像根本没有听明白他在说甚么一样,面无表情的横了他一眼道:“仪式举行过了才算是娘子,没有仪式不算数。”

    “只不过是差一个仪式,有甚么分别?”

    “拜过天地才做数,没拜天地仪式就没完。”

    “父母之命,指给了我就是我的,没有仪式照样是我的,没有任何分别。”

    “那也要问过慕藻的意思才行,你敢问吗?”

    眼看情况愈来愈糟糕,我只得站到他们两人之间道:“好了好了,现在不是说这事情的时候,咱们还是先看看小禅怎么样了吧?”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