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三章 南风遥

章节字数:5374  更新时间:16-07-12 08: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千羽这一仗赢得漂亮,他那些人妖师弟们听说他要留在这里,都纷纷回了宫。

    葵心柔是没救了,听千羽说,他们土宫宫主最拿手的,就是金蚕蛊。

    中了金蚕蛊,一个人的生命,基本就可以宣告到了尽头。

    解药是从来也没有的,要想救人,就只有解救的方法。

    那方法叫做嫁金蚕,必须是施蛊的人亲自把金蚕放走,才可以解了这毒。

    但是这样一来,蛊的主人就势必会受到金蚕的反噬,所以千羽坚决不做。

    我道:“那要照你这么说,葵姑娘就只有死路一条了?你们五行宫里的这些毒蛊也都太不科学了,这都是甚么年代了,哪里还会有解不了的毒,只怕是你存了坏心眼,不愿意给人家姑娘解开吧。”

    千羽捧着面小铜镜,自顾自的边描眉毛边道:“臭婆娘不是只有死路一条,是只有等死的路一条。人家会让她慢慢享受慢慢死,七七四十九日之后,她才会感到胸腹搅痛、肿胀,最后因七窍流血而死。死时口鼻之间会涌出数百只虫子,即使把尸体焚化,她的心肝也还在,也还是个马蜂窝的样子!”

    我看着千羽说起话来的样子,感觉有些惊悚。

    真不晓得,五行宫和翠烟门之间,究竟是结下了甚么梁子。

    彼此都对对方恨之入骨,葵心柔更是咬紧牙关,死了都不求千羽救自己。

    江湖上历来对五行宫和翠烟门这两大门派着墨不多。

    一则是因为不甚了解,一则是因为又爱又怕,讳莫如深。

    我在箫城养伤的时候,也听逸尘讲过一些。

    说前者是以舞毒弄蛊,称霸武林的美男娈童。

    后者则是一帮风骚入骨,心狠手辣的歌姬舞娘。

    虽说两派背后都与朝廷有着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丝网关联,可时不时的,还是不可避免的要照例上演几出针锋相对的闹剧。

    江湖上的烂事,本就多如牛毛。

    所以,他们两派的事情,没人敢管,也没人想管。

    因为他们两派的人,都实在是太招人烦,大家都盼着他们能快点两败俱伤。

    我听逸尘说,有一年的灵溪大会上,五行宫的人不按参赛规矩,私自上台挑衅了翠烟门的人。

    作为峨嵋的主办方,不但没有反对,还连声催着誊写名册的人快点给他们记上名字。

    最后,翠烟门的人自己不长眼,被五行宫的蛊毒取了性命。

    峨嵋也没有主持公道,只是象征性的,给了五行宫一个不大不小的记名处罚。

    他们两派其他的人我也没有近距离打过交道,只能说说千羽的为人。

    千羽开头说的好听,要跟我做朋友,实则都是为了给自己留在这里找借口。

    与其说他是缠上了我,不如说他是瞧上了逸尘。

    自从他留下,我就每天都要被迫看到他在我的面前,对逸尘实施各种各样的勾引计划。

    嫁金蚕的事情,因为葵心柔极度的抵触情绪,已经搁置下来。

    三哥说过,我这人最是看不得人家受折磨。

    因此,我总是会一厢情愿的,本着能救则救的原则来入手和谈。

    葵心柔这边,我又连哄加骗的开导过好几次。

    无奈,她这人的性子比柳慈还要棘手,简直就是刀枪不入,百毒不侵。

    算了,人家不愿意,我即便再想救她,也是皇上不急太监急。

    千羽围在我身边转悠了几天,算是把我的性子给摸了个门儿清。

    他晓得我一直想逼他救葵心柔,兜兜转转就把这事情给美化成了,是我要大家都想法子来救葵心柔了。

    这样好的机会,千羽他自然不会放过拿它来跟逸尘做交换。

    逸尘虽然是个冷情的性子,也不爱多管闲事。

    可是对于救人的事情,只要不是太麻烦,他都还是很愿意帮忙的。

    千羽跟他谈话的内容,我是后来才听宗震告诉我的。

    他说他那时正巧要回房去取东西,意外的站在门外听到了他们俩的对话。

    他说的这一些我都信,只有意外这两个字,我不信。

    千羽说,下给翠烟门的蛊毒,他是从来也没有想着帮她们解的。

    但是,瞧见我如此的大慈大悲,他也委实是被我给感化了。

    要想解毒,也并不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只不过总要有人付出代价才可以。

    这正如同施出去的蛊就像泼出去的水,他们五行宫也是有自己的规矩的。

    逸尘说,谁安排你去救人,这代价你就找谁去要,江湖上的规矩,向来如此。

    千羽道,这代价要么薛公子来付,要么你来付,反正人家是不会为了你们来付的。

    逸尘问他是甚么代价,他说要逸尘先答应他三个条件,才肯说。

    第一个是,不管我们要去甚么地方,逸尘必须同意带他一齐上路。

    第二个是,从今晚开始,房间要重新安排,逸尘必须同意陪他睡。

    第三个是,日后如果他遇到了危险,逸尘必须义无反顾的救他一次。

    逸尘道:“那我要是不同意呢?”

    千羽道:“那人家就叫你心爱的薛公子,也尝尝我手中金蚕蛊的滋味儿好了。”

    就这样,在我们启程之前,葵心柔稀里糊涂的就被千羽给“好心好意”解了毒。

    逸尘亲自骑着马,送她到了出城的大路上,才重又赶回来与我们汇合。

    我们的团队中又多加了一个人,哦不,是一个人妖。

    千羽加入之前,小禅最讨厌的人是宗震,宗震最讨厌的人是逸尘。

    千羽的到来,直接颠覆了整个团队中的人际关系。

    由于他过于自信的,抢占了小禅撒娇卖萌的位置,又时常跟小禅抢东西,因此小禅自打上路起,就一直视他为眼中钉肉中刺。

    宗震虽然一直很讨厌逸尘为人处事的风格,可一路上,每当千羽试图勾搭或者挤兑他的时候,宗震还是会站在逸尘这一边,一同反击。

    南宫墨这一回是采取了观战的做法,既不帮着小禅他们反击千羽,也不帮着千羽挤兑逸尘,一路上除非必要,否则几乎视他为空气,从来也不跟他说话。

    要不是有南宫墨一路拦着我,千羽他这个死人妖,早就身首异处了。

    我本来就不喜欢他那个不男不女的妖媚样子,现在他不光每天妖媚给我看,还极其放肆的当着我的面勾引逸尘。

    我几次都想抽了南宫墨的凌风剑,一剑劈了他。

    虽然逸尘之前曾经说过好多遍不喜欢我,可是毕竟还没有昭告天下吧。

    已经昭告天下的实情是,我是三哥,三哥和逸尘才是官方配对的情侣。

    那么,我当然就是名副其实的正牌,我才应该稳坐正牌的位置啊!

    千羽他勾三搭四的行径,在外人眼里这就是对我赤裸裸的挑衅。

    可是现在的实际情况是,他也确实就是在,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我啊。

    我又没有可以应对他的良好对策,只有每天都为了逸尘到底是谁的这个问题,不停地跟他吵来吵去。

    逸尘呢,就还是老样子,冷着一张本来就没有任何表情的面孔。

    既不帮着千羽,也不帮着我,有时一整天都不会说一句话。

    只是在偶尔单独跟我碰面的时候,才会说几句哄着我继续赶路的话。

    我也不晓得,他这些话究竟是发自内心说的呢,还是单纯地,只是为了跟我客套说的。

    自从在箫城,我跟他告白之后,逸尘对我,一直是很冷漠的。

    好像是有意的疏远我,有意的不想跟我之间有过多的接触。

    我曾经尝试着想挽回一下,结果发现,我愈是想挽回,他就愈是躲着我。

    我能怎么办?难道我能买点春药回来,喂他吃下去,然后霸王硬上弓吗?

    我估计,不管是力量,还是身手,只要他不从,我应该都不会有成功的机会吧。

    其实他这些话说的,放到谁的身上都可以,几乎每一句都是没有实际意义的废话。

    我觉得我与其听他在我身边说废话,还不如没事就到南宫墨的房间里呆着,听听他调戏我比较好呢。

    到万香谷之前的最后一夜,当我再一次在客栈的前厅,看见千羽扭着屁股跟在逸尘身边的时候,我终于忍无可忍的爆发了。

    “逸尘哥哥,你到我房里来一趟,我有事跟你商量!”

    千羽纤腰一扭,挡在逸尘身前道:“薛公子,今天天晚了,逸尘哥哥要睡了,人家也累了,没时间陪着逸尘哥哥去听你自说自话,有甚么事明儿再说吧。”

    我道:“千羽!你一边呆着去,这里没你甚么事。我跟逸尘哥哥说事情,谁要你来陪着了!”

    千羽故作惊讶的抓着逸尘的衣袖道:“哎呀,薛公子你瞧瞧你自己那个凶巴巴的样子,逸尘哥哥,人家好害怕呀!”

    逸尘面无表情的瞪了他一眼,一把甩开他,对我说道:“你先回房,我待会就去。”

    我指了指千羽道:“这是你说的,只有你一个人,他绝对不能跟你一齐!”

    千羽仍是恬不知耻的,又拉着逸尘的衣袖道:“薛公子,人家最讨厌像你这种,自以为是的男子了!逸尘哥哥是我的,他到哪里我就到哪里,看你怎么办!”

    逸尘又一次甩开他的手,厌烦的皱了皱眉头。

    甚么叫像我这种自以为是的男子?我是男人吗,我自以为是了吗?

    要不是逸尘出的馊主意,我何至于就要扮成男人,何至于就要站在这里,跟个死人妖说这些废话了?

    我道:“哎,死人妖,你可不要忘记,我们大家根本就没有请你来,这里也没有人喜欢你,明明是你自己死皮赖脸,想尽一切办法,求着我们要留下来的,明明是你自己赖着不走的好吧。你记住,你不是我们的人,要分清楚自己的身份!”

    他又是朝着逸尘妖媚的一笑,歪着肩膀蹭了蹭逸尘的肩胛骨道:“那又怎么样呢,反正人家的心是另有所属的。”

    我还真的没有见到过,像他这样不要脸的人,我觉得我已经快要崩溃了。

    逸尘脸上不耐烦的神情,溢于言表。

    我道:“千羽,你可别忘记你是个男人,男人是……”

    话说到一半我自己猛然一个激灵,还好没有说完,不然就要暴露身份了。

    千羽也被我说的有些蒙了,愣愣的道:“男人又怎么了?男人是甚么啊?”

    逸尘一把把我拉到他身边道:“没甚么,慕滼他一累了就爱乱说话,你不用管他。”

    千羽嫉妒的望了一眼逸尘拉着我胳膊的手,道:“薛公子,不知你敢不敢跟人家打个赌呢?”

    “甚么赌?”

    “就赌谁能先捕获逸尘哥哥的芳心怎么样?当然,谁赢逸尘哥哥就是谁的,另一个人必须要从此消失!”

    “我看你真是病的不轻!逸尘哥哥明明跟我在一齐好久了,你这不是明抢吗?而且,我也不想跟你打这个赌。你要是真喜欢他,自己主动出击好了,何必非要拉上我!”

    他妖媚一笑,挽了个兰花指,咬着牙根儿道:“薛慕滼,你就是不敢赌!咱们走着瞧。”

    他转身气呼呼的走了,我的脑袋也转身崩溃了。

    我上辈子是不是欠了他的,这辈子是遇到他还债来了啊!

    小禅对于千羽,更是忍无可忍,恨不能当天晚上就要亲手宰了他。

    我已经没有心思再去跟小禅掰扯这些事情了,我只想早一些把千羽赶走,不管用甚么法子。

    我到南宫墨的房里去的时候,他正在收拾他的诸多耳饰。

    桌子上放了个金星小叶紫檀的木匣子,匣子面前零零散散排了众多各式各样的耳饰。

    (注:金星小叶紫檀,土壤中的矿物质成份在小叶紫檀树干的营养通道中常年沉积,形成的金属产物,有金属的光泽,成点状或线状。并不是所有的小叶紫檀树干都能产生金星,只有在特殊的土壤环境下才能形成。正因为如此,金星紫檀在市场上也是千金难求的。)

    南宫墨笑嘻嘻的瞟了我一眼道:“娘子,过来瞧瞧,我明儿戴哪一个好看。”

    我探头瞧了一圈道:“我又不是三哥,从来也不会挑这些首饰甚么的,你叫我选,我如何选的明白,回头再没有选到你的心里去,你南宫公子又该调侃我了。”

    南宫墨就像没有听到我说的话,随手拿起一个放到我的手心里。

    “这一个怎么样,无钻,跟我的发簪蛮配的。”

    ……

    看我没说话,又换了一个耳骨夹,冲我招了招手道:“过来。”

    “做甚么啊?”

    “娘子,你的话还真是多,我叫你过来你就过来,有甚么好问的。”

    我道:“姑娘我今儿心情不好,我提前警告你,你可别折磨我啊,不然我大耳刮子抽你!”

    “哎呀,知道了,娘子今儿是让死人妖给惹得心情抑郁了,这种低级的错误,像你夫君我这样明事理的人怎么会犯呢。你放心,我保证,绝不折磨你,这总行了吧。”

    “那你说话算话?君子一言驷马难追?绝对不会乱动我?”

    “娘子说做甚么我就做甚么,娘子说甚么不可以做我一定不做。”

    “你对天帝爷爷发誓。”

    “好,我发誓。”

    叫我过去也没甚么特别的事情,只是挑了一个相对纤细小巧的耳骨夹给我戴了上去。

    “嗯不错,娘子生得美,戴甚么都好看。”

    我道:“你别打岔,你知道我不是来陪你玩耳饰的。”

    南宫墨没有说话,低着头,一样一样把桌子上的东西都收进匣子里。

    我又道:“我有件事情想求你帮我的忙,可以吗?”

    南宫墨微笑着侧了侧脸道:“娘子有事吩咐,直说便是,甚么可以不可以的。”

    “我不想再见到千羽了,你能不能想个法子,帮我把他赶走,最好叫他永远都不要再回来了。”

    “为甚么?是因为他和你抢我大哥吗?”

    我没想到南宫墨会首先想到这个问题,只得含糊其辞的道:“也不是。”

    “那是为了甚么?只是因为你不喜欢他?”

    到了这个时候,我也只能死扛。

    “对,就是因为我不喜欢他。我不希望我们的团队中有个人妖,而且他还是五行宫的人,他那宫主我见过,虽然没有交过手,不了解他的为人,但是通过他们使用蛊毒的那些手段,想一想也会明白一些吧。再说我的身上还有他的腰牌,千羽第一次跟我见面的时候,就已经提出要我把腰牌还给他了,我总不能一直把他这个潜在的危险长期留在身边吧?”

    “既然娘子你晓得他是来要腰牌的,为甚么不还给他?”

    “南宫公子,你知道这腰牌是怎么来的吗?你要是知道了就不会逼我还给他们了。不是不还,只是暂时还不想还,等以后完全没有能够用到他们的时候,我一定会还的。但是在这之前,这腰牌我谁都不会给,就是它的主人也不行。”

    “这样的处事方式,都是我大哥教给你的吧。关键时刻能不能用得上,不在于你的手上是不是握有别人的把柄。有的时候机会不合适,握着别人的把柄反而是个累赘。”

    ……

    “我要是帮你把他赶走,我会得到甚么好处?”

    “你想要甚么好处?我没有太多钱,我的钱都在鼎泰宫里,你别狮子大开口,我现阶段还暂时承受不起。”

    “小爷我不缺钱,我不要你的钱,只要一个你的承诺。”

    “甚么承诺?”

    “娘子你要是愿意发自内心承诺,我帮你把千羽赶走,日后所有的事情你都听我的安排,我就帮你做事,如何?”

    “那我承诺了你,你可不准反悔,或者半途而废。答应我的事情,一定要办到。”

    “必须的,我南宫墨答应自己娘子的事情,一定办到,赴汤蹈火,再所不惜。”

    我略一思索,道:“那就这么定了!只要你能帮我把千羽赶走,日后所有的事情我都听你的安排。”

    南宫墨满意的笑了笑道:“对了,刚刚忘记说了,你这承诺里面还包括定期或者不定期,根据我的要求过来陪睡这一条。”

    “陪睡?南宫墨,你这个杀千刀的,刚刚怎么不一口气说清楚,你耍我啊!”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