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走进迷雾  十六

章节字数:2084  更新时间:16-04-18 17:0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切又回到了原点,画虽是裴安琂的作品,她起初并没用《不流泪的眼睛》命名。就在作品完成之夜,她的梦境愈发清晰,那个跟她长着同样一张脸的女人跟她提议了这个名字。

    于是大家都明白了,裴安琂不但用了这个名字,更知道了这画里还蕴藏着一个谜底,只是如何破解他完全茫然。

    “你怎么知道他叫慕容傲天?”我力图将裴安琂所能提供的信息全弄明白:“我记得我们说出答案后,你只对傲天这个人感兴趣。”

    裴安琂已经显得有些焦躁:“我都说了,这一切都是场梦。”

    已经无法交流了,我们败兴的告辞出来在庭前逗留了一小会,终究还是离开了。

    洪诗很快和我们分了手去忙自己的生意,我便带着玲珑住进了傲天安排的酒店。吃过午饭后先送玲珑回房间,我才冲个凉穿着舒服的浴袍懒散的坐到躺椅上。

    我们住的是一家郊区的园林式的酒店,客房和娱乐设施分别安置在几栋楼里,所以整个酒店的楼层都只有三层。

    傲天不愧是知己好友,他了解我与老婆、玲珑在温州农场生活许多年,早习惯了鸡犬相闻的田园情调,所以这几年少之又少的几次会面,他都安排我们住到这里。

    真的是身心疲惫,我居然在躺椅上就睡了过去。被入夜的寒气冻醒,夜色已经笼罩了广州。

    响亮的打了几个喷嚏,急忙将浴袍裹紧些。正想伸手去关开着的气窗,视线就被园子里站着的一个男人吸引住了。

    他站在花圃中央用碎石块砌成的两米宽石头夹道上,花圃栽种着常绿的植物和低矮的花朵。而他正站在花圃前一根古式的灯柱的前面,上面挂着盏仿古的琉璃球型路灯,他的正前面也是花圃。

    我为什么这么繁杂的讲述他所处的位置,是因为他随后的举动太过蹊跷,所以这里必须介绍清楚。

    他穿着一件深蓝色的皮制的风衣,头上戴着一顶黑色礼帽,整个装扮看上去有点象二战时期的盖世太保。

    他的双手叉在口袋里,仰起头望着我的窗口。因为他就站在路灯下,我视力又是极好的,所以很清楚的看见了一张充满了疑问的脸。

    视线相对的瞬间,我脑子里听到了声音:“你已经找到了他(她),为什么不继续探求下去?”

    这里一定要解释了下,为什么我要说是脑子里的声音。因为位于三楼的房间只有我一人,偌大一个酒店庭院视线所及的范围内只有楼下那个男人。

    关键是那个男人根本没有张嘴,我却听见了说话声,并且这个声调高低适中,恰巧是两人近距离聊天最适当的声量。他站在路灯下,仰着脸,大家还记得吗?所以我能看清楚,他没有张嘴。

    我本能的回头扫了一下房间,当确定房间真正只有我时,脚底便窜起一股凉意。

    莫非世界上真的存在武侠故事中的传音入秘之术?

    我只是在脑海里转了一下这些念头,随即便听见:“是的,是我在和你对话。”我双眼便盯死了楼下那个男人。

    “你是谁?”这样的情况换作旁人已经慌乱到不知所措,但是我不是旁人。

    没有动嘴巴,没有出声音,我只是心里这么想。是试探,我在试探这个男人,是不是真的能进入我的思想。这个想法太惊世骇俗,但是我依旧这么做了。

    “一切还没有开始,我许诺过提醒你三次,你要珍惜。”那人脸的疑问更深了,并且我有种直觉他第一句话,那个疑问正基于我苦恼不惑的一切。(你已经找到了他(她),为什么不继续探求下去?)

    “我看见的一切已经发生了差异,这是你的功劳。”那人继续用脑电波(瞬息间我无法解释这种谈话模式,便找了个最简单的解释方法)跟我对话:“希望如你所愿。”

    这一刻我脑子飞快的运转,他说的话我都翻倍去想了好些可能:“你是谁?从哪里来?”紧跟着又想:“或者说你是突破的几维空间到了我这个时间点?”

    “我必须走了。”那个人眼睛往左上闪了一下,整个头部也往那个方向伸了一伸,仿佛在左边有什么人在呼唤他,仿佛在竭力倾听什么:“你的呼唤每次都这么迫切,我必须走了。”

    “我的呼唤?”我更是一头舞水:“我就在这里还呼唤什么?”

    我之前说过我跟那个男人所有的对话都是脑海里转动的念头,所以我这里叙述出来好象耗费了几秒钟,但其实转一个念头只需要毫厘的时间。

    我正想问个明白,接下去发生的事便彻底推翻了我所有的世界观。可以说我近三十年的人生认知能力,整个瞬间被摧毁了。

    他说走,我以为他会沿着小道离开庭院,却没料他直直的向前迈了一步,走向了他前面的花圃。我原以为他太赶时间,故而顾不上礼节想越花圃而行。

    我之前说过那石板小道有两米宽,所以他如果想穿越迈出小道进入花圃也需要步行三步以上。却未料他只朝前迈了一步,根本未及花圃,便活生生的消失了。

    真的,就在我眼前化成了虚无。没有闪什么寒光,也没有化成一道清烟,甚至连花圃里的花和植物都没动一下,他就这样没了。

    我干巴巴的眨了几下眼睛,神经质的探出头努力的搜寻着我楼下的花圃。其实我不知道自己这般探出身体去看,到底在寻找什么?

    或许是希望发现某处的草皮被踩塌,以证明他只是飞跃而起躲进了花圃,并非凭空消失。

    或许是想从花圃里看见他飞奔的背影,以安慰我即将崩溃的认知能力。

    可是这个时间点夜色渐浓,酒店路灯的明亮度无法跟公路上的街灯相比,所以花圃里面的情况我无法看得仔细。

    “一定是我眼花了!”我努力振奋神智,却发现已经将自己逼迫到双手神经质的抖动。或者刚才只是幻觉,根本没有这样一个男人出现过。

    很快否定了所有的猜测,我明白,自己遇上了无法理解的事情。猛的将双手抓到一起,我想到要去楼下看个明白。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