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再世之母仪天下

热门小说

第一卷 月露清歌,抑情望天  第十七章 志逾天兮

章节字数:3031  更新时间:16-04-21 15:0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危楼百尺,手可摘星。

    望天楼的顶端建造有一座广场,那广场的形状,就仿佛大海啸时最高最猛的一波巨浪,而尽管广场的地面,是由最坚固的上古页岩铺就而成,又辅以望天楼前辈的指地成钢之术加以硬化,却依旧在数百年的风化侵蚀中,被割满了纵横交错的密集刻痕。

    而这些刻痕的棱角极其锋锐,让人轻易就能感觉到其中的一往无前之意。

    恐怕这三界内,最能领略天空高远之地,也便是这望天楼了。

    然而一踏入这广场,苏婉心便感到了扑面而来的兵戈与血腥之气,而且这气息已经到了,她这素来与鲜血和死亡为伴的忘川之使,会觉得压抑和沉重的地步。

    不过这也难怪。

    用手把被风吹乱的刘海顺至一个方向,苏婉心莫名的就想到了望天楼掌门的那番言论,在狼群之中,那些怀有自身夙愿的“狼”,也许是最痛苦的,因为这是他们必须要面临的选择——要么舍弃自我变为爪牙,要么就戴上面具卧薪尝胆,在假我与真我的夹缝中过得暗无天日。

    选择前者,你便不再是自己,而若是选择后者,你可能终其一生却只落得个溘然而逝的下场。

    因为那么多只狼里,能加冕为王的终究也只有一个。

    而对于这些“狼”来说,成为狼王的那一刻总是庄严而隆重的,而这三界之内离天空最近的地方,则恰到好处的吻合了这种气氛,因此狼王或那些即将成为狼王的狼,总是会把这里选作决斗的战场。

    或许比战场要更近一步。

    胜者,将拥有一生的时间来展示自己的狂逸雄魂,败者,唯有在胜者的爪牙下被撕成碎片。

    因此,称作生命的沙场,但也无妨。

    “或许,用这里来当凶冥七劫阵的阵眼,也不错?”

    顶着狂涌的烈风走在空荡荡的广场,苏婉心秉持着一贯嚣狂恣肆的性格来了这么句总结,这地方虽然也是阴气沉沉戾气横溢,但其营造出的,却是一种宛如牢笼的阴郁氛围,和苏婉心,以及忘川之畔行事的飘逸洒脱南辕北辙。

    纵情忘川,抑情望天,这也许便是这两个门派间,最大的区别了。

    不过话说回来,若不是望天楼掌门那句别有深意的话,苏婉心还真是一刻也不想在这儿多呆了。

    瞥了眼环于天际的璀璨星河,苏婉心不疾不徐的朝广场的更深处走去,虽说呼啸的风将卷扯得她衣带如飞,但由于修为已臻五行之境,这风虽强还不至于令她举步维艰。

    于是花了约摸一盏茶的功夫,她便站在了广场正中央的那块圆石上。

    “哗啦……哗啦……”

    一个极为细小的声音,却从风布下的致密落网中轻巧的穿过,准确的传进了苏婉心的耳畔,那声音听起来十分细腻而微妙,就像是有人正手捧一泓细碎的流沙,并任由其从指缝间丝丝缕缕的漏下。

    而这也正是其“微妙”的原因所在——这风四季不断一吹就是几百年,这地方就算是有沙子,也早就被刮得散落天涯无影无踪了。

    又凝神细听了片刻,苏婉心隐隐发觉这声音像是从脚下传来,尽管十分的微弱,却缓慢而有规律的节奏,就像是一首迟滞的乐曲,按部就班的演奏着既定的旋律,仿佛从亘古传承而来般悠远不息。

    而还不等苏婉心更仔细的辨别这声音的异常之处,她所踩的圆石就发出了类似齿轮契合的吱呀声响,接下来,就仿佛机关被触动一般,那圆石便托着她以贴合着沙漏之声的速度,不疾不徐的沉入了地下。

    待其身影完全没入广场的地表下后,那石台的位置已从新恢复如初,在满天星辰的映照下闪烁着古朴的光华。

    而之所以没有在圆石下沉时避开,是因为苏婉心知道,这恐怕就是望天楼掌门所说的,“惊喜”了。

    按理来说,这座广场是建立在望天楼的顶端,其正下方应当是望天楼掌门,和柳天仰等入室弟子的住所才对,然而映入苏婉心眼帘的,却是一座纵使极目远眺,也难以望到尽头的雄伟地宫。

    苏婉心堪堪在一处悬崖上站定,视野俯瞰之处,就有无数器宇轩昂的建筑铺陈开来,且不论那林立的城郭是怎样的恢宏壮丽,也不论那高耸的垣壁是多么的鬼斧神工,光是那错落的飞檐,就隐隐有了遮天蔽日之势。

    而在这鳞次栉比的楼宇间,还有四条“长街”,以状貌不一却是同样波澜壮阔的姿态,由最外围一鼓作气的插向了这地宫的中心。

    西方,蓝墨挥洒,像是海潮正向着崖岸卷起千重骇浪,北方,紫气纵横,仿佛闪电带着万钧之力划破长空,东方,素笔白描,宛如云在风中聚散流离翻搅不息,南方,灰色沉淀,如同挺拔的石峰似山脉般连成一线。

    想到涟水城正是在望天楼的正西方向,苏婉心隐隐约约的猜到了这布局所暗含的寓意。

    与此同时从心中升起的,还有那么一丝丝的震惊。

    “缩地成寸么?”

    在忘川之畔所修之法中,妄生魔域能在一定范围内制造出密闭的空间,甚至能另辟出一番独立于天地外的小天地,传承了数千年的佛门圣地华藏宗,其类似的招式莲心化海,也是源自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天堂的说法。

    而五大门派既然能并立于三界之内,就表示望天楼在这方面也有独到之处。

    缩地成寸,顾名思义便是将广阔的天地收纳于尺寸之间,当然这个“广阔”的程度要取决于施法者的修为——如果有谁能在方寸之间,建立一座如此规模的地下城池,并且能够长时间的维持它,那人就算未臻九真之境,恐怕也仅剩一步之遥了。

    那么,放眼整个望天楼,有此能的,估计也只有那名黑袍男子了吧。

    一边走一边想着,苏婉心不知不觉间已来到了地宫的城墙下,她所选择的是南方那条石林丛生的通路,甫一站到城门口,她便看到了那座斜插在必经之路上,看起来颇有年岁却纤尘未沾的石碑。

    那石碑整体呈鲨灰之色,在不明不暗的光线下流露着苍凉而古朴的气息,那碑的表面仅仅书写了这城的名,却以其恣意而狂放的笔锋,一举抒发了纂碑者睥睨天下,甚至是问道于天的壮志豪情。

    “通天之城,么?”

    撇出一抹嘲讽的冷笑,苏婉心语调凉薄的读出了这几个字,继而绕过这石碑走进了前方的石林中——区区人类自然是难有通天之能,但若连最广袤的天空都有了穷尽,那三界之内必将迎来前所未有的浩劫。

    不过。

    ——此身若逢天地乱,乾坤独掌弹指间。

    苍褐色的石峰呈现出厚重的质感,苏婉心沿着峰与峰之间,狭长而蜿蜒的通路朝城中心走去,一路行来,她看到四周陡峭的石壁上,无一不浮刻着风格奇异的古画,那些画作之上,笔锋不见得多好,笔力也不见得有多精湛,但其中蕴藏的气魄却令人心悸。

    比如说其中的一幅用笔极为简练,只是以浓墨往“画纸”上肆意的一泼,便仿佛山河战栗,大地撕裂开了巨幅的鸿沟。

    苏婉心自问也是懂些画技的,也能绘出天魔皆自舞的妄生魔域图,但不得不承认气势上却是输上了一截。

    而在这路尽头,也就是这地宫中心的,则是一个大到有些超乎常识的巨型沙漏。

    需要仰起头才能观其全貌,那沙漏中盛满了通体呈金黄之色的流沙,闪着温和而细腻的光泽,它们通过中间狭窄的管道,宛如细雨般缓慢而有规律的流淌下来,已将沙漏的底部填满了约三分之二的高度。

    然而明明是这么的平和温驯,其来源却是那乖张暴戾的四方“长街”。

    地之力,水之力,风之力,雷之力。

    它们在绵延至沙漏中后,均被悄无声息的抚平做了细碎的流沙充盈其中,这也使得苏婉心顺理成章的想起了一个人——他身为群狼之首,笑容里有独掌乾坤的睿智和通达,也有着绝情绝命的阴沉和狠厉。

    “如果这沙漏代表的是望天楼,那么这四方长街,代表的便是望天楼的四大主城了吧?”苏婉心扬了扬嘴角,冰凉的话音宛如霜花绽放,“缩地成寸,掌门不惜以倾城之力筑此宏伟地宫,我实在猜不透你意欲何为?”

    “名唤通天之城,自是通天之用。”

    属于黑袍男子的声线,听起来低沉而渺远,却又仿佛充斥着每一寸空间。

    “通天?”苏婉心似乎并不意外对方的声音会是这种效果,她笑了笑,“掌门以为,这天真的有尽头吗?”

    “不知……”

    “不知?”

    轻声的反问中,沙漏中的鎏金静静的流泻而下,却丝毫也稀释不了男子声音中,那直冲云霄的狂气与豪情。

    “天地为笼,万物皆囚于其中,我欲做这三界内的先驱者,替众生看看这苍穹彼端,牢笼之外,究竟有些什么……”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