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再世之母仪天下

热门小说

第一卷 月露清歌,抑情望天  第十八章 里应外合

章节字数:3044  更新时间:16-04-22 18:5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涟水城,码头。

    清早的阳光,斜斜的攀上远处挺拔而高耸的望天楼,将其顶端的石壁映照的闪闪发亮,柳天仰握着枪自船舱中走出时,那缕还没被热度烘烤过的微凉海风,便拂在了他英挺而俊朗的面容上。

    “天气不错。”

    飞龙衔珠绕于枪上,柳天仰将枪往甲板上一插,便信步踱至船舷边的小桌前坐了下来——他抄起摆在桌案上的那枚西瓜,在指尖随意的转了两圈后,看都没看,就将其对着船舱的出口抛了过去。

    然而,那边并未有西瓜坠地的声音响起,反倒传来了剑舞晨风的清越之声。

    唰唰唰的几声过后,那椭圆形的西瓜已被切成若干块,并且整齐有致的重新摆回了桌面上,与此同时,一个稍微压低后便无甚特色的声线,也不出柳天仰预料的自舱中传来。

    “师兄臻五行之境已久,却将望天楼的独门御风之术用来扔西瓜,不知这算不算是大材小用?”

    闻听此言,柳天仰也不客气的拎起了一块西瓜,出口的话音听着像是称赞,却带着显而易见的挖苦之意、

    “师弟倒是好剑法,就连砍瓜切菜,也是做得如行云流水一般。”

    ——言下之意,就是欧阳宸苦练多时的剑法,却仅仅有“砍瓜切菜”的程度而已。

    “只是不知师兄的头颅,和这瓜相比究竟谁更硬些?”

    收剑入鞘,欧阳宸也不冷不热的出言回击,他一边说,一边坐到了柳天仰的对面,脸上除了本来就不大的眼睛微微眯起外,看不出什么明显的表情。

    “师弟或可一试?”

    柳天仰咬了一口西瓜,也是挑了挑眉,皮笑肉不笑的和欧阳宸对视起来。

    刹那间一室寂静,有风在擦过欧阳宸握上剑柄跃跃欲试的手,以及柳天仰笑意渐凉的脸时,竟像是弦一般被绷到了极致。。

    下一刻,就将濒临断裂的边缘。

    “唰。”

    不远处,强风鼓舞之下,由桅杆顶端落下的白帆豁然撑开,帆上的望天楼图腾顿时猎猎招展起来,在苍茫的空色下,宛如遥指西北的巨幅战旗。

    而柳天仰,则在这贯耳的风声中,很没好感的揉了揉鼻子。

    “没想到这声音,依旧这么难听……”

    “师兄以为,”一只胳膊搭在桌案上,欧阳宸仿佛别有所指的道,“望天楼这次出征能否凯旋而归?”

    “若是出征前就能料到成败,那这仗就不用打了,再说,测算运势那是掌门的事,我们只需要忠实的执行命令就够了。”

    听出欧阳宸这是在试探,柳天仰给了个滴水不漏的答案。

    “这可不像师兄会说的话,”欧阳宸看着柳天仰微微一笑,声音隐寒,“或者说,师兄在意的是首席之位,对此战的成败反倒毫无兴趣?”

    “我们彼此彼此。”

    话的尾音还在潮湿的风中回旋,柳天仰已扔下还未吃完的半块西瓜,从容不迫的登上了战舰的瞭望台。

    他们所在的这艘是舰队的旗舰,比其他的战舰要高出一些,因此即使没跟上去,欧阳宸也能看到那十余艘战舰,已全部拔锚扬帆集结完毕。

    “好!”

    简短而有力的爆出了一个音节,立于最高处的柳天仰,将他的螭龙裂海枪高举过头顶,振臂疾呼。

    “此时此刻,攻伐烨国临安城的战役就要打响,铸剑千日,挥剑一时,身为望天楼的同门,这是上天赐予我们的荣幸,亦是上天赐予我们的机会,你们想在这场战役中扬名立万吗,那就上吧,让敌人的鲜血染透你们的征袍,让整个天空都布满你们引以为傲的长啸。"

    “杀!杀!杀!”

    柳天仰说罢,欧阳宸便听到了同时从十余艘船上传出的,宛如沸腾的震撼呐喊,他们每喊一声,海面之上便会有回声以排山倒海之势传荡回来,一声高过一声,直到最后化做了震耳欲聋直冲天际的如潮声浪。

    于是柳天仰将长枪指向西北,一记龙鸣响彻天空,四周的战舰上也开始号角激奏鼓声大作起来。

    “起航!”

    慷慨激昂的高声喝喊中,十余艘悬有望天楼图腾的战舰,井然有序的驶出了海港,如激流般涌进了前方的赤海道中。

    乘风破浪,直掠沧海。

    就在赤海道上风起云涌之时,苏婉心亦走进了那座位于闹市中的清静院落。

    院中树影婆娑,嫩色的叶打着颤悠悠的飘落,不知不觉间,已覆满了嵌有阳光碎片的简陋棋盘,苏婉心衣袖轻挥,将棋台附近的落叶清扫开来,继而坐到了和上次同样的位置。

    今日是七日之期的第七日,大楚复辟的第一场,也是最关键的一场战役将在此地打响。

    可以说,自始至终留给楚……姑且叫国吧,的时间都不多,尽管做了多年的布置,但由于是在祈年殿的眼皮底下行动,楚国所能暗中发展出的势力实在有限,因此若想复辟,他们便只能在天下将乱时孤注一掷。

    而七日前,苏婉心的不按常理出牌,又使得楚国皇裔暴露在了祈年殿的目光下,这无异于将本就岌岌可危的楚国,一举推倒了悬崖的边缘,也就是说,此时此刻不再是他们选择时机了,而是变成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毕竟,若是时间拖得再久一些,楚国复辟的火苗,甚至连一点火花都难以擦起,就将熄灭在祈年殿讨伐的浪潮之中。

    然而,留给楚国的时间,却仅有短短的两个时辰而已。

    苏婉心为助楚国复辟,帮他们引来望天楼大军以创天时,然而望天楼此役也是剑指临安志在必得,若是楚国在号角响起时,不能以极快的速度控制住城中的局面,待到望天楼兵临城下,必然趁他们两败俱伤时一举破城。

    而之所以说是两个时辰,是因为这是望天楼的舰队,穿越赤海道所需的时间。

    当然,不论是望天楼,还是祈年殿占据临安城,都不是苏婉心想要的结果,所以她才会在战事将起时来到此处,而她也笃定楚国需要她这枚强援。

    落叶如雨。

    将一片卡在石缝里的落叶拾起,苏婉心将它捻在指间漫不经心的把玩着,正是绿意盎然的时候,那叶片一点也不见枯黄衰败之色,反而在极力舒展开的叶脉之中,仿佛有澎湃而旺盛的活力将要满溢而出。

    ——明明有勃勃的生机等待绽放,它们却在宛如死亡般兀自凋落。

    “绿叶飘零,魂无归处,在这乱世中,生命又何尝不是如此?”

    轻声的喟叹中带着深深的惋惜之情,有一人自苏婉心背对着的巷口走进了院中,他穿着一件绣满补丁的粗布长衫,神色却舒朗而清逸,于是连天边逐渐蔓延起的战火,落到他身上后,都仿佛沾染上了清和而慈睦的光泽。

    “几日不见,先生倒是愈发的有闲情逸致了。”

    苏婉心没有回头,轻轻一吹让那片叶子飘进了柔和的风里。

    “不急,不急,”那先生绕到苏婉心的面前,将粗布衫一撩盘膝坐了下来,“姑娘既已在此,我的心便放下了大半,此役我得姑娘襄助,无异于得天命所钟,自然是无往而不利。”

    他们中间隔着棋盘,若是此时有人路过,倒还真像是两人在提子对弈了。

    “可惜时间紧迫,今天没空陪先生下棋了,”在那先生沉静温和的注视下,苏婉心的目光依旧如冰般冷冽,“不如说说你的计划吧,我看看有没有什么我感兴趣的环节?”

    “姑娘此言,说的我好像在以国士之力欺你初学似的,”安然的轻笑着,那先生简明扼要的解释起来,“我想分兵两路,一路前往阻截敌方的入室弟子,另一路率军抢占城内的各关隘要道,不知姑娘想选哪一路?”

    转眼间,那先生的怀中已落满了绿叶,但他却一点要去管的意思都没有。

    “大楚之军,需有先生坐镇方可众志成城,我便选这第一路吧。”

    聆听着微风穿叶的簌簌之声,苏婉心看到那先生怀中的落叶都流转起了温暖的光泽,宛如枯木逢春。

    不过比起这小院里,望天楼旗舰上的阳光倒是冷了许多。

    “大师兄么?”

    独自站在船舱背阴的角落里,欧阳宸细心的擦拭着手中光华流泻的长剑,被发丝遮住的眼睛里没有任何表情泄露出来。

    他刚刚得知了一个消息,就是他那个行踪诡秘的大师兄,早在七日前便已瞒天过海,悄然潜入了戒备森严的临安城中,这样一来,他只要在开战之后骤然现身,将楚国或祈年殿的首脑人物一举击杀,便可令敌方阵脚大乱,届时望天楼的舰队再趁机攻城,则可以最小的损失一举拿下临安城。

    也就是说,若是望天楼的诸人同仇敌忾,此计倒不失为一条上上之策。

    然而,望天楼的众人,真的能同仇敌忾吗?

    想到这里,欧阳宸双指并拢轻擦过剑锋,令其在风凝成的微型旋涡中隐去了形体,那风撩开了他斜切过眼前的刘海,露出了比利剑还要尖锐而犀利的眸光。

    那是,不可能的。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