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再世之母仪天下

热门小说

第二卷 桃花碎雨,杀意暗伏  第三十一章 凤鸣如泣

章节字数:3619  更新时间:16-05-05 20:0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屋外飞雪连天,屋内浅香怡然。

    窗台上摆着瓶因整理到一半还尚显杂乱的插花,一身白衣,仅以挑线的方式在布料上勾出数朵雪莲的公孙晴立于窗边,在将花瓶旋转到一个便于修饰的角度后,便拿起花剪拾掇起了瓶中的花枝来。

    她神态闲适,唇边抹着浅淡却柔和的微笑,配上她那只在最外层随意撩起几股绞成个简单的髻,其余部分随意倾泻至腰际的长发,实在像极了一幅色彩简约笔触清淡的水墨画。

    “空色茫茫兮,雪漫千山风未渺,飞花摘叶兮,酒暖人醉恣逍遥。”

    冷冽而辛辣的酒香,宛如春江花月夜的碧桃般长势正旺,璃月斜倚在公孙晴房中的座榻之上,一边吟了句意味不明的诗,一边把酒坛子抵到嘴边满满了饮了一口。

    “师妹,你喝多了。”

    不动声色在枝干的末端斜斜的一剪,公孙晴没有回头却是轻叹了一声,在她将那短了一截的花枝插回瓶中后,而那株雪莲,也因这轻微的触碰而略略颤动了一下。

    尽管是“动”的,但那姿态却是又冷又静,宛如摇碎了一树的月光。

    “也是,瑶儿不在,也就没人再敢趁我哼歌的时候,把酒坛子抢过去直接摔稀碎了……”璃月晃了晃酒坛子,眸色说不上是惋惜还是怀念,“说起来我一直挺奇怪的,为什么每次我要给她灌酒时,你都会恰到好处的出现?”

    “你想她了?”

    公孙晴端详着面前的雪莲,神色一如往昔般温和而静谧。

    “想了,而且,大概和你一样想吧。”遥望着屋外的雪景,璃月自顾自的又喝了一口酒,“可是想了又能怎么样呢,她可是凤凰啊,凤凰是百鸟之灵,沉睡了数千年的三界圣兽,她既已应此浩劫而生,那她理应带领彤雨阁穿越烽火,走上这世界的巅峰。”

    这间屋子位于听雪楼二层的东南一角,她目之所及之处,苍茫的天色不知何时已悄然暗下了一层,肆虐的风雪间,隐隐约约的渗透出了凄艳而狂烈的红。

    就仿佛大地的彼端,正遭受着一场天火之劫。

    “神被众生仰视和膜拜,那么当其降临凡世之时,便要尽到神所应尽之责,”公孙晴显然也注意到了屋外的异象,然而她的语气却依旧是那么的温柔,“师妹所言,我自然是明白的,但我还是希望,瑶儿能够用自己的眼睛和心灵去感受这个世界,以她自身的意志,而非凤凰这等神的旨意。”

    因为神,是不能够拥有人的情感的。

    “可是凤凰终究是凤凰……”璃月没有去管嘴边沾着的酒水,任由其淌落到了赤色的羽纱上,“不管师姐你把不把她当成凤凰来培养,她也迟早会走上这条路,而你从前所做的,不过是让这一天来得晚一些罢了。”

    “师妹会这样想,是因为在你的心目中,她先是凤凰,然后才是瑶儿。”

    窗外红光映着雪色,然而公孙晴白皙的肌肤却仍是纤尘不染。

    “那想必师姐是反过来了?”火光令脸上的酡红之色愈发艳丽,璃月毫不在意酒水令自己的前襟湿成了一片,“既是如此,当初我送她下山之时,你却为何没有丝毫的阻挠之意?”

    “我想让她凭自己的意志去感受一切,然而这三界内并非只有美与善,至于罪与恶,却是无论你我,都没有办法教授予她的,我想既然我们无法指点的东西,不妨就交由泠鸢,或是别的谁来替我们完成,至于她今后会做出怎样的选择,那便是谁都无法左右的了。”

    “……师姐还真是用心良苦啊。”

    璃月说着又喝了一口酒,神色有种畅快淋漓之感。

    “或许我只是一厢情愿吧,”公孙晴笑了笑,指尖摩挲着那雪莲一片微垂着的新叶轻声道,“时间会证明的,你不一定是错的,而我,也不一定是对的。”

    那样的神态,和昔年哄瑶儿入睡时一模一样。

    “这是哭得越凶,火便烧得越旺的节奏吗?”

    对于无常步早已能追风逐影的苏婉心来说,从疏云峰至长乐宫不过是半盏茶的脚程,然而就在这片刻里,忘川之畔的“天”,已然被燎染成满目的炽红,而在远远瞧见那宛若垂天之火的巨翼,以及孤身一人对抗这焚天烈焰的泠鸢后,苏婉心却是毫无危机感的丢出了这么句话。

    而她虽然还维持着一贯的冷傲,但脸上却添了几分看热闹不怕事大的愉悦。

    泠鸢身为五大门派之一,忘川之畔的掌门,在这三界内与之齐名者恐怕连十位都不到,而除了泠鸢外的这些人中,苏婉心见过其出手的共有两位,一位是法号非凡却身世成谜的净世和尚,一位是居庙堂之高俯瞰众生的望天楼掌门。

    前者,曾在三招之内便使得望天楼舰队折戟沉沙,苏婉心虽然看了全程,却也没法判断其究竟用了几分力,后者,苏婉心曾与其对过一招,奈何她当时连战数场已是强弩之末,对方并未拿出真本事便轻松的击败了她。

    所以这一次,不得不说是个机会。

    毕竟传说中的凤凰神火能使群山倾地维断,虽说沈欣瑶堪堪觉醒难以完全发挥,恐怕泠鸢也须得全力以赴方能有胜机,而苏婉心恰好也可以趁这机会,看看这些屹立于三界巅峰的强者,到底达到何种境界了。

    找出极限并超越之,不正是最为艰巨也是最为酣畅的一项挑战么?

    凝香化玉所结成的玉色光盾中,沈欣瑶正牢牢的抱着身体还残留着余温的叶鸾,她哭得很凶,眼睛红红得带着小孩子才会有的委屈和别扭,然而那光盾,却在她断断续续的抽噎声中,流转着凛然而不可侵犯的光辉。

    而那堪堪现世,遥遥看去宛如一大抹与烈火同色的阴影并未被控制,只是受她的情绪波动恣意的拍舞着双翼——几欲将天撕裂的清啸声中,那双翼宛如切割稻草般猛的横向挥斩,霎时间炎浪怒卷,仿佛于半空铺展开了一道十余丈高的滚滚火墙。

    笑容妖娆妩媚却又阴冷森然,泠鸢面对这足以涂炭百里的烈火却是轻飘飘的悬空而立——早在接见叶鸾之时,她便于长乐宫布下妄生魔域,而以她之能所布下的阵法,哪怕是凤凰也难以轻易破之,于是随着她指尖拖起一抹森黑色的光,脚下那一片由黑焰泛滥成的汪洋,也是如沸腾般翻搅起来。

    幽深的焰海中,四处皆传来了凄厉的骨骼摩擦之声,仿佛那沉眠在忘川之底的数以亿计的骸骨,正在如异变般合并重组——片刻之后,宛如巨蟒般的骇人黑影自海中盘桓而出,宛如扶摇直上的参天巨柱般矗立在了天地之间。

    是一只庞然到超乎想象的骨之巨龙。

    忘川之畔是三界众生的埋骨之地,那从亘古堆叠至今的尸骸无穷无尽,相当于为泠鸢的这记黄泉圣令,提供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能量源。

    黄泉者,乃是忘川之畔的第一任掌门,虽说迄今为止距离其仙逝已有数千年之久,但其威名放到这三界内仍旧是如雷贯耳,甚至追溯到千年之前,便有了黄泉一出,天地变色,万千冤魂厉鬼皆要俯首称臣的说法。

    而这黄泉圣令既然名取黄泉,自然代表其有着号令忘川,莫敢不从的威势。

    只见那以无数形态各异的骨骼拼合而成的巨龙,在将宛如群山般形状嶙峋的上下颚张开之时,其森黑无底的口中当即有黑色的骇浪涌出,海啸般与那倾轧而来的火墙撞在了一处,霎时间火焰扫荡着烈风,碰搅出如泣如诉的厉鬼嚎哭声经久不息的响彻。

    仿佛就连那惊涛千重崩浪万寻的忘川,也在这巨响中有了刹那间的断流。

    而挥翼过后,便会是展翼了吧。

    不给泠鸢一分一秒的喘息时间,凤凰将其长达上百米的宽阔翼展撑至最大,仿佛受到其召唤一般,自赤色浓烈得几欲渗出的穹顶之上,似暴雨怒雷般落下了波澜壮阔的流星火雨,那阵势竟是要将“天空”都融化了一般。

    ——炽火熔天,目之所及皆是赤色。

    “……切。”

    轻声的嗤笑中,泠鸢挥手一招那骨之巨龙便分崩离析,化作了密密麻麻铺满视野的碎骨残骸,而这些骨骸并未落回泠鸢脚下的黑色焰海中,而是在幽幽的黑光萦绕下,复又拼合成了一面足以隐蔽大半“天空”的巨型骨盾。

    黄泉圣令一出,亡魂尸骨甘愿为执令者下九重地狱而在所不辞,而变作盾牌自然也是不在话下。

    看到此处,观战的苏婉心不只对泠鸢,以及各掌门之辈的实力有了进一步的认识,也预料到了战局往下的发展方向。

    凤凰的攻势虽然看起来崩云裂日天地无光,但由于全是出于本能而发,因此却也是毫无章法可言,而泠鸢尽管被压制在了下风疲于防守,要在这狂轰滥炸下实施反击殊无可能,但凭借高深的修为,想要明哲保身却也不算困难。

    这么看来,接下来便是消耗战了,不过看情形,泠鸢再坚持个一两个时辰应当不成问题,至于沈欣瑶,看起来哭得最凶的那阵已经过去了。

    那么,便等那丫头哭个够就好了。

    火雨砸落至骨盾的轰隆声不绝于耳,苏婉心透过正将忘川之畔焚做焦土的连天火海,看到远处的玉色光盾中,沈欣瑶的神态已然从先前的痛哭失声,变成了断断续续带着哭腔的抽噎,她的眼角干涸的不见一丝泪痕,大约是刚一流出来就被炙热的高温蒸干了吧。

    然而她的哭声依旧在空中孤独的盘旋着,恍如飞的累了却又无家可归的鸟儿一般。

    可惜忘川之畔没有供鸟儿飞翔的天空,只有囚禁鸟儿残害鸟儿的枷锁和牢笼。

    毕竟鸟儿临死前挣扎的姿态,才最值得她们鉴赏和品味不是吗?

    渐渐的,也许是沈欣瑶哭得累了吧,上方那轰轰烈烈的火雨稀疏寥落了下来,待到凤凰在一声清鸣后收拢起双翼,缩聚成了一个极红极亮的点回到了沈欣瑶的身体中,而沈欣瑶也像是体力耗尽般,头一歪便晕倒在了叶鸾的胸前。

    于是这狼藉一片的忘川之畔,除了尚有硝烟伴随着余火猎猎飘卷外,就只剩下了白雾化作热气蒸腾四散了。

    “怎么样?”

    无常步宛如蝶儿蹁跹又似鬼魅轻舞,苏婉心几个起落间便来到了泠鸢的身畔,不过语气却是如霜般冷彻。

    “没事,只是没想到,这唤醒凤凰还真是个体力活……”

    指尖轻绕一圈后微微屈弹,泠鸢也没去看正被撤去妄生魔域而是朝苏婉心转过了身,然而手却在捏住她的面纱还未撕的前一瞬停了下来。

    “今晚,便放过你吧。”笑。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