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再世之母仪天下

热门小说

第二卷 桃花碎雨,杀意暗伏  第三十二章 斜月往生

章节字数:2925  更新时间:16-05-06 20:1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溪水被两只单薄而纤细的手小心翼翼的掬起,浇在了那张映着婆娑竹影的面庞上,那水从他敛起的双眸间划过,于侧脸上勾勒出清雅俊逸的轮廓,最终沿着那因领口微敞而袒露出来的锁骨,将那袭白衫晕染得略微透明了起来。

    水光清冽,白衣如洗。

    然而这平躺在小亭中,看似只是熟睡的男子,实际上却已变作尸体多时了。

    亭外,那株与这男子素未谋面的荷花开得正艳,然而不见了那袅袅的琴音,便再也没有任何景物能融入这幅图画,因此尽管其色彩清丽脱俗,却也只衬得四周盈盈的水光,以及画面中的其余某些部分愈发的黯淡起来。

    比如说,掬水之人那温柔而哀切的神情。

    “叶鸾,你会醒过来的对吧?”

    掌心的水差不多漏尽了,沈欣瑶用还湿着的手抚过那线条分明的脸庞,叶鸾身上那大片大片的血污已然被洗净了,只在颈间,留下了那道淹没在肌肤间的细长伤口,由于琴弦是极细的,因此乍一看去,还真察觉不出这里是致命伤的所在。

    那是不是就代表,可以用“看不出来”,来欺骗自己叶鸾其实没有死了呢?

    ——可是,不行啊。

    顷刻间,琴弦勒过叶鸾脖颈的那一幕,残酷蛮横且毫不留情的霸占了她的脑海,沈欣瑶仿佛看到自叶鸾身体中喷薄而出的鲜血,尽皆化作火焰燃烧了起来,继而整个世界都这满目的炽红焚烧成了焦土。

    所以说,叶鸾他,果然是死了吧?

    但明明项源师兄死的时候,自己哭了那么多天连嗓子都哭哑了,这次轮到叶鸾了,自己却连一滴眼泪都没有流下,就好像所有的泪水都被烈火烤干了似的。

    眼眶还红着,沈欣瑶手捧一泓清水注视着叶鸾的“睡颜”,据说死去的人呢,总是希望活着的人是开心和快乐的,所以沈欣瑶能确信,自己此时一定是带着自己惯有的,那款清甜而娇俏的笑容的。

    只是这笑容,恐怕不会再像以前那么单纯了。

    水滴滴答答的顺着叶鸾的肌肤滑落,沈欣瑶发现他的衣衫上还有一处沾着血迹,当然这并不是说她疏忽了,而是因为那处悬挂着她送予他的茱萸香囊——有相当一部分人,在接触到那些可能戳其痛处的东西时,总会下意识的选择逃避。

    所以当那枚茱萸香囊,被一只指甲上纹着妖冶图腾的手捻起时,沈欣瑶竟有一瞬间感到了庆幸。

    “这是你做的么?”美艳的女子落座于亭中的石凳上,手中把玩着那做工相当粗糙的茱萸香囊,“手艺还真差劲。”

    “嗯……”

    沈欣瑶梦呓般的出声,那样的语气像是不管对方问什么,她的回答都只会是这一个字而已。

    “呵,还在为他的死伤心么?”

    柔媚婉转的嗓音宛如白骨生花,泠鸢的话语间没有丝毫亲手杀了叶鸾的歉疚之情——不,应当说她根本就不屑去知道“歉疚”是什么。

    “我想让你把我一起杀了,”沈欣瑶咬紧唇,语调间含着一丝不甘和怨恨的生硬颤抖,“可是我知道,我做不到像叶鸾那样的坦然面对死亡。”

    “啊,其实就算你求我杀你,我也是不一定能办到的,”泠鸢悠悠的说着,明明该是一句自谦的话,不知怎的,却恰恰相反的彰显出了说话者的无比自信,“不过呢,我倒是知道个能让逝者起死回生的方法,虽说其年代久远无从考证,但或多或少的还是有那么一丝希望的。”

    “哦……”

    沈欣瑶的目光仍旧专注在叶鸾身上。

    “那我可只说一遍,记不住的话,可不负责提供二次咨询哦,”似是早就对这类生离死别的拙劣煽情戏码见怪不怪了,泠鸢的语气显得轻快而惬意,“华藏宗是号称要以慈悲之心渡天下苍生的佛门,门中能够治病救人悬壶济世的功法自然不在少数,我听说其中有一式名曰莲台斜月往生心法,他神魂飞散但肉身未损,若是能以此术招回神魂,再辅以易筋经接续经脉,或有死而复生的可能,只是这式招法颇为艰深,近千年来却不见哪个华藏宗弟子用过,也不知是不是失传了。”

    “莲台斜月往生心法?"

    捉住对方话中的关键字,沈欣瑶以一种出奇平板的语调将其重复了一遍。

    “嗯,华藏宗,莲台斜月往生心法。”

    揪住茱萸香囊上一根飞起来的线头,泠鸢一边甩动着那香囊一边愉快的笑。

    “哦……”

    依旧是过分平静的话音,然而泠鸢却从沈欣瑶被长发掩映着,却一刻也没离开过叶鸾的双眸中,读出了一份决意,和为了这份决意孤注一掷也在所不惜的坚持。

    虽然沈欣瑶这几天哭得是有够糟糕,完全没有叶鸾在直面泠鸢时清傲孤绝的气质,但她此时笑容中的坚定和决然,却是和叶鸾在百鬼魅舞中,奏起《苍空吟》时一模一样。

    如水般温和,却又如冰般锐利。

    “听好了,我不会让你就这么死的……”

    “雪山之上的净月湖畔,你弹琴,我跳舞,这可你是答应过我的呢……”

    “说好了,这些都是你欠我的,等你醒过来,可要原原本本的加倍奉还哦。”

    “那么,暂时先晚安吧……”

    黎明将至。

    青丝散乱却是如丝绸般柔滑,和苏婉心缠绵了一夜却未有半点倦意的泠鸢,在从床榻上爬起时,那个寒影蹁跹,在三界内叱咤生死的九幽冥蝶,还安静的睡在她的身畔,她右颊上的印记被发丝半掩着,却还是如血之于鬼族般诱惑力十足。

    于是她便微俯下身,很自然的伸过手去拨开苏婉心的发,在那抹印记上留下轻轻的一吻后,这才起身,下床,走到了仿佛正被金辉覆盖的露台之上。

    “阳光么?”

    站在露台边缘抬起手,任由那金色的辉光,宛若那些被她征服过的男子般,虔诚而敬畏的吻落在她的肌肤间,而就这般立于阳光下,这百鬼之首却没有被照出丝毫的阴森气息,反而透着种足以令任何朝圣者拜服的尊荣和自负。

    忘川之畔深居九幽之下,原本是与世隔绝,永生永世难以得见一丝阳光,然而由于凤凰涅槃的神圣之火将大地洞穿,便有阳光照进了这片终年白雾迷离的极死之地。

    按理说,对于长居于黑暗中的鬼族来讲,骤然见到阳光应当是有百害而无一利的,然而泠鸢却没有任何要阻止的意思。

    “莲台,斜月,往生,心法……我怎么从来就没听说过?”

    背后传来了苏婉心不带温度的冷澈话音,不过却因为这招式名太长太拗口而说的有些不大顺溜,不过好在这殿中唯有泠鸢一人,所以也不会给她冰冷飘逸的形象减分。

    “因为啊……”故意吊胃口似的拖了个长音,泠鸢摊开掌心像是在把玩阳光一般,“那是我随意编出来骗她玩的。”

    何况啊,若真有起死回生的无上妙法,第一个要令其灭绝的,不正应当是忘川之畔么?

    ——否则,忘川之畔的亡魂杀魄还有何存在的意义?

    “……这是何意?”

    略微的怔忡后,苏婉心掀开被子坐到了床沿上,她想着反正自己的赤身裸体已经被泠鸢看……岂止是看,已经被泠鸢进进出出不知道多少遍了,于是干脆大大方方的坐在那儿也没遮着,指尖一翘便招出了两只黑雾凝成的蝶。

    “你不是很在意那个净世和尚,究竟是何方神圣么?望天楼的舰队不足以令他亮出真本事,那么再拿凤凰试一试又有何妨?”

    余光瞥见那两只蝶朝衣裳飞了过去,泠鸢像是不经意的朝掌心吹了口气,吐气如兰间,有碎光悄然无声的在蝶飞舞的轨迹上爆开,不巧却被它们灵活的全数躲过了。

    “那我接下来该如何做?”

    双手向后撑在床上,苏婉心单足翘起,任由那两只蝶将刚捻来的丝袜套到自己腿上,而她的语调虽然冷冷淡淡,血红色的眼瞳中,却有一刹那划过了“这回合是我赢了”的自得光芒。

    “去彤雨阁,想必她也已得知了凤凰涅槃之事,问问她下一步的行动计划。”

    早就把苏婉心这样的行为,定义成了一种别具一格的撒娇方式,泠鸢在那抹放纵的笑意湮没在上扬的嘴角间后,将目光重新投向了那稀疏的阳光。

    “而且啊,鬼族在地下潜匿了那么久,也该是时候出去,晒一晒太阳了。”

    至于凤凰么……

    身为百鸟之灵,生命中却要不断的经历毁灭和重生,那么,拥有神之力,却被人的情感束缚着的你,究竟能将这彤雨燃烧出怎样璀璨的光芒?

    我,可是很期待的呢。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