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再世之母仪天下

热门小说

第二卷 桃花碎雨,杀意暗伏  第三十四章 亦假亦真

章节字数:2564  更新时间:16-05-08 13:0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不知?”黑袍男子不以为然,他不疾不徐的站起身朝欧阳宸走来,“那我便直接一些问吧,你的大师兄,也就是宋盛空,究竟是怎么死的?”

    “被九幽冥蝶暗算后,在与楚军的缠斗中力竭战死,我想要援救却是晚了一步。”

    欧阳宸的话音因唇间的伤口而稍显含混,但至少乍一听来是坦然无惧的。

    “是吗?”黑袍男子俯视着抬眼望向自己的欧阳宸,连他握剑之手的那些许颤抖都收进了眼底,“但据我所知,宋盛空虽然为九幽冥蝶的骨爪所伤,又被乱箭穿身巨石轰撞,然最初的致命一击却是刺穿心脏的那一剑,而华藏宗素来宣称以慈悲为怀,就算要杀人,也断不会采用这么直接的方式,那么在临安城一役中,有能力以剑招给宋盛空致命一击的,怕是只有你了吧?”

    每一个字都是在合理不过仿佛亲临现场一般,欧阳宸每听一个字瞳孔都难以抑制的收缩一分,他只得低下头把视线藏进阴影里,强行压抑住内心的慌乱,硬生生的从喉间挤出似乎是惊惶失措的字句。

    “师父……师父所言极是,然而,宋盛空师兄确实不是为我所杀。”

    “真是这样么?那你可否告知于我,天仰率舰队攻城时你在何处?”对欧阳宸信誓旦旦的态度报以一声嗤笑,黑袍男子微侧过脸用余光瞥了瞥身后的人,“天仰,你说说。”

    “是,师父,”柳天仰星目微敛,表情平淡像在叙说一件与己无关的事,“我与三师弟共同率舰队自涟水城出发,却在距临安城尚有二十余海里时,便不见了他的身影,而直到我为华藏宗所败,他都没有再出现过,至于他去干了什么,我就不好妄加猜测了。”

    柳天仰每说一句,欧阳宸都能听到愈发加快的心跳声,犹如催命的丧钟般狠狠的撞击在耳膜,然而欧阳宸那双被刘海遮住的眼睛里,却没有显露出丝毫阴谋败露的无措和灰败,有的反而是难以言说的委屈和愤怒。

    那样的姿态,就好像他是真的被柳天仰诬陷了一般。

    不过这也不难理解:在望天楼门规中,同门相残若是伤了性命的话,毫无疑问是要被处以极刑的,也就是说,假设欧阳宸此时因架不住掌门的质问,而承认了杀害宋盛空的事实,那等待他的将会是死路一条,相反若是死扛到底反而有一丝生机。

    所以就算已经浑身上下都是破绽,只要掌门不彻底掀牌,他欧阳宸也必须硬着头皮装下去。

    “我说过了,那时我赶去城中支援宋盛空师兄了,却因晚到一步致使其丧命于敌手,师父若定要治我的罪,我也只会承认援救不力而已。”

    “那可有什么,能当你是援助而非偷袭的佐证吗?”

    黑袍男子语调轻快,然而那声音在此时的欧阳宸听来,却宛如冰川倾覆。

    “没有……”欧阳宸握紧了拳,望向黑袍男子时眼神坦坦荡荡,“师父若执意认为我信口雌黄,那便请一剑杀了我吧。”

    说着,欧阳宸几乎是没有瞬间迟疑的抽出了剑,并端着它单膝跪落在了黑袍男子的面前。

    “既然如此,那我便成全你……”虽是这样说着,黑袍男子接过剑却没有立即动手,而是借着剑上的清光细细的端详了一阵,“这剑倒是不错,看着不甚精锐实则暗藏锋芒,不知宋盛空被其穿胸透腹之时,可曾惊讶或是茫然过?”

    听见有笑声自黑袍男子的唇边溢出,欧阳宸缓缓抬起眼来,正看到其看似随意将反握着剑的手举起,并像是对着柳天仰发出了一个类似“嗯”的鼻音。

    “此人犯我望天楼大忌,袭杀同门罪不容诛,手刃了他,你便有了清贼剿逆之功,而这首席之位也当非你莫属了。”

    ——三秒。

    这是柳天仰从接到掌门的命令,到走过去执起剑之间所用来犹豫的时间。

    第一秒他证实了一个猜想,那就是掌门今日唱这么一出戏,不只是要试探欧阳宸,更是要考验他柳天仰,而这考验应当包括两项,其一是他对掌门是否绝对忠诚,其二则是他是否存了对首席之位的垂涎之心。

    第二秒他梳理了一下其实早就了然于胸的事件脉络,他想宋盛空十有八九确实为欧阳宸所害,而欧阳宸恐怕是准备咬紧牙关一赖到底了,毕竟一旦承认那可就死罪难免了,然而他却是猜不透掌门究竟是何心思,是真要杀了欧阳宸,还是仅仅是在故弄玄虚装腔作势?

    第三秒则被他用来思考该如何应对这所谓的“考验”,首先不论掌门是否真的要灭了欧阳宸,他都必须要坚决的执行其口头上的命令,只是在行动上,他不能对首席之位显露出丝毫的觊觎——说白了,就是他即便真有借此机会除掉欧阳宸的想法,也绝不能表现出来。

    最后他得出了这样的结论,既然掌门在演欧阳宸也在演,那他不如就跟着一起演吧,演什么呢?就演一个在掌门之令与同门之谊间进退两难,最后只得挥泪断义的二师兄好了。

    至于是否假戏真做,那便取决于掌门自己了。

    “师弟,得罪了。”

    在黑袍男子无波无澜的视线中,柳天仰像是要掩饰紧张的情绪般冷笑了一下,接下剑的动作带着三分的果决,七分的踌躇,还有那么一星半点的战战兢兢。

    他不惯于使剑,再加上左胳膊和右胳膊都在颤抖,导致他即使双手紧握剑柄,歪歪扭扭的剑身也显不出一点入室弟子该有的高深修为。

    “师兄,你当真要杀了我?你当真……下得去手?”

    欧阳宸跪在那里,刘海仿佛在不经意间被掠开了,直直望向柳天仰的眼瞳中,竟是泄露出了若有似无的乞求之色。

    “下不去手又如何?”

    像是不忍心见欧阳宸哀默的神情,柳天仰将剑抵上其颈间后,迈着沉甸甸的步子绕到他的背后,而他虽然是一副端正而漠然的口吻,朗星般英亮的瞳中却像是蒙上了灰般黯淡了一层。

    “望天楼中,素来以掌门之令为尊,何况师父于我有传道授业之恩,待我可谓如君如父,这等恩情尚且难报,我又怎能妄自违逆于他?”

    “你与师父有情,难道与我便没有情了吗?”近似歇斯底里的打断了柳天仰,欧阳宸深吸了一口气,沉缓下来的语调中流转着怀念的情愫,“我还记得,师兄你是早我三年入的望天楼吧,那时我初学乍练,对这修行之路一窍不通,是你助我将入门心法融会贯通从而打牢了根基,我唤你做师兄,其中那个兄字,从来都是真真切切不含一丝虚情假意的。”

    “那你既知我是你的师兄,宋盛空难道就不是你的师兄了吗?”柳天仰咬牙斥责道,那样的姿态,倒真像是兄长见着弟弟误入歧途后的恨铁不成钢款,“那时我没料到你竟会变成这样,为了区区一个首席之位,竟对亲如手足的师兄痛下杀手,并且阴谋败露之后仍旧不知悔改,若我有先见之明,定会早早的引你走火入魔,也省得为我望天楼留下这么一个祸害。”

    “我说过了,宋盛空师兄是死于楚军及九幽冥蝶之手。”

    似乎是因对方还在不断给他施加冤狱而感到心灰意冷,欧阳宸干脆不再去看柳天仰,抬起头望向屋顶摆出了听天由命状。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柳天仰想对方要表达的,无外乎就是这么个意思。

    “师兄若是执意让我死不瞑目,那便请动手吧,我……只求一个痛快。”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