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再世之母仪天下

热门小说

第二卷 桃花碎雨,杀意暗伏  第三十八章 将计就计

章节字数:2658  更新时间:16-05-12 12:2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东海之滨的夜晚并没有什么特色,不过由于临安城是此次冲突的中心,和涟水城仅隔了一条赤海道,因此望天楼在这非常时期加强了戒备,于是除了摇曳沉浮的渔家灯火外,你还能听到战舰往来的猎猎帆声。

    不过,有一样东西却是望天楼坐镇东海之滨后,自始至终都未曾改变的。

    不论从东海之滨的每个角落,你都能看到那直通云天的雄伟高塔,入夜后,望天楼上渐次亮起的灯光,会沿着塔身盘绕而上勾勒出游龙之姿,远远望去,就仿佛那龙要直飞向广袤无垠的苍穹。

    而此时,正有两道流光自高空划过,金红光芒宛如蛟龙出渊,清白光芒好似化雨成烟,一前一后,在飞跃过七重云海后,最终于接近望天楼顶层的位置稳稳落定。

    “师父,祈年殿的使者到了。”

    这是在进到望天楼的正殿之后,柳天仰开口说的第一句话,他这平稳而冷肃的话音甫一落定,便有泛着寒凉的寂静宛若无声亦无形的阴云,环绕着慕景霁围成了一座密不透风的牢笼。

    而那端坐于高位的黑袍男子,却像是没有注意到这一切似的,只是旁若无人的做闭目养神状,任由两人在那儿站了足足有半个时辰,这才抬起眼稍稍的投来了一抹余光。

    “祈年殿?”

    “不错,正是祈年殿,”见对方尽是目中无人的轻慢之色,慕景霁却是气定神闲的踏前一步,扇交右手后略一躬身道,“祈年殿入室弟子慕景霁,正是为与望天楼结立盟好而来。”

    “结立盟好?”视线淡漠的从那皎皎明明的身影上扫过,黑袍男子的脸上是显而易见的不屑与蔑然,“我望天楼何时竟入得了祈年殿的法眼了?莫不是祈年殿想以结盟为诱饵,利用望天楼牵制住华藏宗,等我们两败俱伤后再来个渔翁得利?”

    闻听此言,立于一旁的柳天仰不禁微微变了脸色,要知道,像祈年殿和望天楼这种各据一方的大门大派,就算双方彼此间恨之入骨,也至少会保持表面上的笑脸相迎,哪怕真到了撕破脸皮的地步,也断断不会把话讲得如此露骨。

    这一点连他柳天仰都明白,那么掌门也不可能不明白,所以他猜不透掌门此举究竟是何用意。

    “看来望天楼上下,都对我们祈年殿成见颇深啊,”纸扇轻摇间清风徐徐,慕景霁并未气恼于对方的无礼之言,于殿中闲庭信步的姿态,倒像是在观鱼赏花般优雅而从容,“掌门就不怕因此贻误了战机?”

    “战机?这我倒是没看出来……”

    黑袍男子说话间缓缓地抬手,似是百无聊赖的取过面前桌上的一幅画卷甄赏起来,那画上绘着一条繁华的长街,街巷间人来人往,商铺瓦肆宛如棋局般星罗排布,仿佛隔着画,都能感受到那车水马龙的喧闹图景。

    “嘛,那是因为掌门没有给我机会把话说完……”

    慕景霁嘴上说得谦谨,然而或许是他本人的气质太过温润如玉的缘故,使得他在面对着宛如枭一般的男子时,非但不急不迫,反而还带着份春风拂柳的洒脱和淡然。

    “要说这祈年殿和望天楼,尽管一打起来便有尸沉东海血染长空之势,然而我们打归打,却从来都是正面对决棋逢对手,而不像此番的华藏宗,竟在你我两家的眼皮底下暗渡陈仓趁乱捡陋,想必这等行径也为掌门所不齿,欲图除之而后快吧?”

    ——虽说望天楼掌门并不是拘于礼节之人,也不会因对方不怯不恭的态度就把他戳几个透明窟窿,然而他却像是被打搅了欣赏画作的闲情雅致般,兴味索然又很是不耐的咂了咂嘴。

    “如你所言,我是打算除华藏宗而后快,但和祈年殿联手,却是想都没想过。”

    “照此看来,”微微凝蹙了眉心,慕景霁语调依旧平和,就像是风抚过稻田金色的麦尖,“掌门是不愿与我祈年殿合作了?”

    “你可以回去告诉阮明国师,就说望天楼掌门新近参悟了一招气吞山河,不知他可愿来通天之城指点一二。”

    把那浮生百态图重新卷起,黑袍男子漫不经心的抬起头来,语调就像是在向老友发出一个在平常不过的邀约,然而那话语间的内容,却已是激流汹涌锋芒毕露。

    ——气吞山河。

    听到这记真使出来,亦和字面意思同样气势澎湃的招式名称,旁观的柳天仰虽然装得若无其事,但内心却是惊疑更甚,因为这里的“气吞山河”显然别有深意——烨国江山一统,盛世繁昌,国富民强,这大好河山又岂容他人来吞噬?

    而柳天仰能听出的弦外之音,之于慕景霁自然也不会是对牛弹琴——话到了这个份上已是多说无益,慕景霁衣袖轻挥起身告辞。

    “既是如此,我已了解掌门的意思,那么事不宜迟,我这就回祈年殿向师傅传达掌门之意。”

    “天仰,送客。”

    转身的刹那眸间闪过一缕若有所思的光,慕景霁即便是怫然而去的背影,也带着烟柳画云的卓然气度,而在送走了他再度回到殿中时,柳天仰恰好赶上奉茶的小弟子端着杯杯盏盏跨门而入,于是在接过茶盏后,他便挥了挥手将其唤退。

    “恕我眼拙,未能看出师傅此举是何用意?”

    把茶具置于矮几之上,柳天仰将色泽淡得近乎透明的茶水斟满了一杯,看着因瓷杯本身的颜色而被映得深红的液面,似有不解的道。

    “连你都没看出来,那便证明此计至少成功了一半。”

    黑袍男子轻握杯扣,端起那杯尚有固体物在缓缓沉淀的清茶,一边往还略微发烫的茶水间吹了口气,一边用手指不着痕迹的抹过茶杯的边沿。

    “我欲将那些十年前肃清南海时的漏网之鱼斩草除根,然而经过十年前的那次清剿,这些小门小派,恐怕会愈发的小心谨慎不露马脚吧……”

    “师傅的意思……”柳天仰端着壶的手略一顿,而后似有所悟的道出了师傅未曾明说的本意,“是说祈年殿来此的目地本就不是与我望天楼结盟,而是假借和谈之名,暗中与那些小门小派取得联络,意图制造内乱以牵制住望天楼,于是师傅便将计就计,彻底灭了祈年殿同望天楼结盟的念头,于是那些小门小派,在有了祈年殿入室弟子的支持后,便等于是吃了定心丸,行动起来必定是更加的明目张胆有恃无恐,届时,师弟便可将他们一网打尽了。”

    没有回答。

    黑袍男子端起凉了许多的清茶抿了一口,深不见底的瞳中是阴郁沉寂,森冷肃杀之色。

    一如屋外,那黑得窒息的夜空。

    而在同一片夜色下,清澹暗波的海面之上,慕景霁正以茜草舒展的纸扇摇散着一船的星辉,正是夜深露重之时,那被海风拂至衣襟间的丝丝水线,一面编织出了一张潮湿而绵密的网,一面带来了清冷而微显萧瑟的寒意。

    不知怎的,慕景霁又想起了白日里的那个女孩子,是的,柳天仰杀了她已然病入膏肓的母亲,却用这样一道血淋淋的伤痕,令她在一瞬间完成了成长,这样的方式,或许在强者生存的狼群之中是天经地义,但在慕景霁看来却是太过残酷了一些。

    毕竟人和狼,终归是不一样的。

    就比如说他慕景霁,自始至终都怀揣着一颗温柔而怜悯的心,而且他也坚信着,这份每个人都与生俱来的温柔,可以在这世间的每一寸土地上,都创造出一个没有战争,没有纷扰,所有人和平生活的理想国度。

    就如同烨国一样。

    风起水月之间,让沁人脾骨的凉意传遍了这静谧无边的海面,也将慕景霁指间捻起的那封书信轻摇出了沥沥的声响。

    ——那么这凌仙门,会是这东海之滨的第一片“理想国度”吗?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