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再世之母仪天下

热门小说

第二卷 桃花碎雨,杀意暗伏  第四十章 以狼之名

章节字数:2376  更新时间:16-05-14 12:2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言未尽,他已将拂尘调转向下挥去,而拂尘的前端堪堪触及到染血的土壤,上面的白光便从地底牵引了更多的白光,这些白光像是逐日的蝗群,又宛如扑火的飞蛾般汇聚成了极亮的一点。

    “仙门崩殂,生死难预,万籁皆寂,我心如一。”

    悲壮中带着一丝惨然的颂祷声中,那老者将已与地面连成一体的拂尘猛的抽出,顿时恍如树木被连根拔起一般,那白光顷刻间化作丝丝缕缕的无数细线散射了出去,所过之处,土地碎成块状,宛如巨石投入水面砸出的涟漪般,朝外层层叠叠的推涌而去。

    此招来势甚猛,对于在场的望天楼弟子来说,要挡下它绝非易事。

    当然,这“并不容易”只是针对那些个精英弟子来讲的,身为入室弟子的欧阳宸并不包括在内。

    或许那些小门小派,与望天楼等五大门派的差别也就在于此了——就像是乡镇的私塾和烨国的最高等学府国子监,你在国子监中花一年所学到的东西,在私塾中恐怕十年,二十年,甚至一辈子也难以学到,所以除非是天纵英才,否则学习环境所造成的差距是断难弥补的。

    而这世间的天纵英才,又哪有那么多呢?

    “啸风诀。”

    欧阳宸抽剑出鞘,剑尖上撩起的剧烈风旋霎时间就将整柄剑,乃至他整个人都包裹其中,只见他急掠而出,带起的烈风像是长枪疾刺般,在如波纹般开裂的地表冲出了一条涌动的轨迹。

    傲啸若风,倏忽即至。

    眼看欧阳宸已挥剑斩至近前,那老者全身都放出了浩大而威严的气息——他挥动拂尘,朝欧阳宸使出了这最后,也是汇集了他全力的一击,与此同时,他的身体也随着拂尘上越来越亮的光芒,变得如玉石般剔透了起来。

    就如同这老者的生命般,到了最后反而最是灿烂。

    然后只听轰的一声巨响,两人的交锋处只剩下了白光翻卷着被风撕成碎片,以及收剑入鞘刘海微扬的欧阳宸,至于那老者呢,也不知是形神俱灭了,还是被这飓风撕扯的连渣都不剩了。

    不过,总而言之是死了——掌门已死,凌仙门也就树倒猢狲散了。

    “全都杀光,投降的也一个都不留。”

    语调不起波澜宛如在指派再平常不过的任务,欧阳宸在众弟子再度得令而去后,兀自沿着这狼藉的战场走动起来,逡巡至半圈时,他注意到一座塌了一半的仓库下,传来了像是有人藏于其间的动静。

    果然是个人。

    剑带着呼啸的气流倏地一挥,便将那仓库残骸上的破砖烂瓦悉数扫去,欧阳宸正要往那处倾塌了半壁的矮墙看去,却见一抹寒光挟尖利的破空声急促扑来,凭借多年累积的战斗经验,他本能的抬起剑斜向上一撩,随后身旁不远处便传来了金属的坠地之声。

    这种程度的偷袭,想伤到他纯属天方夜谭。

    这样想着他错步上前,在对方因攻击被挡下而愣神的刹那,狠狠的在其膝弯处踢了一脚,致使其失去平衡跪跌在了地上。

    “你也是凌仙门的吧?你师傅已经死了,你也已经无路可逃了。”

    用剑将对方身上那袭与仙门同色,却已然破破烂烂的道袍又割了条口子,欧阳宸居高临下似笑非笑的姿态,带着胜利者的炫耀和自得,以及对败者的不屑一顾。

    然而那名被迫跪在其面前的青年,却只是用盈满了仇恨与愤怒的眼神死死的剜向他,就像是要将他硬生生扯裂似的。

    “怎么不说话,你师傅被我亲手所杀,按理来说,这时候的你,应该歇斯底里的奋起抵抗啊,或者低声下气的摇尾乞怜,乞求我放你一条生路才对。”

    欧阳宸兴高采烈的说着,然而很期待对方大惊失色的他,却只从那处变不惊的神色间读出了两个字。

    ——鄙夷。

    而面对这挑衅一样的神色,欧阳宸却没有显露出丝毫的恼怒之意,反而自嘲似的笑了笑,因为他突然就想起了十年前的自己,或者说,和这青年一样,开始有些鄙夷起十年前的自己来了。

    因为十年前的欧阳宸,的的确确是逊透了啊。

    他想如果是十年前的自己,当场被那黑袍男子从密室中揪出来的话,就算不会去低三下四的求得一条生路,也一定没有勇气像这名青年一样,用淡漠得藐视生死的口吻,同能在瞬间要了自己命的人这般讲话。

    “哼,你以为你是谁?”

    ——如果硬要打个比方,眼前这青年大概就像是一面镜子吧,轻而易举的就照出了他丑陋和肮脏的一面,即使自己处在胜利者的位置,即使自己能弹指间令他生不如死,和他面对面站着的时候,自己却依旧显得那么的卑劣不堪。

    所以欧阳宸突然很想毁掉青年的这份镇定,毕竟人啊,就是这样的一种生物,当他们本身受着痛苦煎熬着时,总是会希望有人能够比他更加的痛苦呢。

    “我是谁不重要,但要是我说,是你害死了你的师傅,你会怎样想呢?”

    欧阳宸不紧不慢的说出这话时,瞥见了青年的眼神有一刹那的破碎,于是便逞心如意的笑了起来。

    “怎么,不相信?”欧阳宸说着,表情因兴奋而有少许扭曲,“这南际峰地处南海偏远之地,我起初还真没想到,你们凌仙门居然躲到这犄角旮旯来了,不过幸好是你啊,从祈年殿的密使那接收了信笺,你应该猜得到的,自从慕景霁进了涟水城后,掌门便派专人监视祈年殿的使团了,所以我倒要感谢你替望天楼带路了。”

    “你胡说,师傅,师傅怎么可能是被我害死的。”

    想到那老者刚刚尸骨无存的惨死之状,青年的镇定顷刻间分崩离析,内心狂怒的情绪化作了冲天的烈火,他嘶吼着,不顾一切的朝欧阳宸冲了过去,仿佛就算是死,也要和他同归于尽将他撕成碎片。

    不过他终究还是没能伤到欧阳宸一丝一毫。

    “那么,你就自己去问他吧。”

    剑出鞘的清光未消便又还入鞘内,只不过在收剑途中却是血溅五步,看着被拦腰杀死的青年颓然倒地,欧阳宸终于像是松了口气般笑了出来。

    ——斩草除根。

    血洗踏澜庄时,黑袍男子并没有杀死欧阳宸,现如今的欧阳宸,已经为了复仇在望天楼卧薪尝胆了十年之久。

    因此欧阳宸,不会犯和他同样的错误。

    或许有人会问了,他欧阳宸杀了那么多人就不会感到后悔或歉疚吗,自然是会的,而这也是他会杀了那青年的另一个原因——刚刚说过了,这青年生死无惧的姿态,就像是镜子一般,把十年前的那个自己铺陈在了他的面前,而他现在变成了这个样子,他担心自己会后悔,也担心自己会歉疚,所以他必须将一切,有可能让他产生这类情感的东西彻底抹杀。

    因为欧阳宸是一只狼,一只誓将要成为狼王的狼,他仅有的一个信念便是复仇,复仇,再复仇。

    别的,都不需要。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