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章节字数:4694  更新时间:16-11-26 20:5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四章

    直到回到家里,关上门的那一刻,云凝都大气不敢出,‘乖巧’的靠在云殇怀里不敢动弹,同样的,一路上云殇也都没有说话,云凝知道他生自己的气,因为明明靠在温暖的身体旁边,却像贴着寒冰一样,让人发冷。

    “哥,我不是故意的”刚进屋,云殇把云凝放在床上转身就要走,云凝赶紧拉住他。

    再也忍不住,云殇回头,两手狠狠抓住云凝的两臂“我说让你不要乱跑没有?我说过多少次叫你不要乱跑?!”

    面对着满脸怒气的云殇,云凝又怕,两臂被他捏的又痛,眼泪忍不住又淌下来。

    “我只是,只是担心你这么晚还没回来,会有危险”云凝小声说。

    “我一向都不可能定时回来的,你不是第一天知道,就算我真有危险,你以为别说救不了我,到时候只能给我添乱这么点道理你16岁了不明白?”云殇没有因此而感动,反而更生气。

    “而且我一个人有点害怕,我……”

    “怕什么?屋里你反锁着门,周围但凡认识我的人没几个敢找死过来撬门伤害你,你怕什么?就算不是一个人,可是你看不见有什么差别……”虽然很快收声,但是云殇还是说出了让云凝难过的话,一时间,两人都没有再说什么。

    云殇不是轻易会道歉的人,即便是对云凝,难道她都不知道自己当时看到她那个衣不蔽体的样子有多气愤,担心?

    “我知道了,下次不会了,对不起,哥。”云凝突然不想再解释什么了,自己已经是累赘对于哥哥,为什么就不能听话一点,为什么总是要去自作聪明,可是,如果连自己的想法都不能有,难道真的只能做一个瞎了眼没有自主思维的布娃娃吗?

    “要是那老混蛋回来看到你,我不在,你明白吗?这世上相依为命的只有我和你两个人,我要为我们两个人的生活去打拼的,哥,”云上听着云凝的道歉,看着她低垂下的头,不忍再说太重的话,怒气平息自己的气愤,放松放在她身上的手,语重心长的对她说,“哥真的没有那么多精力了”抬起手拨了拨云凝头上落下的一撮凌乱的发丝。

    “这是”看到云凝床边上的一个蛋糕盒,云殇一愣。

    “今天不是歌的生日吗?”云凝手一点点摸索到盒子上。

    自从母亲走后,自己早就忘了生日这种东西,对他来说这太奢侈的日子。看着手臂被自己刚才激动捏的发红的云凝,云殇除了惊讶,是恍然大悟,为什么今天云凝第一次这么不听自己的话,为什么要出门找自己,只是为了给自己过生日吗?

    “学校发了奖学金,我又是第一名呢”云凝努力想笑的好看点,但是心里真的是很委屈,“是楼下的婆婆带我去买的,知道你不喜欢吃奶油,要的芝士的,我没有乱花钱,世家很小的店,我……”不争气的眼泪还是从眼眶涌出来,不想再让云殇心烦,云凝赶紧掏出纸巾擦拭,“对不起,对不起,哥”

    心里一动,云殇上前把还在瑟瑟发抖的女孩抱住,一边亲吻着她的发丝,一边用手摩挲她的后背来安慰她。

    “小凝,你没错,是哥不好,太武断了。”云殇把哭泣却死命忍住,因为担心自己生气的女孩拉到怀里紧紧抱住。最心疼的人的泪水足以经得起这句道歉。

    “哥,我以后不会给你添乱了”

    “不是你的错,哥哥只是怕你受伤,哪怕是一点,我都不能忍受”前半句话是安慰,后半句话云殇说给的是自己。

    “哥”

    “你跟哥说实话,今天那人”云殇还是不相信迟峰。

    “哥,他真的不是坏人,确实是他及时救了我,才没让我被,被……”

    “是吗”

    “真的多亏他,要不然那群人,我真的不敢想会发生什么”云凝想起来那几个人曾经在自己身上留连过的手,本能的感到耻辱,两手不自主的环起自己的身体。

    “好了,哥不问了”看着她的动作,知道再问她只会让她更难受,云殇决定自己去查。

    “这是你自己做的”不想再让她难受,云殇赶紧转移话题,从桌子上拿起那个小小的蛋糕盒,打开,发现蛋糕做得不是那么精致,诚实的评价,还真是挺难看的。

    “真的很难看吗?我以为我试着能做的。”云凝以为云殇是嫌自己做得不好。

    “很好看,我妹妹手真巧”云殇知道,一个看不见的人,要自己完成一个生日蛋糕会多难,这份心意超过世界上做得最美的蛋糕。没有抹匀的黄油,水果乱七八糟的扑在小小的蛋糕上,也能看出来她既知道自己不喜欢吃奶油,但是又不愿意让生日蛋糕太寒酸,想给自己多弄点福利似的,蛋糕上的装饰几乎堆成山。云殇淡笑着,带着宠溺和感动,看着这个小小的牙黄色不规则多边形,仿佛可以看到她在桌子旁边,笨手笨脚的转着转盘,拿着刀手忙脚乱的对着蛋糕在制作。

    “真的?“云凝害羞的笑了,刚才的不快乐好像一扫而光,”那我们快点点蜡烛,这可是哥你17岁的生日,一定要好好许愿”说着云凝把手向一旁的柜子上的抽屉伸过去。在云殇手的牵引下,一支支插好,点上,感觉到扑面的热气,生日蜡烛的果香味道的烟。

    云凝拉着云殇的手,唱着老掉牙的生日歌,而云殇就一直这么望着她,真想告诉上苍,她的笑容自己真的愿意拿一切交换,却也没能错过云凝一闪而过失望的样子,她也想看到这片蜡烛的光亮吧。可是很快云凝又笑嘻嘻的唱起来,尽管那双眼睛灰蒙蒙的没有一丝光彩,但还是努力想把欢乐带给自己,努力隐藏自己的渴望,每当这时候云殇就更坚定了要给云凝只好双眼的打算,他希望这双眼睛能有自己,有亮光,有真的快乐。

    两个小兄妹就这样呆在几平米的小屋里,互相喂着那个小小,丑丑,却甜蜜的生日蛋糕。

    而人家那边甜蜜蜜的过生日,迟峰这边真是。刚进门,就听见吵架声音。迟峰赶紧换鞋想进去看。陈阿姨正站在客厅门口,左右为难的样子,迟峰走过去拍了一下她,还没说话,陈阿姨仿佛是等了自己好久的样子,一脸你终于回来了。

    迟峰刚想开口,就被那双家务过重的起满老茧的手捂住嘴巴带到楼梯边“小祖宗,你去哪了,你爸回来了,看不到你,正和你妈吵架呢,你先回房间,你爸现在正火。”

    迟峰听了,脸色一沉,站着不动,陈阿姨想推他上楼,谁知道迟峰就跟脚上灌了水泥动也不动一下。

    正想再劝劝,没想到迟峰拔起腿来就朝客厅走过去,陈阿姨拦不住,只能在干着急。

    “你说你回来怎么就没一句好话,小峰晚点回来怎么了”凌月梅虽然有点担心,但是自己丈夫难得回家一趟,连句窝心的话都没说就开始埋怨自己。

    “你作为一个母亲,孩子回来晚你还能这么淡定”

    “普通这个年龄的孩子你见过有几个像小峰这样的,,那么大的男孩子每天被管的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姑娘”

    “爸”迟峰的话打断了父母。

    “你还知道回来,我说过下学就回家,不许乱跑,你去哪了,知不知道父母”

    “我错了,爸是我的错,跟妈妈无关。”

    “自己错了还振振有词,父母之间说话,还轮不到你管”

    “小峰有什么错,别的小孩像他这个年龄哪都能去,小峰呢,从小在家最多,不能去外面玩,不能晚回家,同学组织的活动不能去,人多的地方不能去”

    “那是为他好,你以后会明白”

    “我还真是想明白,你不让他下学乱跑,好,我当你是为了他好,虽然他都17岁了,还被当3岁小孩管着。那你给我解释啊,到底要这样多久才是个头,为什么别人问我他爸是谁他爸在在哪里我都不能说,你嫌我没管好儿子,他家长会你去过一次吗,我生病,我需要一个丈夫给我力量的时候你又在哪,在我身边的是小峰,你有什么权利骂我,又有什么资格骂他,你尽到过一个父亲丈夫的责任吗?”

    “妈,不是这样的”迟峰还想说什么。

    “小峰,上楼去,反省你自己的。”父亲赶紧阻止迟峰接下来的话,看向凌月梅欲言又止的样子,随后回身摆摆手示意迟峰不要再说。

    “不是什么,他需要反省什么,你说,我今天还就要问出个一二三,我这和没有丈夫有什么两样,小语不认识你,她以为他爸是死人你又知不知道,我们是你的家人,我也没有,两个孩子也从小到大连一张和你的合照都没有,你知道别人说过我什么,说我丈夫抛弃我们跟别人走了,说我守活寡,我恨他们,可是人家说的连我内心都觉得是事实,你还回来干嘛,这样当我这里是酒店你还不如不会来,还不如真的死了算了!”凌月梅泣不成声的大吼。

    “妈,你别这样说爸。”

    “如果真是这样,你就当我已经死了,你也许会好过很多,我只想看看你们好不好,如果我的来去让你这么难受,如果是你愿意的话,我不会再……”

    啪,凌月梅还没落下的愣愣的看着迟峰脸上很快就肿起来的一个五指印,这本该是应该打在男孩身后的男人身上的。

    “小峰,你没事吧?你过来干什么,不是让你回屋里!怎么这么不听话。”心疼的把迟峰拉过来,埋怨的说。

    “小峰?”凌月梅也吓了一跳,不敢相信突然迟峰会跑过来挡。

    “跟他道歉!”

    “我,我,这都是你错!”

    凌月梅虽然对丈夫做的事有埋怨,但是理智上一直支持丈夫,可情感上,自己真的受够了,看到迟峰脸上已经肿起来的指印,凌月梅是愧疚的,自己不是故意的,但丈夫……忍痛无视迟峰,头也不回的回了房间,留下沉默的迟峰,和眉头紧锁长声叹息的丈夫。

    “小峰,很疼吧”

    “还好,我可是男子汉,我妈的力气也就,嘶”想逞强,却发现一说话扯动腮帮的时候才感觉左脸疼得发麻。

    “小心点”

    “真的没事。”

    “谢谢你理解爸爸”

    “我也生气,生气总是见不到您,见一回,总是躲不过挨骂。”

    “那为什么……”

    “只从我看到墙壁夹层的……”

    “小峰!”父亲震惊的眼神看着迟峰,嘴唇颤抖的,但是紧张的努力压低声音。

    “我不会说,我还是什么都不知道,没看见,告诉您,是为了让您知道,我不是小孩子,我能明白,虽然我不知道您在做的到底是什么,但是我知道您是为了让我们好好过日子,不然,仅凭那个,恐怕妈要担惊受怕很久了。”迟峰真诚的目光对视着他。

    父亲最后还是没有说什么,但是看的出自己的理解让父亲松了一口气,那一瞬间迟峰觉得父亲那双眼睛透出的无奈和痛苦还有欣慰让自己很多年后再想起的时候都很庆幸自己当年没有不理智不清醒的口不择言说一些混账话伤害这个人。

    也直到很久之后迟峰才懂,到底是什么样的事让父亲都流露出这样心酸的表情。很遗憾当初没有打破沙锅问到底,替父亲分担一些,但是也知道说出来会更让他为难。

    和以前一样,父亲没有留多久就走了,母亲因为那天的吵架心情一直郁郁寡欢,对于那天的事母亲在父亲走后也不再多说什么,除了一次晚上突然在迟峰进卧室前小声说了一句,妈妈对不起你,声音很小,但是迟峰听得很真切。日子还是照常过,母亲还像原先一样叮嘱他们两个孩子吃饭,上学,还又雇了一个司机,专门送迟峰上下学,有什么事要发生迟峰不了解,但是突然这么做迟峰感觉是父亲安排的,其实母亲无论怎么抱怨生气,对父亲她还是信任的。

    要是换了迟峰还没认识云凝的时候,这种生活也过了十几年,没太大感觉,但是自从那天之后,迟峰心里总是挥之不去那双噙着泪水的双眼,因为惊吓而颤抖的薄唇。

    如果说那天路过是因为自己玩手机走错路,那么现在迟峰都会很刻意的让司机下学的时候绕过去。本来迟峰是想去她家找找,无奈那天虽然跟着人家回家,但是不敢跟的太近,只知道哪个单元,而且,不知道为什么,那天见过之后,再去周围看的时候,只好每天让司机在周围绕一绕,就这还是和司机叔叔软磨硬泡才得来了,因为老妈的命令自己一下学校门口司机叔叔就等着,放学哪里也别想去就得回家呆着。

    今天惯例迟峰又让司机开着车走那条街,其实也没有想能预见,可是有时候上天就是这么喜欢捉弄你,迟峰连续晃了五六天都没有的事,这几天都已经不期待奇迹了可是奇迹偏偏就“哎,那个,那个”迟峰百无聊赖的看着车窗外,这边的路修的真是坑人,都半个月了还是一堆垃圾放着,正当迟峰准备收回视线的时候,那个最想见的人出现在一栋楼的拐弯处。

    “停车”迟峰兴奋的拍打前面开车的司机叔叔。

    “小峰,你妈妈不让你乱跑,我们要赶紧回去”

    “我不乱跑,就是遇见个熟人,我就和她说两句话,求您了”迟峰急得要命,眼看那两个人就要拐弯走了。

    “这”毕竟是给人家打工,可是被个孩子这么求着,也为人父的中年司机只好停下车,还没嘱咐,后座的少年就像离玄的箭飞奔出车里。

    “哎,那个,那个”迟峰看着两个人在前面走,自己是撒开腿使劲追,就怕又错过,想叫人家名字,可是上次又没问,直接的哪个少年的名字,真不想叫他,但是眼看就要拐弯了,左思右想后“云殇!”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