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章节字数:4660  更新时间:16-11-29 20:0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迟峰没发觉自己的声音分贝直接响彻整个街道,路上的行人都闻声侧目看这个声音来源。不过速来就淡定的自己是不会因此而局促的,毕竟这样看起来更惹人注意。

    比迟峰更加镇定的云殇是完全不理会这些的。但是云凝,如果说迟峰对云凝的牵挂被他自己归于对弱者的一种善心来麻醉自己,那么对云凝来说,那个救自己脱离魔掌的人就是自己难以忘记的的童话故事里的英雄救美的王子一般,不能忘怀,相较于云殇的冷漠,云凝对这个声音的到来真的是惊喜万分。

    但是云殇却想不明白,为什么第一次见面就难以让自己喜欢的人,自己就这么容易对他的声音‘过敏’,居然只是听见叫自己,就能心生厌恶知道就是前几天那个不可一世想教育自己的少年。

    所以仅凭没有眼缘这一项,就足够给云殇一个充分无视的理由,拉着云凝想继续走。

    “怎么了”无奈云凝一把扯住自己,扭头看,云凝站在那里对着自己估计的后方那个少年站的位置惊喜又的笑着,不能装作再听不到了,只能明知故问。

    “是那个人,哥,听到没”那么惊喜的表情,就连那双无神的眼睛都好像泛起了光彩。

    不只听到了,还听得非常清楚,叫的快把房顶掀起来了,能听不到吗?云殇心里腹诽。

    还没等云殇想出来怎么能在不让云凝生气的前提下悄悄离开,牵动两兄妹各怀心思的那个人就这么越来越近,气喘吁吁的跑过来。“是,是,是你们啊,好,好好,好巧”迟峰兴奋的声音在云凝耳边响起,云凝之后依旧记得那欢快的音调,变声前的清澈夹杂着变声后的略带沙哑磁性的声音。

    一边说话,一边努力让自己气喜平缓起来,话是对着两个人说,可是迟峰的眼神出卖了他,云凝虽然看不到,但是脸颊却觉得有点热,好像被人看着,却不会不舒服,是他吗,他在看着我吗?云凝有点害羞,还有一丝丝不知道该如何说明的喜悦。

    “是你”云凝知道自己看不到,眼睛里不会透露出什么,可是还是有点不好意思的半低着头小声说。

    “你还,你还记得我?你听得出我是谁?”感觉女孩居然听得出自己是谁,迟峰很惊讶。

    “小凝”旁边的男生仿佛当迟峰是空气,拉着女孩就要走。

    “哥”女孩软糯糯的声音带着一丝撒娇和祈求,云殇没办法拒绝,只好把手插在兜里,扭头站在一旁。

    虽然对这人不爽但是迟峰也懒得多理他,面对女孩的时候马上又热络起来。

    “我找了你好几天呢”意识到自己这样有点奇怪,又赶忙改口“额,不是,我意思是说上次之后我挺担心你伤好了没,那个,就是……”迟峰真想抽自己两嘴巴,怎么又提那天的事,这对女孩子来说太不尊重了,“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就,就是单纯想,想关心下”。

    云凝听着男孩前言不搭后语的解释,虽然因此想起来那天的害怕,但是少年紧张的道歉,让云凝心里一点都不愿意怪他。

    但是一旁的云殇却恨不得把迟峰的脑袋踩地上碾过来碾过去,这人是傻逼吧。可是碍于云凝在,只能把这不满憋到肚子里面。

    “我没什么事了,上次没有好好谢谢你,没事,还好你帮了我,那天真的多亏你了”

    “啊”迟峰明知道女孩看不到,可是听到这些话,还是不好意思的晃了晃圆溜溜的脑袋,拿手无意识的摩挲着后脑勺“没事,没事,应该的么,这换谁都会伸出援手的,你别这么说”

    听着这跟愣头青一样的笨蛋才会说的话,云殇心里对这人的鄙视又加了一层,也许他忘记了自己跟人家也差不多大。

    “那个,额,那天你走的急,”说这话迟峰的语气带着点埋怨,斜眼瞟了旁边越来越不耐烦的人,就是故意说给你听的,迟峰心里得意的笑的欢,“我还不知道你名字呢。”终于在胡说八道了半天以后迟峰鼓足勇气问出了自己最想知道的问题。

    “小凝,不早了”终于把云殇的耐性磨光了,聊几句就够本了,还想知道名字,这是要没完没了的节奏,不行,从来就不喜欢除了自己以外的人接近云凝,一方面是因为那个人,还有,不,至少现在他还觉得是因为作为一个哥哥对妹妹的保护欲。

    “啊,可是”云凝正准备回答突然就被云殇拉着走。

    迟峰很诧异为什么那个人对自己有这么深的敌意,虽然在知道这个和自己一般大的男孩是女孩哥哥之前自己对他也是莫名的排斥,好吧,现在也很讨厌就是了。

    想走,我可不是那种那么容易就服输的人,看你横,还是我够缠人,迟峰想知道的一定会想方设法知道,不过还不至于不择手段,这是父亲曾经很多次告诫过自己的,迟峰一直都坚持这个原则,可惜,那个时候他还是自己的时候是这么想着的。迟峰觉得自己多少能理解一点从刚才这人就对自己的各种不爽,但是虽然说自己也是个妹控,不过这人给自己的感觉,怎么说呢,就好像自己的女朋友被搭讪一样,摇了摇头,该不会?

    “等下,那我先做个自我介绍,你好,我叫迟峰,说个名字不会耽误太多时间的是吧”

    后半句话,迟峰根本是咬着牙挑衅的看着云殇说的。

    “没错,但是对我们来说,真的是浪费了很多时间,谢谢你救了我妹妹,我们兄妹非常感谢,但是到此为止。”甩了迟峰一个冷漠的眼神,没有给云凝回答的时间,几乎是扯着她绕过迟峰想离开。

    “谢的这么勉强啊,这是对恩人的态度吗?”迟峰这会也不想再客气了,刚才是不愿意在云凝面前和这人吵,他却越来越过分,自己又不是他小弟,不是吃他那套拽样气的人。

    “既然是真心帮人,就不会讨要谢礼。”

    “你还真是对我敌意很深,你要真是不相信,我可以和你一起把上次那帮混蛋找出来,对峙一下。”

    “不需要”

    “是不需要,还是不敢,自己犯的错,让妹妹受牵连,别人帮忙还这种态度,你自己耍个性不要紧,连累了在乎的人都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吗?你对我这么介意,不就是因为你觉得她对你来说太重要吗?”

    “够了,你可以不管,我们没求你”

    “我想告诉他”

    云凝最不喜欢的是云殇这样,总是自己决定一切,从来不问自己是不是想这样,但是那个时候她还没有意识到这样的云殇比起之后要温柔的多。

    “小凝,我说该走了”

    “可是我想告诉他,我想谢谢他,没有他,我真的不知道会怎么样,我愿意求助,那个时候,我愿意向他求助,我愿意,我希望他能来救我,不是哥求人,是我自己,可以吗?!”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也可能是因为云殇根本没想过她会真的会不听自己的话,云凝挣脱开他,扭过身,对着正在后面咬着嘴各种不爽的迟峰。

    “迟峰”

    “啊”也是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迟峰刚骂到一半,此时被女孩点名的他正一脸懵逼的看着女孩。

    “你好”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很正式的介绍,因为看不到对方,没办法看着对方眼睛,可是还是想礼貌一些“我叫云凝,白云的云,凝望的凝,很高兴认识你”云凝有些紧张,因为第一次这么正式的去和一个男孩子介绍自己,还有第一次想自己做主认识一个人。

    “我,我,对,我是迟峰,那个,迟到的迟,山峰的峰”什么迟到,笨蛋啊,迟峰刚说完就后悔了“我也很高兴认识你”

    “小峰,该回去了,你妈妈打电话催了”并不想打断,但是接到频繁催促电话的司机大叔也只好过来扫兴了。

    “哎,知道了,知道了”迟峰皱着眉头示意司机闭嘴。

    可是老实巴交的中年人哪能明白这暗示,还是一个劲举着手机催促。

    虽然不太清楚,但是云凝听到面前迟峰和谁在说什么,是有什么事吗?“有事的话你快回去吧,我也要回家了”

    “真是不好意思,哎,我以后还能找你吗?”迟峰知道自己再不回去老妈一定得杀过来,但是好不容易见到,迟峰不想就这么说再见,不死心的问着下一次的可能。

    “我就住这一片,你知道我名字,可以来找我的,不过我可能周末才会回来,平时我要住校”

    “好,那我周末来找你玩”被司机拉着往车停的地方走,迟峰几乎是一步三回头的说完这句话。

    云凝开心于认识了迟峰,但是她看不到身后握紧拳头的少年,以及少年跟随在迟峰身上冰冷的目光。

    本来还以为刚才自己太过激动,哥哥一定生气了,但是一路上云殇还是和她有说有笑,云凝觉得自己一定是想多了。

    不是就想这么算了,只是不愿意把怒气发到云凝身上,送云凝回了学校的路上云殇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异样。

    夜晚笼罩下的上海,美丽,多彩,妖冶。蛇信子酒吧。一个40多岁贵妇样的女人再跟一个25,6岁的看起来像是老板样子的年轻女人撒泼叫骂“把小殇叫出来,少给我扯那些,我就要小殇陪我”

    “他今天要晚点才过来,我已经告诉您了,如果不愿等,那明天再过来好了”年轻女人用手搔搔头发,一脸习以为常的神情,只有在贵妇叫“小殇”的时候皱了皱眉。

    蓝琪很烦,也讨厌这些女人,不过这些愿意大把大把砸钱的客人,不到万不得已,是不能过分得罪。

    “白月,你跟她说”扶了扶额头,蓝琪不想和这不讲理的女人再纠缠下去,把她打发给领班。

    “蓝姐”一个服务生急冲冲的过来。

    “怎么了”刚坐下想喝点东西休息,看着紧张兮兮的男孩,蓝宁问。

    “那几个人又开始叫了,包房里有客人抱怨呢”

    “行了,我知道了,你去忙吧”

    “蓝姐,那我去了,哎,殇哥”一回头看见服务生吓了一跳,赶紧很狗腿的跟云殇打招呼。

    “你怎么才过来”云殇就跟没听见服务生的话,服务生一脸不知所措,,蓝琪挥挥手打发走了他。

    没理她,云殇提着包进了员工更衣室,蓝琪没办法,只好跟上去。

    “怎么了,谁又人你生气了”云殇没在意蓝宁跟进来,就这么对着她换衣服。

    比起一般男生,云殇皮肤要白的多,但是和那种奶油小生的排骨板不同,云殇有一身让女人心动的肌肉,健硕硬挺的胸肌,粗壮的臂膀一块块突起形状明显的肱二头肌,但却不是那种超级大块的肌肉棒子,一穿起衣服整个像充了气的气球。云殇属于那种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男生。

    蓝琪看着这样的少年,本来只是想抱怨下自己的工作,但看着看着,呼吸开始不平静,裙摆下的掩盖的幽谧已经泛起潮湿的粘黏,默默走上前,解开白色的上衣上的扣子,双臂穿过男孩腰侧,双手覆盖住那充满力量的胸膛,整个人贴在云殇背上,半露的酥胸抵在他赤裸的背肌缓慢扭动,让他感受到自己的企盼,整个更衣室的气氛开始淫靡起来,红唇轻轻印在上面,感受那强烈的男性气息。

    “什么事”女人的勾引没有让他多么激动,云殇一脸无聊的问。

    “你最会煞风景”佯怒的声音,却是更深的勾引,嫩白的指尖,灯光下泛着光的黑色指甲刮蹭着他的胸肌。

    一把抓住女人的手,从胸口用力拨开,云殇不会对女人温柔,除了云凝以外。

    蓝琪被着一闪,差点后仰跌倒,心里虽然不舒服,但是她知道再闹下去,自己不会有好果子吃。

    顺了顺气,蓝琪说“那几个人可能不行了,你去看看,别闹出人命”

    “放心,出了人命,也找不到你头上,是我的事。”一边换好衣服,把换下的衣服扔进柜子里,摔上门走出了更衣室。

    “殇!”只留下不甘心的女人在后面呼唤的声响。

    云殇走到酒吧最尽头的一个屋,拿出钥匙打开门,里面是酒吧的一些备用桌椅和其他的酒具,屋里面还有一个门,此时正从里面传出一声声哀嚎,沙哑,好像正在经历巨大的痛苦。

    打开门,里面的场景真可以说是惨不忍睹。

    房间里亮着不过10几瓦的灯,这里不比外面的屋好多少,可以说更乱,地上连地板都没铺,整个就是个毛坯房,其实这里是酒吧的自来水管道,潮湿,阴冷,平时没人过来。

    但是格格不入的是在地上靠墙躺着五个男人,下体都赤裸着,仔细看,每个人的双腿那根东西上都缠着一条东西,近看估计一般人真的受不了,那不是一般的绳子,而是刺藤,整个环绕在生殖器上,这还不止,这条刺藤从一个人上面又缠到另一个人上面,最后把五个人绑在一起,真真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五个人的手都被反绑着,嘴里塞着布团,疼的呜呜叫。

    几个人不知道被这样虐待了多久,精神都很恍惚,云殇进来半天,他们都没发现,眼神呆滞的看着前方。

    “唔”其中一个头发染成彩虹色的男人此时两只眼睛就要从眼眶里瞪出来了,顺着向下看去,一只手正捏着缠在他下体的刺藤狠狠往痛处摁,而正在行凶的人是一脸的扭曲的笑。

    “看见你老子,不会表示表示啊”云殇看着他的痛苦,笑的更开心,手上的劲使的更大。

    “这就受不了了?别眨眼,看看你们老大的下场,一定好好看着。”明明少年清新帅气的脸庞此刻在几个人眼里却如同一步步从地狱踩着枯骨堆砌的阶梯而来的修罗。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