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章节字数:4367  更新时间:16-12-02 22:5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最近云凝总是常常听这首歌,韩芸每次看到云凝坐在那里静静的笑着的时候,只要问她,得到的名字一定就是这个。

    其实这不是她第一次听这首歌,但却是最近刚喜欢上的,因为迟峰说这是他最喜欢的歌,只要听这首歌的时候,云凝就会想到那个夜晚,迟峰说起这首歌时握着自己的那双宽大的手突然收紧,有点温暖一点点痛的感觉。

    “你就这么喜欢这首歌?”

    “非常喜欢,喜欢的要命”男孩的声音突然激动起来,从胸腔发出的紧密的喘息让面对着他的女孩深深的被感染着。

    “为什么?这首歌有什么特别吗?”

    没有得到回应,男孩沉默着,如果不是手上被捏的有点疼,女孩以为男孩已经离开了。

    “对不起,你如果不方便说……”

    “十年,二十年,不管过多久,我都会找到你,走到你面前,告诉你,我是谁,等着这一刻”

    是这样的吗,这是不是算他对我的表白,女孩真想许愿,只要一次也好,让她看看这一刻男孩的脸,他的眼睛。

    “真是冤家路窄”迟峰没想到会看到这个一看到自己就好像斗牛一样的男孩。

    就这样迟峰又把苦逼的司机大叔一个人撂下,抢过钱包就跑。

    站在蛇信子门口,门外的侍应怎么也不让迟峰进去。

    “我已经说了很多次了,未成年人不可以进入,18岁以上才可以进。”虽然看到是迟峰这样的小屁孩,但是出于礼貌,侍应还是耐着性子说着职业话语。

    按理说迟峰的身高足以抵消年龄的界限了,毕竟快一米八的大个子,但因为那张娃娃脸,加上又穿着校服,说了半天又是说好话,又是塞钱,门卫都没放行。

    迟峰看着这个‘铁面无私’的胖男人有点想笑。

    “行吧,既然您这么坚守职责,我也不好让您为我破例,只不过刚才在我之前进去的男孩好像并不是成年啊?你说如果我举报你们这里让未满18岁的人进入,不知道你们老板得被罚多少钱,到时问起来,我恐怕得说实话,是你不一视同仁才招致我的不满进行报复行为,你看这个理由够不够我悄悄的进去,你没看见我,我也没来过,怎样,看门的叔叔。”迟峰说着冲那侍应晃了晃手里的手机。

    “你,你找打吧”侍应的表情有点僵硬,眼睛气的乱瞟,好像在思考,害怕什么。

    “哎,别生气,我就想进去玩玩,你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大家都轻松,哦,如果打了我您能消气让我进去,也可以,不过,这事可就越弄越大了,我无所谓,最多被家里骂,您不知道会不会丢了饭碗?”

    “唉,今天这天还不错,嗯”侍应脑袋左右看了看,确认周围没什么人经过,就开始自言自语,身体像门边侧了侧,走下台阶,“左面后院,把你校服脱了,就说你来搬东西,别给我乱说话,嗯哼”像是自言自语的走进迟峰耳边说了一句就回到门旁站好,仿佛迟峰是透明一样。

    迟峰很配合点了点头,快步走进拐角里面。

    “谁?”迟峰按那个胖子说的走到后面的一个铁门前,敲了敲,一个声音问道。

    “哦,搬东西的。”迟峰故意粗着嗓子回道。

    门从里面打开,一个年轻的穿着制服的侍应走出来。

    “在里面,快点”本来打算再问点什么,侍应的裤子里有声音想起,为了接电话,他没在盘问迟峰什么就放他进去。

    大概是以为迟峰来过,所以没跟着他。迟峰进来后发现,里面人不多,估计没到营业时间,只有角落里几个打瞌睡的侍应生。

    走了几圈,迟峰都尽量不引人注意的边躲边走,好在里面本来就昏暗,而且又是大白天,没开灯,显得更暗了,也给迟峰的走动增加了方便。

    在哪里呢?明明看着他走进来,我不可能看错的。迟峰走了好一大圈都没发现云殇的身影,最后走到尽头的一个和装潢浮夸的酒吧不太搭调的一个破门前,正想着又是个死胡同,准备往回走的时候……

    “殇哥,我错了,真的不敢了”殇哥?是云殇吗?

    “老爸,我哪里受得了这声哥,您可是我长辈,比我亲爹还亲的人,可是您怎么能这么对我呢,不是说我比你亲儿子都亲,我还想要谢谢你栽培我,您怎么,真是让我伤心。”云殇的声音。

    里面到底发生什么,迟峰很着急的想知道里面的情况,那个人到底在做什么。

    正想着该怎么样看里面的情况的迟峰发现旁边的窗户虽然不是透明的,但庆幸没有贴着东西,真是磨砂而已。迟峰手正插在兜里,突然摸到钥匙。

    在磨了半天以后,终于能透出点亮光,迟峰把眼睛贴到上面观察里面的情形。

    房间里有三个人,一个看起来大概50多岁的胖老男人被吊在半空中,一个烫着大波浪的穿着暴露的女人,因为背对着看不出年龄,不过看身材好像是个年轻女人,而云殇则站在一边面对着老男人拿着一根黑色的棒球棒,狠敲男子的腿部,老男人叫的跟杀猪一样,还一声声叫着比自己年龄至少小了有好几轮的云殇殇哥。

    “爸错了,爸错了,爸只是一是昏了头,没别的意思,你看在爸年纪这么大,昏了头,放过我,酒吧给你,你要是喜欢蓝琪,也给你,只要你放我走,啊,小殇,不,殇哥。”云殇好像听了什么天真的话一般,笑的男人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手里的铁棍意有所指的拨弄着男子的命根子,然后看着男子在自己的动作中像被人戏弄的猴子一样,惊恐的眼睛一刻也不敢离开自己手中的凶器,吓得冷汗直流。

    “你的酒吧我不稀罕,我他妈只要钱,你付钱,我给你卖命,我没多要什么,你敢找那帮蠢货动我的人,你是真的嫌命长吗?”老男人此时脸已经疼的发白,说话嘴都是颤抖的,老泪纵横可以说是,大鼻涕泡在鼻孔外随着带着哭腔的呼吸一会大一会小,好不可怜。最侮辱人的是他的衣服被拨到只剩内裤,松松垮垮的白肉挂在那里,像只待宰的大肥猪。

    “云殇!”受不了这种侮辱的刺激,老头气不过,“别忘了你的一切都是我给的,你以为你和着贱货的事老子不知道?你要是真敢把我怎么样,我要你和你妹妹好看!”

    “还有力气,看来我还孝敬的不够”没有被老头吓到,反而笑的更大声的云殇,“想收拾我,麻烦叔叔请几个够胆,够强的,不然,您是想多送我几个沙包练手”边说,边走到角落三个满脸是血,有一个眼睛似乎是受伤,一个鼻梁应该是被打断,还有一个脑袋上正在不停的留着血。一脚踏在挣扎着想起身的那个眼受伤人身上,嘲笑的看着吊在半空中的胖子。

    几天前。“谁打的,转过脸,我在问你话”云殇刚来到酒吧,看见正在吧台记账的蓝宁,奇怪的是今天这女人居然没有那么热情的扑过来不过云殇根本不会在乎这种事。但是看到在室内还戴着墨镜,云殇开始只是随手摘掉她的墨镜想使坏而已,可是却看到她眼眶紫黑一片,再仔细看,脖子上也有伤痕,嘴角上虽然被粉遮住些,但是还是看得出有淡淡的淤青。

    “没事”蓝琪不愿意让他看到自己这种样子。

    “随便”云殇没再多问。

    “等下”蓝琪却又叫住他,“上次动你妹妹的那几个人我在老头的电话上看到了”

    云殇停住回过头,诧异的看着她。

    “你自己看,这是他们联络的信息,我乘着老东西不注意偷出来的”说完从包里拿出一个黑色的手机。

    “放心,杀了你,我还真不敢,不过你那牛逼哄哄的老黄脸婆要是知道你在外面养了一堆女人,还亏空她公司的钱,不知道我亲爱的老爸被她扫地出门净身出户的时候,你那母老虎会不会给你留条内裤?啊?”

    抓到男人是在他另一个情妇那里,蓝琪偷出来的手机上还留着男人和情妇约好的见面时间,云殇不费吹灰之力就抓到了男人,而之所以那胖子没穿衣服并不是云殇恶趣味,他也不想脏了自己的眼,主要是进屋以后,富商正在和那个大波霸调情。

    因为是会情妇这种不光彩的事,富商并没有带什么保镖,而唯一贴身的助理直接当场就被云殇踢的晕死过去,当然就算带了恐怕在云殇这里也只能吃瘪。

    那天大半夜的伴着女人的尖叫,云殇直接拖着那头肥猪去了酒吧。

    “这些火辣辣的视频照片我会一张不落的传给我未见过面‘母亲大人’,儿子这么孝顺,老爸您一定要欣慰”云殇晃了晃之前去老男人的豪宅里拍下的裸照。

    “不要,云殇,我错了,我烂嘴,你别当真,求你了,那老女人会弄死我的,啊,儿子,云殇!”刚才还想抓住最后的王牌的男人这会就像泄了气的皮球,哭丧着一张老脸拼命乞求。

    不过现在云殇对他已经没有任何想要理会的兴趣。

    “怎么办,就这么锁着他?”蓝琪冲男人冷哼了一声,想着云殇为了云凝一定不会放过这老东西,但没想到效果这么好。

    “他老婆不是一直找私家侦探盯他?把这给那个三流侦探发过去”云殇把手机扔给蓝琪向门外走去。

    “是你?”一开门,云殇就看到站在门口的迟峰。

    迟峰看到云殇往外走本来打算离开,但是又觉得有必要和他聊一聊,也没害怕,就这么坦然的等在那里,反而惊讶的是云殇自己。

    “你是谁?快叫人过来,怎么会有人溜进来!”还没等云殇说什么,随着云殇后面出来的蓝琪先发难,很快听到声音,从走廊跑过来好几个人,看衣服都是酒吧里的侍应生,两个人一人抓住迟峰的一只胳膊往墙上撞,想把他控制住。本来以为迟峰看起来年龄不大,有文绉绉的样子,没想到身手很强,把正扭着自己胳膊的人直接踢到肚子上,用力挣脱开一边,另一边的人一看不好,想给迟峰一拳,迟峰看准机会一个回旋踢将想打自己的脑袋踢撞在墙上。

    还没等迟峰喘口气,一个黑影冲自己飞过来,迟峰赶紧出拳挡,可是没想到这不是向自己出手,而是打向自己后面拿着椅子举起正准备砸自己的侍应生。

    “殇,你干嘛?”蓝琪没想到云殇居然不是打那个陌生少年。

    “不关你的事,有话出去说。”说完云殇没看迟峰径自走了

    “云殇”迟峰追出去叫停前面的人。“为什么帮我”

    “你怎么回来这里”没有回答迟峰的话,云殇有点不爽的转过身质问道。

    “我看见你进来,担心会有什么事。”

    “我好像还不需要你担心的地步。”云殇不屑的嘲笑他。

    “这就是挣钱送她去那样的学校的方法?绑架勒索?”迟峰没有因为这样被激怒,反而有点同情这样的少年。

    “用不着那种怜悯的样子看我,我想送我妹妹去什么样的学校是我们的自由,轮不到你一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人管,别再跟踪我,再有下次和你动手的就不是那几个废物,还有,管好你的嘴,不要多事”云殇警告迟峰。

    “怕我告诉她?”

    “你想威胁我?”

    “不需要威胁你,我也不会再来,你说得对,我们只是陌生人,但是我关心她,不愿意让她失去唯一的依靠,不过看来我是杞人忧天,你的能力根本用不着我来担心,但是也别把云凝当白痴。”

    “站住”看迟峰扭头就要走,云殇赶忙叫住他,“那是什么意思?”

    “什么?”迟峰疑惑的看着他。

    “什么叫我不应该把云凝当白痴?”

    “她知道”迟峰正色

    “你已经……”

    “不需要我来说,你妹妹很聪明,她早就知道了”

    “你说谎!”云殇嘴唇颤动的样子让迟峰有点无措,她的知道让他这么害怕,原来他也会怕……

    “生了,生了,是个男娃”穿着补丁脏兮兮的棉衣头发蓬乱满脸黄褐斑的中年女人满手是血的从破败的烂土屋里冲出来,差点被门口的石头绊倒。

    几个男女蹲在门口听到这个消息,开心不得了,赶紧把女人围成一圈,叽叽喳喳的询问,其中的一个男人看起来和这几个满脸是晒伤红斑的人不同,虽然一样是破烂的棉衣,脸也其他人一样被黄土吹得很脏,但隐约看出是个很英俊气质很好的年轻男人。

    “袁青,恭喜你哈,有儿子了。”

    “你老婆厉害啊,这么快就给你生个小子。”

    大家有转头对着一个男人笑着七嘴八舌的道喜,只不过而和大家的高兴激动不同,男人的脸上也有笑容,是一种难以言说的诡异的微笑,好像事不关己,又好像兴奋异常。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