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章节字数:6749  更新时间:16-12-04 23:2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为什么不说实话。”一直默不作声的凌月梅这会才问迟峰。

    为了证明自己不认识云凝,迟峰从头到尾都没有看云凝一眼,直到校长跟云凝学校保证会严肃处理。因为时间不早了,为了不耽误学生的正常学习,校长让凌月梅先带迟峰回去。

    “妈,抱歉,让您为了我的事丢人了,还帮我去道歉。”迟峰满脸歉意的看着凌月梅,虽然自己是想把责任揽在自己身上,但间接伤害到母亲,他心里很自责。

    “小峰,你是我儿子。”

    “妈”

    “记住这个”凌月梅脸色复杂的对迟峰说,“那个孩子,你喜欢那个女孩子吧。”

    “这件事跟她无关,所以我不想让她因为我的原因受害。”

    “不能告诉我?”

    “妈,抱歉。”

    “你长大了,有秘密瞒着妈妈了。”凌月梅有点心疼又无奈拍拍迟峰因为紧张绷紧的肩背,“可是你要知道这种事一旦让别人知道你在学校的日子那会很不好过的。”

    “我决定那么说就已经有这个心理准备。”

    “不然这样,妈给你找个新学校,你转学吧,离开这些是非。”

    “妈,纸里包不住火,”迟峰努力想笑的轻松点,“而且这里有我的朋友,我不能这么走,而且我的家在这里。”

    “小峰”凌月梅知道,少年没说出口的,是舍不得那个女孩,她也不想再说什么让迟峰更难受,伸过手把迟峰揽进怀里,虽然知道他受了委屈,可是却只好尊重他的选择,

    “云凝”出了风韵,云凝拿着导盲杆自己一个人就往外走,云殇怎么叫,云凝都不理他,没办法,只能一边跟着她一边解释。

    “放手!”眼看着云凝就要闯红灯,云殇才强行把她拉住,云凝心里有气,看都不想看他一眼,突然被扯住手,也不想和他多说,只是很简短的两个字。

    “就算你生我的气,也不应该连自己的命都不顾!”

    “你威胁了迟峰什么?”云凝还是狠狠甩开了云殇,但听到呼啸而过的汽车心里也一悸,稍微冷静下一点,这才质问云殇。

    “你怎么不问他骗了你什么让我这么做的。”云殇也不甘心反问。

    “他骗了我什么?你又捕风捉影了什么?”

    “我?捕风捉影?他有女友的事你知道吗?”

    “只是这样?”

    “只是?他隐瞒了他有女朋友的事实,脚踏两条船跟你示好,你知不知道他在玩弄你的感情。”云殇不解云凝怎么能这么若无其事。

    “他们分手了,很长时间了,所以,不作数,谁都有过去,对他,我也从来没有毫无保留,比起他的过去,我,我才是个骗子!”

    “你知道?他跟你说过?”可是自己去找迟峰的时候,对于隐瞒宋颖的事,迟峰并没有否认啊。‘你了解他的背景?你知道这个人的一切?……我知道……你以为你知道罢了……哥,你不明白,我是……’

    “我说过,我知道他的一切。”

    “你跟踪他?”云殇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个自己一直以为柔弱单纯的妹妹。

    “你说得对,我看不到,只是因为救过我我就相信他,你真的认为我有那么笨?”云凝昏暗的眸子闪过一丝算计。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认识他之后,我有让韩芸带我跟着他去过他家和他学校,有一回,他放学我听到他和一个男生在说话。”

    ‘你确定他在这个学校’韩芸在云凝手上写问道。

    “他来看我的时候有说过,几点了?”云凝问。

    ‘六点,我看已经有学生往出走了。’

    “迟峰,你等等我,你下学干嘛老是走那么快,躲宋颖啊?”巴朗从后面追上迟峰跳起来一把勾住他的脖子。

    宋颖?她是谁?云凝听到迟峰的名字着急的扒着车窗。

    “也不全是,我有点事而已。”迟峰回答的模棱两可。

    “就算做不成情侣也好歹认识这么久,你这样太过了吧,看她每天都巴巴的等你跟她说句话也挺可怜的。”

    “分手了,她不接受,我说什么都没用的话,目前不理对她是最好的方法。

    “为什么不告诉我?”云殇忽然觉得面前的这个人有点陌生了。

    “你不是在汉堡店打工,我也上的不是普通学校,哥,我们不过彼此,不用再送我了,我想一个人,我会打车回去,我来过不是一次了。”云凝冷漠的告别云殇,在他的惊讶中熟练地拦出租车,绝尘而去。

    ‘小凝,对不起,我拿着你的手机去修可是半路却被偷了。’一回学校,韩芸就着急的跑过来,在自己手上写着,从她写的乱七八糟的样子就感觉得出她有多抱歉。

    “没事”云凝虽然心里有点疑惑,但是摸到她脸上的泪痕却不忍再说什么。

    ‘我听刚才回学校的老师们议论,你和迟峰被人拍了照片?’韩芸眼泪停不住的吧嗒吧嗒掉,手抖得写的字都有点让云凝不太好感觉出来。

    “我也没想到,要是手机上的信息还在就好了,真是奇怪,那些信息去哪里了。”云凝怀疑过宋颖,可是听她的语气还是担心迟峰的,删了信息的不会是她,那是谁,含韵的手机如果是宋颖偷的,她怎么知道自己把手机给了韩芸,而且拿到手机想给迟峰作证怎么会不查信息是否还在,一切都说不通。

    ‘手机现在在你那里?’虽然没明白怎么回事,但看着云凝嘴型,韩芸奇怪的问。

    “是一个女孩拿过来的。”

    ‘是她偷的?’

    “不知道”

    ‘对了,那校长怎么说?’

    “迟峰担心我会因为和他见面受非议,把责任都归结到自己身上,我想帮他辩解,可是手机上我和他的联系过的信息电话记录全没有了,没证据,没人相信我。”

    ‘都是我不好,要不是我把你手机丢了,对不起,都怪我’韩芸很自责的跟云凝道歉。

    “不怪你,你是好心帮我忙。”自己一点也不怪罪于韩芸,这根本和她有点关系都没有,可是迟峰该怎么办呢,云凝头一回感觉这么挫败,看着关心的人受冤枉,却无能为力。

    想是一回事,真的发生又是另一回事。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差不多就是迟峰最近最深刻的体会,怎么说,应该是全校出了大名。本来因为迟峰不但学习成绩优异,加上又代表学校参加比赛拿了不少奖项,学校虽然对他很失望,也进行了严厉批评,但是还是不想毁了一个好学生,所以学校对这件事是交代要保密的。

    不过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尤其是有些人就是就是喜欢挑事报复的时候。迟峰成绩好不单是为自己和学校争光,就连自己的班主任老师都跟着沾光。但是有人喜就有人悲,迟峰的班主任和隔壁班同为理科班,两个班主任都是数学老师,每年整个年级会评优秀教师,本来隔壁班的那个数学老师一直都在学校年年能拿到这个奖,要知道像这种贵族类高中,这类奖金可比一般学校老师一年奖金都高。

    可是不爽的就是自从迟峰来了以后,隔壁班老师就再也没拿过这个钱,都是迟峰的班主任得。隔壁班真是气得要死,可是无奈自己班里学生又不争气。

    人的劣根性就是在这种时候显现出来。自从知道迟峰的事以后,隔壁班那位老师心里想总算找到能好好治一治迟峰班主任了。虽然学校领导已经千叮万嘱不能对外说,但是要是放过这个机会,下次可就没那么好运气能抓到迟峰班主任的小辫子,所以思前想后,他就趁着上课的时候,有意无意的跟学生暗示了一下,什么样的老师教出来什么样的学生,因为老师心里不平衡所以这个班的学生都深受其害,冤有头在有主的结果就是通通把恨意算到迟峰头上,这会巴不得给他个教训,很快学生们就开始乱传。

    谣言的可怕在于没人真正关心事实本质,并且传的人多了想追溯主犯是很难的。不出一天,各个版本的都有,什么迟峰夜晚爬外校女生宿舍偷窥,还有说他偷溜进女生宿舍对女生不轨,更多的是不堪入耳的话。

    宋颖这几天都想找机会和迟峰解释一下,也想关心下他的心情,毕竟现在学校都风言风语的,他一定不好受。

    虽然比自己预想的传言更狠,但是迟峰都不去理会,该干嘛就干嘛,好像没有受一点影响。加上快考试,迟峰就干脆一头扎进习题里面,不管周围的同学异样的眼光。

    一些喜欢找事的男生们开始各种问自己那些下流的话,“哎,你去那边有没有女生裸睡”“厉害啊,盲人学校,选的不错,玩都能白玩,到时候想找你都找不出来”“没看出来,你够闷骚啊,宋颖满足不了你”

    而女生,则干脆跟躲瘟疫一样,有大胆的干脆明着走过来骂一句,还有的以前没追到迟峰的现在也大胆起来,遇到学生下课多的时候,故意拿身体蹭迟峰。

    换了心理素质差点的估计不管男女早就扑上去打了,但是迟峰心里清楚,自己没有做过哪些人口中的龌龊事,这些天之所以心烦并非因为周围哪些苍蝇般的声音,而是依然担心云凝会不会还是多少受到自己影响,本来打算去看看她,可是因为这件事,还是暂时没有在和她联系,等事情冷一冷以后再说。

    “迟峰”巴朗大概是唯一不相信迟峰能做出来欺负残疾女孩的事的人。

    “怎么,还敢和我一起走”突然肩膀被拍了一下,迟峰一愣,看见来人,笑着调侃到。

    “听那些傻X烂醉,你是什么样的人我还不知道吗,你要是能做出来这种,我脑袋割下来让人当球踢。”巴朗听迟峰说起来,心里也气不打一处。

    “嗤”迟峰笑的很勉强。

    “但是,不是我说,就,你为什么要那么说。”巴朗还是说出了自己的不满,但是怕迟峰生气,尽量说的不太过分。

    “实话实说,没什么为什么”迟峰依旧那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胡说八道,你什么什么样的人我会不知道。”巴朗气不打一处来,他怎么能这么淡定,难道他不知道自己被人说成什么样了吗?

    “可是不管我怎么说,你不还是这样相信我?”迟峰爽朗的一笑。

    “她在哪,我他妈问你你把云凝藏到哪了!”两个人正在说话,巴朗突然被一股力量撞到好几米远,揉了揉被撞疼的肩膀抬头看去,之间一个直接高出自己和迟峰一头半的少年正一脸怒气的从这迟峰叫喊,手紧紧拽着迟峰的校服领子,因为用力过大,可以看到迟峰被这突然的力道拽的喘不过来气。

    “你在说什么,云凝怎么了”被突然揪住衣领,迟峰被泪勒的很疼,本来准备还手,可是听到云殇的话,迟峰着急的问。

    “你少给我装蒜,人在哪”云殇气的直接抬手就要给迟峰一记左拳。

    “你谁啊你,没见过这种,上来就打人,他都说不知道了。”巴朗虽然没有迟峰那么厉害,但是和迟峰都是一个道管练习,也很强,看迟峰一脸着急的问对面的人,完全没有想还手和抵挡的样子,巴朗赶紧跑过来,抓住云殇就要打上去的左手,抬起手就要打回去。

    “巴朗”迟峰喊住就要动手的人。

    “可是”巴朗听见迟峰叫自己停,但是还是不甘不愿,他不明白,这人是谁,迟峰干嘛要这么忍着。

    “没事,你先回去,我认识他”迟峰现在很担心,云凝去哪了,为什么云殇会认为自己把她藏起来。

    “你觉得我会不会信你的话”云殇还是一脸不信。

    两个人走到校门口,迟峰一把扯住云殇,拉到学校拐角,跟司机交代了一声,本来司机还想说什么,但无奈迟峰跑的太快,等自己上了车想跟上的时候一看都没人影了。

    “我刚下学,如果你不说,我都不知道云凝不见了”终于走远了,云殇狠狠甩开迟峰的手,迟峰回头冲云殇回答道。

    “威胁你的人,找你们学校的人是我,你想报复尽管找我,如果你够本事。前脚装蒜为她开脱,后脚就敢这么龌蹉的事,真是够小人,我果然没看错你,你真的是当面一套背地里一套!”云殇气的想再度要动手。

    “好了”迟峰不再妥协,狠狠抓住云殇就要打下的拳头“如果是我,我会把她带到你再也看不到的地方,好过她跟着一个蛮不讲理的蠢货当哥哥。”

    “你!”

    “我什么,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那发神经,现在当务之急是找到她在哪,我陪你去找,如果找不到,或者她受伤,你打死我,我也不会有半句怨言!”迟峰直视着云殇,但是气势却丝毫不输面前明显比自己高大健壮的男孩。

    的确,不管对他恨意多深,现在真的不是较劲的时候,云殇虽然不甘心就这么放过迟峰,但是也只能和他一起找了。

    云殇把云凝之所以会找迟峰的原因告诉他,但对于自己污蔑迟峰的事,云殇不屑解释什么。

    “除了跑来找你,我想不到她会去哪”依旧是冷漠的语气,但是迟峰听得出云殇极力掩饰的急躁。

    “她没有联系过我,你也看见了,我刚下学,如果你不信,可以问学校的人,这么大学校不可能都听我的,更何况,你刚才来的时候应该也多少听到他们对我的议论,不过这也多亏你,所以如果云凝真的来找我,他们也不会提我隐瞒什么。”迟峰看着正倚靠着墙,两胳膊交叉端在胸前的男孩。

    “你是说事情变成这样是怪我?”云殇没有忽略迟峰话中的嘲讽。

    “放心,现在不是我计较和你的事的时候。”

    “你也可以放心,等找到她,你可慢慢和我计较,如果你有那能力。”尽管着急的要命,可是口头上,云殇不愿意受迟峰这样的大度。

    “如果她真的来找我,那应该只会来我学校,我曾经和她说过,风韵是名校,上海人基本都知道,可是她怎么过来呢”迟峰好奇的看向云殇。

    “不一定”

    “什么不一定,我只跟她说过我在哪个学校,家在哪里还没来记得跟她说,你的意思是她?”

    “她不是那种人”云殇打断迟峰想说的话。

    “我没说是什么,你紧张什么”

    “别浪费时间打哑谜了”云殇神情不自在的转移开话题。

    “不过你确定她一定是找我才不见的吗?”

    “你还想推卸什么?”云殇以为迟峰想撇清自己。

    “我是说上次的事,我既然全揽在身上,那她应该知道如果她来找我,那么我之前的努力就都白费了。”

    “但是除了找你她还能去哪里,还根本不告诉我和学校。”

    “是吗?那么她要是真的找我的话,除非是拿到可以为我说清白的证据,这样我们先回学校问一问,她看不见,而且之前来过,还是校长接待的,那么门口的警卫一定有印象。”

    “没看见?哦,没事,麻烦您了,”迟峰从警卫室得到的是否定的答案。

    迟峰和云殇只能再想其他的可能。

    “她没有来这里”迟峰自言自语着。

    “等等,她没有进学校,会不会在门口就……”云殇脑子里闪过一个可能。

    “你的意思是?”

    “她之前悄悄来学校门口看过你,如果这次也是只在门口车里看呢?上次她来的时候很熟门熟路,如果是坐着出租车只是到了学校门口那么门卫应该接触不到。”

    “学校那边有监控,应该能看到车牌号!”迟峰这会也不去深究云凝为什么跟踪自己,听着云殇的话,两个赶紧去警卫那里再次询问。

    此时学校老师也很担心,因为不是周六日,学校是不允许学生随便外出的,一发现云凝不见,以为云殇已经把云凝接走了,电话中还责怪云殇接走人怎么也不和老师打个招呼,没想到是云凝自己走的,现在正在考虑要不要报警。

    两个人在学校门口的监控录像看大云凝坐着一辆出租车走的,记好了车牌号,迟峰和云殇找到那个热心的司机大叔。

    “哎,我记得,那个看不见的长得很漂亮的小姑娘”突然被两个人高马大的少年堵在公司门口,这位大叔也是一愣。

    “那您把她送到哪里了?”云殇一把抓住面前矮胖胖的大叔,心急火燎的问。

    “哎呦,小伙子你轻点”司机大叔被云殇抓的整个手臂都麻了。

    “云殇,你冷静点”迟峰赶紧拉住他。

    “那姑娘要我载她去了风韵学校”因为迟峰的劝阻,云殇才勉强放开,大叔一边回答,一边拿另一只手摩挲胳膊缓解被抓麻的臂膀。

    果然,两人继续问“那她之后呢,去哪里了”

    “说要找叫,那什么,迟峰好像是,不过她看不着,我就说好人做到底帮他问问去,正好就遇到个认识这人的女孩,然后挺热心的”

    “女孩?”迟峰听到云凝真的是来找自己,还没高兴,就听到这句话里的重点。

    “是啊,我本来想让她叫人,但是她说直接带那姑娘去学校找”

    “是谁呢”云殇和迟峰都疑惑了,因为全校那么多女孩,要一个个找真是。

    “你们是那姑娘的?”这会司机大叔才说出自己的疑问。

    “哦,叔叔,我就是她要找的那个人,我叫迟峰”

    “你就是啊,哎,她不是去找你了?”司机大叔先是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随即又纳闷起来。

    “我们就是因为这件事才来找您,我们找不到她了”虽然拿到线索,可是这么广泛该怎么办。

    “去你们学校,我不信一个一个问还问不出来!”云殇不想再浪费时间,转身就要走。

    “那麻烦您了”迟峰此时也更着急,心不在焉的和人家再见。

    “哎呀,人不见了,那你们这,你们要不报警吧。”大叔也很着急,热心的出谋划策。

    “谢谢您,不过还没到48小时,我们再想想办法,走吧”迟峰拉着云殇就往外走。

    “等下,前面的那两个小伙子”扭头一看,是刚才的那个出租车大叔。

    “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不知道对你们有没有帮助”因为年纪大又胖,跑了几步就开始喘着粗气的大叔说“我刚开始和那女孩说有人找你”指着迟峰”她挺不高兴的,说话还有点阴阳怪气,可是突然那态度整个一百八十度转弯,我当时也没多想就让她把人带走了,这也不知道能不能帮上你们什么,要不你们报警吧”满头大汗的大叔正那胖胖的手一边抹汗一边给他们出主意。

    告别热心的大叔,云殇说“把你们学校女生都找出来”云殇还是觉得按自己的来。

    “不需要了,我知道是谁”迟峰的突然站住不动了,云殇听到停下脚步,回头疑惑看着他。

    “宋颖”

    “是她?”

    “除了她,我想不到有人会因为我这么做”

    “看得出,她是会做这种事女人,贱货!”云殇了然后是狠毒的目光。

    “你认识她?”迟峰看云殇那种好像很熟悉宋颖的样子。

    “呵,这下恐怕她不只是为了你不平而已了!”

    “你想去哪儿?”年过花甲皱纹爬满脸蛋的女人毫不客气的对着面前的男人质问着。

    “去城里买点东西。”男人低眉顺眼的回答道。

    “买什么,家里饿着你了还是冻着你了”

    “小雨刚生了孩子,我想给她买点好东西补一补,还有孩子的奶粉,您也知道小雨身体不好,我得买点东西给她催催奶,孩子老是吃不饱。”

    “你会那么好心,该不是又想找机会走吧,我告诉你,称早死了这份心!”老妇人一脸怀疑。

    “这孩子都出生了,是我的亲骨肉,我能去哪里?”男人诚恳的望着老妇人。

    “谁知道你有什么鬼心思,告诉你,省省吧,用不着你好心,你就安安分分照顾他们娘俩。”

    “可是,妈我……”男人还想说什么。

    “得得得,这套我早就听腻了,小雨我从小带到大,没事,再动歪心思把你另一条腿也打断,哼!”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