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三章

章节字数:4203  更新时间:16-12-10 23:2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连一秒的时间都没有,就这么发生了,入眼的是深红浓稠的血液。

    只因为在前一刻,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那两个好像谁都无法插入中间的人,谁也没有注意有个黑影悄悄退到后面,捡起地上那根手腕粗的铁棍,大概半米长,不知道是因为对于拿的人来说太重,还是对于接下来要做的事心里还在犹豫或是紧张,所以那只手还有点微微的颤抖,谁也没料到,可是有一个人看到了。

    宋颖砸下去的那一刻,没有想到被打中的人是自己最舍不得伤害的男孩,自己爱疯了的男孩。

    迟峰解开云凝身上的绳子,因为惊吓和受伤,云凝站不起来,迟峰打算把她抱着走,刚想看着她询问,女孩突然挣扎着叫着自己的名字,而那并不是最初迟峰当下那致命一棍的原因,更早是因为迟峰在那灰蒙蒙的眼眸里看到出现了一个人影,是骄傲的,就算是素颜都能让很多女人自惭形秽的面容,高高的举起对她而言很费力才能拿起来的铁棍的人。

    挡在云凝前面,死死地,不留一丝缝隙的抱住怀里的女孩。

    钝痛就这样从头部蔓延至整个身体的神经,深红色的鲜血从裂开的头颅像泉眼一般,以让人心惊的速度和频率流淌出来,顺着浓黑的发丝流下,漫过脖颈流进衣服里,除了痛,还有粘湿的感觉,好像痛已经把所有的感官打开的样子,是那么清晰的感觉着。眼前突然就这么模糊起来,耳边好像只能听见一个声音。

    “迟峰,迟峰”云凝又回到黑暗,还是什么都看不到,前一刻感觉迟峰想抱自己起来,可是自己仿佛看到什么,直觉是那么危险的情况,接着突然迟峰一把保住自己,好像要把自己嵌到身体中一样,这是他第一次这么抱着自己,感觉手臂被勒的生疼,最让她心颤的是那一声重重的,像是棍子之类的东西打击到什么上面的声音,还有骨头碎裂的闷声。接着抱着自己的人的手感觉松了很多,可是还时不时把手好像是用了多少力气又围了上来,可是又不知道为什么又掉下去,还有是什么液体,粘稠,带着血腥的味道。

    云凝在看不到的地方,迟峰整个意识开始模糊,可是手还是努力再度用尽所有的力气不断抬起,不可以放开,放开她会受到伤害,在完全晕厥过去之前,迟峰脑海里只有这个想法。

    没有在抱上来的手臂,感觉迟峰从身边离开,却不是走掉,云凝拼命向前想抱住什么,却抓不到,不管怎么叫喊,周围都是沉默着,“迟峰,迟峰”不停地喊着那个名字,从来没有这么恨自己看不到,曾经因为那个人自己再也不能看到这个世界,可是一向都妥协人生的自己,第一次这么恨,因为看不到,感觉却强烈的可怕,好像有什么重要无比的事物在自己抓不到的地方就这么失去了。

    “咚!”

    “小凝”虽然说看到迟峰被打的那一刻,有过些许触动,但是云殇不是多有爱心,或者易被感动,看着迟峰倒下的时候,云殇没有太大感觉,可是没想到,云凝会为了寻到迟峰,从被绑的椅子上冲下来,但是因为腿还是不太能走路,加上冲的太快,整个人跪倒在地上,双腿的膝盖几乎是直接撞在水泥地上,云殇再也不能冷眼旁观,赶忙跑到云凝身边,想查看她腿上的伤。

    “哥,告诉我,迟峰怎么了”云凝感觉到迟峰受了伤,可是这个时候,自己害怕的却想听一听假话,她宁愿迟峰是走了,跑掉了,好过他受到自己无法承受的伤。

    “腿疼吗,还有脸上,怎么样?”云殇看了眼躺在地上已经完全晕厥的男孩,地上是被染红的很大一片,脏脏的地面,黑红的水泥灰。然后,云殇像是什么都没看到,或者说不愿意把这一幕让本来就已经受伤害的云凝知道。

    又是这样,云凝没有在祈求云殇能告诉她。推开想要查看自己伤势的人,就这么忍着全身的疼痛,在满是土的地面摸索着。

    摸到一片湿湿的土,还有衣服料子的触感,还有那原本温暖,此时却有点冰冷的有些粗糙的很有安全感的大手。

    宋颖看着手中沾血的凶器,整个人都懵了,不,不是我,我怎么会,会打他呢。可是事实是,那个人就难么趴在地上,仔细看才能发现微弱喘息上下浮动的好像还存在生命气息的身体,只不过宋颖已经不敢往下想。

    “你走开”突然像是发了疯一般,冲过去,推开跪在迟峰身边的云凝,宋颖紧紧抱着,摇晃着迟峰“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迟峰!我不是故意的,你醒醒”撕裂般的哭声震的人耳膜疼。

    “快点把车开过来”宋南依旧镇定,从刚才被撞倒后缓过劲儿,一直在一旁冷眼旁观,知道宋颖奔溃的哭喊才让他觉得被触动到,不过也确实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

    “你”云殇没有打女人的习惯,但是不要触及他的底线,而底线就是云凝,之前不做声一个是不想刺激云凝,还有迟峰如何根本不关自己的事,本身就对宋颖打云凝对这泼妇恨不得直接揪住头发还以颜色,结果这货居然又敢推搡云凝,刚要发火,感觉被人抱住,低头一看,怀里的人一边紧紧抱着自己的胳膊,一边流着泪一边颤抖着嘴唇,哆哆嗦嗦的重复着“不要,不要,快送他去医院,哥”

    就算有再多不爽,可是看着云凝哭泣的通红的脸,云殇,抬眼看着被宋颖死死抱着,生命气息一点点流逝着的迟峰。

    “躲开”云殇不想多和女人纠缠,冷冰冰的告诫了一声,就把宋颖拽起推到一旁站着的宋南身上。一把把迟峰扛在肩膀上,健硕的肌肉此时因为用力看着更清晰,只一只手就把快要一米八的男孩扛起。

    走到云凝身边,轻轻把她拉起来,就这么在大家的惊讶中,一面扛着迟峰,一面扶着云凝往出走。

    “放开我,哥,放手”在后面想跟上去却被宋南拦在怀里,眼睛跟着被人带离的迟峰,但是力气不如宋南,只能推打着他让他放手,可是宋南还是牢牢的抱着她。

    “用不着你去”宋南跟宋颖说,因为他不愿意宋颖沾上这种麻烦事,所以无论宋颖怎么闹,他就是没有放她跟过去。

    六个小时过去,急诊室的灯依然那么红通通的亮着,门外除了云殇云凝,还有迟峰的母亲。大家没有任何交流,医院凌晨的钟声把大家弄的都有点不安。

    凌月梅回家后被司机告知根本没有接到迟峰,本来以为他只是晚点回来罢了,可是等到都过了晚饭时间人还是没回家,去学校问,得知他早就放学离开学校。打迟峰手机,却一直没人接。

    等接到宋南打来的电话后才知道迟峰进了医院,赶忙跑过来。

    打过电话后,宋南将地上捡到的迟峰的手机装回兜里,看着床上刚打了镇定的宋颖,眼神复杂又带着一丝心疼。

    宋南在电话里没有告诉凌月梅迟峰伤的有多严重,所以来医院之前,凌月梅都打算这次要好好教育迟峰,不能这么由着他胡闹。可是没想到,抬手看着几个小时前刚刚签过病危通知书的右手凌月梅有些愣怔,不敢相信,不愿相信。

    等待是漫长的,却充满了希望的延迟。

    急诊室的灯灭了,凌月梅起身的时候还有点头晕,也顾不得,跑到门口,将刚做完手术推门刚要出来的主治医生吓了一跳。

    云凝虽然看不到,可是好像有特别的感觉,推开抱着自己的云殇,也往有声音那边走。

    “医生,我儿子,怎么样了”平时凌月梅在公司面对下属都是让人敬畏的领导,从来没有哪个员工看过她这样紧张,带着哭腔的说过话。

    “我希望您能做好一个心理准备”医生面露遗憾的看着门口的三个人说。

    并不是没有任何心理准备,但真的听到的时候凌月梅感觉头都嗡嗡的,不敢再问下去,可是又必须怀着那唯一的一丝侥幸,“什么意思,需要做手术,还是说哪里要留下后遗症?”她把能想到的最严重的程度都说出来,却独独省略了最无法接受的答案。

    “病人以及更没有生命特征了,我们已经尽力了,请您节哀。”医生的话很平静,虽然略带同情,不过也看得出这种事见怪不怪,太多次了。

    进去手术室里,凌月梅的呼吸一点点急促,可是太过震惊的伤心往往看起来这个人淡定的多,直到亲眼看着手术台上绿色的布下面的人,墙白色的面孔,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

    “小峰?”凌月梅感觉心好像被什么东西揪住了,整个人喘不上来气,轻轻的试探的叫着迟峰,慢慢蹲下,手抚上那张脸,拇指来回在他眼角下的痣上摩挲,明明还是温暖的皮肤,可是却感受不到这个人的生命感。

    云凝要跟着进来,云殇立即拉住她,不想她去感受那种死亡的可怕,奇怪的是,云凝没有拒绝,只是深深的望着里面,好像这样就能看得见什么,看着这样的她,云殇只好放开她,不知是为了她,还是觉得自己没有那么恨那个人,听到医生说的那句话,也不是完全没有感觉。

    “小峰!”

    被放开的女孩没有动,只是站在那里,面无表情,看不出她的想法,云殇刚想说点什么,两个人就听到里面女人撕心裂肺的哭吼。

    “不,不可以的,他不会这么就走,他不能!”也许是被里面的声音叫醒一般,云凝大声叫着就像里面冲进去,就像冥冥之中有什么牵引她一样,没有任何阻挠的跑到手术室,就像她看得到那样。

    “你怎么才来啊”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打开门看见来人激动的扑上去抱住他猛亲,还一边不清不楚的娇嗔的说。

    “等会”来的男人很镇定,把女人手拉下自己的脖颈,很谨慎的向周围确认没有人以后,才和女人进了屋。

    “想死你了,都不来看我”女人依旧热情的粘着男人。

    “那帮人看的紧,我哪走得了”男人这才回抱住女人跟她解释道。

    “我们还得在这里住多久啊,都半年了才能见面。”女人显然不太满意。

    “别生气么,我这不是来了”对于女人的不满,男人陪笑着哄着她。

    “你什么时候再来啊”女人搂住男人红唇贴着他的侧脸撒娇的问。

    “这不好说啊”男人有点为难的不敢看女人。

    “我马上就要生了,你准备让我怎么办”女人气的撅起嘴,扭过脸委屈的哭泣着,肩膀来回抖动,眼睛时不时斜看向后方,想男人能安慰自己。

    “那老头不是会过来么?”

    “我不要他,我就要你,别忘了,这可是你的孩子”

    “你这不是让我难做么,你不是不知道,他们家对我一点都不信任,说不定这次出来还在后面跟着呢。”

    “你真没用!”女人气的甩开男人的环过来的手。

    “别气了,我会想办法来的,你生气把身体气坏了,孩子都跟着你受害了”

    女人听男人这么说,抚摸着鼓起的肚子才消了消气。

    “那怎么办,你总得说个办法吧,就让我这么等。”女人还是不依不挠。

    “你也理解一点我,你说你跑的这么远来,我不都冒着被打断腿的危险来找你了,”意有所指的把手放在自己打着石膏的腿上,男人语气放软。

    “那你也得给我个主意啊”女人看着男人的腿脸色变了变,也放低了声音。

    “你就好好养胎,我一定抽时间来看你”

    “真的”

    “我不都保证了?”

    “为什么不能就这么走呢?”女人点了点头,但是又疑惑的问。

    “东西没拿到,等拿到了我就带你走。”

    “你可别骗我,不然我可饶不了你”女人长长的深红色指甲在男人腰下方用力点了点。

    “你个小骚货”男人坏笑着把女人抱起,撩开她的睡衣,那里什么都没穿,拿两手扳开两瓣臀瓣,用手指挑动后穴,伸进一指,随着女人感到痒痛轻微的摆动,拿起桌上女人喝了一半的米粥一点点深入……

    “真是他妈的废物,这都能跟丢了”穿着绿色露羽绒的老头气的打在一个壮汉身上。虽然壮汉比老头高一个半脑袋但是动都不敢动的任老人捶打。

    “给我找,妈的,袁青那个贼玩意!”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