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四章

章节字数:3088  更新时间:16-12-14 21:1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云凝听见的是女人低声的抽泣,心里忽然觉得空落落的,云殇在后面望着她,慢慢走近,拉着她的手引她走到迟峰身边。

    手慢慢摸到依然温暖的手里,云凝有很多话想跟他说,但这一刻却什么都说不出口,除了……

    “素胚勾勒出青花笔锋浓转淡瓶身描绘的牡丹一如你初妆冉冉檀香透过窗心事我了然……”

    云凝不知为什么会想唱这首歌,是因为迟峰说他最喜欢的,还是模糊的记忆那个孩子给自己唱过的歌,仿佛时间重合一般,可是还是无法想起,是因为迟峰,是因为他才对。

    凌月梅没有阻止,颤抖的嘴唇,苍白的脸上挂着未干的泪痕,迟峰最喜欢的歌,总是能看到他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在唱,一遍又一遍,就好像担心自己记不住,想要映在脑海里一样。

    “对不起,我想我们需要对死者进行处理,请各位节哀。”时间过了很久,久到云凝的嗓音都沙哑,医生在后面虽然也很不忍,但毕竟不能让他们一直呆在这里,没办法只好尽量语气柔和的提醒。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凌月梅虽然心痛万分,但她的坚强让她保持着一丝理智,可云凝还是不停的重复唱着那首歌,不管医生和凌月梅怎么劝说,都像没有听到。

    “小凝”云殇一直沉默等在后面,听着云凝从悦耳的歌声变成现在已经沙哑的唯有几个高声时才能听到声音得地步,才终于站立不住过去想把她拉出去。

    “……如传世的青花瓷自顾自美丽……”云凝啜泣的唱不下最后一句,仿佛如果唱出来,这个人就真的离开一般……

    “你……你……眼……”轻微的,没有音调的如羽毛拂过耳膜。

    所有人难以置信的看向那个刚刚被判过死刑的人,没有血色的嘴唇轻启,回应着云凝的歌声。

    “小峰!”

    “快点,准备抢救,病人有生命体征了!”医生也愣在当场,但到底是专业人士,很快就能反应过来,立即跑到门口将护士拦住。

    灯光再次亮起,可这一次,却不再是摸不到希望的忐忑。

    “你敢挂电话!”医院楼后是一片爬墙虎地,藤蔓紧紧的依附着墙壁,这里平时都没有人过来,可是却出现了吵闹的声音,只能听见一个女人带着哭腔说话。

    “儿子出了这么大的事,我连跟你说一声的权利都没”

    “是不是非得我们都死,你才肯关心一下”女人哭泣的越来越无力

    “再给我点时间,小峰怎么样了”电话里的男人终于狠不下心。

    凌月梅从来不会随便给迟峰父亲打电话,就算自己生病需要开刀的时候,自己都忍着没有让别人联系他,可是这一次,是儿子的事,没什么能让这个坚强的女人服软,流泪,除了那两个让自己觉得活着被需要着的孩子。

    “给你时间,我给你这么久,我不能再失去他一次!”

    “这不只是我一个人的事,这关系到太多人,我不可能现在回去,更何况,现在回去,会害了你们”

    “如果小峰真的醒不过来,我不会原谅你”

    “是,来了,对不起,好好照顾孩子”

    “喂,喂”电话中,凌月梅看不到男人心痛和无奈的心情,只能对着那已经被挂断的电话不死心的叫喊,仿佛这样那边的人就能听到。

    “真的是好母亲,不是吗?”大大的眼睛看着身边带着口罩的男人。

    “我不忍心这样做。”男人手里紧紧握着挂断的手机,仿佛握着很重要的什么。

    “现在才说不忍心?那她之前受的伤害,怎么弥补?”拉开身上的布单,少年跳下床抽走男人手里的手机,低头嘲讽的笑。

    “现在有你,她很开心”

    “那你呢,你甘心就这么放过他?”

    “我,我原先是不甘心,可是,看她这样在乎你,在乎这个家,想过一个安生日子,我……”男人懊恼的扯下圆布帽,愁眉苦脸的思索了一会,忽然拉住少年的手,“小峰,我们走吧,我把东西给他,我什么都不要,我们一家人,换个地方生活,安安稳稳的过日子,走吧!”

    “爸,你在说什么”少年听了男人话,笑的面目扭曲。

    “小峰!”

    “这和之前我们说好的不一样啊”

    “我们斗不过他的!”

    “没有试过,你就知道?”

    “跟爸走吧”男人几乎乞求的语气。

    少年这一回没有再抽出男人握过来的手,眼底不知在思考什么。

    “那你有什么计划?”

    “过几天我就去把东西给他”

    “什么时候?”

    “等你‘伤好了’”

    “那好吧,既然爸都这么求我了,您好歹养育了我这么久,我不能连这点请求都不肯答应,更何况,妈对我那么好。”

    “那我先走了,可是,”男人看着一边不说话的护士和另一个穿着和自己一样医生衣服的男人。

    “没事,你先出去吧,千万别说话,口罩挡得住您的脸,可您的声音她可是熟悉得很。别让认出来,知道最爱的两个人一起瞒着她,她会很伤心的”少年‘温柔’的好心提醒男人。

    “那你小心点”男人着急走也不仔细考虑少年的语气有什么不对,把口罩拉到几乎要把整张脸都盖住,快步走了出去。

    “怎么办?”女护士问少年。

    “是啊,怎么办呢,义父?”少年冲一直不发一言的医生挑了挑眉。

    “你心里已经有了主意,又何必问我,用在那可怜男人身上的招数,你就好好孝敬他就好”医生凌厉的双目危险的看向少年。

    “怎么样,医生,我儿子?”凌月梅给迟峰父亲打完电话,心里只剩下的是失望和对迟峰更深的歉疚,因为她觉得自己没办法保护他,心痛之余看向手术室,而这时,手术室上面的等灭掉,走出来一个医生,凌月梅小跑着过去想问,但是刚开口,医生就匆匆忙忙离开,难道是迟峰又,凌月梅不知道如果再经历一次刚才的事,自己会不会发疯,因为太难受,以至于根本没发现那个离去的背影,所以她也不会知道只要认真看一眼,会发生什么……

    “病人虽然抢救过来,但是还没有完全度过危险期。”送进重症监护室后,最后跟着迟峰出来的医生拉过凌月梅跟她叮嘱,“并且,因为伤势非常严重,所以有可能出现后遗症。”

    “会怎么样?”

    “最可能的症状就是有部分记忆会暂时失去。”

    “你是说,他会不记得东西。”

    “不止,可能还有发生的事,尤其是人……”

    “喂,是我?”走到楼下,找了一个僻静的角落里,男人检查过周围没有人注意,就走到旁边绿化带里,从草皮里翻起一块,里面挖了一个坑,坑里埋着一个黑色的塑料袋。男人拿起来打开,里面是一件咖啡色外套和一部旧手机,正在震动,男人没有任何惊讶的接起来。

    “什么时候?”电话那边问。

    “看你什么时间把我要的给我。”男人虽然说的很有气势,但其实他的手一直在抖。

    “你是在跟我讲条件?”

    “我没有,只不过,我要保证我家人的安全。”

    “听说那孩子受伤了,伤得重吗?”

    “不用你关心,请你离他远一些就好。”

    “你真是不懂人情世故,不过比起他,你手里的东西更吸引我,时间你定,我们交换各自的东西。”

    “好!”

    伤筋动骨一百天,但是男人没想到他们狠到挑断自己的脚筋,这六年自己根本就是在床上躺着当活死人。

    “爹爹”一个虎头虎脑的男孩跑进来,一下子跳在床上,冲着男人甜甜的叫唤着。

    “滚蛋!”但是得到的是床上男人一声毫无感情的怒斥。

    “爹,你别生气么,恒恒不打扰你休息了。”男孩委屈的扁扁的小嘴唇觉得高高的,慢慢爬下高高的炕床,一步三回头的向后看去。

    “小宝贝,让爸爸亲亲。”男人抱着两个精致得像瓷娃娃的男孩和女孩幸福的对着他们的小脸蛋索吻。

    “殇殇,凝凝,别打扰爸爸开车”一边的女人看着两个孩子的目光温柔亲爱,但是转向半头白发,脸皮褶皱的开着车的男人,脸色就一副难受的样子。

    叮叮叮,女人手里的手机突然发出响声,刚才还稳坐着一脸淡定的女人这会却着急的拿起手机看。

    “有什么急事吗?我的电话都没见你这么着急?”男人虽然和两个孩子逗乐,但是眼睛却很犀利的捕捉到女人脸部的明显变化。

    “看你说的,这是我那边投资人给我回的信息,我这几天可是盯着很紧呢,不信,你自己看,哼,就知道怀疑我!”女人生气的把手机举给男人看,生气的别过脸不理男人。

    “我就是那么一说,看你,孩子还在呢,行行行,别生气了啊”男人本来想拿过手机,但是看女人这样只好哄她,不纠结手机的事,可是他没有看到女人侧过去的脸上有多紧张,怕被拆穿什么。

    看男人确实不会再跟自己查问,这才慢慢打开收到的信息

    “找到了!”

    “做得好”女人激动的手都颤抖,青,我终于能来看你了!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