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五章

章节字数:4073  更新时间:16-12-15 22:2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不好意思,家属先到外面去等,我们要对病人进行检查,这有辐射的,您还是先去门外等后,谢谢配合。”因为需要对迟峰术后的例行检查,所以一早上就有医生过来通知去做核磁,但凌月梅心里还没能完全接受迟峰真正活过来的事实,这两天都一直担惊受怕,所以都没发觉自己跟着进去,护士只好提醒道。

    “好的。”凌月梅才反应过来,赶紧退出去。

    “这两天真的是睡好了吧?”刚才还一本正经的女护士这会已经一只腿跨到躺着的少年身上,两手撑在少年胸口,娇嗔道。

    “一个人睡无聊得很。”少年听到女人的声音这才睁开眼,猛地起身,有力的手臂横亘住女人包裹在白色宽松的护士服下柔纤的腰肢。

    “哪里无聊?”女人一副装作不懂的样子,却用身体紧紧贴住少年的腿,摩擦着。

    “以后有的是时间让你们慢慢玩。”

    “干爹”

    一个声音从后面突然打开的里门传来,女人的动作立刻停下,声音都有些不平稳,可见吓得不轻,迅速从少年身上下去,低着头,跑过来人身边都不敢看,直接跑进里屋里。

    “这点乐趣都不允许?”少年却淡定的多。

    “你要是想要,也不会在听到我的脚步后才搂住她,来表现对我的不惧。”对着少年挑衅的表情,哼了一声。

    “你!”

    “他相信了你受伤的事。”来人没有继续和少年争辩,而是告诉少年计划的发展。

    “他一定会相信。”

    “可不是,你很聪明,而且,现在整个医院都是你因为一首歌死里逃生的医学奇迹。”

    “毕竟只是头部受伤就能得到的症状,电视剧里都演烂了,除非是死过一次,才会让那只老狐狸当回事。”

    “我奇怪的是,为什么一定是那首歌?”

    “那您呢,为什么要帮我?”

    “看来的你学的很快。”

    “没错,礼尚往来。”

    “我想知道,一定能得到答案”

    “您当然能,毕竟我有今天全靠您。”

    “放心,我要的是结果,除非是打击他最大的利器,否则,我未必有那个兴趣,你的秘密,你可以烂在肚子里,到死为止。”

    看着少年傲气的样子,来人摊开手笑的有点无奈,表示自己并不在意,不过是想让少年紧张一下。

    “重要的是,有人要反水,你能处理得好才行,不然……”

    “不用担心,这样也好,本来我还在担心在那么拖下去,我的计划恐怕得等好久。”

    “他半途心软,你不怕他说出来?”

    “他永远不会说的。”

    这几天,迟峰一直都没有醒过来,虽然他皮肤比较黑,但还是能看得出不明显的渐渐红润的脸色,精神看起来在好转,凌月梅也可以稍微放心去工作,因为护工都会随时照顾。

    今天迟峰检查完以后,云凝已经焦急的等在他的病房内。趴在病房外看着云凝开心的坐在病床边握着迟峰的手说着话,云殇的心里那种每次见到两人一起时的不明情绪又来了,就像胸口塞进了什么,堵着难受,却又排解不出。

    不想再看着他们那样温馨的样子,也不想再品尝那种不舒服的感觉,明明是自己主动送云凝过来,因为迟峰为云凝做的,理智上告诉自己应该学着接受迟峰的存在,可是就是有些不舒服。知道这样想着只会往弯处走,云殇转过身往医院外走,反正照这么看,不待到晚上,云凝也不会离开,狠狠拿手中的外套抽打了手边的墙,就这么赌气离开医院。

    蛇信子酒吧。“我说了他不在,请你离开”厌恶的看着面前流里流气贼眉鼠眼的中年男人,要不是因为他的身份,蓝琪早就骂人了。

    “胡说,我明明看见他来这里,我自己儿子我想找就找,把人交出来”一边对蓝琪嘴上说着不满,一边一个劲往她身前凑,一双咸猪手若有若无的往蓝琪身上摸。还不停用那双色眯眯的小眼睛瞅着女人低胸装里包裹着的傲人双峰,胸脯还向前撞,好几次都险些蹭到那里。

    “你躲开,放尊重点,老流氓”终于忍不住蓝琪骂出来。

    “谁流氓啊,你自己穿成这样,不就是想让男人看的,还装什么,我找我儿子,你不告诉我在哪,还自己把那两个球往我身上凑”被叫流氓也不生气,看见蓝琪生气,他变本加厉,干脆手直接往女人胸口摸。

    “啊,疼,你他妈……额,儿子,呵呵,是你啊”刚要伸进去就被一只手捏住,感觉骨头都要被捏碎了,刚想骂,一看眼前的人马上气势降了下来,讨好的冲眼前的人笑,只不过因为被捏的太疼,本来就长得难看,瘦的整个脸就像个骷髅,脸上是都是皱纹和斑,还有一些伤,笑起来那深深的鱼尾纹挤得本来就小的眼睛就剩一条缝,嘴咧的像一直青蛙,又黑又黄的一口牙,一看就是抽烟喝酒弄的。

    “云殇”蓝琪看到身边高大的少年,心情一下子就好起来,但是还是好像被脏动西沾到一般,一边退到云殇身边,一边在身上拍了拍,好像这样就能拍掉刚才被这老男人摸过的感觉。

    “我记得我给你钱让你滚蛋的”坐在包厢里,云殇连看都懒得看那个人。

    “怎么跟你爸这么说话,好歹我们也是……”一旁的云文保显然不满意被这么说。

    “给我住口!”云殇不想听这样的一个人以一个父亲来和自己说话。

    云文保看着快要发火的少年,为了不让自己吃亏,赶紧闭嘴安静。

    “多少钱”云殇对这个人已经没有任何感情,只想把他打发走。

    “怎么说这话呢,我就是想看看你和小凝,你看你说的”

    “别提她,尤其是从你那张脏嘴,不要钱就滚蛋”云殇起身就要走。

    “哎哎哎”眼看糊弄不了云殇,但是怎么可能不拿到钱就走,赶紧拉住云殇。

    “多少”一把甩开那双手,冰冷的语气。

    “也不多,就500万,嘿嘿”也许连他自己都知道这是个什么样的数字,所以说出来的时候也挺紧张。

    “再说一遍”云殇对这个只有血缘上可以称为自己父亲的人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也觉得这个人不会再有什么让自己惊讶的,可是他没想到这个人还能做出比以往更低下的事。

    “我,我欠了钱”被云殇揪住领口的男人着急的表白道。

    “你又去赌钱?500万?你以为我是银行?”云殇气的真是恨不得杀了这个人。

    “你这么有本事,再说看你和刚才那个骚货关系不错,哎,她是不是这里的老板,这种地方这点钱还出不起?”想起来自己进来的时候在一边发号施令的蓝琪,估摸着她的身份。

    “啊,我的牙,你,这不孝子”云殇再也忍不住了,拽起他就是一拳,云殇的拳头有多硬,就看看被打到地上那个满嘴鲜血直流的人。

    “你还是不是人,你这种东西也配做父亲?滚,我不会帮你出一分钱,记住!”从来对这个人就没有过希望,可是能不断拉低一个人的无耻说水平的人,就算是云殇也吃不消。

    “不行啊,儿子,小殇,我知道爸爸做的不好,但是没有别人可以求了,他们限我一周之内拿出来,不然就要砍我的腿,儿子,儿子”看着云殇就这么决绝的要走,云文保急了,这可是要命的事,要是云殇不管,那自己恐怕真得死了。

    “啊哈哈,啊哈哈,要是真的,那我还要谢谢他们,不过,我希望他们不只是卸你的腿,我希望他们要你的命!”说完,一脚蹬开抱着自己腿的老男人,打开门“叫人过来,把他给我轰出去!”

    “这,可是刚才这个人说他是殇哥您,您的,您的父亲,这”门口侍应生被云殇的命令弄的有点为难。

    “我说把他给我扔出去,再多说一句,你一起滚”云殇不是迟峰那种大眼睛,但是他的眼神里的透出的杀气足够让面前的人吓得不轻。

    “哦,殇哥,您别生气,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叫人,殇哥”侍应生被云殇的话怔住,赶紧转身准备去叫人。

    “还有”一把把侍应生拉回来“我没有这种父亲,下次再有人这么说,照死打,记住没”

    “记,记住了”从来没有这么近的看过云殇,明明年龄比自己小但是气势却让自己吓得快要失禁的少年,侍应生脑袋如捣蒜的点着头。

    云殇这才慢慢放开侍应生,这胆小鬼刚得到自由就像火箭一样往外面冲去叫人,期间还跌倒了两次。没有再去看房间里还在地上疼的打滚的人,云殇便离开了。

    “真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招那种人?”床上的两具躯体纠缠着,一个咖啡色长发的女人趴在一个光裸的背上问。

    “他骨子里就是那种为了成功什么都牺牲得了的人。”被子里的人闷声回答。

    “那姑娘是那个孩子喜欢的人,你猜他会不会?”

    “告诉他”

    “为什么?你不怕他会救她?”

    “他会让她更悲惨,怎么,敢不敢打赌?”

    脏兮兮的煤窑边上的一座破烂不堪只用几条树枝搭起的房子,一边已经塌了,里面只有一张几乎不能叫做炕的东西,男人躺在上面,床头上放着一个缺了快一半的瓷碗,里面的汤水就像污水河里的脏水颜色一样,仔细看汤底还有几个小黑虫,这是男人一天的食物。

    “是这里吗?”女人问带自己过来的村民。

    “就在里面”

    女人看着前面的屋子,踏着高跟鞋往过跑,因为山路不方便,还差点绊了一跤,还好后面的村民扶了她一把,不过抓过去的手分明狠狠在女人胸部按了一把,但害怕被别人知道,女人只能装作没感觉到。

    “青,你怎么样?”

    “你怎么回来了?咳咳咳”男人看到女人好像要渴死的骆驼看到水一般,用自己今生的力气抱住女人。

    虽然想了好久的人终于看到,但是男人浑身的恶臭和原本帅气年轻的面颊因为营养不良而变的面黄肌瘦灰头土脸,女人显得有些嫌弃。

    “我和他一块来的,他对这里那个矿有点兴趣,我跟他说了好多次,他才答应来。”

    “那……”

    “妈咪,妈咪”一个小女孩的声音。

    “坏了,我先走了,我再找几乎过来。”女人听见熟悉的声音,一把推开男人就要走。

    “你等下我么,别跑那么快”

    是谁能让女人这么着急,那个女孩,本来想拦住女人问清楚,可是接着男人却听到一个自己很熟悉的另一个孩子的声音。

    “你跟着我干嘛,不用你管,脏小孩”女孩床这漂亮的干净的公主裙,不高兴的转身不客气的对跟着自己跟自己差不多大的男孩说。

    “你别生气,我就是怕你走山路不习惯,跌倒了怎么办啊。”男孩虽然被这么说,但还是笑嘻嘻的讨好着女孩,他从来没见过这么高贵美丽的女孩子,紧张的小脏手在自己干净一点点的衣服上擦来擦去。

    女孩哼了一声,不领情的跑走了,男孩本来还想跟着,可是看到一个穿着华丽的女人抱上女孩走了,只好委屈的停在后面,但是两只小小的眼睛依然舍不得望着两个人的背影,想到女孩,小男孩又甜蜜的自己笑起来,她生气的样子都那么好看呢,心里想着。

    “恒恒”

    “爹爹”男孩正看着已经消失的女孩身影,忽然听到后面男人叫。

    “过来啊,来爹爹这里。”男人语气温柔的呼唤。

    男孩惊讶的,心里的开心不亚于刚才看到女孩时的心情,男人从来都没叫过自己的名字,承认是自己的父亲,还这么温柔,自己不是在做梦吧。

    一步一停的走到屋里,走到男人床边。男人身体不方便动,但不知道哪里来的动力,男人几下爬到男孩面前。

    “恒恒,想不想和刚才那个小姑娘做朋友?”

    “想!”男孩想都不想就激动地回答道。

    “爹爹帮你怎么样?”

    “真的吗?”

    “不过,你要帮爹爹一个小小的忙才行?”男人凑到男孩耳边说……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